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.第60章 責問
顧承勇點點頭,便去洗臉了.等他洗完臉,換了衣服,這才來到了父母的屋子.進了屋,就見到老爺子和老太太倆人都坐在炕上."爹,娘."

"老二啊,你昨晚不是答應的好好的麼?說是教你那些侄子們練功夫的,這咋今天早晨就變卦了呢?"老太太才不管那些,上來就先質問顧承勇.

"文慶不是跟著一起了麼?昨晚上說好的,今天早晨寅時初,我在院子里等他們.結果文慶出來了,文景叫不起來,那就算了唄."顧承勇淡淡的說道.

"就是說文景呢,你咋不多等他一陣子啊?那孩子歲數小,從來也沒早起過,你就稍微晚一點兒能怎麼?還非得那麼死板?"李氏有點兒不太高興,她心里就是盼望著文景能夠多學一點本事,有出息.至于文慶,愛怎麼樣跟她也沒關系.

"我都跟他們說了,要早起練功的,文景不起來,那我還有什麼辦法?練武不是別的,必須得下苦功夫才行.文修他們,從三歲開始,就是寅時初起來練功了.要是沒這個勁頭兒,那還是別學了,根本就學不出什麼來的."

顧承勇本來就對文景不太滿意,再加上今天早晨的事情,他已經不對文景抱什麼希望了.故而,面對李氏,他說話也並不客氣.

"我不是說了,讓你教他們一些簡單的就行麼?你就叫他們怎麼打獵就行了唄."老太太有些不滿,覺得顧承勇這是故意的.

顧承勇皺眉,"娘,您這話說的可真輕巧.咱們這大山里頭,可不光是野雞兔子,狼蟲虎豹都有.他們要是身上沒功夫,就進山去打獵,那不是找死麼?要是遇上了猛獸怎麼辦?打不過逃不掉的,就等著被吃啊?"

"練功夫,就沒有簡單不簡單的說法.今日出一分力,他日就多了一分活命的機會.想著不出力不吃苦,就能學了一身的好本事,那是天上掉餡餅呢."顧承勇這話,話里就帶著幾分不悅.

像顧承勇這樣的練武之人,最是看不慣那些投機取巧,藏奸耍滑的人了.在這個問題上,他不可能為了李氏的話而遷就,那樣不是對侄子們好,而是害了他們.

"還是那句話,明日寅時初,如果文慶能起來,那我就教,起不來,那我也沒辦法了.連起早都不肯,那還練什麼功夫?"顧承勇堅持自己的意見."我家那五個,表妹家的那個,文慶,都能起來.這才是正經學功夫的態度,沒這個態度,還是別學,學也學不出什麼來."

老太太被顧承勇的話給噎的啥也說不出來,文景是她的親孫子,她可是當眼珠子一般的疼愛呢,當然不想孫子們吃苦受累的.可是不吃苦,就學不來本事啊,這下子,老太太為難上了.

"老二說的有理,干啥都是一樣,不下苦功夫,也是學不好的.算了吧,文景怕是也沒這個愛好,他不喜歡,你就是強擰著也白搭.反正還有文慶呢,文慶學也是一樣的."老爺子這時便開口勸妻子.

老太太張了張嘴,卻是沒能說出什麼來.難道她要直說,她根本就沒把文慶當成自己的孫子麼?那樣說出來,恐怕丈夫也會不高興的.別看老爺子平時都聽讓著她的,一旦讓老爺子知道這個,怕是也要影響他們夫妻的情分了.

有了老爺子的話,這件事也就這樣了.等到吃早飯的時候,老爺子就當眾宣布,想要跟顧承勇學功夫的,就得寅時初起來.起不來的,以後就別想了.文景一聽這樣,便直喊著不學了.

顧承勇倒是無所謂,文景沒那個天分嗎,又不肯下苦功,說實在話,他還真是不想教呢.

草草地吃過了早飯,顧承勇就帶著兩個兒子進山了.馮氏留在家里,把顧承勇他們的衣裳泡到了草木灰水里面,打算泡一陣子,下午去洗衣服.

嬌顏當然是要去找苗素問的,她可是要跟苗素問學醫術呢.自己原本的專業,來到這里之後,幾乎就沒了用處.這里根本找不到麻醉劑,找不到各類的手術器械,也沒有無菌室等等,她的醫術,根本就沒有用武之地了.

嬌顏十分急切的想要學習中醫,既然苗素問醫術那麼好,她一定要好好的跟著學.等她以後學成了,說不定就可以在這個時空里,找到能夠用在外科手術上的東西呢.那樣,她原本的醫術,也就有了用武之地了.

嬌顏迫不及待的就從家里出去了,文韜怕她一個人不安全,就非要跟著.

"二哥,待會兒可能家里要來人呢,你留在家里,幫著娘做點兒什麼吧.師父那邊,我都去過好幾回了,不用二哥陪著."嬌顏才不想文韜跟著呢,他跟秦紹遠兩個見了面,就跟斗雞似的,從來就沒有消停時候.

嬌顏這樣拒絕了,文韜也不好再說什麼.家里待會兒要來人呢,也不知道忙不忙,還是留下來幫幫馮氏吧,"那你自己多注意點兒,中午回來,別再那頭吃飯,今天來人呢,肯定能做些好吃的."文韜叮囑道.

嬌顏爽快的答應了下來,然後就從顧家跑出去,一路來到了苗家.

阿喜和阿祿進山了不在家,如云和如月正商議著要去鎮上瞧瞧,有沒有繡莊什麼的地方.她們生長在江南,都跟著馮氏學了一手的好針線.如今既然是離開了顧家,總得想個辦法,養活自己吧?難道還能真的一直指望顧承勇幫襯著?

見到嬌顏,如云兩個人就把她們的想法說了.嬌顏聽完點點頭,"也好,多少的算是個出路,暫時先將就著,以後要是有什麼好的掙錢法子,到時候咱們再一起就是了."

如云和如月兩個人就高高興興的從家里出去了.嬌顏也不管這些,直接邁步進了苗素問住的東屋.

苗素問正在家閑著呢,見到嬌顏來,連忙讓她進屋."嬌娘,把之前師父教你背的口訣,背一遍給師父聽聽吧."

自從苗素問答應收嬌顏為徒之後,路上就教了嬌顏不少的口訣,此刻,苗素問當然是要考一考嬌顏了.

嬌顏對于這個倒是不擔心,當下便洋洋灑灑的背了起來.苗素問一邊聽著一邊點頭,別說,這丫頭真是天生學醫的材料,很多東西,只要稍微的一講解,嬌顏就能明白.教給她的醫經口訣,也都是背的滾瓜爛熟.看來,這個徒弟還真是收的對了呢.

顧家,老太太指揮著家里的兒媳孫女,把家里家外收拾一番之後,就開始預備中午要用的飯菜了.前天顧承勇帶回來的熟食還在,春天里氣溫也不算高,東西還可以,並沒有壞掉.

這個季節,沒什麼青菜,不過,莊戶人家請吃飯,也很少用青菜的.老太太定下來了中午要做的菜.豬肉燉粉條,野雞燉蘑菇,兔肉燉土豆,再加上那些熟食,另外再炒個雞蛋什麼的,這就是很好的飯菜了.

"後面地窖里頭,還有土豆,拿出來削皮,中午好用.再把木耳蘑菇粉條,都用水泡上.都快點兒,待會兒你大姨一家就該過來了."老太太定好了要做什麼,然後就坐在炕上,一樣一樣的吩咐媳婦們干活.

顧承勇昨日拿回來了一只野雞和一只兔子,這麼多人吃飯,當然是不太夠的.老太太就說先等一等,說不准待會兒顧承勇他們還能弄回來野物呢.先把別的配料都預備好了,等著顧承勇弄回來東西,她們趕緊動手做也就是了.

顧承勇卯時中就帶著兩個兒子進山了,山里的動物真的是不少,剛剛進林子不久,就有野雞撲棱棱的從草叢里飛出來了.文修眼疾手快,手中的弓箭朝著野雞就射了出去,然後那野雞中箭,落到了草叢里.

這個季節,山上的樹葉還沒有伸展開的,地上的草也沒有多麼茂盛,所以獵物十分明顯.文修跑過去,把野雞撿起來,拴在了腰間.

文齊也不示弱,接下來連著射了兩只兔子,哥倆就像是比賽一般,不多時各自腰間就掛了三四樣獵物.

"咱們往里面走走,別著急打這些,里面還會有大獵物呢."顧承勇雖然對兒子的箭法還挺滿意的.不過他有心鍛煉兒子,同時也是想要讓兒子熟悉一下這邊的地形,故而就提出來要帶他們往里走一走.

有父親帶著,走多遠文修哥倆啊也是不怕的,于是,父子三人,就朝著林子里面走去.大概走了半個時辰,離著村子也快有十來里地了,前面是一個山崗.翻過山崗之後,下面是一處十分寬闊平坦的溪谷.

潺潺的溪水在山間靜靜流淌,小溪兩岸是嫩綠的草.此刻,正有一群梅花鹿,在溪谷里河水吃草呢.

顧承勇揮手,示意兒子們都小心些,別驚嚇了下面的鹿,然後父子三人慢慢地朝著溪谷中鹿群靠近.等到距離已經足夠弓弩射擊時,父子三人不約而同的將手中弩箭射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