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.第53章 挑撥
嬌顏看著哥哥和堂姐們的背影,羨慕不已,誰然她還小呢,大家伙都不肯帶她."等我再大一些了,我就跟著."嬌顏站在院子里嘟囔道.

"嬌娘,你在說啥呢?洗臉了麼?快點兒洗臉,白天你可以去幫我們收拾屋子的."秦紹遠從屋子里出來,就見到嬌顏雙手叉腰,小嘴撅著,不曉得在嘟囔什麼呢.看著嬌顏這個模樣,紹遠就想笑,故而才開口說道.

嬌顏眼睛一亮,"紹遠哥,你說的是真的麼?我可以去幫你們收拾房子?"

秦紹遠看了看嬌顏,很是正經的點頭道,"雖然你個子小,幫不上太大的忙,不過掃地什麼的,應該還可以吧?唉,誰讓你長得矮呢,也就這點兒作用了."說完,秦紹遠便笑了起來.

嬌顏這才反應過來,原來秦紹遠是在笑話她長得小呢,"哎呀,你竟然也這麼壞啊.別讓我抓到你,要是被我抓到,你就慘了."嬌顏說著,便氣呼呼的去抓紹遠.

嬌顏比秦紹遠小兩歲,自然是跑不過紹遠的,只見紹遠在前面悠悠閑閑的跑,後頭嬌顏卻怎麼也追不上."有本事你咬我啊?來啊."秦紹遠故意氣嬌顏.

嬌顏氣的直磨牙,"好,別讓我抓到你,抓到你我非得咬你不可."說著,就繼續追.

"都鬧什麼呢?一大早的就滿院子瘋?不用聽別的動靜兒了,光聽著你們兩個在這喊.都給我滾屋子里去,不干活還在外頭瞎胡鬧."這時,卻聽見老太太嫌棄的聲音.

有老太太的這一聲,嬌顏和秦紹遠也不敢在院子里了,連忙就回到了紹遠母子住的廂房.嬌顏心里不高興,撅著嘴坐在了炕沿上.

"好了,沒事兒的,再過幾天,我們搬出去就好了.到時候你要是不願意住在這頭,就跟我還有我娘住一起,那邊沒人管咱們,愛怎麼鬧都行."秦紹遠看見嬌顏不高興的樣子,忙安慰她.

嬌顏笑笑,"好啊,那咱們可就說好了啊,到時候我就賴在你家,連吃帶住的,看你煩不煩?"嬌顏明白,秦紹遠是在哄她,于是就很配合的這麼說著.

"那才好呢,我家一直就只有我娘和我,孤孤單單的,你要是住過去,我做夢都能笑醒了."秦紹遠卻是並不在意嬌顏的威脅,笑呵呵的說道,"要是以後你們家能夠搬出去就好了,到時候找個地方蓋房子,咱們兩家挨著.那樣我去你家學功夫,你來我家跟我娘學醫術,都方便的很呢."

嬌顏眼前一亮,可不是麼?要是那樣多好."以後咱們有空,就多在村子里轉一轉,看看哪里適合蓋房子,到時候咱們兩家就把房子蓋在一處."嬌顏很是興奮的說著.

不過,嬌顏的興奮勁兒也只是一瞬間,接下來就覺得不對了,"紹遠哥,咱們這麼想好想不對吧?這里是顧家,是我爹拿錢給蓋起來的房子呢,這麼多的閑房子,為啥我家要搬出去?哼,我們才不搬呢,就住在這邊."

"憑啥啊?他們花我家的,用我家的,等我家人回來,還要把我們攆出去自己另外蓋房子?美的他們.哼,不搬,這是我家,我就是不搬,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,看誰敢管我?"嬌顏揚起小臉兒,皺著小鼻子,一副氣呼呼的模樣.

紹遠見到嬌顏這樣,不由得就笑了,"嗯,你說的對,是不該搬出去的.那你就在這住著,平日里去我家玩兒,那樣就不用看老太太的臉色了."紹遠這樣聰明的孩子,如何會看不出別人的臉色?李氏很明顯的並不喜歡嬌顏幾個,這樣的奶奶,實在是少見了.

紹遠伸手,揉了揉嬌顏的頭,"好了,不氣了,咱們出去吧,待會兒要吃飯了,去的太晚,當心沒你的飯吃."一想起昨天那頓飯來,紹遠也忍不住直皺眉."等我家搬過去了,你就去我家吃飯吧,這邊的飯菜,估計你真的是吃不慣的."

另外一邊,顧承勇拿了幾串銅錢交給了老爺子."爹,這是五百個錢兒,你收好了,下個月的到時候我再給你."

老爺子接過那幾串銅錢,不由得有些訕訕,"老二啊,你也別怪你娘,她就是窮日子過的怕了,所以才會這麼仔細的.那些年,咱們家實在是不好過呢,你娘跟著我,也是真的吃了不少苦."

"再說家里還有老五要走科舉,秀麗的親事還沒有著落,這一樣樣的,都要不少錢.唉,我們也實在是沒什麼辦法了.老二,是爹沒用."老爺子說著,眼睛就有點兒紅了.

顧承勇趕忙擺手,"爹,我沒往心里去,這些錢我還能拿得出來."顧承勇最怕老人弄出這個模樣來.

老爺子還想再說點兒什麼呢,可是院子里,卻傳來了徐氏有些尖銳的聲音."文芳,文菲,你們兩個死丫頭,不過是挖點兒野菜,還把文修幾個都拽去.我看你們是不想吃飯了吧?"

顧承勇和老爺子都聽到了,顧承勇轉身就從屋子里出來,正好見到自家兒子背著背筐從外面進來."爹,這村子里野菜多得很,我們出去才這麼一會兒,就挖了兩筐呢."文修見到顧承勇,就笑呵呵的說道.

"好,就該這樣.文芳和文菲兩個都是女孩子,本來力氣就小.這些活,你們能干的,就多伸伸手幫忙,別把姐妹們給累壞了."顧承勇點點頭,對兒子的行動表示支持.

"二哥,你看看你,咋還能讓文修他們去干這個活兒啊?男孩子哪里是干這個的?瞧著好好的孩子,弄得一身都是泥了,哎呀,可惜了那衣裳."徐氏這時,卻大聲的嚷嚷了起來.

徐氏可沒那麼好心的,她就是故意的喊出來.徐氏本來就存了心思,想要讓李氏收拾顧承勇一家子,那就得抓住任何可以利用得機會.原本要是文修他們不干活,徐氏就可以借機說文修幾個太懶,到時候李氏就可以發作了.

可是文修他們這才回來第二天,就主動的幫忙干活,反而是出乎徐氏的意料.徐氏干脆就借著罵文芳姐妹的機會,正好讓老太太多分派一些活給文修他們算了.就不信了,文修幾個一看就是從小嬌生慣養的,看他們還能有幾天的新鮮?

李氏這個人偏心的很,對于不喜歡的孩子,她能給分派一大堆的活等著.承忠家的三個兒子,就不得老太太的歡心,所以每個孩子都給指派了活干.文生和文傑大一些,要跟著下地干活.文慶歲數略微小些,下地還不行,每日就負責把家里的老黃牛牽出去喂草.

而老三家的幾個閨女,那就更是不用提了.李氏那樣一個重男輕女的性子,怎麼可能讓四個女孩在家里白吃白喝的不干活?文芳姐妹每日都是不得閑的,早晨起來打豬草,別人吃早飯的時候,她們要馇豬食.等到吃完了早飯,還得喂豬喂雞.不管輪到哪個做飯,她們姐妹都要幫著燒火做飯.這個季節,家里沒有菜吃,文芳姐妹還得去山上薅野菜回來.

就像剛剛,文芳和文菲出門打豬草,文英就拿著掃帚,把院子都掃乾淨了.即便如此,李氏也還是不滿意,她看不上顧承義,更看不上趙氏,對于這四個女孩子,那就更是不用說了,就算是文芳她們每天都要干很多活,也是躲不過還要挨打受罵的.

對于李氏這樣對待自己的閨女,顧承義和趙氏雖然有些心疼,卻是不敢有半點兒的意見.顧承義在顧家,本來就是個受氣的存在.當初親生母親是因為生他難產死的,顧承義就被人說是喪門星,克死了娘.顧家老爺子當時根本就不想管這個兒子了,是顧承義的爺爺奶奶好不容易把他拉扯大的.

好不容易長大娶了媳婦,卻是連著生了四個閨女.在村子里,沒有兒子可是連頭都抬不起來呢.顧承義這輩子就沒有挺直過腰杆過日子,又哪里能護得住女兒?

趙氏也不用說,生不出兒子的女人,在婆家沒有說話的份兒.趙氏每天被李氏指著鼻子罵,成日灰頭土臉,更是顧不得閨女了.再者,趙氏心里,也是怨恨的,誰叫她們是女孩呢?女孩不能頂門立戶,不能支撐家業.女孩就是賠錢貨,養大了嫁出去,還要陪送嫁妝.現在不讓他們多干活,那豈不是更虧了?

應該說,在村子里,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,大家伙也都是習以為常的.只有文修他們這些剛剛從外面回來的,才會看不慣,心中不忍.

"文芳,你們兩個懶鬼,就要懶死了.這麼點兒活,還得用別人幫忙?三嫂,你也不管管你家的閨女,才這麼小呢,就學著偷奸耍滑了,以後長大了,誰家敢娶回去?"徐氏不依不饒,朝著趙氏尖聲道.

趙氏的臉色一變,氣的上前就甩了文芳一巴掌."你要懶死啊,文修他們也是你能指使的?你看我不打死你."趙氏也是沒辦法,誰叫自己沒能生出個兒子來呢?在這個家里,根本就沒有她說話的余地,她在徐氏那里受了氣,不朝著閨女撒,還能怎麼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