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.第46章 愛護姐妹
文韜見嬌顏那模樣,連忙否認,"沒,我沒說啥.我是為你好,你現在歲數太小了,真的不好進山的."

那頭,文修和文齊也都開口勸嬌顏,"文韜說的對,小妹,你還小呢.等著再過幾年,你想要進山,誰都不會說啥的,現在真的不行."

"娘,你看哥哥們啊,我是好心啊,他們都不領情."嬌顏癟著嘴,很是不高興的說道.

"哥哥們沒說錯,你就是太小了.過幾年吧,到時候,你愛怎麼樣都好."馮氏伸手,拍了拍嬌顏的小腦袋,笑著安慰她.

沒辦法,誰讓自己歲數小呢,"好吧,那我就不去了,你們要是遇上好東西,別忘了給我帶回來."

文芳和文菲,很是羨慕的看著嬌顏.同樣是女孩,嬌顏就有那麼多哥哥疼著護著,她們姐妹,卻是連個親兄弟都沒有.要是母親能生個哥哥或者是弟弟多好?她們家,也不至于在這個家里,什麼話都不敢說了.

眾人一起動手,當然是很快了,不多時,野菜就挑好了."二伯母,這樣就行了.待會兒燒了水,把大葉芹還有山糜子都燙熟了,拌著吃就行.山菠菜,可以熬湯,待會兒問問奶奶,晚上熬個燙,正好就不用煮粥了."文芳這時開口說道.

正說話間,吳氏等妯娌三個從後面過來了,"呦,二嫂,你們呢咋還動手干活了?文芳,文菲,你們兩個死丫頭,這麼點兒活,還讓你二伯母動手?真是要挨揍了."徐氏尖聲喊道.

嬌顏一聽這個,心里就來氣了,這是拿文芳姐妹當奴才使喚呢?"四嬸兒,我們就是瞧著這東西稀奇,就過來幫忙玩兒而已."

嬌顏也明白,他們今日才到家的,應該多小心一些,不能這時候就跟人家鬧起來.可是在見到顧家人如此對待文芳幾個女孩時,嬌顏真的是有點兒忍不住.她憋著一肚子的火氣,好歹忍住沒發火,只是笑嘻嘻的這麼說著.

"我還沒見過這些野菜呢,瞧著新鮮,所以就扯著哥哥們出來幫忙.以後都要在村子里過日子了,也應該早點兒認一認北方山里有啥啊."嬌顏笑的十分燦爛,臉頰的兩個酒窩,襯得她更加的可愛了.

徐氏聽嬌顏這麼說,也就不好再說文芳什麼了.但是看著嬌顏那個樣子,徐氏撇了撇嘴,心中暗道,丫頭片子,不用你強出頭,以後有你的好日子呢.

"二嫂,這麼點兒活,兩個丫頭就干了,哪里還用二嫂伸手幫忙啊?你們剛剛回來,就該歇著才對呢.大丫二丫,你倆快去燒火,燒了水,把菜燙出來."趙氏見到這情形,就趕忙吩咐自家的兩個閨女干活去了.

文芳和文菲啥話都沒說,將地上的野菜歸攏一下,然後轉身就進屋去燒火了.

文修和文齊都不是能閑得住的人,一看這樣,就趕緊幫忙抱了不少的柴禾放到廚房里."文芳姐,柴禾抱進來了,要是不夠,待會兒我們再抱一些."

文芳扭頭,見到了地上的柴禾,卻是不知道為什麼,眼淚就掉下來了.

文修不曉得這是怎麼了,就愣了一下,"文芳姐,是不是我們抱錯了?"

文芳搖搖頭,卻是沒說什麼.那邊的文菲這時說道,"我們姐倆還有我娘,在家里做飯的時候,都是沒人幫忙的.柴禾自己抱,有的時候劈好的柴禾不夠了,我倆也要劈柴呢.文修,你們以後別伸手了,讓奶奶看到,當心罵你."

文修楞了一下,他怎麼也沒想到,家里會這樣對待這對兒姐妹.是啊,他們家沒有男孩,沒人給他們撐腰的."不怕,以後有什麼活,你就叫我們做,沒事的,奶奶不會罵我們."文修只能這樣安慰這兩姐妹.

文菲聽了文修的話,眼睛不由得亮了起來.她們姐妹沒有兄弟,在這個顧家,就是受氣的命.沒想到,今日二伯家剛剛回來,眼前這個堂哥,竟然就能幫她們.文菲笑笑,"那可說好了啊,以後要是我們做不來的活,就找你."

文修點點頭,"行啊,這還有啥?"他們兄弟疼妹妹已經成了習慣了,根本沒覺得幫姐妹做事有什麼丟人."水還夠麼?咱們吃水從哪里弄,用不用我幫你去打些水來?"

"後院有水井,文修哥要是不嫌累,就幫我們拎兩桶過來吧.燙野菜要用不少水呢."文菲倒是真的不客氣,很是歡喜的就說道.

"好,這個容易."文修也笑了,拎著木桶,領著文齊便朝後院去了.

另外一邊,顧家老太太這時已經把兒媳婦們叫一起去,商議做晚飯了."用山菠菜熬個湯,貼上一鍋餅子,再疊一些煎餅.大葉芹拌了吃,再來點兒大蔥大醬咸菜,晚上就這樣了."

趙氏聽完老太太的吩咐,立即聚起身出去干活了.倒是吳氏,磨磨蹭蹭的不走."娘,二弟今天不是還拿了好些肉回來麼?好歹的炒個菜啊?二弟頭一天回家,總不能就弄這些野菜咸菜的對付著吧?"吳氏問道.

老太太聽見這個,立時瞪起了眼睛,"就你成日的饞,過日子有你這麼過的麼?有點兒好東西,就恨不得一口全都吃進肚子里去.中午不是做了那麼些好吃的?咋地?一頓還不夠?還想頓頓吃不成?"

"眼看著這兩日就種完地,正好老二一家子也回來了.哪日得閑兒,把你大姨一家子叫過來,整幾個菜一起聚聚也是好的啊.你個敗家玩意兒,就想著吃了."老太太拿眼睛狠狠地剜了大兒媳幾下.

吳氏一聽這個,心里就有些不服氣,她小聲的嘟囔道,"有好吃的,不留著自家人吃,偏要便宜外人.二姨家,時不時的就過來蹭吃蹭喝,怎麼不見他們叫咱們過去吃頓飯呢?"

老太太耳朵好使的很,盡管吳氏的聲音很小,還是讓老太太聽到了.氣的老太太抓起炕上的雞毛撣子,就要朝著吳氏使勁兒."我打死你這個又饞又懶的死婆娘,有你這麼編排長輩的?趕緊給我滾出去做飯去,再嘟嘟,今晚上就別吃了."

吳氏其實心里也明白,那些好吃的,老太太根本是不可能拿出來.可是她想起來中午的時候,兒子們吃的那個歡實勁兒,就想著試一次,或許能成呢?果然不出所料,婆婆不肯,自己還差點兒挨揍,吳氏也不禁歎氣,"這樣的日子,啥時候是個頭兒啊?"

馮氏瞧著眼前這樣,心里直歎氣,這以後的日子,恐怕是非常精彩了."娘,那我也去幫忙了,下地的人都快要回來了,趕緊做出來,省得男人餓肚子."說完,也不去看老太太的臉色,直接就出去了.

東屋里,只剩下老太太還有秀麗,娘倆坐在炕上,老太太瞅了一眼閨女手上的針線,點點頭,"行了,今兒就這樣吧.待會兒天就暗了,當心眼睛."說著,老太太就要穿鞋下地去.

"娘,你干啥去啊?廚房里好幾個人忙活著呢,哪里還用你去干活?"秀麗見母親要出去,連忙道.

"你娘我就是個勞碌命,老天拔地的,也得去伺候他們去.不去看著怎麼行?那油啊鹽的,哪一樣不得看著她們放?一個不當心,她們還不得把整罐子油給我倒進去了啊?"老太太一邊穿鞋,一邊嘴里還罵著,"一群饞貨,都跟害了饞癆似的,不看著,還不定怎麼作騰呢."

老太太下了地,來到了廚房里,然後就指揮著媳婦們做這做那的.倒是沒用多長時間,飯菜挨樣兒的就下了鍋,用不了多大功夫,就可以吃飯了.

這時,下地的男人們也都回來了.顧家雖然有一百多畝地,不過佃出去了一半,自家只中四五十畝而已.再加上這邊節氣早,已經干種好些日子,所以地里的活就剩下不多.估計明天一頭午,就能收尾了.老爺子高高興興的進了屋,領著兒子們坐在炕上,"行了,地快要種完,我看這天啊,弄不好明後天就能下雨,正好,趕得正相應呢."

顧承勇多少年沒下地干活了,這才一下午,就感覺身上不得勁兒.不過,他還有些事情要去做呢,于是就朝著父親說道,"爹,我想趁著沒吃飯之前,帶著孩子們去二叔那邊看一看去.正經的親二叔,我回來了,不過去瞧瞧,實在是說不過去的."

之所以選在這個時候,主要也是大家伙這時候都回家去了,都能見著面兒.

老爺子點點頭,"行,你去吧.領著孩子們一起,給你二叔捎點兒東西過去.給你二叔預備東西了麼?要是沒預備,就把你帶回來的酒拿過去一壇子."那頭是老爺子的親兄弟,兒子這麼敬重著,老爺子心里當然高興了.

"不用,早就預備下了.爹,那你和大哥他們說話,我帶著媳婦孩子過去一趟."顧承勇說著,就從東屋出來,到廚房喊了正在干活的馮氏,然後就要往外走.

顧家老太太見到兒子喊著媳婦往外走,心下納悶兒,就問了句,"老二,你這是要帶著媳婦去哪兒啊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