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4.第64章 貴客臨門
顧承義看看母親,再看看臉上還有血,狼狽不已的閨女,左右為難."娘,二丫頭就是一時口快,她沒壞心的.二丫頭,還不趕緊給你奶賠不是?"自己的閨女,就算再不喜,他也是心疼的.可是李氏的話,他也不敢違逆,只好采取這樣折中的辦法.

"我可不敢用她賠不是,我怕折壽.她不是顧家的孫女,她是顧家的祖宗啊."老太太那頭,這時卻帶著哭音兒的喊道."祖宗啊,你是我的祖宗行了吧?我給你賠不是,我給你磕頭下跪,成不成?"

顧承義一聽這個,一下子就跪了下來,"娘,您別這樣行麼?我給你磕頭,求您別這樣成麼?"

"那你就打她,今天你要是不打她,你就不是我兒子."老太太指著文菲說道.

顧承義滿心苦澀,卻是半點兒能耐也沒有了.他知道,今天要是他不按照老太太說的去做,老太太定然會鬧到尋死上吊的.到最後,他還是要出手打自家的閨女,才能讓老太太平息怒火的.顧承義站起來,來到了閨女的面前.

"爹,你打就是了,我們姐妹生出來,不就是來挨打受罪的麼?你最好打死我,打死我了,我下輩子投胎,說不定還能投個好人家,說不定還能投生個男孩.那樣,我就不用再挨打,不用再干那麼多的活還吃不飽飯了."文菲看著父親,倔強的說道.

顧承義揚起的手,卻怎麼也落不下去.看著女兒那倔強的小臉,聽到女兒的話,他這心里,也是難受的不行.

"老三,不能打孩子."顧承勇兩步上前,握住了承信的手."孩子是你親生的,打她你就舍得?"顧承勇回頭,看向顧家老爺子,"爹,你就說句話吧,這都鬧什麼呢?好好的日子不過,成天的這麼鬧騰,有意思麼?"

被兒子叫到的老爺子,也是滿心無奈.對于老妻的脾氣,他如何不知道?今日孩子們鬧得這一出,讓老妻覺得臉上沒光,掉了面子,她心里有氣,必須得撒出來.要不然的話,妻子這氣性太大,憋在心里,容易憋出病來的.

老爺子張張嘴,剛想要開口勸勸妻子.這時,卻見顧家大門口,忽然停下了一輛馬車.馬車上,跳下來了兩個人,其中一個,正是自家的五兒子,顧承仁."哎呀,老五回來了."顧老爺子喊道.

這句話一下子打散了院子里僵持的氣氛,眾人全都扭頭看向了大門口.只見從外面並行進來兩個年紀都在二十歲左右的男子,都是讀書人的打扮,淡青的棉布直綴,頭上戴著方巾.其中一人,面相上與顧家人有幾分相似,想來就是顧家老五了.

顧承仁進了院子,見眾人都站在院子當中,又見張家人也在,不由得就皺了皺眉."這是怎麼了?這麼多人站在院子里頭干啥?鬧哄哄的."

說話間,又轉頭朝身旁的男子道,"秉昊兄勿怪,農家院里,本就是有點兒鬧騰."

跟顧承仁一同回來的那個男子這時微笑搖頭,"瞧承仁兄說的,我瞧著這里倒是山清水秀,景色宜人.鄉下人家麼,人多,日子紅火,就顯得格外的熱鬧.不像我家似的,就我們母子兩個,成日冷冷清清."

顧承仁這時松了口氣,然後扭頭看了看父母道,"爹,娘,這是我此次在縣城中結識的好友,蔣秉昊.也是童生,今年秋日,我們一起去考院試.秉昊兄才學出眾,兒子與秉昊兄相交,受益匪淺.故而邀請秉昊兄來家中小住,我二人共同研習學問的."

顧家老老兩口一聽,竟然那人也是童生,這可是慢待不得的."蔣公子好,蔣公子能來,是顧家的榮幸."老爺子連忙道.

"學生蔣秉昊,見過伯父伯母."這個蔣秉昊便朝著顧家老兩口深施一禮,"冒昧前來打擾,還請伯父伯母見諒."

老兩口哪里見過這樣的陣勢?嚇得連忙擺手,"哎呦使不得使不得,蔣公子快請進屋吧.正好午飯已經預備好了,蔣公子要是不嫌棄農家飯菜簡陋,就一起吃點兒."老爺子連忙邀請蔣秉昊進屋.

"那學生就厚著臉皮叨擾了."蔣秉昊倒是很自然,輕笑道.

有了顧承仁和他這個朋友的歸來,院子里剛才的那些事情,就得暫時全都放下.顧承仁從來都沒有邀請同窗什麼的回家來,這是第一次,足以看出對這個姓蔣的重視.要是這個時候再鬧騰,給顧承仁丟臉,那可不行.

顧老爺子陪著老兒子還有姓蔣的童生一起進屋,老太太則是瞪了一眼三兒子一家之後,低頭在姐姐大李氏的耳邊說了一些話.然後大李氏這才讓媳婦們領著孫子都趕緊起來,收拾收拾,洗把臉吃飯去.

黃氏見到這事情就這麼不了了之了,心下有些不甘,但是她卻也不敢再提出來了.顧家人對五表弟有多麼重視,他們都是知道的.今天要是他們敢攪了五表弟的好事兒,以後這顧家,也就不用再過來了.

就這樣,黃氏和王氏領著還有些別不甘心的兒子們,去了廚房洗手洗臉,然後出來預備吃飯.

蔣秉昊在顧承仁的陪同之下,正要往東屋走呢,卻忽然見到從屋子里急急忙忙的走出來了一個女孩.女孩好像是有點兒著急,走的快了些,一個沒注意,就跟蔣秉昊撞到了一起.

"呀,對不住,是我沒注意."女孩不是旁人,正是顧秀麗,此刻她滿面通紅的抬起頭來,看了蔣秉昊一眼,然後就連忙閃身從蔣秉昊的身邊走了過去.

蔣秉昊一下子就被這突然冒出來的女孩給吸引住了目光,他直直地盯著顧秀麗得背影,看了好一陣子,然互才回頭問道,"顧兄,剛剛那是?"

"那是舍妹,家里最小的女孩兒,平日里就是個莽撞的.蔣兄不要怪罪才好."顧承仁含笑的向蔣秉昊道歉.

"沒事,沒事."蔣秉昊臉上一紅,低頭邁步進了屋子.

顧承仁走在蔣秉昊的身側,微微的垂下目光,嘴角帶著些許意味不明的微笑.

眾人都跟在著二人的身後,進了屋子,之後顧承仁便一一的給蔣秉昊介紹家里人.

此時,顧承仁才發現,原來二哥回來了."呀,二哥什麼時候回來的?弟弟出門有些日子了,倒是沒能在家里等候哥哥."顧承仁對于這個二哥,還是很佩服的,因此相見之下,倒是歡喜不已.

"秉昊兄,這是我的二哥,在蘇州府任捕頭的."顧承仁連忙重點的介紹了一下.

蔣秉昊看向顧承勇,此時才發現,面前這人身材高大,有一種說不出的沉穩氣度.別看此刻穿的只是家常的棉布衣衫,但是那種經曆過大事的氣度,總是遮掩不住的."顧二哥,失禮,失禮."蔣秉昊連忙拱手道.

顧承勇還禮,笑笑,"蔣公子不比如此客氣,公子今日能來顧家,也是顧家的榮幸.舍弟能與公子一起研習詩書,定然會有不小的進益,還請公子多在舍下盤桓幾日,不要嫌棄農家院簡陋才好."

"不敢,不敢,顧家如此氣象,可絕對不是普通的農家可比,秉昊能夠住到此地,幸甚幸甚."蔣秉昊連聲說道.

這是他的真心話,剛剛一到顧家,他就被顧家這一大片的房子給震到了.就算是在縣城里,能有這樣宅院的人家,也算是中上之家了,更何況,這只是個不起眼的小村子里呢?

還有剛剛那個美貌的女子,那樣豔麗的容貌,也不像是普通的村姑.不消說,還有眼前這位做過捕頭的顧二哥,都讓他感覺出顧家絕對不尋常.

本來與顧承仁相交,只是覺得這人還算有些文采,跟自己一樣也是童生,都准備參加接下來的府試.他們兩個一同在縣城書院里聽府城來的先生講課,相處的十分融洽,當顧承仁提出來,邀請蔣秉昊回村子小住時,蔣秉昊就欣然同意了.

來到顧家,這才明白,自己真是小看了人家.難怪顧承仁在縣城的時候,出手很是大方,原來,人家的家底確實是豐厚呢.當下,蔣秉昊更是收起了原本還有些小攀比的心思,一心一意的與顧承仁結交.

顧承仁挨個的把屋子里眾人都介紹給蔣秉昊,顧家的兄弟幾個,還有張原明父子,都挨個的上前來,與蔣秉昊互相見禮.蔣秉昊不愧是讀書人,很是溫和有禮,不管見了哪個,也都是溫和的笑著,然後隨意的問幾句.

眾人全都見過,此時正好李氏也從外面進來,說是飯菜都好了,干脆就擺上酒席,大家伙一邊吃飯一邊說話.

顧承仁連忙扭頭道,"秉昊兄,鄉下人家,並不講究那些禮數,一般都是邊吃邊聊的.倘若秉昊兄不嫌棄,就同我們一起吃頓便飯吧."

蔣秉昊點點頭,"哪里敢嫌棄?顧兄太過客氣了,秉昊在家中,也是事事隨意的,並不拘泥."

---------------

上架日期更改到明天,今天繼續發布公眾章節,下午還有一章,別忘了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