69.第69章 心急
但凡讀書人,骨子里多少都會有些優越感的.尤其是像顧承仁還有蔣秉昊這樣,讀了十來年書,已經開始走科舉考試的讀書人,更是覺得自己比旁人要強很多.所以當蔣秉昊聽說文修等人都讀過書的時候,就興起了想要考一考他們的念頭.

當下,蔣秉昊便提了幾個問題.卻是不想,竟然一點兒也難不住文修等人,輕而易舉的就被答了上來.蔣秉昊頓時不敢小瞧,又正正經經的出了幾句詩文.

文修和文齊念書並不算很多,這時就有點兒答不上來了,兩人便扭頭去看文韜.文韜卻是微微一笑,順著蔣秉昊提出的詩句,將整首詩全數的背了出來.文韜從小就跟在父親的身邊讀書,林瑾瑜又請了幾位學問很高的先生教導他,才學自然是不一般.

本來蔣秉昊要考孩子們,也不過是玩笑而已,顧承仁在旁邊也跟著看熱鬧.可是當文韜背下整首詩之後,就連顧承仁也都不敢再小瞧了這個孩子.

顧承仁當然知道,這個孩子是二哥收養的義子,下午的時候,母親還曾經抱怨過幾句呢.可是眼下看來,這個孩子小小年紀,卻已經十分有功底,這樣的才華,絕對不是自家二哥能夠培養的出來的.顧承仁看著文韜,沉思不已,這個孩子的父母,恐怕不是一般的人家啊.

"二哥,你這個義子可是不一般啊,簡直不得了呢.我十歲的時候,才認識了幾個字而已,沒想到,這娃娃竟然連這樣長的詩句都能背的如此熟練,真是厲害.罷了罷了,我可不敢再考他,一個弄不好,把自己的老底而都露出來,那可就丟人了."蔣秉昊也收起了考校的心思,擺手笑道.

顧承勇淡淡笑著,擺手讓文修兄弟幾個離開,"嬌兒有點兒困了,你們先回屋睡覺,待會兒爹爹也回去."他其實不想文韜太過出眼,所以就讓文修快點兒帶弟妹們離開.

于是,文修兄妹幾個就離開了上房東屋,回到他們的住處各自休息去了.另外一邊,趙氏偷偷摸摸的從家里出去,到了苗素問那邊,把如云熬好的藥趁熱喝了,又連忙的回來.時候不早,顧家人各自散去,秀麗也起身回了西屋.

蔣秉昊看著顧秀麗離去的背影,感覺心都跟著飛走了一般,再想想下午從顧承仁口中打聽到的,這顧家小女兒還沒有說親事,不由得又心中充滿了希望."伯父伯母,明天小侄便要告辭回去了,謝謝伯父伯母的盛情款待,這一次青山村之行,果然是收獲頗多."

蔣秉昊心中著急,想要趕緊回去跟母親商議親事.他現在滿心都是秀麗的影子,恨不得立即將秀麗娶回家去,哪里還肯在這多耽誤啊?還是快點兒讓母親帶人來提親,早點兒把親事定下來才能安心的.

老爺子有點兒鬧不清這是怎麼回事,就趕緊出言挽留,"蔣公子難得來一回,無論如何也得多住一些時日的.怎麼能今天來了,明天就走啊?這要是讓人知道了,還不得說我們家招待不周,蔣公子生氣了才這麼快就離開的?"

老爺子不知道其中的原因,但是李氏很明白啊,于是就伸手扯了扯丈夫的袖子.

"不瞞伯父,在下八月還要去府城應試,總得回去預備預備,好好溫書.再者家母並不曉得我來了這邊,還是趕緊回去吧."蔣秉昊不好直接就說出來,只能這樣解釋了一下.

老爺子被妻子拽了兩下衣袖,心里就知道這是中間有什麼事情,故而也就不再勉強,"既然公子這麼說,老頭子也就不強留公子了,等公子考了府試歸來,就再來村子里住一陣子.那時候村子里的景色也好,多住些日子再回去."

蔣秉昊連聲的答應了,然後就跟顧承仁一起回了顧承仁的屋子.等到只有他們兩個人的時候,蔣秉昊也不再隱瞞,直接就告訴顧承仁,他喜歡上了秀麗.讓顧承仁從中幫忙,別讓李氏這些日子就給秀麗定了親事.

"蔣兄,此事在下可以幫你一次,但是你這邊也得快些,秀麗已經十六歲了.這也是我娘心疼老閨女,一直不舍得讓她出門子,才留到如今的.不過最近也是有不少人家來提親,真的有幾戶不錯的.蔣兄若是真的有這個意思,那就趕快,否則的話,秀麗花落哪家,可就不一定了."

顧承仁當然是希望親事能成的,但那是心里所想,面上還得裝出來一副不在乎的模樣才行.

蔣秉昊聽了連連答應,只說回去之後就讓母親請媒人上門來提親.二人又說了一陣子的話,然後就各自睡覺了.

第二天吃過了早飯,蔣秉昊就匆匆離開.老爺子吩咐顧承勇趕著馬車,把蔣秉昊送到了鎮上.鎮上有那些拉腳的馬車,來往于縣城和鎮子,蔣成韜找到了車夫,坐車回縣城去了.

李氏已然從承仁的口中得知,這蔣秉昊已經對秀麗動了心.老太太心情大好之余,便對文芳和文菲說,以後上午干活,下午就不用出去了,可以在家里學著做一點兒針線.文芳和文菲都有點兒鬧不清這是怎麼了,不過能夠少干活,倆人還是十分高興的.

嬌顏倒是不管這些,她還是吃過飯就去苗家,跟隨苗素問學習醫術.如今嬌顏歲數還小,主要還是多學醫經.嬌顏記憶里很好,再加上她本身還有二十幾年的記憶,比起真正六歲的孩子來,對于醫書上記載的東西,更加的能夠融會貫通了.

苗素問對嬌顏很是滿意,在考完昨日教授的口訣之後,又另外的傳授了一篇.師徒兩個一問一答,正講的起勁兒呢,就聽到外面忽然有人焦急的呼喊,"苗郎中,你在家麼?快點兒幫幫忙啊."

苗素問和嬌顏都是一愣,二人立即從屋子里出去,來到了院子當中.就見到從外面一下子湧進來了好幾個人,幾個年輕力壯的小伙子,抬著一扇門板.門板上躺著一個男孩子,大概十四五歲,右腿鮮血淋漓的樣子,此時已然疼的昏厥了過去.

"這是怎麼弄的啊?"苗素問趕忙上前問道.

"孩子太皮了,家里人怎麼叮囑都不行,非得進山去玩兒.也不知道是咋回事兒,就被人家捕獵的夾子給夾住了.苗郎中,你快給看看,這孩子還有救麼?"一個男人焦急的問道.男人身邊,一個女人哭的已經快要昏倒了.

這時眾人已經把門板放在了地上,苗素問上前去檢查那孩子的傷勢.嬌顏跟在苗素問的身邊,這時也仔細的觀看著.男孩的右腿,已經是血肉模糊了,看樣子,骨頭也被夾子上的尖刺給傷到,有可能是骨折了.

苗素問兩手托住了那孩子的腿,輕輕的摸索檢查,然後才道,"骨頭斷了.目前孩子失血過多,怕是有些危險.我先幫他把傷勢處理好,止住流血,然後再慢慢醫治吧."

苗素問說話的工夫,嬌顏就回屋把藥箱拿出來了,如云和如月兩個,也都跟著出來,上前看看有沒有能幫得上的事情.苗素問也不客氣,就吩咐如云她們去燒些水,待會兒清洗傷口要用.

如云和如月轉身就去刷鍋燒水,嬌顏特意叮囑了一句,讓她們待會兒在熱水里放一些鹽.眼下並沒有什麼消毒的東西,也只能用鹽水了.

這邊,苗素問從藥箱里找出來了止血的藥丸,拿了兩顆塞到男孩的嘴里.另外又拿了些軟布還有布條,在男孩傷腿的大腿上捆紮,之後又在傷口周圍紮了好些銀針.

漸漸地,傷口處流血沒那麼多了,血已經有止住的跡象.周圍這些幫忙的人一見這樣,當下都松了一口氣,看來,這位苗郎中的醫術,還真是不錯呢.

正好如云端著燒好的水從屋子里出來,嬌顏就拿著乾淨的棉布,沾著含鹽的熱水,一點一點的幫那個男孩擦洗清理傷口.傷口里面不光有泥土,還有木刺等,嬌顏找了一把鑷子,一點一點的幫著把木刺等都清理了出來.

苗素問沒想到嬌顏的動作竟然如此純熟,不由得心下驚詫,這孩子此時,竟像是一個十分有經驗的醫者一般呢.看來,自己真的是碰到了寶貝,這丫頭,就是個天生的醫者.

既然嬌顏的表現很好,苗素問也就放心了.她一邊留意嬌顏處理傷口,一邊拿了紙筆寫藥方,然後交給男孩的家人,讓他們去抓藥.苗素問這里的藥物不是很齊全,還是得去鎮上抓藥.

等到嬌顏徹底幫著清洗好了傷口,男孩腿上那猙獰的傷勢,就完全顯露在眾人的面前了.這已經不是嬌顏現在能夠處理得了的,于是嬌顏便閃開,讓苗素問給男孩接骨.

苗素問動作十分嫻熟的將男孩斷裂的腿骨糾正好,然後拿出一些藥粉來,細心的灑在傷口之上,又拿了乾淨的布條,將傷口包起來.之後又找了兩根木棍,比在腿的兩側,用布條仔細捆紮,固定住腿骨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