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0.第40章 眾人的反應
老太太的問話,讓屋子里好多人都瞪起了眼睛,盯著顧承勇,想要知道他的答案.

"那還走什麼走?大勇出去這麼多年了,好不容易回來,以後不許再走了.就在家里,咱們一家好好的過日子.外頭有什麼好的?還趕不上咱們家里頭呢."沒等顧承勇說話,老爺子就率先發話了.

顧承勇笑笑,"爹說的是,兒子這回回來,就不走了.兒子在家,陪著您二老,安安穩穩的種地過日子."

顧承勇的話,卻是讓屋子里幾個人的臉色都有了變化.顧家老爺子是高興的,聞聽兒子這話,立即就笑開了.老太太那臉上可就精彩了,驚訝,擔心,憤怒等神色混雜在一起,讓她的臉都有點兒變形了.

"你不是在外面過得挺好麼?這怎麼還回來不走了?那你在外面的差事怎麼辦?那麼好的差事,一年掙那老些的銀錢,你怎麼就能舍得不要了?"老太太說著,自己都跟著心疼了起來.要知道,顧承勇一年往家里送的錢財,那可是不少呢.要是顧承勇回來不走了,豈不是說他們以後都得不到什麼東西了麼?

"外面再好,終究也比不上家里頭的.二十幾年了,一直就想著回來,這回真的回來不走了."顧承勇仿佛就像是沒看見李氏的臉色一般,還是笑著.

老爺子聽了兒子的話,不由得點頭,"就是,就是,我就說你不該總在外頭.咱們家如今有這麼一大片的房子,還有那老些地,回來安安分分的過日子多好?"

老爺子的話音還沒落呢,那頭的徐氏就開口了,"我說二哥啊,你們不是在外頭惹了什麼禍事,跑回家的躲著的吧?哎呦,那可是不好.萬一到時候連累的家里頭,二哥你這心里頭就忍心麼?"

徐氏剛剛一聽說顧承勇一家人回來就不走了,這心里可是難受的不行.要知道,如今這家里的一切,可都是顧承勇給置辦的.不管房子也好,土地也罷,就連眾人身上穿的衣裳,也大多都是顧承勇每年派人送回來的.

只要一想到以後沒有這些好處不說,以後這家產都要多一個人分,徐氏的心里,簡直就跟用刀剜的一般疼了.自家婆婆就兩個親生的兒子,等老五娶了媳婦之後,家里定然是要分家的.那個時候,就憑婆婆的本事,一定會把大部分的家產分給老四和老五哥倆.

至于老大和老三,不讓他們淨身出戶就很可以了.那哥倆老實的很,好拿捏,想來絕對不會出什麼幺蛾子的.可是顧老二不一樣,他在外面當過小官兒,見過世面,要是他回來了,以後這些事情,自家准是就要吃虧了.

"二哥,你們要是真的犯了事,那還是趕緊說出來啊.咱們這麼一大家子人呢,可不能被你連累了.咱爹咱娘都歲數不小了,你可別害了他們."顧承信這時也聽明白了媳婦的意思,于是搶著就說道.

顧承勇瞪了老四兩口子一眼,"胡說八道什麼呢?我就是在外頭累了,想要回家來安安穩穩的過日子.你以為我在外頭容易啊?那是腦袋別在褲腰帶上過日子呢,成天提心吊膽的.再說,我這歲數也不小了,過幾年難道還能在滿哪的跑著抓犯人去?當然是趁著年輕回家來過日子啊."

"二哥,你可別說的那麼好聽了.你看看你們家這次回來的樣子吧,說有多麼狼狽,就有多麼狼狽的,一看就是急忙的往家走.要是你沒再外面惹禍,哪里能這麼灰溜溜的回來?以往哪次回家,二哥二嫂不都是高頭大馬,一身鮮鮮亮亮的樣子?哪一次也沒向這回,灰突突的啊."

徐氏可不是好糊弄的,早就從顧承勇一家的外表看出些苗頭來了.在她心里,顧承勇就是在外面惹了禍,回家來避禍的."娘,這事你可得說話啊,要是萬一以後有麻煩,咱們一家可都是要跟著遭殃的."徐氏瞅著李氏,有些著急的說道.

李氏一聽這個,臉色也難看了起來,"老二,你說實話,是不是真的像老四媳婦說的那樣?你們這回,真的是為了避禍才回來的?"李氏板起臉來,瞪著顧承勇,一雙眼睛帶著些凶狠的意思,就這麼直直的盯著顧承勇.

這時老爺子卻是回頭瞅了妻子一眼,"胡說八道什麼呢?咱們家的孩子,哪個是能惹禍的?他們這千里迢迢的回來,路途多遠啊,跟以往從京城往回走能一樣麼?打扮的那麼好干啥?嫌棄不顯眼,招不來賊啊?"

顧家老爺子屬于一般時候不太開口說話的那種,家里家外的事情,都是李氏做主.所以老爺子這麼一開口說話,李氏和顧承信都有點兒發愣.

"再說了,即便是老二真的惹了禍,你們以為他不回來就牽連不到家里了?什麼叫宗族?要是真的有事,咱們家一個也跑不了.一個個的在那說些沒用的,老二這些年對家里怎麼樣?你們都忘了啊?"老爺子說完了妻子兒子,扭頭又看向顧承勇.

"老二,你放心,就在家里住著.這是你的家,不管在外頭有啥事,到了家里,咱們就啥都不用管,安心過日子."老爺子當場就這麼拍板定下來了."都想啥呢,這都啥時候了不知道啊.趕緊的,老婆子給文生幾個錢兒,讓他去買些肉再打點兒酒回來.老二回家來,咱們得好好得慶賀一下."

李氏沒想到丈夫得態度能這麼強硬,一時有些愣神兒.這時聽說要管她要銀錢,便尖聲道,"哪里來的銀錢買酒賣肉的?老五走的時候拿走了好些銀錢呢,將就著算了,也不是外人."只要一想到以後不會有那麼些的錢財和禮物了,李氏心里就像刀割的一般疼,語氣上自然也不可能太好的.

"爹,不用了,我們回來的時候,在鎮上買了東西呢.都在車上,我這就去拿回來."顧承勇最是熟知繼母脾氣的,早就做了准備.于是朝著老爺子擺擺手,然後站起來,"阿喜,阿祿,走,跟我一起去把東西卸下來."

"文生,你們也去幫忙,幫著你二叔把他們的行李什麼的,都搬到西邊院子去吧,讓你二叔他們暫時住到西邊院子去."老爺子趕忙吩咐道.

顧家的房子多得很,眼下還有不少空著的房子.顧承勇當初給家里蓋房子的時候,雖然沒想到自家以後要回來,但卻是留出來足夠的房間的.

于是,顧承忠兄弟幾個,再加上文生兄弟,全都跟在顧承勇等人的身後,幫著往西邊院子搬東西去了.

顧承勇在外面二十幾年,其實是攢下了不少家底兒的.可惜他們倉皇逃離,房子,家具,各類擺設物件兒等等,都沒能帶出來.只是帶了行李以及一些衣物等輕便的物品.即便是這樣,車上也是不少東西的,幸虧馬車挺大,好歹算是都拉回來了.

眾人搬了幾趟,總算是把東西都搬到了西廂房去,這時顧承勇便提著他們在鎮上買的酒肉等物進了屋子."爹,娘,這是路過哨口鎮的時候買的,有燒雞,烤鵝,還有現成的熟肉等,另外還有些生肉,留著炒菜吃吧.這兩壇酒,留著給我爹喝,點心留給娘吃."

看著顧承勇兩只手上拎著那老些東西,老太太臉上總算是沒那麼陰沉沉的了.這些東西,也得花不少的銀錢,看上去,老二還不算太落魄了,手里應該是還挺寬裕的.

"你看看你,回家來就是了,這咋還買這麼些吃食啊?這老些東西,不得花好些銀錢?都這麼大歲數了,怎麼還是不會過日子啊?"有了好東西,老太太的心里多少松快了一些,于是就接過了顧承勇手里的東西,"老四媳婦,還不趕緊跟我去廚房?"

老太太說話間,就把顧承勇帶回來的四包點心放到了炕櫃的上頭.農家院都有這樣的規矩,親戚朋友等人送來的好東西,要放在明面上擺著,到時候家里來人,就會瞧見.這個,也是顯示著家里的日子好,人緣兒好.

另外的一些熟食等物,就由徐氏幫忙,婆媳兩個一起拿到了廚房去.徐氏在老太太的指使下,留了一只烤鵝一只燒雞,一部分的熟肉出來,剩下大半全都鎖在了廚房的櫃子里頭.

"娘,咱們家也好長日子沒有見著葷腥兒了,你就留出來這麼點兒的東西,太少了不夠吃啊?文景和文安都瘦了呢,也該多吃點兒補補."徐氏一見這樣,就忍不住嘟囔道.

"廢話,那麼多人呢,這些東西就是全都端上去,也是不夠分的.你等著晚上沒人的時候,我再拿了給文景和文安吃."李氏伸手拍了一下徐氏想要偷偷掰下來一條雞腿的手,"瞧你那饞樣兒,就跟幾輩子沒吃過好東西似的.咱們家的東西,什麼時候少了你們幾個的?"

徐氏一聽這個,當下便連忙笑道,"我知道娘是疼我們的,謝謝娘了."說幾句好聽的就能換來那些吃食,徐氏樂不得的哄老太太高興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