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.第65章 勸解
嬌顏從苗家回來的時候,顧家的風波已然平息了.此刻眾人已然在東西屋和外間地擺好了桌椅等物,就准備開飯了呢.

"嬌兒,你怎麼才回來啊?剛剛家里又鬧了好一場呢."文韜見了嬌顏,便扯著嬌顏來到一旁,把剛才的事情,全都跟嬌顏說了一遍.

嬌顏瞪大了眼睛,聽文韜講著事情的經過,不由得慨歎,這顧家的日子,還真是精彩啊.她才出去一上午呢,竟然就鬧出來了這麼多的事情.這麼雞飛狗跳的日子,以後可要怎麼過下去?嬌顏不禁搖頭歎氣,照這個情形看的話,他們一家在這邊,將來也少不得要受氣了.

正說話間,那邊老太太已然開始安排眾人坐下吃飯了.今日有貴客在,女人和孩子就不能在里屋吃飯了.里屋地中間,擺了一張大桌子,顧家老爺子,張原明,顧家五兄弟,蔣秉昊,張家兩兄弟,圍坐在桌邊,一起熱鬧的說話聊天.

西屋的炕上,老太太帶著大李氏,顧秀麗,黃氏,王氏,還有張家的孩子們一起.剩下的顧家妯娌們,帶著各家的孩子,就在外間地擺了兩桌吃飯.

老太太親自安排,把最好的菜都送到了東屋去,顧承仁見到今天的飯菜如此豐盛,心下更是高興."秉昊兄,農家飯菜,還請秉昊兄不要嫌棄才好."

"豈敢豈敢,承仁兄這樣說,可是折煞小弟了.菜肴如此豐盛,小弟便是在縣城,也未必見到幾回呢.今日來到這青山村,秉昊方才曉得,農家生活更是充滿了樂趣啊."蔣秉昊看見桌子上的這些菜,也不由得咋舌.

"這都是老二進山打獵弄回來的野味兒,蔣公子來的巧了,正好今日獵了一頭鹿,快嘗嘗吧."老爺子這時開口,略微做了解說."鄉下人手藝不好,蔣公子多擔待."

蔣秉昊和顧承仁都扭頭向顧承勇看去,"沒想到,顧家二哥竟然還有這樣的好本領呢,佩服佩服."蔣秉昊笑著朝顧承勇拱手道.

"鄉下把式,上不得台面,也就是弄點山里的野物,大家伙跟著解解饞罷了."顧承勇不以為意,淡淡笑道.

蔣秉昊對顧承勇的印象原本就很好,這下更是對他另眼相看了.再想起來剛剛顧承仁說過,這顧承勇可是在蘇州城做捕頭的,對顧承勇更加的佩服不已.

"人都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,顧二哥在外多年,不知道都曾經走過哪里?可有什麼有趣的事情麼?"蔣秉昊家境也是一般,雖然有心出去游學,可惜家中實在無力負擔.故而,對于那些能夠在外行走之人,便多了幾分敬佩與羨慕.

顧承勇瞧著眼前這個年輕人,只見他相貌出眾,溫文儒雅,確實有幾分腹有詩書氣自華的感覺.而且這人的目光十分清澈誠摯,並非心機深沉之人.顧承勇對這人的印象還不錯,于是便簡簡單單的,說了一些在外的見聞.

顧承勇跟隨林瑾瑜在各處為官十幾年,什麼樣的事情沒經曆過?隨便找出幾件不起眼的講起來,也都讓眾人覺得新鮮不已.蔣秉昊和顧承仁聽的津津有味,不停的追問著.

同一桌的顧家老爺子還有顧家其他幾個兄弟都沒有出過遠門,而張家父子,卻是一開口就是些生意上的斤斤計較之事,讓人不喜.顧承仁不願意再讓姨夫和表哥們隨便亂說,便一個勁兒的追問二哥在外的經曆.

顧承勇只是平日里不多話而已,如今見弟弟興致這麼高,也不認拂了弟弟的面子,就詳細的給他們講著.就這樣,屋子里的氣氛十分的熱切,眾人邊說話便喝酒,不多時便十分親近了.

與屋子里其樂融融比起來,外間地的眾人,可就沒那麼歡快了.盡管剛剛的風波已然平息了,可是文菲這時臉上已然顯出青紫來,看著越發的可憐.嬌顏同文菲等女孩在一起,瞧見這個樣子就說待會兒帶著文菲去師父那邊,讓師父給瞧瞧.

趙氏聽見了,連忙擺手不讓,"沒事的,鄉下孩子都皮實,這也沒破皮啥的,不要緊,過幾天就好了."她哪里敢讓閨女再去看什麼郎中啊?要是讓老太太知道了,豈不是又要鬧起來?還是忍忍吧,農家孩子,哪天還沒個磕碰的?

嬌顏皺眉,"三嬸,文菲姐姐都這樣了,為啥不去看郎中?文菲姐姐是你的閨女,是你從小養大的骨肉,你要是都不疼她,還有誰心疼她?"

嬌顏實在是看不過去顧家這樣,重男輕女,也不用到這個地步吧?"三嬸,你別以為女孩就沒用,我這幾個堂姐,都長的這麼好看又能干的很,誰敢說將來如何?萬一哪個姐姐將來發達了,你和三叔也跟著借光兒."

"三嬸,你是堂姐們的娘,別人欺負你的閨女,你要是不護著,你還指望別人能護著她們麼?三嬸盡心盡力的護著姐姐們,姐姐們長大了,但凡能有一分能力,也准會好好的報答嬸子的.三嬸,你還是好好想想吧."嬌顏忍不住說了一頓.

趙氏沒想到,眼前這個小不點兒樣子的嬌顏,竟然能說出這麼多的話來.細細一想,嬌顏的話,也不是沒有道理.閨女也是她懷胎十月生下來的,那是從她身上掉下來的肉呢,她要是不心疼,還有誰能心疼?

顧家出嫁的那兩位姑奶奶,哪一次回來,不是大包小包的往回帶?自己這四個閨女,但凡有一兩個嫁得好的,到時候自己不也是跟著得濟麼?是啊,要是自己對閨女不好,還指望閨女以後能護著家里麼?

村子里,重男輕女的現象多得是,大家伙也都習以為常了.大多數的人,都不會勸趙氏什麼,像嬌顏這樣的話,更是很少有人跟趙氏這麼說.今日趙氏聽了嬌顏的話,心里也不由得一動.

"三弟妹,嬌兒還小,說話冒冒失失的,怕是不太中聽,不過啊,道理還真就是這樣的.咱們在村子里,都覺得這養了閨女沒用,其實在外頭,尤其是那些大戶人家,尤其重視閨女.你想啊,閨女長得好出息了,就能嫁得好,嫁得好了,以後才能幫襯娘家呢."

馮氏也有點兒看不慣顧家人的做法,她原本還是曹家的丫頭呢,在曹家,也從來沒受過這些罪啊.文芳幾個如今,連個粗使丫頭的待遇都比不上,實在是可憐.馮氏也忍不住幫著他們說話,勸解趙氏.

"弟妹還年輕呢,先開花後結果的事情多了去了,哪能就這麼喪氣下去?好好的養著身子,保不准一年半載的就能再懷個小子呢.真要是有個兒子,以後還不得指望著這些姐姐們幫襯著?三弟妹,你啊,可得好好尋思尋思啊."

馮氏的話,更是讓趙氏震動不已,"二嫂,你說我還能再生兒子麼?文茜都五歲了,我從生了文茜,就再也沒有個動靜兒啊."趙氏很是苦惱的說道,她如今最在意的,就是子嗣的問題了.女人要是生不出個兒子來,終究是挺不直腰杆兒啊.

"三弟妹,得空的時候,去我那表妹那里瞧瞧,讓她幫你開幾服藥吃著,好好調理調理身子,說不准就能好的.別灰心,也別整日的愁眉苦臉,對你不好的."馮氏挺同情這個趙氏的,這人實在本分,半點兒花花心眼兒都沒有,是個好人.

趙氏聞聽馮氏的話,不由得就掉了眼淚,"好,好,聽二嫂的,得空我就去找苗家妹子看看."只要有一絲的希望,她也不想放棄的,能生出個兒子,是她這輩子最大的心願了.

另外一邊的徐氏,聽見馮氏這麼勸趙氏,不由得撇撇嘴,心中很是不以為然.不過,好歹的徐氏知道,今天不是胡鬧的日子,萬一再鬧出事情來,只怕是老太太也不會護著她的,所以倒是忍著沒說什麼.

至于孩子們,對于這些並不敢興趣,他們唯一在意的,就是眼前的飯菜了.別看最好的菜全都端到了東屋桌上,外間地擺的這些菜略微次了一些,即便這樣,眼前的這些飯菜,也是平日里難得一見的好東西了.

看著那些肉,孩子們的眼睛都睜的老大,手里的筷子,不停的往嘴里夾肉.尤其是男孩子,塞得嘴里滿滿地都是,兩腮都鼓鼓的.

不過,因為之前鬧了那一場,再加上屋子里還有貴客在,這些孩子倒是也都收斂了不少,盡管吃的快,搶著吃,卻並沒有鬧起來.其實文景等人最是清楚老太太的脾氣,別看平日里老太太對孫子們都不錯,假如他們在今天這種場合再鬧起來,老太太一樣也饒不了他們的.

再加上,今天的菜的確是不少.尤其是那鹿肉,每個桌子上,都是冒尖兒的一大盤子,再加上別的菜肴,孩子們也確實是有東西吃,沒必要爭搶的.

就這樣,這頓飯,好歹的算是順順當當的吃完了.孩子們一個個吃的肚兒溜圓,實在是吃不下了,這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桌子,捧著肚子在院子里來回的走動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