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.第68章 抓住機會
趙氏聽苗素問這話,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起來,但是一瞬間,卻又低下了頭.苗素問的話,她聽明白了,就是吃了藥養一陣子,她還能有孩子.可是,她在顧家啥地位都沒有,手里根本就沒有幾個錢.一個月的藥,花錢不會少了,婆婆根本不可能出錢給她抓藥的,她上哪里弄錢來抓藥養病啊?

馮氏是一個很聰明的女人,一見趙氏這樣子,就知道趙氏這是在發愁藥錢了.顧家是個什麼情形,馮氏雖然回來的日子短,也十分清楚,趙氏恐怕是手里根本就沒錢的."表妹,你把藥方給我,我讓文修幫忙去抓藥吧.三弟妹在家里還有不少活,三弟也是不閑著呢,他們都沒工夫."

馮氏並沒有直接說借錢給趙氏,她怕傷了趙氏的臉面.顧承義是顧承勇的親弟弟,這件事,馮氏不能袖手旁觀.三房,需要一個頂門立戶的男孩兒,只要還有一線希望,就不能放棄.

趙氏一下子抬起頭來,看著馮氏,"二嫂,不行,不能讓你出這份兒錢啊."趙氏雖然在顧家過得很窩囊,但並不是說她笨,馮氏的意思,她自然是清楚的."明日我就回娘家,跟我娘借幾個錢回來,二嫂,我不能讓你幫我出這個錢."

馮氏握住了趙氏的手,笑道,"弟妹這話就錯了,你吃藥養身子的事情,暫時最好還是不要讓旁人知道.我讓文修幫你抓了藥,讓如云幫你把藥熬好了,弟妹早晚的抽空過來喝藥.這樣神不知鬼不覺的先養好了身子,等哪天你真的能懷上,也算是給老三一個驚喜.這時候咱們就興沖沖的把事情公布了,要是一時半刻的懷不上,豈不是又讓人說閑話麼?"

馮氏倒不是瞧不起苗素問的醫術,相反,馮氏對苗素問的醫術十分有信心.但是顧家的那個氣氛,李氏的態度,都不適合太早的就把事情說出來.否則的話,李氏知道趙氏花好多錢吃藥,准會罵人的,那樣對于趙氏調養身子,並沒有好處.

趙氏聽了馮氏的話,就有點兒猶豫了,這些年,她真的是受夠了李氏和徐氏的冷嘲熱諷.馮氏的提議真的是讓她太心動了,自己暗地里吃藥養身子,等到真的懷上了,也能揚眉吐氣一回.

"二嫂,那我就厚著臉皮,從二嫂這里借錢了."趙氏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.

"瞧你,咱們可是一家子的妯娌呢,哪用得著這麼客氣?我跟你說啊,表妹的醫術那可是好的沒話說,你就放心的吃藥,說不定藥吃完了,就能懷上呢."對于趙氏的遭遇,馮氏一直都很同情,馮氏也希望,趙氏能夠養好病,懷上個男娃,揚眉吐氣一回.

趙氏一邊掉眼淚,一邊朝著苗素問行禮,"妹子,謝謝你了,要是我真的能好了,到時候一定重謝妹子."她這輩子沒有別的念想,只想生個兒子若是能夠心願得償,無論什麼樣的代價,她都願意付出.

苗素問伸手扶住了趙氏,"嫂子,你可要安心的養著,不管旁人說什麼,你自己首先要心境好.有的時候,你的心情,直接就影響了身體,心情不好,身體哪能好呢?你總是這麼郁郁不開的,就是好人都很難懷上孩子,別說你身體本來就不好了."

"好,好都聽妹子的."趙氏原本都快要絕望了,如今又見到希望,哪里還肯放棄,自然就把苗素問的話當成金科玉律一般來信奉了.從這以後,每日都早晚抽出機會過來喝藥,也漸漸地放松心情,人變得開朗不少.這個都是後話,暫且不提.

只說馮氏和趙氏在苗素問這邊又坐了一陣子,然後就趕緊的回顧家去了.今天顧家有貴客,晚上少不得還要弄些好飯菜的,早點兒回去預備,也省得李氏又要罵人.

文芳等人就在屋後不遠處呢,聽到馮氏的呼喚,就急忙的跟著也回顧家了.

顧家此時,午睡的眾人也都醒了過來.馮氏也不管別的,直接找了文修,給他了不少的銀錢讓文修趕緊去鎮上幫著趙氏抓藥.文修知道事情的輕重,故而拿了銀子,便快步走了.反正他是孩子,顧家也沒人會特意留心,只當他是出去喂馬了.

喝多了的男人們也都陸陸續續的起來,蔣秉昊這一覺睡得挺沉,一覺醒來時,天色已然不早.略微的梳洗之後,蔣秉昊就在顧承仁的陪同下,在顧家的院子里坐著閑聊.

家里有貴客,孩子們一個個的都不敢在前院里玩鬧,萬一惹得五叔不高興了,可不是挨罵那麼簡單.即便是文景和文安,也沒有那個膽子惹顧承仁的.

顧家的媳婦們,都在廚房忙碌著,李氏可是發話了,晚上的飯菜不能做的太差.好在家里還有不少的肉食,弄出些像樣的菜色來,也不是很為難.

晚飯做好,可是李氏卻為了飯菜擺在哪里而犯愁了.按理來說,家里有客人,是不好讓女人還有孩子跟客人一屋吃飯的.但是李氏又存了心思,想要讓蔣秉昊注意到自家的閨女,不在一間屋吃飯,蔣秉昊上哪里瞧見秀麗去?

李氏這邊為難,陪著蔣秉昊說話的顧承仁自然就留意到了,他稍微一尋思,就想明白了母親的想法."娘,晚上大家伙都在東屋吃飯吧.蔣兄也不是外人,不用那麼拘禮的.再說了,大家伙一起,也熱鬧些."

顧承仁對于蔣秉昊的脾氣還是有些了解的,知道他不是個那麼計較的人.更何況,剛剛兩個人說話時,蔣秉昊話里話外的就打聽秀麗的事情,目光也是四處的打量,那種希冀的神色,顧承仁如何會忽略?

既然存了撮合他們的念頭,顧承仁當然不會錯過任何機會的,于是就這樣朝著母親說了句.接著,有扭頭對蔣秉昊道,"蔣兄,鄉下人家,沒那麼多禮數,蔣兄可不要怪罪我啊."

蔣秉昊本來就心里有事情,如何會不同意?"瞧顧兄說的,在下在家時,一樣也是處處隨意的,沒道理來了顧兄家里,反而要約束顧家人.就一起吧,這樣我還能自在些."只要一想到,待會兒就能見到那個明豔嬌媚的女子了,蔣秉昊這心里,就忍不住狂跳了起來.

李氏既然是得了兒子的話,當然就把飯菜全都擺在了東屋.等到飯菜全部上桌,眾人全都進屋吃飯.

因為顧承仁說了,就跟平常日子一樣,所以炕上這桌,就是老兩口領著兒子們還有蔣秉昊.至于顧秀麗,則是跟馮氏她們坐在一起,畢竟秀麗還是沒出閣的閨女,總不好跟蔣秉昊在同一張桌子上吃飯的.

從顧秀麗一出現在屋子里,蔣秉昊的目光就被吸引了,他癡癡的看著秀麗,連飯菜都忘了吃.

顧承仁很是熱情的幫蔣秉昊夾菜,"蔣兄,快吃菜啊."說話的時候,卻是看向了李氏,那神情意味,自然是得意不已.

嬌顏同顧秀麗同在一張桌子上,就見到小姑姑滿臉通紅,低著頭也不敢抬起來,更是不敢夾菜,只是悶頭捧著碗里的飯一個勁兒的吃.

有點兒奇怪啊?眼下這是什麼狀況?嬌顏好奇的打量著顧秀麗,再扭頭去看那邊桌子上的蔣秉昊,正好看到蔣秉昊癡迷的目光直直的向這邊看來.嬌顏心中靈光一閃,頓時就明白了.原來,這是變相的相親啊.

就說嘛,小姑姑那麼個刁鑽潑辣的個性,今天怎麼會弄出這麼嬌羞的模樣來,原來是看上了五叔領回來的這個蔣公子啊.嗯,還別說,這個姓蔣的,長得還真是不錯,的確是很能吸引人的.

看那邊蔣秉昊的表現,這門親事看樣子有戲.好,這個好,小姑姑的親事有了著落,等著五叔再成了親,家里可就該分家了吧?到時候他們就能自在點兒,不用成日看著奶奶的臉色過日子了.

顧秀麗的異常,馮氏妯娌幾個也多少察覺了,眾人都忍不住偷偷的朝著蔣秉昊那頭打量.妯娌幾個也不得不承認,這個蔣秉昊,的確是不錯.

一頓飯,就在這樣的氣氛之下吃完了.之後馮氏等人收拾桌子,顧承仁則是叫來了家里的孩子們,挨個兒的給蔣秉昊介紹.其中,當然就屬顧承勇家的孩子們最為出挑.畢竟文修他們都是讀了幾年書的,言談舉止上,跟文慶文景他們相比,就要出色多了.

蔣秉昊見到文修幾個舉止大方得體,不由得點頭,"果真是二哥家的孩子,瞧這氣度,果真是不一樣呢.二哥,你家這幾位公子,都讀過書吧?"

蔣秉昊這話一出,那頭老太太的臉色可就不好看了.在她心里,文景文安才是最好的,可是蔣秉昊看都沒看文景他們一眼,反而是誇贊顧承勇家的孩子,李氏氣的慌,就用眼狠狠的剜著文修幾個.

"都讀過幾年書,也不過是認得幾個字,不做個睜眼瞎子罷了."顧承勇隨意的回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