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.第62章 張家人
顧承勇領著兩個兒子把鹿皮扒下來,毛朝里,釘在了倉房的木板上.等著皮子干了,可以拿去熟出來,留著做靴子穿.鹿肉什麼的,也都分開了,骨頭剔出來,只留下肉炒了吃就行.

這些都弄完,接下來就沒有顧承勇什麼事兒了.于是顧承勇洗了手,然後進屋去,跟姨母還有姨夫一家說話.文修和文齊,則是出門找文韜幾個了.

大李氏的丈夫張原明,原來是個走街竄巷的貨郎.後來攢下了一點銀錢,就在這青山村買下了幾畝地,帶著妻兒定居了下來.

大李氏和李氏差了五歲,以前在家的時候,倆人相處的還不錯.後來大李氏一家也算是奔著李氏過來的.有個娘家人在一個村子里,互相也是照應,故而這些年,兩姐妹相處的很好.

大李氏一共兩兒一女,大兒子張永慶,今年三十三了,媳婦姓黃,生了兩個兒子一個閨女.張德成,張德海,張秀娥.

老二張永福,妻子王氏,生了一兒兩女,張德興,張秀文,張秀玉.老張家四五年前才搬到這個村子的,之前來往並不多,所以顧承勇跟張家,根本就不熟悉.

昨晚吃過晚飯之後,顧承勇同兄弟們一起聊天,就打聽了一下張家的事情.所以,對于張家,顧承勇多少的也有些了解了.

張原明帶著一家人來到青山村之後,買了幾畝地耕作著.他之前做貨郎時,認識了不少人,故而每年秋日的時候,就在這附近的一些村子收一些蘑菇木耳,松子核桃什麼的山貨,然後送到鎮上和縣城的牙行去.

東北林子多,林子里面各種物產都比較豐富,故而張原明做這一行,也倒是不少掙錢.近幾年他老了,就把這些活,交給了兩個兒子.

張家每年秋天都各處收山貨,所以家里養了一輛馬車,一輛驢車.所以平日閑著沒事的時候,張家的兩個兒子,也會做一些拉腳的活.村子里有要去縣城或是鎮上的,就坐張家的車,給一些錢.

所以,張家在村子里,過得也算是還不錯的了.不過,這張原明是小生意人出身,十分能算計.收山貨的時候,經常是暗地里坑人,明明十斤,到了他的秤上一稱,就剩下九斤了.故而,村子里的人,不少都對張家有些不滿的.張家在村子里,名聲也不算太好.

顧家和張家是親戚,兩家的老太太是親姐妹,所以來往也就多一些.別看顧家老太太對待繼子那麼摳門兒,可是對待娘家人,那可是大方的很.

幾乎每個月,老太太都會把姐姐一家叫來吃飯,平日里有什麼好東西,也都會送給姐姐一份兒.這幾年顧承勇送回家的東西,就被李氏拿了很多送給大李氏,此刻黃氏和王氏身上穿的衣裳,就是用顧承勇送回來的布匹做的.

而張家呢,卻是一年到頭,能請顧家人吃一兩回飯就很好了.大李氏要是往妹妹這邊送點兒東西,張原明都能嘟囔好幾天,再者大李氏本身也是個小氣愛占便宜的,哪里舍得往妹妹這邊送多少東西?.

人情來往,也是均等的,一來二去,顧家除了老太太之外,別人都對張家很是不滿.

顧承勇打聽出來這些,當然也就對張家的行事多了幾份了解.進屋之後,便朝著張原明點點頭,"大姨夫."這也就算是打招呼了.

見到顧承勇進來,張原明便笑呵呵的叫他坐到炕上來,"二外甥,來,到這邊來,咱麼爺們兒好好的說會兒話."

顧承勇瞧著張原明那個熱情勁兒,心里卻是膩歪的慌,于是並沒有坐到炕上,只是隨便拽了把椅子坐下."大姨夫,外甥出門年頭太長了,這才回來,之前並不知道姨母和姨夫也在村子里住著,故而沒能去探望,還請大姨夫見諒才是."

"瞧你這話說的,都是正經的親戚,我們當長輩的,還能挑這些禮不成?你們剛回來,之前也是不知道,不要緊,今天這不就見到了麼?以後咱們常來常往的,越走就越近便了."張原明笑嘻嘻的看著顧承勇,原本眼睛就不大,這麼一笑,就越發的顯著眼睛小了.

"那是你的兩個表弟,永慶和永福,後頭的是他們倆的孩子.我看著跟你家那幾個歲數都差不多,以後經常在一塊兒玩,也算是有伴兒了."張原明指著自己的兒孫們說道.

張永慶,張永福二人,趕忙的個顧承勇見禮,他們身後的那些孩子,也都朝著顧承勇喊了聲伯父.鄉下人家互相稱呼時,並不願意叫一大長串的稱呼,一般都是叔叔伯伯這麼叫的.什麼堂叔堂伯,表叔表伯父的,叫起來顯得生分,不如叔叔伯伯這樣親切.

顧承勇看了看張家的這些孩子,說實話長得還都不錯.就是那幾個男孩,有點兒閑不住,正好這時廚房的香氣飄出來了.幾個孩子就忍不住抽鼻子,然後饞的直咽口水.鄉下孩子,平常日子是撈不著幾回肉吃的,今日弄了這麼些肉食,孩子們怎麼可能不饞?

大李氏想來也是看出來孫兒們那個樣子不太好看,于是就出聲,把三個男孩攆出去,讓他們出去跟顧家的孩子在外面跑著玩兒.也省得大人在這說話,他們呆著不自在.

張原明對顧承勇一直都十分熱情,不停的打聽著顧承勇在外頭這些年,都在哪里,做了些什麼.顧承勇只是撿著無關緊要的事情說,他本來就不太愛說話的,再加上瞅著這個人總是覺得有點兒膩歪,所以話就更少了.

張原明跟顧承勇說來了一陣子,大多都是張原明在自己說.他說起來了自己那些年在外面當貨郎,都走過了哪里,見過了什麼東西.又說這些年,他幫人收山貨的事情,反正陳芝麻爛谷子的事情,都能翻出來講一回.這張原明的口才還真是不錯,自己一個人,也能說的津津有味.

顧承忠等人也在屋子里,對于張原明說的這些,他們早就聽過多少回了.頭兩回聽著還覺得新鮮,現在早就覺得膩煩了.再者張家人,差不多每個月都要過來蹭吃蹭喝一回的,顧承忠他們,早就不把張家人當做是稀客了,也懶得再裝出熱情的模樣來.

對于顧家人來說,張家每回來,就算是顧家人改善生活的時候.所以顧家兄弟幾個,根本就不在意張原明說什麼,就等著中午飯快點做好,大家伙跟著吃點兒好東西就行.

就這樣,一屋子的人,有的心不在焉,有的口若懸河,有的焦急等待.

屋里男人們都坐著說話,廚房里,女人們則是揮動著手里的勺子鏟子,把一道道香噴噴的菜肴制作出來.

兔肉燉土豆,豬肉燉粉條,再加上那些熟食也都切好裝了盤子.正房外間地中央,擺了一張桌子,好吃的都擺在了那上面呢.廚房的鍋里正在炒鹿肉還有雞蛋什麼的,只要這幾樣炒好了,就可以開飯.

飯菜的香氣飄出去了好遠,院子里張家的孩子們,全都饞的口水往外流."大哥,你進去拿點兒吃的出來行麼?這味兒太香了,我都饞的不行了."張德海拽著哥哥懇求道.

張德成其實也饞的受不了,他看了看外間地,這時並沒有人在,大家都在廚房里忙活著呢.而院子里,此時也只有他們三個人在,文修哥幾個都出去喂馬了,這兩匹馬可是一筆不小的財產呢,也是以後干活的好幫手,大意不得.

文生和文傑在園子里挖地種菜,文慶牽著牛早就出去了.文安小,文景就領著文安,跟在文生他們身後,看哥哥們挖出蚯蚓來,便找東西裝著,文生說了,抽空要去釣魚.文生幾個其實也饞得慌,可是在家里呆著,難免又要被奶奶罵,還不如出來干活,也落得耳根子清淨.

文景心里清楚,奶奶一定會留出來最好的肉給自己和弟弟,所以根本不用擔心.倒是眼前挖蚯蚓的事情,十分吸引他,所以也不願意回去,就在園子里蹲著看,見到蚯蚓就撿起來.

張德成覺得,這的確是個好機會,偷摸的拿出來點兒吃了,也沒人看得見."你等一下啊,我去試試."張德成拍了拍弟弟的腦袋,然後輕手輕腳的就進了屋.

桌子上擺著的,都是肉,張德成拼命的吞了吞口水,然後上手就去抓那熟食盤子里的雞腿兒.

"喂,你干啥呢?"就在這時,一個聲音喊道.

張德成手一抖,雞腿兒差點兒就掉到了地上,他一回頭,發現是顧文菲."你個死丫頭,突然冒出來,是想要嚇死我啊?"他把手背在身後,想要藏起來那根雞腿兒.

"你偷肉吃,別以為我沒看到.趕緊把肉放回去,我就不說什麼了,要不然,我就喊人了啊."文菲是個小辣椒,可是不怕張德成的.再者,她們姐妹來來回回的在外間地這麼走動,要是肉少了,老太太准得說是她們姐妹嘴饞偷的,這個黑鍋,她可不能背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