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.第63章 意外糾紛
文菲想到此處,也不管那些了,扯開嗓子就喊,"奶奶,張家表哥偷肉吃了."

張德成沒想到,文菲真的能喊出來.他愣了一下子,然後氣的臉上通紅,朝著文菲就打過來一拳頭."死丫頭,讓你瞎咋呼,看我不打死你."

顧家把文菲幾個女孩當奴才一般對待,村子里就沒有不知道的,更何況是張家這樣的親近人呢?要是面對顧家的小子,張德成還真是害怕,但面對的是文菲,他才不怕呢.就是真的打死了這個丫頭,顧家人也不會說啥的.

張德成今年十三了,又是男孩子力氣大,冷不丁的朝著文菲來了一拳頭,文菲還真是沒防備.這一下子,結結實實的就打在了文菲的臉上,文菲蹬蹬往後退了記下,就跌坐到了地上.

文菲只覺得腦子里直迷糊,鼻子里有熱呼呼的東西往外流.她伸手去擦,才發現那是血,文菲一下子就哭了出來.

從文菲喊出來,到張德成打了文菲,也不過是一瞬間的事情.屋子里眾人在有一搭無一搭的說話,廚房里忙的熱火朝天,眾人都還有點而反應不過來呢.然後,就聽見了文菲的哭聲.

還沒等屋子里的人出來查看是怎麼回事,就聽見外間地另外一個聲音響起."你干啥欺負我妹妹?"正是文修帶著弟弟們從外面回來了.他們一進大門的時候,正是文菲喊出來的那一刻,文修幾步上前,卻是正好趕上了文菲被打.

文修氣的不行,這是顧家,還有人在顧家就敢打人,真是反天了.于是,嘴里這麼質問著,手上便同樣一拳頭,打到了張德成的臉上.

文修從小跟父親練武,如今也算有所小成了,那日都能跟大男人對打不落下風,更何況是跟他差不多歲數的張德成啊.這一拳,直接把張德成打的後退了好幾步,同樣跌坐在地,同樣鼻子流血.

張德成在家,也是嬌生慣養的,如今吃了這麼大的虧,哪里肯干?當時就一邊哭喊著,一邊站起來沖著文修過來了.而這個時候,外面的張德海,張德興哥倆聽見哥哥被打,就要沖進來打人.

文韜和文齊幾個,直接就把這哥倆給攔到門外.文修則是輕松的閃過了張德成,然後拎著他後領子,就給扔到院子當中了.屋子里還有桌子和飯菜呢,萬一動手打壞了,今中午就啥都不用吃了,還是外頭寬敞,想怎麼動手都成.

"你敢打我哥哥,我們跟你拼了."張德海急赤白臉的朝著文修喊道.

"你哥哥打我妹妹,我揍他,那是活該."文修可不在乎,在顧家,就敢這麼欺負人,那就不行.

張家三個小子這時就沖了上來,想要打文修,文韜兄弟幾個哪里能讓?于是,兩家的孩子,就這麼打在了一起.顧家幾個孩子,除了文韜略微差一點兒之外,就連文治和文平,身手都很靈活,又是五個打三個,幾乎是幾下子,張家三個就被打趴下了.

而這時,東屋里,廚房里,西廂房里的眾人,才反應了過來,一下子全都湧出來.

"都住手,這是干什麼呢,要造反啊?"顧家老太太氣的臉上通紅,大聲喊道.

文修幾個一聽老太太的聲音,便立即停了手,站起來了.而張家的三個兒子,卻都躺在地上,身上都是土,頭發亂了,臉上有的還帶著血.

大李氏一見到孫子這樣,當下就哭了出來,"哎呀,妹妹啊,你們家這是哪里來的強盜啊?你看看,怎麼就把成兒他們打成這個樣子了?"大李氏幾步來到了孫子的面前,哭天嚎地的就喊上了.

張家兩個媳婦黃氏和王氏,這時也急急忙忙跑過來,抱著兒子就開始哭."小姨,你可得給成兒幾個做主啊,你看看他們,五六個上來打我們家三個啊."

顧家老爺子和老太太全都氣的臉色鐵青,老太太惡狠狠的瞪著文修幾個,"這是怎麼回事?你們幾個這是要作反是吧?竟然連上門的客人也打?"

老太太說完,也不等文修他們說話,就指著顧承勇還有馮氏說道,"這就是你們養的好兒子啊,這才回來幾天啊,就能打人了.他們這是要干啥?當老顧家沒家法了麼?老二,你還不去教訓你家那幾個崽子,還等啥呢?"

顧承勇是知道自家兒子的,文修幾個,不可能無緣無故就打人啊?"文修,到底是怎麼回事?"

文修看了看張德成,"爹,他剛剛打了文菲妹妹,我看不過去,就打了他.然後他們家的弟弟就要一起來打我,結果我們就打到一起去了."

文修這話一說出來了,眾人也想起來,好像剛剛聽到文菲的哭聲來著.正在眾人要扭頭找文菲時,文菲從人群後面出來,臉上還帶著血,眼角還有淚珠,指著張德成便道,"他進屋偷肉吃,我看見了,就說要告訴奶奶,然後他就打我."

趙氏見到自家閨女這麼狼狽的模樣,連忙上前來,抱住了閨女.另外聽到聲音從後院跑過來的文芳姐妹三個,在見到文菲這個樣時,也都上前來哭個不停.

文修看著父親,很是平靜的說道,"文菲是顧家的閨女,是我們的妹妹,怎麼?這還是在顧家呢,他就敢動手打人,我還能留著他?"

顧承勇一時無語對答,因為從小,顧承勇和馮氏就教導文修等人,一定要愛護弟弟妹妹.不管什麼時候,不管什麼人,都別想欺負顧家的人.尤其是嬌顏出生之後,文修等人對嬌顏更是呵護有加,誰也別想欺負妹妹.

如今回到了顧家,或許是血緣的關系,也或許是文修他們天生就愛護姐妹們,所以跟文芳文菲姐妹,十分投緣,也是十分的愛護.所以看到文菲被欺負了,文修二話不說,直接就動手打人.

愛護妹妹,顧承勇不能說兒子們做錯了.要是換成他自己,別人動手欺負他的親人,他也一樣會動手打回來的.

顧承勇這邊不知道說什麼,那頭張德成卻是喊了起來,"不過就是個死丫頭片子,賠錢貨,白吃飽,打了就打了,有什麼了不起的?我就打死她,還能怎麼地?她個死丫頭,還比我金貴麼?"

"就是啊,小姨,一個死丫頭,打就打了,還至于把我們成兒打成這個樣子麼?成兒就是饞了點兒,拿塊肉有啥大不了的,還用得著這麼往死里打麼?"黃氏抱著兒子哭訴道.

老太太瞪了那邊哭成一團的幾個女孩,"好了,你們都給我閉嘴,幾個死丫頭,成日的不消停.昨天鬧,今天還鬧,再鬧就全都給我滾出去."

老太太的這一聲喊,讓那邊還在哭的趙氏母女全都停止了哭泣,趙氏更是縮著肩膀低著頭,不敢抬頭去看老太太的臉色了.

顧家老太太一見到趙氏那樣子,就更加的來氣,"你大姨奶一家過來,那就是客,做的菜都是給客人吃的,成兒就是拿一塊兒兩塊兒的又能怎麼地?還用的著你個死丫頭片子大呼小叫的?該打,打你就對了."老太太用眼剜著文菲說道.

文菲是個小辣椒,不管在顧家受過多少欺壓打罵,她的脾氣也改不了,當下便道,"誰不知道奶奶的能耐?盤子里有幾片肉奶奶都能記得清呢.要是待會兒菜上桌了,奶奶看見肉少了好幾塊,還不得說是我們姐妹偷吃的?誰讓我們姐妹在廚房幫忙,來回的走呢?"

"奶奶斷然不會說是張家人偷的,只會說是我們,到時候我還不是要挨打挨罵的?那我為啥不喊出來?憑啥我們姐妹就要背黑鍋?"文菲伸手抹了抹鼻子下的血跡,指著張德成道,"就是他拿的肉,我看見了,我就要喊出來,打我也要說."

老太太被文菲的一頓搶白給氣的不輕,她沒想到,當著這麼多人,文菲這個死丫頭就敢這麼說話.氣的她哆嗦著手,指著顧承義和趙氏道,"老三,老三媳婦,你們兩個還不教訓教訓那個小賤貨,她敢這麼說我,這眼里還有長輩麼?這麼大逆不道的畜生,老天怎麼不一個雷劈死你算了."

顧承勇等人聽了老太太的話,不由得都心里一寒,這老太太,對那幾個女孩,也是太狠了點兒吧?

"文菲她們,也是顧家的孩子,正經的顧家人.你何苦這麼咒罵自己的孫女?"顧承勇實在是聽不下去了,這才開口說道.

"她們算什麼顧家人,就是幾個賠錢貨,早晚還不是別人家的?老二,你少在這當好人,你們家那幾個崽子成日的幫著那幾個賠錢貨,你當我看不見啊?她們吃著我顧家的,用著我顧家的,就得老老實實的干活,干不好,挨打挨罵那是應該的.以後你家那幾個崽子,要是再敢護著她們試試?"老太太這時卻又指著顧承勇來了一大通.

"老三,你還不打她們,留著她們干啥?"老太太轉過頭來,朝著三兒子喊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