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6.第66章 母子商議
好歹的中午這頓飯順順當當吃完,東屋里的這些人都喝得不少,一個個臉上紅通通的,說話也有點兒大舌頭了.

蔣秉昊被眾人勸著也喝了不少,這時就覺得有點兒頭暈.顧承仁便把蔣秉昊安排到了自己住的東廂房去,讓他在東廂房里好好歇一陣兒.

張家眾人吃飽喝足,也該離開了.顧家老太太扯著姐姐的手,又是一頓嘮叨,不外乎過一陣子再來什麼的,另外也說起來了中午的事情,"姐姐你放心,成兒不能白挨打了.等那個蔣公子走了,我一定會好好收拾那幾個崽子不可,你就放心吧."

大李氏得了妹妹這話,便點點頭,"妹妹,也不是我們得理不饒人,你看他們那個張狂樣兒,這才回來幾天啊?就敢打人,要是日子長了,還不得滿村子惹禍去.小孩子,該管就得管,不管將來還不定怎麼闖禍呢."

老太太又給姐姐拿了一只雞一只兔子,另外割了不小的一塊鹿肉,"拿回去吃吧,如今老二回來了,家里這些東西也缺不著,天氣漸漸熱了,留著說不定就壞了呢."

吳氏和徐氏在一旁看了,不由得撇嘴.自家舍不得吃,這麼多人才燉了兩只雞,這下可好,送給旁人倒是舍得了.

大李氏接過來這些東西,笑的眼睛都眯縫起來了,"還是妹妹想著我們,那我可就不跟妹妹客氣了."

老太太這時扭頭沖著馮氏喊道,"老二媳婦,你們不是給你大姨家預備東西了麼?你大姨都要走了,還不把東西拿出來?沒個眼力見兒的,你家幾個崽子打了人,你也不說是賠個不是?"

馮氏皺了皺眉,東西她是預備了,可是今天見了張家人的這個做派,她真是不想拿出來.眼下婆婆這麼說,她要是再不往外拿,可就是把婆婆給得罪了.于是,馮氏勉強笑了笑,"大姨等等,我們從外頭回來,給親戚們都帶了些見面禮.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就是兩塊兒尺頭,大姨別嫌棄,我這就去拿來."

說著,馮氏就轉身去了西廂房,不多時拿出來一個布包."大姨和大姨夫也是見多識廣的,這點東西,真是拿不出手了,大姨千萬別嫌."

大李氏一見,趕忙就接了過去,"哎呦,這是你們小輩兒的心意,我哪能嫌棄啊.好了,既然家里還有客人,我們也就不在這了.外甥媳婦,得空了就過去坐坐,咱們娘們兒好好親近親近."說著,大李氏就拿著東西,領著家人走了.

等張家人出了大門走遠,老太太就瞪馮氏,"好啊,你是眼里根本就沒有我啊,我說的話你根本就沒往心里去.我說了,那是正經的親戚,你就拿那麼兩塊兒布頭去糊弄人是不是?"

馮氏送的那布包,很明顯就能看出來,里面頂多也就是兩塊布而已.老太太一向覺得自己的娘家人高貴的很,馮氏這麼明顯的區別待遇,這可不就是打她的臉怎麼?

"顧老二家跟我不對付,我不讓你們去,你們非得去,還拿那麼多的東西.這頭是我的親姐姐親姐夫,你就拿出來這麼兩塊破布,你這眼里是有我麼?"老太太氣的不輕,指著馮氏就要開罵.

還沒等馮氏要說啥呢,卻見東廂房出來了顧承仁,他皺著眉,走過來扯著老太太就進東屋去了.來到屋里,正好老爺子也喝得有點兒迷糊了,正在炕上半躺著休息呢.

顧承仁扯著母親坐到了炕上,"娘,我才回來,也不知道家里都出了什麼事情.你倒是跟我說說,今天中午是咋回事?"

老太太一聽,就把今日中午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跟兒子說了一遍,"那是你大姨家的孩子,不過是吃兩塊肉,還有啥?值當你二哥家好幾個人打他們的麼?"

老太太還想再說,卻被兒子抬手阻止了."娘,這些不過是小孩子之間打打鬧鬧,根本不算啥.你是當長輩的,何苦在里面摻合?咱們自家的孩子還會打起來呢,村子里哪家的孩子不打鬧的?這個就別說了.不過,以後你能不能少讓張家人來啊?"

"士農工商,張家是商,還是最低等的小販,這樣的人家,少來往.你看看姨夫和那兩個表哥說話,淨是些什麼錢啊錢的,要不就是什麼生意.你說他們那叫什麼生意啊?就是給人家跑跑腿兒罷了."

"娘,我秋天就要去考院試了,要是能夠考過,將來可就是秀才,那以後跟這些販夫走卒的可就不一樣了.咱們家,也算得上是士,那可是就高人一等呢.家里平日說不定就會來些同窗同學的,讓人家知道,我還有這麼一門親戚,人家哪里還願意跟我來往?"

"再說了,張家那些人什麼品性?一年少說來咱們家吃十回八回的,走的時候還不空手,連吃帶拿的.咱們家也不是大富大貴,哪里承受的起?我還要考試,還沒娶親,秀麗也還沒說親呢,咱們家哪來的那麼些銀錢,供張家人吃喝去?"

顧家兄弟早就對張家不滿了,只是一直沒說而已,今日顧承仁終于說了出來.

老太太一聽這個,就想發火,可是抬頭看看,眼前這可是自己最疼的兒子,也是顧家最出息的兒子呢,她哪里舍得罵老兒子?

"瞧你這話說的,那可是你親姨親姨夫呢,你可不能這麼嫌棄他們啊."老太太訕訕道.

"娘,我不是嫌棄他們,是張家處事太差勁.這些年,張家什麼時候說請咱們一家過去吃飯來著?每回來都連吃帶拿,我大姨和大姨夫就從來沒說往咱家送點兒什麼來.他們家過得也不差,根本就不用娘這麼貼補他們."

"再說,娘也該出去打聽打聽張家在村子里都是什麼名聲?咱們村子的人,有幾家願意跟他們來往的?娘,你還是好好想一想吧."顧承仁一口氣說了很多.

"娘,這些都是小事,你慢慢琢磨也就是了.我要跟你說的,可是大事兒啊,你看這個蔣秉昊怎麼樣?我想著,撮合撮合他很咱們家秀麗.娘說呢?"顧承仁見母親張嘴還想辯駁什麼,干脆就扔出這麼個重磅消息來.

果然,老太太一愣,就忘了說張家的事情."啥?你是說秀麗跟這個蔣公子?"老太太有點兒吃驚.

"人家不是跟你一樣,也是童生,今年秋天要去考試的麼?那要是考中了,可就是秀才呢.兒啊,咱家秀麗,能攀得上麼?"老太太回想起蔣秉昊的那個相貌談吐來,心下倒是十分歡喜.可自家不過是個農戶,能攀得上人家的身份麼?

"娘,這個還有啥?他是童生,我也是童生,他去考試,我也去考試.他能中秀才,難道你兒子我就中不了?這個都不算啥,只要是娘看中了,那邊也能相中秀麗,這親事,容易的很."顧承仁笑道.

"蔣家也不算什麼大戶,家里更是沒別人了,就一個娘.蔣秉昊的爹前兩年沒了,留下他們孤兒寡母的過日子.蔣家住在縣城郊外的一個莊子上,離著縣城很近,以前就是指著種些菜蔬什麼的到縣城里去賣,這麼過日子."

"如今蔣秉昊他爹沒了,他娘就指著做些針線.反正家里有些地,日子過得也還算可以,要不然哪里來的錢供他念書?這樣的人家,眼下看來,就算是比不上咱家,也不至于過不下去."

"兒子主要就是看中了蔣秉昊的才學,這人,將來定然不一般.娘,咱們不趁著現在他還沒發跡,就把親事定了,等他真的考上了,這親事,可就輪不到咱們家了呢."顧承仁扯著母親,細細地講到.

老太太一聽,也是這麼個道理,"那,人家能看上咱們秀麗?"自家的閨女,自然是怎麼看都好的,就是不知道,在旁人眼里,又是如何了?

"這事不能急,咱們也不好太露痕跡.晚上吃飯前,我就說要給蔣秉昊介紹一下家里的人,到時候把秀麗也叫到跟前兒來.咱們家秀麗長得好看著呢,不怕蔣秉昊看不中的,娘就放心吧."顧承仁倒是胸有成竹,覺得沒什麼差錯.主要是中午蔣秉昊的失態,他完全看在眼里,他是男人,如何會不知道蔣秉昊的想法?

顧家這兩代的女孩,說起來個個都長得十分出色.顧承仁的那兩個姐姐,就是因為容顏貌美,又針線女紅十分出名,這才一個嫁到鎮上,一個嫁到了縣城里去,而且夫家可都是日子很不錯呢.

顧秀麗是家里最小的閨女,容貌比起兩個姐姐來,更加的出眾.老太太雖然心急給閨女說親,可是有兩個姐姐在前面比照著,要是嫁的太差了,就覺得虧得慌.這也是顧秀麗這個歲數了,還沒定下親事的緣故.

如今這個蔣秉昊,老太太還真是挺滿意的,雖說家里差了一些,可是架不住人家身份在那兒啊.就不說是考不考秀才的事情了,蔣秉昊讀書識字的,就是考不上秀才,去給人家做個賬房,或是尋個別的差事,日子也絕對過不差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