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6.第56章 苗家搬家(二)
顧承勇見紹遠付賬,倒是也沒再說什麼,彎腰抱起了地上的東西,開始往外面的車上倒騰.嬌顏和紹遠兩個歲數小,弄不動沉的,只能拿些輕快的往車上放.掌櫃的連忙招呼伙計過來幫忙,大家伙兒來回倒騰了好幾回,才算是把東西全都搬到了車上.

有了這些還不行,還得去買些米糧的,要不然苗家母子吃什麼?碰巧雜貨店的隔壁就是米糧鋪子,顧承勇把馬車往前面趕了趕,停到米糧鋪子的門前,然後帶著兩個孩子進去買糧.

苗家就母子再加上如云他們四個,人口也不算少了,糧食買的太少了不夠吃.于是顧承勇做主,幫著買了五十斤的稻米,二十斤小米,五十斤的高粱米,五十斤的玉米碴子,另外還買了十斤的白面,三十斤的玉米面兒回去.這些,差不多夠他們母子吃一段時間的了.

買了糧食,這一趟也就算是差不多了,于是顧承勇帶著兩個孩子,趕著馬車就往回走.路上遇見賣肉的,又買了兩條肉.

等到他們回到村子里時,已經是快要中午了.馮氏等人早已經把房子都收拾乾淨,顧承祥領著阿喜文修等人,進山去撿了一些柴禾回來,暫時先用著.

"咱們村子就在山里頭,柴禾多得是,平時勤快點兒,不愁沒東西燒.行了,今天撿的這些,也夠燒上幾天的,都放到柴棚里,別讓雨澆濕了."顧承祥囑咐文修道.

"謝謝二堂叔."文修點頭道謝.

"謝啥?都是一家人,哪里還用說這些客套話?"顧承祥笑著擺擺手,然後又朝著苗素問說道,"妹子,這邊也有園子,我們沒過來種.你要是願意,就去我家那些菜蔬的種子,回來自己種上.農家院過日子,都是自家種菜的,這里,可是沒處買菜吃."

苗素問點點頭,"那我可就不客氣了,過會兒就去找嬸子要種子去."

顧承祥看著這邊也沒啥事兒了,于是就告辭,回家去吃中午飯了.

顧承祥跟承勇他們正好走了個碰頭兒,承勇也沒有虛留承祥,這邊現在還沒規整好呢,沒法招待人家.再者苗素問又是個寡婦,還是需要避嫌的.

一應的東西全都買回來了,該刷洗的刷洗,該放起來的就放起來.看著屋子里嶄然一新的樣子,苗素問也十分的高興."真是得謝謝表姐和姐夫了,要是沒有你們幫忙,我們母子,也沒有這麼個像樣兒的家."她已經習慣這麼稱呼了.

"謝啥?咱們都是一家人,還用得著客氣麼?走吧,把門鎖上,咱們回去吃飯."顧承勇笑笑說道.

"要不,就在這邊吃一頓算了,咱們這什麼都預備了,就差菜蔬,進林子里面采些野菜就行.幾個孩子早晨怕是也沒吃好呢,干脆留在這邊吃吧."苗素問不太想回去看老太太的臉子,所以就這樣提議.

"我看這樣吧,咱們一起回去,直接就把東西搬過來,我也順道過去跟顧伯父顧伯母告別一下子.今天晚上,我們幾個就過來住算了."

馮氏和顧承勇互相看了一眼,"表妹既然這麼決定了,那也好.走吧,咱們一起回去,幫著你們把東西都搬過來."馮氏也明白苗素問的想法,那顧家,還真是呆不下去.

于是,眾人一起回了顧家,正好老爺子帶著兒孫從地里回來了,苗素問就直接跟老兩口說了,她要搬走的事情.

苗家母子走,老太太巴不得呢,不過這嘴上,多少還是要挽留一下的.老太太笑呵呵的說著客套話,非得要留苗家母子再住上幾天不可.,

苗素問如何不知道老太太心里的想法?只是謝了老兩口的盛情,然後就堅持著要搬走了.

話既然說到這里,老太太也就不留了.于是,眾人回了西邊院子去,把苗素問母子的行李,如云如月等人的行李,還有馮氏的兩個箱子一起搬出來,想要放到馬車上頭.

本來李氏聽說苗素問母子今天就搬出去,心里還挺高興的,可是當李氏瞧見馮氏等人來來回回的往外搬東西時,這老臉上可就難看了.那些東西之中,明顯有兩個樟木的大箱子,是馮氏屋里的東西.

剛剛李氏趁著馮氏等人不在,就偷偷的過去,想要看一看顧承勇他們都帶了多少好東西回來.可是沒想到,那些箱子,竟然全都上著鎖呢.李氏當時就氣的夠嗆,正想著找機會發作.沒想到眼下這幾個箱子,竟然就要從眼皮子底下被搬出顧家了,這個她如何能忍受得了?

再一看,如云阿喜他們,也都各自拿著衣裳行李等東西,很明顯是要一起搬走.李氏當下就忍不住了,"都站住,這是怎麼回事啊?不就是那娘倆往外搬麼,怎麼還拿了這麼多的東西?還有,那幾個是怎麼回事?他們不是你買來的奴才麼,這咋還要走呢?"

顧承勇聽李氏說什麼奴才的話,眉頭就皺了起來,他從來就沒有把如云他們當奴婢.再說現在也都把賣身契還給他們了,更是不能叫人家奴才的.

"他們幾個,都是我收留的孩子,算是家里的親人了.這一次本來是想要讓他們留在南面的,可這幾個非得要跟回來,我沒辦法才讓他們回來的.他們不是奴婢,以後也別說什麼奴才不奴才的話了.表妹那邊孤兒寡母的住著不方便,正好暫時就讓他們住一起去.等著過幾年他們大了,該娶媳婦還是嫁人的,都各自過各自的日子去."

顧承勇的話,讓如云幾個都十分感動,阿喜帶頭,四個人直接朝著顧承勇還有馮氏跪了下來,"叔,嬸子,你們的恩情,我們幾個一輩子都會記在心里的."

很多話,不是用嘴說的,而是真正用行動來表示,所以四個人也沒有再多說什麼,只是跪在地上磕了三個頭,然後就站起來了.

顧承勇見到阿喜他們如此,便擺了擺手,"行了,趕緊把東西收拾過去,往後好好過日子就行了.你們暫時跟紹遠娘倆住一起,記著多幫他們母子干點活兒."

李氏這邊聽了,頓時就火冒三丈,"老二,你個敗家的,家里本來就缺干活的人,你還把他們都放出去,你到底安的什麼心?"

在李氏看來,阿喜阿祿正是十七八的年紀,身強力壯的正是干活的好時候,留在家里幫著干活多好?還有如月如云,十四五的歲數,也是什麼活都能干,這樣的人手留在家里,她也能享受一次使奴喚婢的滋味.讓人伺候著,那得多麼舒服啊?到時候出門,人家還不都的羨慕她?

可是顧承勇卻偏偏要把人放出去,李氏的美夢就算是破滅了,她這心里如何能甘願?

李氏也顧不得昨晚上丈夫的叮囑了,指著顧承勇的鼻子就罵,"你就是個沒良心的,你這是防著我呢.出門了把箱子都鎖上,你這是拿我當賊一樣的防著啊.借著那個什麼寡婦表妹搬家,把你們自己的東西送出去,還把自家買的奴才也送給人家,你不就是怕我看著你的東西眼紅麼?"

"老頭子啊,你快出來看看吧,看看你那個好兒子是怎麼對待我這個娘的吧.後娘不好當,我這個後娘啊,都快被你兒子給欺負死了啊."老太太接著機會,就坐到地上開始撒潑了.

正是中午要吃飯的時候,顧家的人也都在家呢,李氏這麼一鬧,顧家老爺子就從屋子里出來了."老婆子,你這是干啥?快點兒起來,別鬧了,讓人笑話."

"老二,你也是,沒事兒氣你娘干什麼?這是顧家,是你自己的家,在自己家里頭,你耍那些花花心眼子干什麼?"老爺子有些不太高興,瞥了一眼顧承勇,沉著臉說道.

嬌顏這時可就看不下去了,原本以為,只是李氏胡攪蠻纏呢,原來這個爺爺也不是個拎得清的啊."爺爺你這話是什麼意思?我們昨天才回來的,那些箱子都是路上就上了鎖,要是路上不上鎖,一路顛簸的不知道要丟多少東西呢?回來家我們就沒閑著,還沒來得及敞開呢."

"還有如云姐姐他們四個,他們都是自由身,愛去哪里都行,憑什麼就攔擋著人家不讓人家走啊?留在顧家,顧家能管他們吃喝麼?昨天晚上我們出去,奶奶就沒給他們四個吃飯呢,要是他們留在顧家,吃什麼喝什麼?我爹是顧家的兒子,我們是顧家的孫子,吃飯都還要交口糧錢呢.如云姐姐他們留下,是不是也得交口糧錢啊?不對,還有住宿的錢吧?"

"還有,這些東西都是我表姨的,表姨那屋子里也沒個家具櫃子的,根本就沒地方擺這些箱子,所以才放到我娘的屋子里.既然表姨要搬走了,當然這些東西也是要帶走的.人家的東西,憑啥不讓人家拿走啊?"

嬌顏才不管那些呢,她人小,父母不能說的話,她說了也就說了.即便是傳出去,人家也頂多就是說她人小鬼大而已,不會有別的閑話.要是顧承勇說話,那就是頂撞爹娘,不孝順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