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.第54章 心疼
趙氏這一下,打的不輕,文芳的臉上,一下子就出來了幾道紅印子.文芳捂著臉,眼淚就在眼圈兒里轉悠,卻是不敢讓眼淚掉下來.

"娘,你干啥打大姐?我和大姐,天天早起就干活,一直到晚上才歇著,我們那里做錯了?這個家里,沒有比我們姐妹更累的人了,憑什麼啊?就因為我們是女娃,我們就活該是不是?我和大姐一天吃的最少最差,干活卻是最多.我們就是顧家的奴才,我們那里是顧家的孩子啊."文菲見到姐姐挨打了,氣的眼睛通紅,伸手扯過姐姐,然後仰著臉看著母親.

"娘要是覺得我們給你丟人了,你就掐死我們算了,正好也不想活呢.成天的干活,還要挨打受罵的,活著還有啥意思?倒是不如死了乾淨.說不定下輩子命好,能投生個男的,也不用吃這些苦受這些累了."文菲十分潑辣,嘴皮子不饒人,此刻抱著姐姐,一邊哭一邊不停的說道.

文修幾個實在是看不下去了,趕忙來到了趙氏的跟前兒,"三嬸,是我們想要出去看看咱們村子,也想認識認識山上都有什麼,這才跟著文芳姐一起出去的.三嬸,你可不能怨文芳姐,是我們非得要跟著,文芳姐沒辦法了才帶我們出去."

"是啊,文芳姐和文菲姐都好能干呢.這些野菜,大多數還是姐姐們挖的,我們就是淘氣,想要跟著出去玩兒的.三嬸,你可別錯怪了姐姐."文齊和文韜這時也齊聲說道.

趙氏動手打了文芳,心里也是很難過的,畢竟是自己親生的骨肉,她哪里能不心疼?可是文菲的一頓搶白,又讓趙氏覺得丟臉,剛想發作,結果文修兄弟幾個卻是開口打圓場.趙氏見文修兄弟如此護著閨女們,心里便悲痛不已.

要是自己能生出來個兒子,哪里還能像現在這樣,母女都被人欺負著?可是她這肚子不爭氣啊,連著生了四個丫頭,卻是一個小子都沒見著.她要是有個兒子該多好?她也能在顧家挺直了腰杆,理直氣壯的做人了.

趙氏越想,心里就越是難過,她上前來,抱住了倆閨女,跟閨女哭在了一處.

"嚎什麼嚎呢,一大早晨的就在這哭,我還沒死呢,不用你們在這嚎喪.老三家的,早飯做好了沒有?好了就趕緊盛出來,爺們兒吃完飯,還得下地去干活呢.文芳,你們兩個死丫頭,還不趕緊把豬草洗了,待會兒好馇豬食?等著鍋底沒火了,難道還要再重新燒火麼?"

顧家老太太,站在了門口,陰著臉,目光狠狠地看著趙氏母女,厲聲道.

老太太一出來,趙氏母女便不敢哭了,"娘,飯已經好了,我這就盛去."趙氏見了老太太,那就跟耗子見了貓差不多,低著頭,急急忙忙的就去廚房了.

文芳和文菲兩個,也趕緊的去清洗野菜,預備馇豬食.家里養了四頭豬呢,要是豬食晚了,它們就能鬧得啃槽子.

"還有老二家的,你們都站在這看啥?家里那麼多活,眼睛都瞎了看不見麼?還不趕緊幫忙做飯去?"老太太掉過頭來,就去訓斥剛剛聽了動靜從廚房跑出來的馮氏.

"從明天開始,你家這幾個,天天都去進山撿柴禾去.這麼多的屋子要燒火,不去撿柴禾,等著燒大腿啊?"老太太橫了文修兄弟幾個一眼,"還有,以後家里的柴禾也讓他們劈.農忙的時候,光是下地都夠爺們兒累的了,他們反正也是閑著,每天都要劈出來一天用的柴禾."

徐氏站在一邊,很是得意的看著馮氏和孩子們,心里暗暗高興.活該啊,讓你逞能,這下好了吧?這些活,可是夠幾個小子嗆的了.徐氏心里這個高興啊,她早就看馮氏不順眼了.

以前馮氏回來,身上綾羅綢緞,頭上金銀首飾,身後跟著丫頭婆子,那個氣派,簡直讓人看了羨慕的不行.這回怎麼樣?落架的鳳凰不如雞,她馮氏落魄了,不一樣也是粗布衣裳,頭上溜光麼?這回顯擺不起來了吧.

"二嫂,咱們家可是不養閑人的.既然二嫂回來了,以後家里的活,也該算上二嫂一份兒了.我瞧著,不如就從明日開始,咱們妯娌幾個,輪班做飯吧."徐氏故意提起這個茬而來.

顧家的規矩,農忙的時候媳婦們一起做飯,農閑的時候,則是幾個妯娌輪班做飯.說是輪班,其實就是那麼個名頭而已,輪到徐氏的時候,徐氏都是故意不做或者是慢做,到時候李氏就會喊了吳氏和趙氏趕緊動手做飯.也就是說,其實主要就是吳氏和趙氏在做飯.

老太太這邊聽見了徐氏的話,不由得點點頭."對,就從明日開始吧,先從老大媳婦開始排."就這樣,把家里做飯的事情給定了下來.

馮氏也沒說什麼,這個她是早就預料到的,既然回到家里,她也沒想著不干活的.于是點了點頭,扭身喊了文修幾個回去洗手預備吃飯.

"娘,這家里怎麼這樣啊?女娃難道就該死麼?為啥他們這麼欺負文芳姐姐們啊?"文韜實在是搞不懂,男孩女孩,不都是人麼?為啥還要這麼對待女孩?文芳姐妹那麼好的人,成日要做那麼多的事情,怎麼還要挨打挨罵呢?

馮氏歎了口氣,"別說你們弄不懂,娘也是弄不懂啊.唉,以後你們要想幫文芳他們,就得多用點兒腦子了.最好,別讓家里人看見,暗地里幫著,千萬別再這麼明面上幫忙了.不然的話,怕是那姐妹幾個,更要吃苦呢."

"娘,我們知道了,以後當心.其實我們干點兒活什麼的倒是不要緊,我們都大了,也該是學著干活,要不然以後怎麼過日子?總不能全都指望爹爹的.可就是文芳她們姐妹,的確是不能再這麼挨打了.以後我們會小心的,不會再讓旁人看見."文修也是有些難過,他真的沒想到,顧家竟然會這樣對待女孩子.

嬌顏和秦紹遠也在院子里,只是離得遠些.他們太小了,到跟前去說話也沒人聽,反而更添亂.這時紹遠終于憋不住了,"表姨,要是以後,他們也讓嬌娘干活怎麼辦啊?嬌娘可不能吃那些苦呢."

秦紹遠十分擔心的說著,"要不然,讓嬌娘跟我們搬走吧?跟我們住在一起,不在這邊,就不用干活了."秦紹遠也找不到解決的辦法,只能這麼提議.

馮氏看了看嬌顏,又看了看秦紹遠,不由得笑了,"沒事的,嬌兒還小呢,她現在,哪里能干什麼?人家也不會讓她干活的,放心吧."沒想到,秦紹遠這小子,對自家的閨女還真是挺維護呢.

"再說還有我們這些哥哥呢,誰要是敢欺負嬌兒,我就跟他拼命去.嬌兒才不會去你家住呢,你別做夢了."文韜瞅著秦紹遠那一副愛護嬌顏的樣子就生氣,一把扯過來嬌顏到自己身邊,然後看著秦紹遠說道.

"嬌兒是我們大家伙捧在手心兒里的妹妹,我們不會讓她吃苦受欺負的,你還是操心以後的日子就行,不用操心嬌兒了."文韜瞪著秦紹遠.從南方往回走的日子里,文韜已然跟顧家的孩子相處出深厚的感情,尤其是對嬌顏,更是愛護的很.

秦紹遠對于文韜的態度並不在意,他扭頭看向文修,"文修哥,你們可要護住了嬌娘,別讓人欺負了她啊."他才不理那個二貨呢.

文修點點頭,"放心吧,我們都會好好護著妹妹的.待會兒我們去幫你收拾房子吧,趕緊收拾好了,我們以後也多了個地方玩兒."

顧承勇正好也進來了,聽到文修的話,就囑咐道,"待會兒趕緊吃飯,吃完飯咱們一起過去幫你們表姨收拾家,盡快的搬過去."

說話間,又扭頭對苗素問說道,"表妹,我讓阿喜阿祿還有如月如云他們都過去跟你們母子一起住,也省得你們孤兒寡母的沒人照應.再者,你是個女人,紹遠還小,不少活你們娘倆都干不了,阿喜阿祿過去,也能幫一幫你們.吃食什麼的不用擔心,我這邊想辦法就是了."

苗素問剛剛也聽馮氏提起過了,聞言便點點頭,"那也好,說實話,讓我們母子單獨住個大院子,我這心里還真是有點兒沒底呢.他們住到我那邊正好,至于吃食方面,就不用姐夫煩心了,幾個人的口糧而已,我還管的起."

顧承勇也不在爭講,沖著苗素問點點頭,又回頭叮囑了如云他們一番.正好外面喊著吃飯,于是眾人就趕忙去了正房.

還是在東屋,擺了三張桌子.每個桌子上,放了一盆小碴子粥,還有一個藤編的笸籮,里面放著金黃色的餅子.另外,桌子上就是一盤拌大葉芹,一盤切好蒸熟的咸菜塊兒.倒是炕上那一桌,還有一盤咸鴨蛋.

眾人剛要坐下,老太太那邊,卻是開口把幾個兒子喊到了炕上吃飯.老兩口加上四個兒子一個閨女,還有徐氏和兩個兒子文景和文安,都在炕桌吃飯.而馮氏領著家里這六個孩子,再加上苗素問母子還有阿喜阿祿他們擠了一張桌.吳氏領著三個兒子,趙氏領著四個閨女,還有如云如月擠了一桌.眾人也都不出聲,默默地吃飯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