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.第67章 探問心意
說過了顧秀麗的親事,顧承仁這時又想起來家里另外的幾個丫頭來,"對了,娘,還有件事要跟你說.以後對三嫂家的幾個丫頭好一點兒,別整天的讓她們干活,文芳都十三了,該是學一些針線女紅什麼的."

一聽兒子說這個,老太太可就瞪眼睛了,"啥?老五啊,你是不是讀書讀的腦子迷糊了?那幾個賠錢貨,你還不讓她們干活,難不成我還要留著她們當祖宗養啊?"

在老太太的眼里,文芳四個,那就是家里的奴才,留著就是干活的.還學什麼針線女紅?美的她們.

"娘啊,你還說我,你怎麼就不想一想,文芳幾個,長得都那麼俊俏,將來這親事上頭,說不定就有大造化呢.萬一真的有那一天,咱們家人不是也跟著沾光麼?"顧承仁有點兒無奈,自家這個娘啊,就是目光短淺.

"我呸,她們有大造化?也不看看她們有沒有那個命?長得好有什麼用,她娘連個小子都生不出來,誰家敢娶這樣的媳婦回家?萬一隨了她那個不生蛋的娘,還不是禍害旁人家去了?"老太太卻是並不贊同兒子的話,一臉鄙視的說著.

承仁搖頭,"娘,我怎麼就跟你說不到一起去呢?就憑那幾個丫頭的相貌,比起城里大戶人家的小姐也不差,誰敢說她們之中哪一個有造化?萬一哪天被有錢的人家看中,那可就是飛上枝頭變鳳凰.娘啊,你想事情別那麼簡單行麼?"

老太太還是有點迷糊,她那個腦子,上哪里能想清楚這些去?顧承仁一看這樣,也只能連聲歎氣了."行了,娘,這件事你就聽我的吧.以後別讓她們干那麼多的活,多少的讓她們學一學針線女紅,聽我的錯不了."

老太太雖然弄不懂,但是她一直都很聽顧承仁的話,老兒子是讀書人,說的話一定有道理的."那好,我聽你的,兒子說啥,娘就聽啥."老太太笑呵呵的答應了下來.

跟母親費了一頓的唇舌,顧承仁是真心累的慌,再加上中午喝的也不少,這時上來困勁而了."行了,娘,我困了,先去睡覺.你啥也別想,就按照我說的做.過幾天,就等著蔣家上門提親吧."說完,顧承仁就邁步走了.

留下老太太,滿心歡喜的坐在炕沿上,一肚子的話不知道跟誰去說.她看了看炕上躺著睡得香甜的丈夫,不由得低聲嘟囔了一句,"死鬼,就是見了酒親,家里這些事情,從來不見你煩心."說著,老太太就邁步出了屋子,去西屋找顧秀麗了.

顧秀麗一手拿著繡花撐子,另外一手拿著繡花針,可是卻坐在炕上,半天沒見到她動針線.老太太在西屋門口站了一陣子,只見到自家閨女臉上有點兒發紅,嘴角掛著笑,眼睛也不知道看向哪里去了.

"丫頭,你這是繡花呢?還是傻愣著呢?"老太太笑呵呵的出聲道.

顧秀麗正想心事呢,猛地聽見母親的聲音,嚇得差點拿針紮了自己的手."娘,你咋過來了?"顧秀麗趕忙把手里的針線等物放下,抬頭問母親.

老太太笑呵呵的脫了鞋上炕,坐到了閨女的對面兒,"丫頭,娘有話要問你."說話間,老太太就上下打量了顧秀麗好幾眼,"我家老閨女真的是長大了,越長越俊."

這個倒真的不是瞎說,顧秀麗的模樣,確實是很出挑.本來她相貌就出色,再加上李氏一直都嬌慣著,從來也沒干什麼粗活,養的白白淨淨,皮膚很好.而且顧家這些年有顧承勇的幫襯照顧,日子過得也好,顧秀麗從來就不缺好衣服穿,更加顯得出色.

看著面前容顏嬌美的女兒,老太太真是心里自豪不已,"閨女啊,剛剛你五哥跟我說,想要給你提一門親事,就是今天來咱家的那個蔣公子.閨女,你覺得那人咋樣?"母女之間,也沒什麼不能說的,老太太便直接問了出來.

顧秀麗一聽這話,臉上騰的一下子就紅透了,她忍不住就想起來中午的事情.那時候她在屋子里,聽到院子里說話的動靜兒,忍不住從窗口向外看來了一眼,卻一下子就看到了蔣秉昊.

那樣與眾不同的一個男人,一下子就吸引住了顧秀麗的目光.之後秀麗才想起來,家里來外人了,她是不好還在東屋的,便趕忙往外走.沒想到卻是跟蔣秉昊走了個碰頭,還撞到了一起.

近距離的短暫接觸,更是讓顧秀麗對蔣秉昊傾心不已,剛剛她獨自坐在屋子里,腦子里想的就是蔣秉昊呢.只是沒想到,自家的哥哥竟然是與自己心意相通,這樣的驚喜,怎麼能不讓顧秀麗高興?

"娘,女兒的親事,還不是爹娘做主?五哥也是為了我好,我還有什麼不答應的?"顧秀麗有點兒抹不開,便紅著臉回道.

老太太一聽這話,當下便欣喜不已,顧秀麗的態度明擺著呢,這是同意了啊."好,好,那這件事可就讓你五哥做主了.哎呀,這幾年也有不少上門來提親的,可是娘總覺得吧,我閨女長得這麼好,不能嫁到那平常的人家去.果然啊,還是我閨女有福,今天這不就遇上好姻緣了麼?"

老太太拍著巴掌笑個不停,那蔣秉昊的相貌出眾,又是讀書人,老太太真的是十分滿意.這邊自家閨女也看好了人家,只等著晚上老五從中間打聽一下,說不定親事就成了.這樣好的親事,老太太當然是樂的合不攏嘴的.

母女兩個在這邊高高興興的說話,而另外一邊,馮氏和嬌顏,卻領著趙氏還有文菲姐妹幾個去了苗素問家里.一來文菲受了傷,需要上藥治療,另外一方面,馮氏也想讓苗素問給趙氏看看身體.

眾人來到苗家,苗素問在瞧見文菲那個可憐樣之後,不由得大吃一驚.等到問清楚事情的經過之後,苗素問不由得就有些來氣了,"這叫什麼事兒?哪里還能把孫女不當人看的?三嫂,我可跟你說啊,閨女是你親生的,你可不能不護著."

趙氏經過馮氏還有嬌顏的勸說,也多少的轉變了一些觀念.雖然一時半刻的不能全部扭轉過來,但是苗素問的話,她已經能夠接受了."妹子說的是,以後我定然會多護著她們的."趙氏多少的還是有點兒放不開,半低著頭說道.

苗素問從屋子里拿了些藥酒等物出來,給文菲抹了一些,"待會兒我把藥酒給嬌娘,今天晚上還有明天早晨,讓她給你再抹兩遍,到時候就看不見這些青紫了.你說這好好的俏丫頭,弄成這個樣子,看著就讓人心疼了."

苗素問給文菲上好了藥,然後隨手就把藥酒等交給了嬌顏,吩咐嬌顏別忘了幫文菲抹藥.嬌顏當然是干脆的答應了下來,這點兒活,當然是不在話下的.

這邊,馮氏對嬌顏道,"嬌兒,你跟你堂姐堂妹她們去外邊玩兒吧,娘有話跟你師父說."

嬌顏如何不明白,這是想讓師父給趙氏看病呢,這種事情,當然不好當著文芳她們的面了."文芳姐,文菲姐,咱們出去玩兒吧.後面有不少野菜呢,你們教教我,我也想多認一些."嬌顏隨意找了個接口,就把文菲姐妹都給叫了出去.

等到女孩子們都出去了,馮氏就對苗素問說了她的意圖.苗素問也是個熱心腸的人,當下便點頭,"三嫂,這都下午了,診脈未必太准.我先幫你看看,最好明天上午你再過來一回,我仔細的給你看看."

說話間,苗素問便車過來趙氏的手腕,開始診脈,同時還會問趙氏一些問題.一刻多鍾之後,苗素問問診完畢,然後才對趙氏說道,"嫂子怕是在文茜的月子里,落下了病根兒,著涼了."

此話一出,趙氏的臉色就變了,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."可不是麼?我家文茜是冬月二十六生的,當時一生出來,婆婆見到是個閨女,就把孩子往炕上一扔,不管了.那時候,幸虧大嫂幫襯著,頭幾天好歹的算是熬過去了."

"可是等到臘月初三,老四媳婦就生了文安,婆婆就把大嫂給叫到那邊去伺候老四媳婦的月子,再也不讓大嫂幫我了.那時候文芳才九歲,要燒火做飯洗衣服,還要帶文菲和文英.她自己就是個娃娃呢,上哪里能顧的過來?沒辦法,我生了孩子連十天都不到就下地干活了,就是那時候著了涼."

趙氏哀哀切切的哭泣著,從她斷斷續續的話語里,馮氏和苗素問都弄明白了.兩個女人互相看了一眼,各自搖頭歎氣.

"三嫂,我給你寫個方子,你去抓一些藥先吃吃看.大概得吃一個月的藥吧,到時候應該能差不多.你這毛病,得好好的調養,最好是再生一個孩子,月子病最好月子里養.不然的話,等你老了,怕是連動彈都費事了."苗素問殷切叮囑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