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8.第38章 回到家鄉
顧家一行人,又走了十幾天,終于在三月二十這日,回到了顧承勇的家鄉.遼東府下轄的一個小村子,名叫青山村的地方.

"爹爹,這里就是你的老家麼?"嬌顏四處的打量著這里的景色.三月下旬,這里已然有些樹木開始發芽,吐出一抹新綠了.

嬌顏心中歎了口氣,這里,不是自己前世的家鄉.比起這里來,前世的家鄉應該是更加往北一些,節氣大概比這里要晚半個月到二十天呢.

或許是他們回來的時候不太對,這個季節,山上的樹木剛剛發芽,看不到山色青翠的模樣.但是這連綿起伏的大山,倒是比江南那些小山包要高多了.等到夏日里,滿眼青翠的時候,想來這里應該是非常好看的了.

越是靠近村子里,就會發現,路的兩旁,就有好多的農田.此時,田里已經有好多的人在種地了.是啊,這里節氣早,可不是該種地了怎麼?沒想到,自家一回來,就趕上了農忙呢.

而此時,田里的農人,偶然抬頭,正好見到了遠處來的兩輛馬車.這個年月里,牛馬都是大牲口,一般的人家,有輛牛車就是很不錯的了.像這樣高大的馬車,很少見的,更不用說還是兩輛了.

前面那一輛,還帶著車廂呢,一看就知道,不是一般人家用的東西.更不用說後面那輛車上,還放了好多的東西呢,那些不像是北方木頭做的大箱子,一看就不是普通的貨色.

"這是誰家的親戚來串門子了?這個季節來,能有啥意思?"有的人這樣想著.

也有的人眼尖,發現了前面趕車的顧承勇,"哎呦,你們快看,那是不是顧大伯家的老二?我怎麼瞧著像呢."有人喊了一嗓子.

眾人聽了這話,仔細打量著,"是,是大勇回來了呢.哎呦,可是有五六年沒回來了,這冷不丁的,還真是沒認出來啊.不對啊,往年回來的時候,比這個可是要氣派多了,帶著好幾輛馬車,那麼多隨從的,這回怎麼就這麼幾個人啊?"有的人發現了不同,暗自疑惑不解.

也有那熱情的,便朝著顧承勇一行招手,"大勇,你們咋這個時候回來了?"反正干活也挺累的,正好該是歇一歇了.離著路邊近的,便停下手里的活,來到跟前朝著顧承勇打招呼.

顧承勇瞧了瞧來人,正是顧家後面的鄰居,張家的二娃.呃,現在可不好再叫二娃了,該叫大名才是."德明哥,幾年不見,你還好麼?"顧承勇很是熱情的打招呼.

"好,好著呢,你瞧,兒子都那麼大了.狗子,快,去你顧爺爺家的地里,告訴顧爺爺一聲,就說顧家二叔回來了."張德明是個憨直熱情的性子,這時就叫來了自家的兒子,去通知顧家人.

"都在地里忙活呢,去告訴他們一聲比較好."張德明笑呵呵的說道."那上頭坐著的,都是你家的孩子?這日子過得可真快,我記得你家那一對雙兒上回回來的時候,還得讓人抱著呢.這一回,竟然都長得這麼大了."

這邊張德明跟顧承勇說話,附近的不少漢子也都圍了過來,一個個臉上都帶著淳樸的笑容,熱切的同顧承勇打招呼.顧承勇見到家鄉的親人,當然是也十分的高興,于是就在這說起話來.

嬌顏幾個還都坐在馬車上呢,他們都有點發愣.真是沒想到,這才剛剛進村,這些村民就如此的熱情.這些人說話,都帶著當地的口音,大多數能聽懂,但是也有一些,真的是聽不明白.

嬌顏看著眼前這個場面,聽著很是熟悉的北方話,心里卻是有點兒感慨.前世,嬌顏的祖父祖母,就是從遼甯搬到了吉林去的,所以嬌顏家里說話,還帶著許多原本的口音.聽到了這些人說話,嬌顏有點兒懷念和感動.

那邊說的正熱乎呢,就見到遠處呼呼的跑過來兩個人,"狗子,你顧二叔在哪里呢?"一個男人邊跑邊問道.

"就在前面,看見那馬車了麼?那就是顧二叔他們帶回來的.我爹正跟顧二叔說話呢,你瞧,那頭不是好多人麼?"狗子大概十四五歲,跑的很快,就在前面領路.

說話間,兩個大男人就在狗子的引領下,來到了人群之前,"二哥,你可算是回來了,咋也不提前讓人送個信兒,我們哥幾個好去接你啊?"

正跟眾人說話的顧承勇,聽到了這聲呼喚之後,連忙扭頭看向了聲音的來處.只見兩個三十歲上下的男人,氣喘籲籲的來到了自己的面前.不是別人,正是自家的三弟和四弟,說話的,當然是四弟顧承信了.

"臨時決定回來的,也來不及找人捎信兒了.家里怎麼樣,都還好吧?"見到了親兄弟,顧承勇的心里一下子就踏實了.

"二哥,你可是好幾年沒回來了,家里都想著呢.咱爹剛剛得到信兒了就要過來,咱大哥勸著咱爹回家了.這會兒,怕是咱娘也知道你回來了呢.走,回家,回家."顧家老四是個十分會說話的,這時趕忙上前扯著顧承勇,就要往回走.

旁邊的眾人也連忙道,"對,對,回家去,回家去.老人怕是早就等急了呢.大勇,趕緊回家去吧,見見顧大叔和嬸子去.等著我們得閑了,就過去找你說話."

顧承勇點點頭,"好,那我先回家了."說著,顧承勇就牽著馬,跟在兩兄弟的身後,一路朝著家里走去.阿喜趕著另外的馬車,跟在顧承勇他們的後面,一起回顧家.

孩子們依舊在車上坐著呢,此刻都瞪大了眼睛,瞧著這村子里的一切.嬌顏也是不例外,大眼睛四處看著.

眼前的村莊不算小,看樣子,也得有七八十戶人家了.村子里的房子,五花八門,什麼樣的都有,不過最主流的,還是泥房.看樣子,有的是土坯的,也有的是用泥土砸夯的.房子上面,有的苫著草,有的苫著木材劈成的小片兒.

只有少數的房子,是磚瓦的,青色的磚瓦房,在這個山村里,也算得上是豪宅了.

村子就在大山里,依著山形而建的,所以並不是十分的規整,各家各戶有的相距很遠.村子中間,一條挺寬的石板路,看樣子,就是這個村子的主路了.馬車走在路上,蹄鐵與石板相碰,發出清脆的聲響.

顧承勇兄弟走的很快,不多時,就來到了顧家的大門前.顧家的房子,是顧承勇上一次回來時,出錢給另外蓋的.青色的磚瓦房,在這個村子里,已經算是不錯的宅子了.

顧家的房子蓋的略微有些奇怪,並不是傳統的四合院,反而倒像是兩個院子並排.只是大門開在了東面,假如西面這邊的院子也開了大門,就可以分割成兩個單獨的院子了.

正院在東邊,有正房五間,帶著東西廂房,看樣子後面還有幾趟房子.院子的四周,並沒有用磚起成院牆,而是用了一些手臂粗的木頭,做成的杖子.杖子大概一人來高,每隔一段都會有很粗的木頭埋在地下,當做柱腳的.

這樣的杖子,其實也就是擋一擋牲口,對于人來說,起不了多大的作用.當然了,山里的人家,主要也就是防備野獸牲畜什麼的.

木頭的大門,此刻敞開著,院子里面,這時有不少男男女女,都在向外面張望著.中間站著一位五六十歲的老爺子,此刻正眼中含淚,一臉期盼的看向門外.老爺子的身側,還有一個歲數小不少的老婦人,此時也是一臉期待的模樣向外張望著.

這時,馮氏等人就從馬車上下來,跟著顧承勇,一起邁步進了院子.

顧家老爺子在見到顧承勇的那一刻,眼中便泛起了水光,"回來就好,回來就好,好幾年了,老頭子我總算是又見到我的兒了."老爺子顫抖著手,抓住了顧承勇的手仔細打量著."好,好,還是那樣兒,這就好,這就好啊."

而顧家老太太,則是一雙眼睛不停的朝著馮氏等人看了過來.老太太眼尖,很容易的就看出來,這一次兒子兒媳回來,好像跟以往有些不一樣了.

當初回來時,一個個可都是身上穿著綾羅綢緞,馮氏那時候頭上手上,還帶著不少金子銀子的東西呢.這一回,這些人的身上,穿的可都是棉布的衣裳,而且馮氏的頭上,更是素淨的很,幾乎是沒什麼首飾了.

老太太眯著眼睛,心里暗暗的算計著,臉上的笑容也就淡了下來.

馮氏領著孩子們,來到了老爺子和老太太的面前,"來,見過你們的爺爺奶奶."

文修領頭,文齊,文治,文平,嬌顏五人,便全都朝著爺爺奶奶跪了下來,"孫兒,孫女,見過爺爺奶奶."

"哎呦,快起來,地上涼呢.這不年不節的,可不興磕頭下跪的,快起來,快起來."老爺子高興的不行,連忙叫孩子們起來,然後挨個的扯到眼前來,細細打量."好家伙,幾年沒見,一個個都長得這麼大了呢.這是老大文修,嗯,個子不矮,隨了你爹了.好,真好,瞧見你們這些娃娃,爺爺心里高興著呢.走,進屋去,咱們進屋說話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