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.第58章 豐盛的午飯
等他們進了院子時,就聞到米飯的香氣了.東北的大米,比起南方的米來,似乎要香很多呢."哎呀,我都餓了,這米飯的味道聞起來可真香,把握肚子里的饞蟲都勾出來了."嬌顏笑嘻嘻的說道.

早晨吃那個餅子時,嬌顏真的是有些咽不下去,她只吃了半個,另外半個給了文修.眼下都大中午了,自然是餓的.

正好苗素問從屋子里出來,見到孩子們抱著野菜回來,連忙讓眾人把菜放到地上,挑一挑待會兒炒了吃."正好有肉,用肉炒了吃,應該比拌著好吃."

眾人齊動手,不多時就把野菜挑好了.苗素問拿了陶盆,把菜洗了兩遍之後,弄到菜墩上切成段.這菜墩,也是顧二叔家留下來的.山里有的是木頭,想要菜墩很容易的,所以顧二叔搬家時,就沒有把舊菜墩搬走,這下正好有用的了.

苗素問這邊還沒等把大葉芹下鍋炒呢,那頭顧承勇就帶著眾人回來了.好家伙,五個人手里身上的,竟然拎了好些個獵物,野雞,野兔都有,文齊還用衣服兜了一兜的野雞蛋.

"小妹,你是沒瞧見啊,這大山里頭,那獵物才多呢.我們都沒用費多大功夫,很容易就抓到了這麼多."文齊十分高興的向眾人炫耀."這是我發現的野雞窩,沒想到里面竟然還有這麼多的雞蛋,待會兒讓娘炒了吃."

村子里一共六七十戶人家,可是這大山卻是無邊無際的,再者村子里能進山打獵的人並不多,五六家而已,所以山里的動物真的很多.

"這大山里啊,有的是寶貝呢,就看咱們能不能找到了.以後你們大了,慢慢的進山去找吧,都好好學功夫才是要緊.文齊,你射箭還是不夠准,好幾回都射偏了,差點兒就把獵物弄丟."顧承勇這時,卻出聲打擊了兒子一回.

被父親打擊的文齊,有點兒不好意思的笑了笑,"爹,我以後跟你好好學本事還不行麼?當著弟弟妹妹們的面兒,你別這麼說我."

孩子們一聽這個,全都哈哈笑了起來.

顧承勇也不再說什麼了,"走吧,幫我把這些東西都收拾了,待會兒讓你們吃肉."于是,文修和文齊就幫著父親一起,拿走一直野兔兩只野雞去開膛拔毛.阿喜和阿祿兩個,則是去收拾院子等各處了.

這邊,紹遠則是把剛剛文齊帶回來的野雞蛋端進屋,給了苗素問.苗素問見到雞蛋也挺驚訝的,"沒想到這山里還真是好東西不少呢,行,待會兒炒了給你們吃,一個個的小饞貓,這些日子怕是都饞壞了呢."

那頭顧承勇父子動作非常快,沒用多少工夫,就把野雞野兔都收拾乾淨了.顧承用把野兔遞給了馮氏,讓她剁了燉上.剩下的兩只野雞的肚子里抹了點兒鹽,然後弄了些泥巴裹起來,直接就扔到了灶坑里頭.

孩子們坐在院子里,原本就有點兒餓了的,再聞到屋子里飄出的陣陣香氣,簡直饞的口水都快流出來了.

這頓飯略微晚了些,直到未時初了,才算是全都弄好.香噴噴的兔肉,金黃的炒雞蛋,翠綠的野菜炒肉,再加上那邊已經燒好了,雖然外表看著黑漆漆,但是扒開里面香氣撲鼻的叫花雞.這頓飯,簡直豐盛極了.

"好了,趕緊吃飯."苗素問笑呵呵的說道.

孩子們早就忍不住了,這時拿起筷子就開始吃."嗯,還是娘和師父做的菜好吃."嬌顏一邊吃一邊贊道."不像奶奶家的菜,都太咸了."

"好吃就多吃,以後想吃什麼,就到師父這邊來.師父幫你做,也省得你吃不慣那邊的飯菜."苗素問最愛看孩子們這麼歡歡實實的樣子了.

"嗯,好,到時候我就賴在師父家了."嬌顏答應的很干脆.眾人聽了就哈哈大笑.

這頓飯,大家伙真的是吃的很飽,吃完了飯,孩子們個個都摸著肚子,心滿意足的笑了."還是吃米飯舒服."他們是南方人,真的不太習慣吃那個餅子什麼的.

瞧著孩子們滿足的笑容,馮氏的心里卻十分的不是滋味.這日子怎麼過到了如今的地步?孩子們連一口順心的飯菜都吃不上了.想到這個,馮氏就忍不住有些黯然.

顧承勇就在馮氏的身旁,看著妻子滿面的愁容,不由得歎了口氣,"別急,咱們暫且忍耐一時,總會有機會的.只要分了家,咱們就自己過自己的日子,誰也管不到咱們了."他也只能這樣安慰妻子.

馮氏點點頭,卻是並沒有說什麼.

下午顧承勇帶著男孩子們,又進林子弄了好些柴禾回來,這才算是放心了."行了,以後讓阿喜和阿祿抽空再去撿一些柴禾就行.晚上睡覺的時候都注意點兒,門插好了,這邊離著林子近,晚上說不准會有什麼野獸出沒的."

叮囑了一番,又告知了以後早晨起來,就讓秦紹遠在家里等著,跟文修他們一起練功.之後,顧承勇夫妻就帶著孩子們回去了,留下苗家母子和阿喜他們四個,開始了他們的新生活.

回到了顧家,老太太依舊鼻子不是鼻子,臉不是臉的模樣,尤其是見了嬌顏,更是不停的用眼睛剜著.嬌顏才不搭理她呢,就當沒看見,直接回屋去了.

倒是老爺子,扯著顧承勇笑呵呵的說道,"大勇啊,中午的事情,是你娘做的不對.你們走了之後,我已經說她了.唉,這麼多年了,你也不是不知道她那個脾氣,就是小氣了點兒,也是那些年緊巴日子過習慣了.她不壞,就是嘴上不饒人罷了.不看別的,看在我和老四老五的面子上,你千萬別跟她一樣的."

顧承勇看了看老父親,這些年的辛苦勞作,父親的頭發早就花白了.黝黑的膚色,臉上深深的皺紋,父親已經老了啊.唉,算了吧,不為了別的,只為父親安度晚年,自己也不能再跟李氏計較.

"爹,這是中午進山弄來的,晚上做了,大家伙吃吧."顧承勇伸手,把手里拎著的野雞和野兔遞給了老爺子.

老爺子一瞧這個,老臉上揚起了笑容,"唉,你不在家,咱們家可是吃不上幾回野物呢.好,那就留著晚上吃."老爺子轉身,把野雞和野兔遞給了李氏.

見到了獵物,老太太的臉色這才好了起來,"晚上閑著沒事,誰吃這些留著壓炕頭啊?明日你大姨和姨夫過來,正好留著添個菜.你大姨家搬到咱們村子也有四五年了,那可是正經的親戚,你和你媳婦,都得好好的對待著."

老太太這話,里面可就是不少的意思了.顧承勇去顧二叔家,都能帶著那麼多的東西,如今這是她的姐姐和姐夫過來,顧承勇怎麼也得送點兒啥吧?要不然,可不就是看不起李氏的娘家了麼?

顧承勇當然是聽出來了母親話里的意思,不由得有些生氣,可是轉念一想年老的父親,又有些無奈,"既然是大姨和姨夫要來,那我明日再進山一回,看看能不能多弄點兒東西回來."顧承勇沒接茬,這事兒他總得跟馮氏商議才行,不能自己就應了下來.

老太太對兒顧承勇沒有直接表態有些不滿,但是聽他說要去進山打獵,這又高興了起來.家里這些人,都沒有老二這本事,所以很少能吃到野味.

在大山里住著,其實花銷並不算很大,吃的都是自家種的養的,穿的衣裳大多也是自家織的.一般也就是些油鹽醬醋之物,需要買回來,其余花錢的地方並不多.但是別看這樣,每一家的日子過得水平卻是並不相同.

像顧二叔家里,顧二叔年輕時春夏出去放排,冬日里在山上伐木,都能掙很多錢的.再加上顧二叔功夫好,得空的時候就去林子里打獵,所以他們家的日子,就過得十分滋潤.如今雖然顧二叔不上山了,可他家那三個兒子,都跟著學了些本事,也都能進山打獵的.顧二叔家的日子,比起村子里很多人家來,都要好不少呢.

而顧家這邊,除了顧承勇一個會功夫,能打獵的之外,就沒有別人會了.顧承勇這些年不在家,家里就很少能添補些野味肉食的吃.如今顧承勇回來了,想來以後家里可是缺不了這些,想一想,這個也倒是一個好處了,老太太這時才稍微的滿意了些.

"行,那你就進山去吧,多弄點兒好東西回來.對了,讓家里的幾個小子以後跟著你學點兒功夫吧?那都是你侄兒,你可得好好的教他們."老太太忽然想起來了這個,自家孫子要是學會了,以後這日子不是也能好過些麼?孫子都不笨,不可能學不會的.

顧承勇停了一下,略微有些猶豫,實話實說,家里這幾個侄兒,都不是那個練功夫的材料.文生和文傑那兩個孩子歲數都大了,並不適合再學什麼功夫.而文景文安兩個,又被嬌慣的厲害,怕是根本就受不了那個苦.不過,他倒是沒有直接這麼說,"娘,這事兒等晚上跟大家商量一下再說吧,學武挺苦的,孩子們未必就能受得了."

"那還有啥苦不苦的?你就教他們點兒簡單有用的就行唄."老太太不以為意,覺得孫子們那麼好,沒啥學不好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