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2.第52章 各自盤算
馮氏聽了顧承勇的話,倒是沒啥感覺.關鍵她對于顧家,對于公婆,原本就沒有太多的期待,所以不管老太太說什麼做什麼,馮氏都可以接受."你也別太生氣了,這些事情,原本咱們也是預想過的.既然咱們回來了,不管她說些什麼,咱們該怎麼過日子就怎麼過日子.她願意嘟囔就嘟囔去,權當做沒聽見也就是了."

"至于給多少錢的,你看著辦就好.咱家的錢都是你掙來的,你想怎麼用都好,只要你自己高興就行.一個月五百文也不多,就憑你的本事,哪里也都能掙的到了.這個我不擔心的."馮氏笑盈盈的安慰丈夫.

顧承勇聽了妻子那柔柔的嗓音,心里的煩躁便漸漸的褪去了,他點點頭,"紫玉,有你這樣的媳婦,我真的知足.你放心吧,咱們家的日子不會一直這樣的,咱們這是剛剛回來,我也不好這個時候就提出來分家.等著過一段時間,我跟大哥三弟商議一下,想辦法分了家,各自過各自的安穩日子也就是了."

"至于過日子上頭,也不用你煩心,我有的是力氣,只要彎下腰來踏踏實實的干活,總不會缺了你們母子的花用就是.這山里好東西多得很呢,過幾天閑下來了,我就帶著孩子們進山去打獵去,說不准遇上什麼獵物,就能換錢了.你跟著我來到了這小山村里,我總不能讓你跟著吃苦就是了."顧承勇扯著妻子的手說著.

"行,都依你,你說怎麼辦都好."馮氏笑笑,起身找了干布來,然後幫著丈夫把腳擦干了,又端著水出去倒掉."行了,咱們還是睡覺吧,事情還有不少呢,早點兒睡,明天還有的忙."馮氏說著也上了炕,掀開被窩,跟丈夫一起躺在了被窩里.

顧承勇吹滅了油燈,屋子里頓時就陷入了黑暗之中.夫妻兩個旁邊是嬌顏,此時嬌顏早就睡得很沉了.馮氏摸黑又給女兒蓋了蓋被子,這才安心的躺下.可是躺下之後,夫妻兩個卻是翻來覆去的就是睡不著.

"明天估計家里的地就能種完了,抽空就幫著表妹搬到那邊去,也省得他們母子兩個,寄人籬下的受委屈.咱們家這個情形,也實在是不太適合他們長住下去."暗夜里,顧承勇小聲的嘟囔著.

"干脆就讓阿喜阿祿,還有如月如云一起搬過去吧.這四個如今也都不是咱們家的奴婢了,不好再跟著咱們一起過.有他們四個過去陪著表妹母子,我也能放心點兒.要不然就那麼孤兒寡母的兩個人單獨住著,萬一有那不長眼睛的想要去欺負表妹可就不好了."馮氏想了想,這樣提議道.

"是不是今天晚上咱們不在,老太太又抽風了?"顧承勇知道,妻子不會無緣無故的提起這個事情來,肯定是晚上老太太朝著那四個人發火了.

"晚上婆婆沒讓他們四個吃飯,如云沒辦法,只好在這邊的鍋灶做了點兒飯吃了.我回來的時候,他們還想瞞著呢,是我覺得不對勁兒,一個勁兒的問,這才問出來."馮氏也是有點兒無奈,顧家老太太,不是能以常理來對待的人.

顧承勇忍不住又歎氣,"行,就按你說的辦吧.要不然,以後如云她們,說不定怎麼受欺負呢.離開這邊,也省得受那頭的指使.反正咱們回到村子里,也不用旁人伺候."

"還有一件事,我想趁著表妹搬出去的時候,把一些東西放到她那里去,你看成麼?"馮氏低聲的問道.這還是嬌顏出的主意呢,自從聽說老太太有翻別人箱籠的毛病時,嬌顏就有這個想法了,回來就跟馮氏提起.

馮氏也覺得,嬌顏這個主意可行.

關鍵不在于別的,而是曹氏留給文韜的那些財物,如果讓老太太給看到了,那可真是說不清楚.曹氏送的那些,是留給文韜以後用的,文韜將來要讀書,花銷都不小呢.

基于這個原因,馮氏這才跟丈夫提起來,"別的不說,文韜的那一份兒,是斷然不能留在家里的.你說咱們住在家里,我還真能把箱子全都鎖上麼?讓旁人知道了,不得說我是防著顧家人?農家院里,誰家還鎖箱子的?"

"我也弄不清楚,二嬸說的是真是假,但總得防范一些啊.要是文韜的東西弄沒了,咱們倆哪來的臉去見老爺和夫人?"馮氏怕顧承勇生氣,低聲解釋道.

"行,這事就按你說的辦吧."顧承勇沒說別的,直接就同意了.

兩個人在被窩里低聲的說話,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才睡著了.

這個春日的夜晚,顧家不僅僅是顧承勇夫妻久久不能入眠,好多人,也都是翻來覆去的睡不著呢.

"我說你來回的翻,你烙餅呢?"顧家老大顧承忠,白天下地干活累的不行,這會兒聽見妻子來回的翻身還歎氣的,不由得氣呼呼的說道.

"我這不是心里有事兒麼?你說老二一家子,怎麼就突然回來了?"吳氏睡不著,干脆扯著丈夫嘮嗑."老二回來了,你們兄弟三個,是不是也該硬氣起來了啊?這些年,你跟老三被欺負的也夠嗆了.要我說啊,干脆就找個機會,分家算了."吳氏嫁給顧承忠這些年,顧家的日子,她真的是過夠了.

"分家?"承忠本來困得迷迷糊糊的,可是一聽到妻子說這個,一下子就清醒了."唉,也就是咱們在這做夢吧,咱爹根本就不能同意分家的.媳婦,你還是別想了,越想這些,就越是難受.如今老五沒娶媳婦,小妹也沒出門子,分家是不可能的.別想了."

顧承忠只是性子憨厚,不願意與旁人爭講而已,並不是腦子不好使.他心里明鏡一般,在老五顧承仁沒有個具體的著落之前,顧家根本就不可能分家.李氏還指望著顧承忠還有顧承義兩個出力掙錢,來供養顧承仁讀書考科舉呢.

沒有了他們哥幾個,就憑老四那樣不著調的,顧家的日子要是不敗落了才怪呢,更不用說什麼供養老五了.李氏早就看明白了這些,所以才會死死咬著,不肯松口分家的,想要分家,怕是比登天還難呢.

"你和老三那個窩囊勁兒吧,當然是分不成的.老二跟你們可是不一樣,你看著吧,老二回來,這個家就早晚得分.到時候你可別犯傻,記住了,咱們一定得分出去.哪怕就是給的東西少些,咱們也得出去單過,再也不能留下來白白給人家拉犁當牲口使了."

吳氏瞪了一眼丈夫,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味道.原本吳氏也是個爽利的女子,只是嫁到這顧家來,被磨的漸漸沒了脾氣.她心心念念的,就是分家單過,要不然,自家這三個兒子,怕是連說媳婦都難了.

"嗯,這個我曉得,你放心吧,要是有機會,咱們就分家另過,也省得你成日的受氣."顧承忠憨憨的笑了一下,然後拍拍妻子的肩膀,"睡吧睡吧,明天早起還得做飯呢,也夠你累的了."

老四顧承信的屋子里,顧承信兩口子都沒睡,也是在說承勇一家回來的事情."當家的,你說二哥這次回來,能不能挑唆著大哥三哥分家啊?"老四的媳婦徐氏,躺在被窩里問道.別的事情她才懶得管呢,她只擔心自家的利益.

"難說,二哥那人,可不是大哥三哥,他從小就脾氣暴,主意正.要不然,也不可能十幾歲就自己賭氣跑出去了.咱們家最有可能提出分家的,就是二哥了,這事情啊,還真是有可能."顧承信琢磨了一下,覺得可能性很大,不由得有些擔心起來.

"哎呀,這可不好,分家的話,咱們可就不劃算了.分家是早晚的事情,這個咱們都清楚,可是二哥一回來,到時候豈不是還要分給他一份兒?那樣,咱們能分到的不就少了麼?"徐氏當下便著急了起來.

"不行,明天我就跟娘說去,到時候可不能隨便的就同意了分家.那三家要真是想分,就讓他們淨身出戶去.哼,想要分走房子和地,沒門兒."徐氏暗自咬牙道.

顧承信當然也是這麼想的,兩夫妻意見達成一致,這才沒了心思.

這一夜,因為顧承勇一家的歸來,顧家的眾人,都心思各異,輾轉反側,難以入眠.

第二日一早,顧家眾人都早早地起來了.馮氏起來的也挺早,把孩子們都叫起來之後,馮氏就梳頭洗臉,然後領著如月和如云來到了廚房,幫忙做飯.

文芳和文菲兩個,早就起來了,這時候背著背筐,就要去挖野菜喂豬.趁著早飯沒好之前挖了菜,等到吃早飯的時候,正好回來.直接就著熱鍋,把豬食馇了,也省得再燒火.

文修兄弟幾個見了,連忙就跟著一起出去."把背筐給我."文修從文芳的肩頭,接過去了背筐,然後領著文齊和文韜一起,出去挖野菜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