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.第48章 顧家二叔
他們在回家的路上,顧承勇和馮氏就叮囑過孩子們好多回了,回到家里,就像是自己家一樣.不管干什麼,都要伸手幫忙,多干點兒活兒,也能讓人家對孩子們的印象好些.如今回到顧家,馮氏真的挺慶幸,自家兒子們都懂事,能夠主動的就去找活干,而不是把自己當客人.

別的不說,單看這一下午在顧家,顧家眾人的表現,馮氏也明白,這顧家,也是一鍋粥,鬧得很呢."以後,也得像今天這樣,只要是能做得來的,都伸伸手.尤其是文芳姐妹倆,你們要是能幫,就多幫襯著點兒."馮氏叮囑道.

"娘,你放心就是了,我們都懂的."孩子們齊聲應道.

"苗家妹子,待會兒我問問二叔,村子里誰家有閑房子的.要是有,就幫著你們娘倆租下來."顧承勇帶著苗素問母子出來,也是有這個原因的."二叔家離著村長家近便,待會兒有工夫,就去村長家一趟.你們娘們想在村子里住下,還得村長同意才行呢."

苗素問點點頭,"好,那就麻煩姐夫了."

說話間,顧承勇已經帶著一家人來到了顧二叔的家門口.下午的時候,顧承勇特意向老三打聽過了,知道二叔家已經從原來的老房子,搬到了現在的這個新房這邊.所以一行人呢,直接奔著新房子就過來了.

來到了顧二叔家的大門口,見到大門敞開著,院子里坐了好幾個人,正有說有笑的呢.中間的那個歲數大的,長相跟顧家老爺子有些相似,年紀也有五十五六歲了,那就是顧承勇的二叔.

"二叔,我帶著媳婦和孩子,過來看看你,也看看嬸子和兄弟們."顧承勇見到顧二叔,幾步上前,朝著顧二叔行禮道.

原本正在說話聊天的幾個人,這時都扭頭看向了從外面進來的顧承勇.顧二叔看著面前這個侄兒,高興的站了起來,"剛剛還說呢,待會兒吃了飯,讓你兄弟過去把你叫來,咱們叔侄坐一起好好嘮一會兒.沒想到,你們這就來了.快,進屋去,咱們進屋說話."

"大勇來了?呀,還帶著媳婦和孩子呢,來,趕緊進屋,進屋說話.哎呦,這幾個孩子,長得可真好."這時,從屋子里處理一個五十來歲的老太太,圓圓的臉,一臉的笑容,看起來和藹極了.這個,就是顧二嬸兒了.

眾人便跟著顧二叔夫妻一起進屋,顧承勇把手里拿著的東西放到了炕上,"二叔,也沒啥好東西帶給你,路過鎮子的時候,買了兩壇子酒,一條肉.二叔可別嫌少啊."

"看你,還花這個冤枉錢做什麼?二叔家里,啥都不缺."顧二叔趕忙扭頭對妻子說道,"快,把肉拿去廚房,讓媳婦們炒兩樣菜出來.大勇帶著孩子和媳婦過來,咱得留他在家吃頓飯.看看家里還有啥,多弄點兒好吃的.對了,去抓只雞殺了燉上."老爺子高興的都不知道該說啥了.

"二叔,不用了,我們待會兒回家去吃就行.侄兒就是來看看你,看看二嬸和兄弟們的."顧承勇趕忙攔著,不讓顧二嬸去弄什麼菜.

"大勇啊,今晚上必須得在這吃.你娘那個脾氣,我還不知道?你過來上這頭,今天晚上,她還不知道什麼生氣呢,今晚上的飯,你們准是吃不熨帖就是.與其回去看她的臉子,你還不如在這邊吃了再回去呢."黃氏卻是笑呵呵的就出門去了.

"大勇啊,二叔和二嬸這些年沒少受你的恩惠,你看看哪一次你往家里送東西,都忘不了我們.二叔高興啊,當年我們夫妻對你也不過就是伸把手的事情,哪想到這時候,反倒是得了你的濟了.好孩子,以後可不興再往這頭送啥東西,你的心意二叔明白就行."顧二叔扯著顧承勇的手,不停的念叨著.

"幾年沒見,孩子們都這麼大了呢,那是你家的小丫頭吧?下午老二媳婦回來還說呢,你家的小丫頭長得好,小嘴兒巴巴的,可會說話了.還別說啊,你看那小模樣長得,就帶著一股子精明靈透的勁頭.這孩子面相長得好,是個有福氣的,說不准啊,將來你們還要跟著著丫頭沾光呢.大勇啊,好好地對待孩子,可不興對閨女不好啊."顧二叔這時正好瞧見了嬌顏,倒是把嬌顏好一頓誇贊.

顧承勇聞言連忙點頭,然後又把幾個兒子都叫到跟前兒來,挨個兒的給顧二叔見禮.之後又介紹了一下文韜,最後才說起了苗素問母子的事情來."那是你侄媳婦的娘家表妹,跟我們一起回來的.還有件事情想要麻煩二叔,表妹母子想要在村子里住下來,不知道誰家有空閑的房子?"

顧二叔看向了苗素問母子,見苗素問溫婉秀美,秦紹遠白淨俊美,這母子兩個,看上去就很順眼.于是便笑道,"別說,你還真是問對了人了,誰家也不用去問,二叔家的老房子就閑著呢."

顧二叔家的老房子,離著這邊新房大概能有不到一里地,就在新房子的西邊.顧二叔家有三個兒子,如今各家也都有了孩子,原本的老房子不夠住了.前年便蓋了房子,一家子搬到了這邊來,老房子反而在那閑著呢.

"呀,那可真是巧了.二叔,不如就把房子租給表妹母子倆吧.他們母子也算是有了個落腳的地方.過幾年我幫著表妹另外蓋了房子,到時候就能騰出房子來,也不會耽誤家里的孩子們娶媳婦."顧承勇趕忙說道.

"租什麼租?都是自家的實在親戚,住著就是了.老房子了,要是總不住人,也不行.大侄女過去住著,幫我看著房子,我求還求不來呢.不許再提租房子的事情了,這幾日家里種完地,我就讓承家幾個去把房子收拾一下,到時候讓大侄女住過來就是了."

顧二叔最是清楚自家那個大嫂是什麼樣子了,那就是個摳門兒摳到家的人.苗氏母子,在顧家住上一兩天還沒啥,要是日子長一點兒,那老婆子,還不定說話怎麼難聽呢."大侄女啊,你們這孤兒寡母的,以後要靠著啥為生啊?孩子還小,也種不了地啊."

"顧二叔,我是個郎中,以後留在村子里,采藥治病的,想來也能養活得了我們母子的.等過幾年,遠兒大一些了,我們就弄點兒地種著,倒是也不愁著生計."苗素問微笑道.這些年,她帶著兒子就是這麼過來的,所以根本不需要擔心什麼.

顧二叔一聽苗素問是郎中,眼睛就瞪了起來,"這可是真的?哎呦,那可是好事兒,咱們村子里頭,可從來沒有過郎中呢.大侄女能留在村子里頭,以後大家伙有個頭疼腦熱的,可是方便多了.好,這個好,那我就不愁著大侄女的日子了."

"對了,大侄女要在這邊落腳,還得你齊大叔同意才行.老二,快去對面兒齊家,把你齊大叔叫來,就說我叫他過來喝酒."老爺子忽然想起來了這個,就吩咐二兒子顧承業趕緊去找人.

顧承業聞言立即就往外走,出門去請村長齊長文.

這邊顧二叔卻是扭頭問顧承勇,"大勇,你這個意思,是以後就要留在村子里住著了吧?"要不是這樣,為啥給苗家母子找房子啊?顧二叔這時想起來了今天下午村子里的傳言來,就有些擔心顧承勇了.

"大勇啊,你跟二叔說,是不是外面混的不好?唉,既然外頭不好,那咱們就老老實實的呆在家里種地.外頭再好,也比不上家里好,落葉歸根啊,早晚都得回來."老爺子有點兒憂心的說著.

"你們要在家里頭長住啊,以後可不能太心軟了.唉,你那個後娘你也不是不曉得,以後還說不定鬧出多少幺蛾子來呢.你手里那點兒錢,可千萬要抓緊了,不能隨便就往外拿.那都是你拼了命掙來的,不能說是那婆娘一甩臉子,你就受不住往外拿錢."

"這過日子是天長地久的事情,可不能一點兒不算計.那婆娘就是看不得別人好,別人有點兒什麼好東西,就能氣死她,非得千方百計劃拉去,結果轉手再送給旁人.你不在家不知道,這幾年啊,你送回來的東西,你那兩個哥哥家里沒得到什麼,都送給李氏那個姐姐家里去了.唉,那就是個敗家的婆娘,你可千萬當心了."

顧二叔的屬于那種熱心腸的人,對待幾個侄子也不錯,尤其是跟顧承勇相處的最好.也是拿顧承勇不當外人,所以才會這樣的叮囑著."再說了,那麼大一片的房子是你出錢給蓋的,上百畝地也是你出錢給買的.這些年往回送的東西銀錢,總算起來也有幾千兩了.大勇,你對家里已經夠好了,不用覺得回來有啥不得勁兒,這個家,你回來住著,那是理直氣壯."

嬌顏在一旁聽著,只覺得這個二爺爺,比起自家那個爺爺來,好像是要開明好多.這個二爺爺,想來年輕時定然也是一身的好本事,出門闖蕩見識過,所以說話處事上,的確是不一樣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