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.第55章 苗家搬家(一)
那餅子是苞米面做的,沒發面,就是死面餅子.粗粗的苞米面吃下去,感覺都有點兒拉嗓子.嬌顏咬了一口之後,費了好大勁兒,終于把餅子咽下去了.這東西,比起前世自己吃的苞米面不知道要粗多少倍.再說她來到這個世界里,一直都在南面生活,吃慣了米飯的,冷不丁再吃這東西,還真是受不了.

嬌顏抬頭看看哥哥們,只見他們也是一臉難受的樣子,好不容易才吃了下去.尤其是文韜,臉上通紅,也不知道費了多大的勁兒,才算是咽下去了一口.嬌顏心中也是不住的歎氣,沒辦法,家里就這個條件,只能慢慢適應了.

"二哥,趕緊喝粥.喝粥就好了."嬌顏低聲道.

文韜連忙端起粥碗來,喝了一口粥,這才覺得舒服些了.

馮氏和幾個孩子都沒吃過這樣的東西,自然是不習慣的,他們只能細嚼慢咽的慢慢吃.

等到馮氏和孩子們吃完的時候,別的人早就吃完干活去了.老太太看了看馮氏母子幾個,不由得皺了皺眉沒,好歹沒說別的,"行了,收拾下去吧."

于是,眾人動手,把桌子上的東西都收拾到廚房里,趙氏連忙就舀了水,開始刷碗.馮氏惦記著幫苗素問收拾房子,故而跟老太太說了一聲之後,就同苗素問還有孩子們一起出來了.顧承勇剛剛也跟老爺子說了,所以沒跟著下地,眾人一起,從顧家往外走.

臨走的時候,嬌顏特意回屋去看了一眼,把家里那幾個箱子,都鎖了起來.馮氏見了,難免要說嬌顏,卻見嬌顏笑嘻嘻的說道,"娘,咱們昨日才到家呢,路上怕東西丟了,所以箱子一直鎖的,這不是還沒騰出功夫打開麼?"

馮氏聞言愣了一下,然後就笑了,伸手摸了摸嬌顏的頭頂兒,"你啊,也不知道你這些鬼心眼兒都從哪里來的.你這麼糊弄一回兩回的行,時日長了,可就糊弄不過去了."

馮氏並沒有怪女兒,這個家他們剛回來,什麼都不熟悉,她還真是不放心就這麼大撒手的出去了.要是真的他們前腳走,後腳有人去翻他們的箱子怎麼辦?誰知道顧家人到底能不能干出來這樣的事情啊?

苗素問在那邊接話道,"表姐,不要緊的,今日咱們過去看看房子如何,要是還行,明日我們就搬過來算了.到時候,就按嬌顏的辦法,你把貴重的東西,都放到我這邊來吧."

馮氏點點頭,"那就麻煩妹子了."相處了將近三個月,對于苗素問,馮氏還是很放心的.這個人,根本就是把錢財看的非常淡,否則的話,以她的醫術,就是掙出來千兩萬兩的,也不在話下.

顧承勇在前面走路,不管是嬌顏的小動作,還是馮氏與嬌顏的對話,他都聽到了.不過他倒是沒說什麼,畢竟家里的那些箱子里,有著至關重要的東西,小心一些,也是對的.

眾人走的都不慢,不多時就來到了顧二叔的家門口.正好顧二嬸正在院子里呢,見到他們,就趕忙讓小孫子帶著馮氏等人,去老房子那頭."正好,老二老三過去收拾屋子了,你們過去看看,應該沒啥事兒,冬日里還燒火來著."

顧二叔家的小孫子領著眾人到了那老房子,只見顧家老二承祥,老三承德正在里里外外的收拾屋子呢.顧二叔家的老房子,是一溜五間大屋,後面還帶了個偏廈當做廚房.

顧二叔家里人也不少,眼看著小輩兒的都要長大說媳婦了,老房子就有點兒住不開,所以這才另外蓋了房子搬過去的.

這邊的房子,當初蓋的時候就很結實,這些年維護的也不錯.雖然閑下來一年,可冬日的時候,這邊也是一天一回的燒火.故而,房子並沒有起凍害,還是十分牢固的.今天也就是檢查一下房頂的木瓦,看看有沒有漏雨的,再就是燒燒炕,看看有沒有讓耗子給打了洞什麼的.

承祥燒了火,看著屋子里面不冒煙,心里就有底了.承德在房頂,仔細看了看,找出幾片爛掉的木瓦,重新換了新的.

這時正好顧承勇他們來到,顧承德就在房頂喊道,"二堂哥,房子好好的,沒啥事兒,上面有幾片瓦不好,我已經換了.二哥說,炕都是好的,今天燒一天,火通過去之後,就可以住人了."

"後面廚房里,留了一口鍋,還缺一口鍋,待會兒我去齊叔家問問,好像他家有一口閑著的.安好了鍋,里外收拾一下,今天就能住人了."

承勇點點頭,"麻煩兄弟們了."說著,便帶著妻兒進屋,眾人開始打掃屋子.掃了灰之後,眾人就拿著從顧二叔家借來的木桶和木盆等物裝了水,開始一遍一遍的擦拭著屋子.

顧二叔家過得挺富裕,搬新房子的時候,這邊的一些舊家具就沒有往那邊倒騰.那些舊家具只是掉了漆,有的地方磨損了些,但是並不耽誤用.這下,倒是方便了苗素問母子,他們正好不用愁家具了.

不過,這住家過日子用的東西,可是還缺不少呢.顧承勇見到房子安好,不需要這麼多人費工夫的去收拾,于是就說要帶著秦紹遠去鎮上買些過日子用的東西回來.阿喜和阿祿不熟悉這邊,顧承勇怕他們找不到鎮子,就留他們在家里幫忙干活了.

嬌顏當然是不肯放過這樣的機會了,于是硬賴著要一起去.顧承勇向來都拿自家閨女沒轍的,閨女既然要求了,那還不趕緊的答應?于是,顧承勇就帶著秦紹遠和嬌顏一起,回了顧家,趕著馬車,三個人就去鎮上買東西了.

青山村靠近哨口鎮,這個鎮子靠近混江,同時大青河也在這里彙入了混江.兩股水流交彙之處,險灘暗流層出不窮,更有極為險惡的哨口,故而就把這里成為哨口鎮了.

這個哨口鎮,可以說算得上是水路交通上的一處極重要的所在,不管是船行還是放排的木把,都會在此地停留休息.所以,這哨口鎮,可是個十分熱鬧的地方呢.

青山村離著哨口鎮大概有十多里地,好在顧承勇趕著馬車,倒是也沒用太長的時間就到了.昨天他們回來時,也是路過這里的,不過那時眾人都沒心情仔細看,眼下,嬌顏倒是有閑心好好看一下這個鎮子了呢.

鎮上最多的,是客棧,那些客棧的門前,都坐著三五個穿著紅紅綠綠衣裳的女人,臉上抹著紅紅的胭脂.瞧著那些女人坐沒坐相的樣子,嬌顏心里就覺得,這些人怎麼看都不像是從事正經職業的.

除了客棧,還有酒樓比較多,這里有無數船工和排幫停留,自然就滋生了相關的飲食住宿業.

當然了,有這些外來的人帶動經濟,鎮子上別的買賣也都很興旺.所以,這里倒是一片興旺熱鬧的景象.

嬌顏是見慣了南方城市的繁華的,眼下的這個小鎮,在她眼里還真是不算什麼.但是北方的風俗畢竟是與南方不同,不論是街道兩側的房屋,還是街上行走的路人,都與南方截然不同,所以嬌顏倒是很有興致的打量著.

他們是來幫苗家買東西的,所以顧承勇就把馬車停到了一家雜貨鋪的門前."走吧,咱們進去看看,過日子的東西,差不多都能在這邊買到了."

于是,嬌顏就和秦紹遠一起下了馬車,紹遠扯著嬌顏的手,輕聲叮囑道,"嬌娘,這里人多,你千萬要當心,抓住我別松手."

像嬌顏這麼漂亮的女娃子,可是那些拍花子的最容易盯上的呢.尤其是這里水路那麼發達,萬一被帶到了船上,想找都找不到了.

嬌顏點點頭,"嗯,我知道了."她也抓緊了紹遠的手,不肯松開.

一行三人進了鋪子,見里面果然是什麼東西都有,貨品真的挺齊全.于是,幾個人挑了十個碗,十個盤子,兩把筷子,幾個大大小小的陶盆.銅盆太貴了,沒必要非得買那個,還是用陶盆就行.

另外油鹽醬醋,各種調料,還有大小陶缸,陶罐,壇子等等,也都預備了.既然是要留下來正經過日子,這些東西哪里能少得了?另外還有刀子剪子,勺子鏟子,等等.

看著顧承勇三人挑選了這麼多的東西,可是把雜貨店的掌櫃給樂壞了,咧著嘴,笑呵呵的直說可以給算的便宜些.

林林總總選了一大些,三人這才作罷,"行了,就這些吧,剩下的東西,咱們自己就能弄.這兩天我閑著沒事,就上山去割些條子,幫你們編些筐子簍子的,反正自家用,也不圖好看."顧承勇道.

秦紹遠畢竟還是個孩子,不論他平日了看起來多麼成熟,在這些事情上,還是經驗不夠."行,都聽師父的."在顧家的時候,他都不敢叫師父,出來了,才這麼叫的.

顧承勇跟掌櫃的算了價錢,剛要掏銀子付錢,卻見紹遠自己拿出銀錢來付了賬."師父,我娘給我帶著銀子呢,不用師父付賬的."紹遠笑笑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