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.第50章 好心提點
馮氏一聽這個就楞了一下,婆婆還有這樣的毛病?她可真是不知道.以前回來,都是住一些日子就走,再加上她的屋子里有丫頭守著,李氏根本就進不去,所以還真是不曉得這個毛病.這以後都住在一起,要是李氏真的犯這個毛病,那還真得注意了呢.

"你們家,還有一個小姑子沒出嫁,一個小叔子沒娶媳婦呢,想來一時半刻的,也不能分家.你自己可得多留些心眼兒,手里的銀錢攥緊了,平時可別露出來.那都是大窟窿呢,只要讓你那婆婆曉得你們有錢,她恨不得能把娶媳婦嫁閨女的銀子,全都讓你們出.記住了,千萬記住了啊."

嬌顏在那頭聽得真切,心里暗暗警醒,看來,真得多注意些才行呢.不過,師父過幾日就能搬過來了,到時候,就把家里的東西,偷偷地藏到師父家里一些吧.也不是舍不得給顧家人花用,正常的用度什麼的都可以商量,畢竟十幾口人吃喝什麼的,也的確是個不小的負擔.

雖然說,顧家能夠有今天,大多都是顧承勇的功勞.不過顧承勇畢竟是顧家的人,為家里多出些力也是應該的.嬌顏雖然是回來的時間短,但是也看的清楚,那個奶奶李氏絕對不是個好惹的.住家過日子,也不能成日的吵鬧,能躲避的,還是盡量躲避.

"二奶奶,謝謝你啊,我都記住了,以後我來提醒我娘."嬌顏怕母親不好答話,便自己出聲,接過來話頭兒,也省得萬一今天的話傳出去,對母親不好.

嬌顏人小嘴快,又是笑嘻嘻的樣子,一下子就把大家伙給逗笑了."你個小人精,你懂什麼啊?還你記下了?"黃氏摟過來嬌顏,在她臉上親了一口."多好的小丫頭,簡直就稀罕死人了."

這一頓飯,直吃到了戌時中,男人們都喝得搖搖晃晃了,這才算是完事兒.顧承祥送了齊長文回家,顧承勇也帶著妻兒回顧家去.

等到眾人都走了,黃氏這才有工夫打開馮氏送過來的東西仔細看.原來,里面竟然有兩塊十分精美的綢緞,還有幾塊各種顏色的棉布.另外也有些梳子,篦子,煙嘴兒等物件兒,都是些很新奇的玩意兒.

這些東西,跟以往顧承勇送來的,確實是沒法比.黃氏看著這些,不由得就歎氣,"老頭子,大勇怕是這一回日子真的艱難了啊.這孩子也是,非得爭這個臉做什麼?還拿過來這麼些東西.以後大勇那頭有什麼事情,你記得多幫他出頭."

顧二叔聞言點點頭,"這個不用你說,我自然是曉得的.大勇這些年,可是沒少給咱東西,我哪里就能不管他?"

"呀,二堂嫂送了這麼多好東西來啊?娘,這花布挺好看的,給文藍做一身衣裳,肯定好看呢."劉氏一見炕上的那些東西,眼睛就瞪起來了.剛剛一直在廚房忙活著,還真是沒看見呢.

"哎呀,那緞子也好看,這要是做了衣服穿著,還不定多美呢.娘,我可是聽說啊,二堂哥家回來的時候,大車上拉了好多的東西呢."劉氏兩眼放光的看著面前的東西,恨不得全都劃拉回自己屋去算了.

黃氏狠狠地瞪了老二媳婦一眼,"瞅你那眼皮子淺的樣兒,哪一年過年,你堂哥不都是派人給送東西的麼?你也是見過好幾回了的,咋還是這麼個德性?這些是侄媳婦送來的不假,可這也是人情.人家送來這麼些東西,咱們家以後也得還回去的.你有這些個好玩意兒麼?就知道眼饞,給我一邊呆著去."

三個兒媳婦,只有這老二的媳婦,最是沉不住氣.平日里過日子也就罷了,倘若家里有點兒好東西,她就兩眼放光,淨想著怎麼往自己手里劃拉.好在這個劉氏,平日里也是極勤快的,雖然有點兒眼皮子淺,但還算聽管教,所以黃氏倒是也不算太厭煩她.

"你們都不用瞅著,咱們家的這些孩子,一個個也都大了,過幾年,說不得就得說親事.這些東西都留著,以後留著當聘禮還是做嫁妝的,也都拿得出手."黃氏看了一眼兒子媳婦,然後又道.

"行了,都不用在這瞅著了,該睡覺睡覺去.家里的地種的差不離了,明日老大跟你爹下地,去看看還有哪里需要規整的?老二老三,去把咱家老房子收拾收拾,那苗家侄女是郎中,咱們可得跟人家好好的相處著.住家過日子,誰知道能遇上啥事兒?"黃氏擺擺手,示意眾人離開.

幾個兒子媳婦聽了,連忙領著孩子們各自回屋睡覺去了.平日里,他們早就睡覺了呢,今天男人們又都喝了些酒,腦子里迷迷糊糊的,回去就全都睡著了.

顧二叔坐在炕上,看著妻子把東西都收拾起來,放到了櫃子里頭,不由得便感歎起來,"大勇這回回來,日子肯定是不太好過了.今天這才第一天呢,外頭就有不少人說閑話,說是大勇在外頭惹了禍,回來躲著的.唉,也是難為了這孩子,這樣了,還能想得到咱們."

顧二嬸放好了東西,然後拿出被褥鋪上,聽到丈夫的話,不由得也跟著犯愁,"不管旁人說什麼,咱們家的人可是不許瞎胡說去.我就是擔心啊,你那個大哥性子就跟面團兒似的,根本不頂事兒.你那個嫂子,那是個蒼蠅飛過去,都能刮下來二兩肉的主兒.這回大勇回來了,她還不得往死里折騰?"

"大勇又是個好臉面的,到時候礙著你大哥的面子,不肯跟李氏鬧,恐怕就得吃虧.再加上李氏那個姐姐姐夫的從中間挑唆著,到時候老顧家准得鬧起來"黃氏脫了衣裳,躺在被窩里說道.

說到這個,,夫妻倆不由得都歎了口氣,不知道再說什麼好了."算了,以後的事情以後說,到時候咱們能幫得上的就幫一把,也算是咱們當叔叔嬸子的本分了."

另外一邊,顧承勇夫妻等人離開了顧二叔家,一路往回走著.

等到他們回到顧家時,卻見到大門已經關上了.顧承勇上前,正想拍門叫人呢,從西邊院子那邊的小門兒里,卻走出來了文芳文菲還有阿喜等人.

"二伯,從這邊進來吧.奶奶生氣了,嫌你們去二爺爺家里,就說插了大門,你們愛睡哪里睡哪里去.我爹和我娘就讓我領著阿喜和如云姐姐在外面等著,聽到二伯回來,就趕緊開門."文菲比較爽快,見到顧承勇幾人,便直接將事情說了.

"叔,你們可算回來了,老太太發了好大一通火."阿喜和如云他們趕緊上前來,擁簇著顧承勇一家人往後院走.

顧承勇歎了口氣,以前沒回來的時候吧,心里簡直惦記的不行,想著回家來不定多麼好呢.可是真的回來了,卻是要面對無盡的煩惱."文芳,文菲,謝謝你們兩個了,這大晚上的,外頭多冷啊,別凍壞了."別看是春天,晚上還是很涼的,倆丫頭可別凍生病了.

"沒事兒的,回去喝點兒熱水就好了.二伯,你們回來,那就趕緊睡覺去吧,我倆先走了."文菲扯著姐姐,倆人快速的朝著後面跑了.

顧承勇回身將小門重新插好,別上杠子,然後帶著眾人,就要回去休息.驀地,正房東屋亮了起來,然後就見到李氏從屋里出來,站在院子里高聲的喊道,"你不是能耐麼?我說話都不聽了.連吃飯都不回來,你倒是住在那頭兒啊,還回來做什麼?"

顧承勇無奈的歎了口氣,對馮氏說道,"你先帶著孩子們還有表妹休息,我去跟爹娘說說話."

馮氏點點頭,帶著孩子們就進屋去了.這種事情,還是讓丈夫出面去說吧,她是媳婦,不擔是非,少摻合點兒比較好.

李氏見顧承勇朝這邊過來,轉身就回屋去了.顧承勇跟在李氏身後,直接就到了東屋來.只見老爺子坐在炕上抽煙袋,老太太則是氣呼呼的坐在炕沿上瞪著顧承勇.

"你長能耐了是吧?我的話你也不聽了?你二叔家好,那你就上他們家住去啊.還回來干什麼?"老太太語氣很沖的說道.

"老婆子,你不說話能行不?那是我弟弟,大勇的親二叔,過去看看,那是應當的."老爺子放下了煙袋,看著顧承勇,笑問道,"你二叔咋樣?"因為妻子的緣故,他們兄弟也是好長時間都難得見一回了.

"二叔挺好的,他記掛著爹呢,說是哪天有工夫,讓爹過去坐會兒."顧承勇心里歎氣,好好的一家子兄弟,結果弄得都不上門了.

"好,好,哪天有空再."老爺子也是有點兒感慨,但是當著妻子的面,他也不能再說別的.

妻子嫁過來當了填房嗎,這些年心里一直委屈的慌,這個他都曉得.為了這個,他也願意多讓著些,再者李氏雖對他那是沒話說.陪伴他這麼多年,為他生兒育女,操持家務,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,實在是找不出多大的錯處來.妻子與妯娌相處不來,也不能全都怨一個人,這些事情,大不見小不見的,就那麼過去算了,提起來也是鬧心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