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1.第51章 要錢
老太太見丈夫和兒子淨是說些沒用的,氣的捅了丈夫一把,然後自己開口說道,"老二,本來你今天才回來,我也不該跟你說這些.可是你也瞧見了,咱們家這麼些人口呢,一天吃喝的,也要耗費不少."

"你媳婦那個表妹,就這麼成日的在咱們家吃住可是不行,你得想法子把她們弄走.哪里還有這樣的?跑到別人家里連吃帶住,還住的挺舒服呢."

"能添一斗,不添一口,娘兩個一天得吃多少東西啊?在咱們家長住可是不行.村子里有的是閑房子,讓他們出去自己過去."老太太中午就不太高興了,好歹的瞧著顧承勇的面子,沒當場發作,就已經挺不錯了.

"娘,我已經給表妹找了房子,估計過個三兩天的,就能搬出去.不過是這麼幾天,娘就讓他們先住著吧."顧承勇心中微涼,面上也是淡淡的.幸虧已經給苗家母子找了住處,不然的話,這老太太還不定說出什麼難聽的話來呢.

老太太聽見顧承勇的話,愣了一下,然後嘟囔道,"那就好,找到了地方,趕快搬出去."

"還有,你們這一家十來口呢,如今回來了,一個月吃用的,也不少的花銷.眼下正是青黃不接的時候,家里存糧不多.原本能將就著到秋天,可是添了你們十幾口,肯定是不夠的.這樣,你以後一個月給我二兩銀子,就算是你們這一些人的口糧錢了."老太太張嘴,就管兒子要二兩銀子.

"老婆子,你胡說啥呢?大勇是咱兒子,那些是咱家的孫子,兒孫們吃飯,你這麼還能管他們要錢?"老爺子生氣了,回頭瞪妻子.他倆剛剛就是商量了苗家母子的事情,可是沒說要管兒子要錢啊.

老太太這次卻不甘示弱,愣是瞪了回去."怎麼的?我管他們要口糧錢還不成?你也不想想,十來口人,又都是半大小子,能吃著呢.家里還有多少糧食?就這麼個吃法,能到秋天麼?我不管他要些銀錢,貼補著過日子,難道還等著挨餓?"

"你,你真是瞎胡鬧.咱們家哪里就過到這麼樣的地步了?那倉房里有的是糧食,就是敞開了吃也夠了啊.你咋還能管老二要口糧錢?你這麼做,說出去村里人不得笑掉大牙?咱們老顧家就過到這樣了?連兒子和孫子的口糧都管不起?"老爺子讓妻子的話給氣的不輕,臉都紅了.

顧承勇剛剛聽了老太太的話,真的是一股火氣直往上頂.李氏還真是敢開口啊,二兩銀子?整個顧家人一個月的口糧,二兩銀子還得剩一大半兒呢.更不用說,如今顧家一百來畝地,那麼多的收成,不可能家里連他們這幾口人的口糧都管不起的.

可是沒等顧承勇發作.老爺子就先開了口,倒是讓顧承勇憋著這股火憋得有點兒難受了."爹,你先消消氣兒."顧承勇沒辦法,只好先開口安慰父親.

接著,顧承勇才扭頭看向李氏,"從三月到八月,我每個月給你五百個錢兒,算作是我們一家的口糧錢.進了九月,新糧食就該下來了.家里的地是我買回來的,就算是給了我爹,那也該有我的一份兒.等今年的糧食下來,我不會再給你什麼口糧錢的."

原本顧承勇跟馮氏就商量過了,回家以後,每個月給家里一點兒銀錢,多少的算作他們的一點兒心意.他們路上借住別人家,也是要給人家銀錢的,給自家人,總比給外人強.原本商議著,大概的數目就是二兩,但今晚李氏這麼說話,顧承勇索性只給五百文,而且只給到八月.這還是看在老爺子的面子上,不跟李氏一般計較,要不然,他干脆就什麼都不給了.

顧承勇說完這些,也不去看李氏,直接站起來就往外走了."爹,你早點兒睡吧."

李氏還有點兒沒反應過來呢,就見到顧承勇從屋里出去了,等到關門的聲音響起,她這才反應過來."反天了,這真是反天了啊.老頭子,你看看他,你那兒子就這麼對待我啊."

老爺子就不高興的朝著妻子道,"你說你一天的都想了點兒啥?是不是這些年啥事都讓你做主,你就覺得這個家你能當家了?眼皮子淺吧還不承認,老二這才第一天到家呢,你就這麼問惹他,把他惹急眼了,當心他把那些地還有房子給收回去."

"你是不是這幾年日子過得舒坦了,就忘了咱們這房子的房契還有那些地的地契,都沒在咱們的手里啊?我可告訴你,那些東西都在老二的手里攥著呢,他防備的就是你.你要是再惹他,我看你以後怎麼辦?"

老爺子瞪了妻子一眼,很是不滿意李氏今晚的表現,"以後有事情先跟我商議,今晚上要不是我先開口訓了你幾句,哼,老二還不直接就發火了?"

老爺子的話,讓李氏一下子清醒了過來.是啊,別看眼下他們過的挺滋潤的,可是所有重要的東西,還都在顧承勇的手里捏著呢.

顧承勇十幾歲出門闖蕩,等到發達了回來時,已經成熟穩重多了.所以當年李氏對待他的那些事情,顧承勇並沒有多計較什麼,對待李氏,雖然比不上親娘,但是該有的尊重還是有的.

李氏這個人吧,就是那種得寸進尺,有一點兒好處就會得意忘形的.顧承勇不跟她計較,結果李氏就覺得顧承勇這是怕了她了.就真的擺起了當母親的架子,處處想要拿捏著顧承勇,以便從顧承勇的手里多撈一些好處.

李氏原本以為,顧承勇這一回是落魄了從外面逃難回來的,所以就想著將顧承勇壓服下去,以後老老實實的為家里出力.卻是忘了,即便顧承勇真的是落魄了,也不是她能夠收拾得了的.

"那這事情可咋辦?老二手里,肯定還有不少的銀錢呢.咱們老五可是要去考院試了,老丫頭也該說親事呢,家里頭這些個花銷,還不得從老二的手里出?我要是不把他鎮乎住了,他能願意給家里出力麼?"李氏很是不甘心的說道.

"老頭子,你也該知道,咱們老五那可是讀書的好苗子呢.這一回要是能考了秀才,那咱們顧家可就真的是光宗耀祖,改換門庭了啊.這個可是大事兒,你絕對不能糊塗.不管啥事兒,也越不過老五的事情去.那可是你的老兒子呢,將來他出息了,咱們都跟著享福."李氏看著丈夫,那說話的語氣里,帶著三分撒嬌的意思.

一提起老兒子來,顧家老爺子的臉上可就笑開花了,老兒子那可是他的命根子呢.那孩子從小就聰明懂事,念書也好,學堂里的夫子都說,老兒子將來一定能考個功名回來光耀門楣的.

從小,老爺子就對最小的兒子報了極大的希望,就盼著他將來有一天,能夠考個功名回來.要是老五真的能考上了秀才,以後再中了舉,那可就是能當官了啊.

老五要是能當了官,他們家可就從農,一下子晉升到士了呢.士農工商,能夠當人上人,那是無數人一輩子的夢想呢.有了這個機會,無論如何也得抓住了才對的.

"對,對,誰也越不過老五去,老五考功名是最重要的.老婆子,你放心吧,家里老大老二老三,他們幾個都不敢亂蹦跶,只要有我在的一天,他們就全都得幫著老五才行.以後就是我不在了,他們也不能把老五撇開."老爺子很是堅定的說道.

李氏聽了老爺子這話,才算心滿意足.她就知道,老兒子是丈夫的心頭肉,只要提起老兒子來,就沒有什麼事情是擺不平的."那你以後可得多幫著我,不能總向著那哥三個說話."李氏笑呵呵的看著老爺子說道.

"是,是,這些年我不就是都聽你的麼?"老爺子連連點頭.

這邊顧家老兩口躺在被窩里琢磨著怎麼壓榨兒子,那頭顧承勇回到了他們的住處,也是滿心的疲憊.

馮氏一見到丈夫臉上那個樣子,就知道老太太准是沒說好話.當下也不打聽,只是去端了熱水進來,幫顧承勇脫了鞋子,讓他好好泡泡腳.

"紫玉,你歇著吧,這些事情,我自己動手就是了."見到妻子要給自己脫襪子,顧承勇連忙擺手,扯起來馮氏,讓她坐到身邊."陪我說會兒話吧."

馮氏笑笑,知道這是丈夫心里堵得慌,想要找人說說.于是,馮氏就輕聲的問了剛剛在那邊的事情.

顧承勇就把剛剛的事情跟妻子說了一遍,"沒回來之前吧,就覺得回到家鄉來,守在親人的身邊,好歹的也算是落葉歸根,算是有個著落了.可是這才回來頭一天呢,就弄出來這麼些事情."

"要不是顧忌著咱爹,今天晚上我還真是想跟她好好說道說道呢,真打量我是好欺負的?"說起這些來,顧承勇的心中還是有些憤憤不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