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.第59章 弟 學功夫
話題到此結束,顧承勇也不想再跟李氏說這個了.侄兒們里頭,要是哪個真的有心學,他自然是高興的,要是沒人願意學,那就算了,習武這事兒,強求不來.

二人說過了話,老太太喊了趙氏來把野雞和兔子都收拾乾淨.這東西要趕快把內髒都扒出來的,要不然在里面捂臭了,連肉都不能吃了呢.

正好吳氏和徐氏也都過來了,一瞧見有雞有兔子的,這可高興壞了."娘,晚上吃肉麼?哎呀,可是有些時候沒能吃到這些了呢."徐氏高興不已.

"吃吃吃,你就知道吃,成天也就長了個吃的心眼子.這些都留著,等明日你大姨和姨夫來了再拿出來.哪里能有了好東西就自家全都吃了的?你大姨他們,也都叫來一起熱鬧熱鬧."老太太瞪了四兒媳一眼.

李氏雖然偏疼老四一家,但是也絕對不會允許徐氏在家務事上指手畫腳的.家里的一切,只能由她來指揮分派,別人只有聽話的份兒.

"娘,這是老二弄回來的吧?早就聽承忠說了,說是老二一身好功夫,以前在家的時候,就經常進山去打獵,那時候家里嘗嘗能吃到好東西呢.這下好了,老二回來,咱們家以後啊,可就不缺肉吃了呢."吳氏其實是個很有心眼兒的人,她這麼幾句話,就把老太太給哄得高興了起來.

"我跟老二說了,以後讓你們兩家的小子,也都跟著他學功夫.學了本事,以後不說別的,進山打獵,家里也能跟著多吃些好東西呢."老太太很是高興的跟兒媳婦們說了這事.

吳氏和徐氏互相看了一眼,雖然覺得這個主意確實不錯,但是又擔心自家兒子,根本就受不了那個苦."娘,我聽說學功夫可是很苦的呢,咱家的孩子,能受得了麼?"徐氏擔心的問道.

老太太愣了一下,然後才道,"那就讓老二教一些簡單的唄,只要能進山打獵就行."

徐氏聽了,覺得也對,"那行,那以後就讓小子們都跟著老二學功夫去."

吳氏那邊,卻是有點兒懷疑,要是學功夫有那麼容易,自己的丈夫當初為啥就沒學會?再說,自己的兒子成日要下地干活,要是還得跟著練功,可就太累了呢.

這邊婆媳幾個歡歡喜喜的商議,那邊顧承勇也跟馮氏在說大李氏一家的事情.

"剛剛娘這麼說的,我聽著,這個意思,就是要讓咱們再給大姨家里預備出一份兒東西.紫玉,你那里,還有多余的東西麼?不用太好,兩塊尺頭糊弄過去就是了."顧承勇其實根本就不想往外送東西,可是不給吧,李氏跑不了又要鬧騰.住家過日子的,成天這麼鬧,顧承勇覺得太煩了,索性隨便給他們些東西,落個耳根子清淨就是.

"東西倒是有,送倒也不是不行,不過你最好是弄清楚了,家里還有幾門親戚?萬一以後別的親戚,咱娘也讓咱們送東西的話,我這可真是就沒有了."當初在京城,馮氏倒是預備了很多禮物的,分給眾人之後,還剩下不少.

馮氏知道,家里還有兩個出嫁了的姑奶奶沒回來呢,萬一哪日回來,怕是也得送出去一份兒,故而那些東西,她也不敢全都分散出去了.

"按理來說,正經親戚就是二叔家,剩下的親戚都比較遠了.顧家本家還有一位老族長,我得叫太爺的,哪天咱們過去一趟探望一下老人就行.說起來,咱家和氣太爺家里平時來往的不多,總歸是輩分最高的了,還是應該去看看的."顧承勇仔細想了一下才說道."這個張家,其實都算不上是咱們的親戚,不過是礙著爹的面子,跟著那麼叫罷了."

"行,那我就預備出來一份兒吧,主要是別讓咱爹為難.咱們才回來村子,親戚之間,總要好好相處才行."馮氏是個賢惠的,並不會讓顧承勇太為難.

這一晚,因為顧承勇帶回來的野味,再加上顧家老爺子故意的打圓場,好歹的就這麼平安的過去,沒有再鬧出什麼幺蛾子來.嬌顏等人都累的不輕,這一覺倒是睡得很沉了.

老太太既然是想讓孫子們學功夫,顧承勇當然也不好反對的.于是,第二日的寅時初,顧承勇就帶著文修兄弟五個起來,然後來到了院子當中.

顧承勇看了看,院子里並沒有發現文景等人的影子,就讓文修過去叫."跟他們說,只等他們一刻鍾,若是不起來,那就不用學了."

想要學好功夫,就得下苦功夫,每日早早地起來,不管風吹雨打,都不能停.想著睡懶覺,那還是別學了.

文修和文齊跑到後院去,在顧承忠和顧承信家的門外敲門,喊堂弟們出來.昨晚文生和文傑就說了,他們歲數大,恐怕學不出什麼來,就不跟著一起練功.倒是文慶,自己主動要求,說是要跟顧承勇一起學功夫.

吳氏睡得還正香呢,就聽見外面有人敲門,她抬頭看了看,外面還還沒天亮呢."誰啊,這麼早就敲門."

"大伯母,我爹要帶我們去練功了,文慶哥哥呢?昨晚不是說好了要跟我爹學的麼?"文修在屋外大聲道.

"哦,我這就去,今天頭一天,怕是文慶不習慣呢."吳氏清醒了過來,披著衣服去了西屋,叫兒子起來.文慶這時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,就趕緊穿了衣服下地,推門出去了.

文齊去了顧承信的住處,同樣在外面敲門.敲了好幾下,才聽到徐氏的動靜,"誰啊?這三更半夜的敲門,還讓不讓人睡覺了?"屋子里徐氏睡得迷迷糊糊的,坐起來問道.

"四嬸,我爹讓我過來叫文景弟弟出去練功夫了."文齊回道.

昨天晚上說好的,讓文景和文慶跟著顧承勇一起.文安才五歲,徐氏覺得他太小了,怕是吃不了苦,所以不讓他去.

"那也太早了吧?"徐氏嘟囔了一句,然後起身去叫文景.可是文景睡得很香,根本就叫不醒的.徐氏沒辦法,只好回來對文齊道,"讓你爹晚一點兒吧,太早了,誰能起來啊?"

"四嬸,我三歲就跟我爹學武,每日都是這個時辰起來的.既然想要學功夫,就得能吃苦才行.我爹說了,他只等一刻鍾,時間到了,我們就走.文治和文平才八歲呢,也都起來了."文齊心下不喜,撂下這麼幾句話就轉身走了.

留下徐氏,看著文齊的背影,還有點兒轉不過彎來."練功夫還用得著這麼早?"徐氏搖搖頭,進屋又去叫兒子,可惜還是沒叫起來."算了,白天跟老二說一聲,以後晚點兒."徐氏嘟囔著,就回去睡覺了.

前院里,顧承勇見到文慶起來了,心里還算高興了點兒.這孩子十二了,要說練功夫,歲數也大了些,不過,要是他有那個恒心,肯下工夫的話,也能有些成就的.

"走吧,咱們去紹遠家,他家門前有一大片空地,那里不錯."說著,顧承勇就打開了大門,帶著孩子們出去了.

出了顧家,顧承勇就帶著孩子們慢跑,一路跑到了苗家門外的空地,只見秦紹遠早就等在那里了.顧承勇心里高興,這才是個真心學功夫的樣子,對于這個秦紹遠,顧承勇是從心里喜歡的,也對他抱有很大的希望.

顧家這幾個孩子,從小就跟顧承勇學武,如今也算是多少入門了.顧承勇讓他們先各自打一趟拳.而紹遠和文韜還有文慶三個,因為入門晚,這時只能先練習紮馬步了.紹遠對于這個倒是沒啥意見,他多少也懂的,練功夫主要就是下盤要穩,不然的話,就是學了拳腳也是白搭,于是,就十分認真的練習著.

文韜也明白,身體強壯了,以後才能做大事.再者,有秦紹遠在面前呢,他是無論如何,也不想被秦紹遠比下去的.于是,也咬牙的堅持著.

至于文慶就更是不用說了,他本來就是農家娃,身子結實強壯,更是一心佩服顧承勇,想要跟叔叔學本事,當然就十分的賣力.

文修哥四個,年齡不一,學的東西也不一樣,顧承勇讓他們打完拳,伸展了筋骨之後,就開始挨個的指點他們功夫了.就這樣,幾個人就在這空地之上,一直練到了卯時初,眾人身上頭上,都是汗水了.

"好,今天就這樣吧,回家去,白天文修和文齊跟我進山,咱們去看看有沒有什麼獵物弄回來些.今日你們的姨奶奶要過來,需要預備些吃食."時間到了,顧承勇就帶著兒子們離開."紹遠,明天還是這個時候,你可以先練習著."

紹遠點點頭,"曉得了,師父."

顧承勇帶著兒子們回到了顧家,此時顧家人也都差不多起來了.馮氏手里拿著掃帚,正在掃院子,見到丈夫和兒子們回來,就笑著迎上來,"快回去洗把臉吧,瞧你們這一頭一身的汗.鍋里有熱水,趕快擦洗擦洗,屋子里都找出來乾淨衣裳了,把身上的換下來,待會兒我去洗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