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7.第47章 弟 當年恩怨
"娘,我們去二叔家看看.都是正經的親戚,我回來的事情肯定二叔早就知道了,不過去看看不好."顧承勇回頭說道.

"不許去,去看他做什麼?黃氏眼里都沒有我這個大嫂,你二叔被她挑唆的,一年到頭都不登門兒.你還去看他?真是美的他."老太太一聽這個,立時就拉下來臉子,不高興的說道.

"娘,你和二嬸兒倆的事情,跟我們小輩兒的沒關系.我是小輩兒,好幾年沒回來,回來了不去看看二叔,你讓外人知道了,不得說我六親不認啊?"顧承勇沒搭理李氏,繼續往外走.

"你給我站住,這些年你哪一回忘了他們家了?哪次往家里送東西,不都是單獨預備出他們家的麼?那麼多的好東西,都白給他們了.在你眼里,我連你那個二嬸都比不上呢.你這個不孝順的東西,今天就是不許你去."李氏此時已經是火冒三丈了,一手叉腰,一手指著顧承勇,就是不讓他離開.

這時,顧家老爺子在屋子里也聽到了這母子倆的對話,連忙出來喊道,"老婆子,你又抽什麼瘋兒呢?那是大勇的親二叔,我的親弟弟,怎麼就不能去?大勇,趕緊去,待會兒回來吃飯."

顧承勇聽到父親的話,答應了一聲之後,就領著馮氏回西院,拿出來早就預備好的一份兒禮物.領著苗素問母子,還有自家的孩子一起,從西院過來,邁步就要往外走.

"等等,你們去就去,還拿東西做什麼?他們家,也配要我兒子的東西麼?"老太太見到兒子和媳婦手上拎著的東西,臉色可就難看的不行了.此時她很顯然忘了,她只是繼母,不是顧承勇的親生母親,所以這麼理直氣壯的喊道.

在村子里,一般都是一大家子住在一起,等著老人歲數大了,這才分家單過.一家子兄弟成日的在一起攪合,這兄弟之間,妯娌之間,就難免鬧得不愉快.李氏本來就是個刁鑽刻薄的,又是繼室,跟妯娌黃氏之間,更是很難相處,老人在的時候,這倆人就鬧得不可開交.

顧承勇的爺爺奶奶去世早些,顧承勇十歲的時候,老兩口就都沒有了.等到老兩口去世,顧家便分了家,分家的時候,妯娌兩個更是鬧得滿村子沸沸揚揚的,之後兩家來往都少.顧家老太太李氏和弟媳婦黃氏兩個,見了面就跟烏眼雞差不多,非得斗起來不可.

眼下見到顧承勇竟然拿著那麼多東西,去送給顧老二那頭,李氏哪里肯讓?"不行,把東西給我放下,他們家哪來的臉,吃我兒子送的肉?留著喂狗,也不能給他們家."李氏叉著腰高聲喊道.

顧承勇真是無語了,這老太太還真以為自己是他親娘了啊?這些年不跟她一般見識,還真以為她能管得了自己了不成?

"我叫你一聲娘,那是看在我爹和老四老五的面子上,別真以為我是你的兒子成麼?以前你是怎麼對待我們哥三個的,你忘了,我們都忘不了呢.說實話,我二叔二嬸對我們,真的是比你強多了."顧承勇有些不高興,板下臉,冷冷的說道.

"那些年,我挨打挨餓的時候,要不是二嬸,我早就死了.不過是送點兒東西,有什麼大不了的?我回來了,要是不去看看二叔二嬸,那還真是連畜生都不如呢."顧承勇說完,頭也不回的就領著妻子兒子走了.

留下老太太站在院子當中,氣的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,"哎呀我可不能活了啊,老天爺啊,你睜開眼看看吧,老顧家的兒子有能耐欺負後娘啊.老頭子啊,你就是個啞巴,你就這麼看著你兒子欺負我啊?我真的是沒法活了啊."老太太坐在地上,扯著大長腔喊著.

"敗家的玩意兒,有好東西不知道留給自家爹娘兄弟吃,巴巴地送給了外人去.白眼狼啊,你要是有能耐,你晚上就別回來吃飯了,看看你那個二叔,能不能留你吃飯?"

老太太這動靜兒挺大的,也幸虧村子里各家離得都很遠,好歹的別人家聽不到.就是這樣,老爺子也忍不住了,從東屋出來,扯著媳婦就進屋了.

"你想干啥?那是我兄弟,讓你攪合的,一年到頭都不能來一回.大勇就拿點兒東西過去,你整這一出兒,給誰看?你這是打我的臉呢."

別看老太太平日里耀武揚威的,可是老爺子要真的板下臉來,她還真是不敢硬擰著來.如今見到老爺子是真的生氣了,她也不敢再喊,連忙站了起來,進屋去坐在炕上生悶氣了.

秀麗也聽到了外面的爭吵聲,此時再見到母親氣呼呼的進屋,不由得也跟著生起氣來,"娘,二哥這也太不把你放在眼里了吧?他們今天才剛剛回來呢,就敢跟你這麼叫板?那要是以後時間長了,這家里還有娘說話的份兒麼?"

"就不該讓他們住在家里,剛剛就應該把他們趕出去,看他還能那麼張狂?"顧秀麗說話時的表情,與李氏剛剛的表情如出一轍,將原本美麗的容顏,扭曲的十分丑陋了.

李氏歎了口氣,"你啊,還是歲數太小了,經曆少.咱們家現在住的房子,那可是老二出錢給蓋的啊,咱們哪能把他們給攆出去啊?唉,要不是這樣,娘哪能忍著他?"屋子里只有李氏母女,所以老太太才敢把心里話說了出來.

"等著吧,等著你五哥娶了媳婦,你也定了親事,到時候我就分家,把她們都給趕出去才好."李氏發狠道.

"對,娘這樣想對.哼,等著吧,等我五哥考了功名,看他們還敢張狂?"顧秀麗十分得意的說著.

顧家的老五,顧承仁,是個讀書人,前幾年就過了縣試和府試,成了童生,只等今年八月的院試考過了,那可就是秀才老爺了呢.到那個時候,就不信顧家還有哪個敢蹦跶.顧秀麗憤憤的想著.

聽了閨女的話,老太太的臉上也露出了些許的笑意,自家小兒子從小就愛讀書,先生也說,將來肯定是有出息的.如今她別的都不盼著,就盼望著兒子能考個功名,在娶了媳婦,小閨女嫁個好人家.

"你五哥出門去縣城,說是去聽什麼夫子講課去了,也不知道,啥時候能回來啊?"說起來老兒子,李氏不由得歎了口氣,為了兒子能夠成才,家里可是沒少下本錢呢.

"五哥不是說過麼?三月末准能回來的,這還差幾天啊?娘,你就別著急了."顧秀麗忙勸道.

且不說不說李氏母女暗地里的計較,只說另外一邊,顧承勇帶著眾人,出了顧家,朝著叔叔的家里走去.路上,嬌顏便忍不住問道,"爹,奶奶跟二奶奶家里,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"好家伙,弄得跟生死仇人似的.

"你二奶奶,是你祖奶奶娘家的一個親戚,嫁到顧家來,算是親上加親,你祖奶奶就能對你二奶奶好些.再加上你奶奶是填房,一直都想拔個尖兒,妯娌兩個互不相讓,針尖對麥芒似的就成天的鬧.有老人在的時候,好歹還強些,等到老人沒了,分家的時候,就打的不可開交.之後就不太來往了."

顧承勇一邊走,一邊跟兒女們解釋當初的事情,"其實吧,你二爺爺二奶奶都很好,對我們兄弟也很好.你們二爺爺有能耐,會掙錢,我是小時候跟二叔學的功夫,後來又遇上個老乞丐,又跟人家學了些,這才有今天的本事."

"那時候,你二爺爺跟人冬天在山上伐木,夏天就去放排,每年都能掙回來好多錢呢.我那時候性子倔,經常跟你們奶奶頂著來,沒少挨打挨餓的.要不是你們二奶奶時不時的護著我,給我吃的,我早就餓死了呢."

"沒有你二爺爺和二奶奶,估計我就算能活下來,也頂多就跟你大伯他們一樣,在家里種地過日子.那樣,就遇不上你娘,也沒有你們了.你們說,我難道還不該過去瞅瞅你們二爺爺二奶奶麼?"顧承勇知道,這些事情必須跟孩子們講清楚,別讓孩子們以為,他是個不孝順老人的.

"你們也都記著,在家里,盡量就離你們奶奶遠一些,她要是心情不好罵幾句就讓她罵,別搭理就行了.這個家遲早要分家的,你們小姑姑已經十六七了,不可能一輩子在家.等她嫁出去,你們五叔娶了媳婦,這個家必須得分,誰說也不行.暫時先忍一陣子,我估摸著,也就是一年半載的光景了."

顧承勇也是沒辦法,他們如今算是走投無路,不得已才回來的.想要在村子里站穩了腳跟,就必須忍耐些.

"知道了,爹,你放心吧,我們都明白的."孩子們齊聲說道.

馮氏摸了摸兒子的頭,笑笑,"你們都是好孩子,爹和娘都很高興.今天文修和文齊做的不錯,還知道幫忙干活呢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