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.第37章 糖人兒
馮氏並沒有打算再買別的東西,所以從布莊出來後,一行人就在街上閑逛著.孩子們看什麼都是稀奇的,東瞅瞅西看看,時不時的對路邊擺著的那些新奇玩意兒指指點點,玩的很是開心.

路邊攤子有很多是賣各樣吃食的,孩子們見了,都忍不住直咽口水.這些日子以來,他們每日能吃飽了飯就很不錯了,連菜肉什麼的都沒吃過幾回,更不用說是路邊這些新奇的小吃了.

不過,孩子們都是懂事的,盡管心里饞的要命,卻也沒有哪個開口說是想要.馮氏見了這樣,難免心里酸楚,就想著挑一兩樣新奇的東西買了,讓孩子們解解饞.

正好,前面有個前面有買糖人兒的.馮氏見孩子們都眼巴巴的瞅著那糖人兒,狠了狠心,干脆上前去,買了七支糖人兒,每個孩子一支,"吃吧,這東西,可是京城里的一絕呢."馮氏笑道."這一支留給紹遠,咱們回去給他."

孩子們歡欣鼓舞,一個個興高采烈的接過來糖人兒,然後拿在手里,小心翼翼的上去舔了一口.

嬌顏小心翼翼的拿著這糖人兒,心中為那師傅精湛的手藝而贊歎不已.瞧著這栩栩如生的花鳥人物,簡直就跟畫出來的一樣了.嬌顏手里拿的,是一個嫦娥奔月的圖案,就連嫦娥抱著的玉兔,都做的十分形象呢.

"小妹,你快吃啊,這東西不吃,沾上灰可就不能吃了呢."文齊已經把自己手里的糖人兒吃了一半,卻見到嬌顏還在拿著,一口沒動,就趕緊提醒她.

"哦,知道了."嬌顏嘟囔了一句,然後才張嘴,舔了一下那糖人兒.入口甜甜的,帶著那種熬過的有點焦香的味道,一下子就讓她眯起了眼睛.

說實話,之前他們家可是不缺甜食的,要什麼樣的,也都能弄來.可是現在,他們連吃飯都是對付著,哪里還見到糖了?所以,這樣的糖人兒,如今在嬌顏的眼里,也是難得的美味了.

孩子們都很快的吃完了手里的糖人兒,馮氏手里拿著帕子,挨個兒的給孩子們擦了擦嘴角."好了,咱們回去吧,苗嬸子和紹遠說不定回來了.咱們回去把糖人兒給紹遠."馮氏說著,就跟賣糖人兒的老漢要了一張糯米紙,將手里那支糖人兒裹起來.

眾人一路往回走,路過賣包子饅頭的地方,馮氏便買了好些的包子回去.這樣中午就可以對付一頓了,省得去飯館花錢太多.

眾人回到客棧,果然苗素問母子已經回來了.馮氏把手里的糖人兒讓嬌顏去送給紹遠,自己則是回屋去歸攏他們買回來的東西.

嬌顏舉著糖人,笑呵呵的就遞給了紹遠,"紹遠哥,你快嘗嘗這糖人兒吧,很甜的."

紹遠接過了糖人,"顏兒,謝謝你."然後,就好奇的打量著這糖人兒.糯米紙包裹之下,里面是一個二郎神的圖案,果真是栩栩如生呢.

糯米紙入口即化,所以根本不用揭開,直接吃就行了.紹遠毫不猶豫的把糖人兒遞到嬌顏面前,"來,咬一口."

嬌顏搖頭,"不用了,我剛剛吃過一支了,這個就是給你留的."

"你的是你的,這個是我的,來啊,咬一口."紹遠很堅持,糖人就在嬌顏的嘴邊,不拿走.

嬌顏沒辦法,張嘴咬了一口,"好了,剩下的你吃."

紹遠這才將糖人兒收回去,幾口就咬著吃完了."嗯,真好吃,香香甜甜的."小孩子,都是喜歡甜食的,紹遠雖然心性成熟,但是也抵擋不住甜食的吸引力.

另外一邊,苗素問則是去找了顧承勇,告訴他這邊的事情已經辦完,大家可以離開了.

顧承勇聽完苗素問的話,便點頭出去收拾馬車.苗素問母子的事情辦完,自己也打聽到了林瑾瑜的下落,這一次來京城,事情已經辦的差不離,還是早點兒離開吧.這里的吃住都太貴了,實在是花銷不起的.

顧承勇正在收拾馬車呢,客棧的伙計,卻是領了一個小孩子進來,"客官,這小子說是要找你,剛剛就在等著了."

顧承勇抬頭看了看那個男孩,自己並不認識啊,"你找我?"

男孩大概十二三歲,看見顧承勇這個樣子,便點點頭,"嗯,有人讓我把這封信交給你."說完,就從懷里拿出來了一封信,遞給了顧承勇.之後,男孩便轉身離開了.

顧承勇在家的時候不認字,後來跟著林瑾瑜,這才慢慢學著認字的.如今一般的字算是認得,看信倒是沒問題的.雖然心下覺得奇怪,但還是打開了信封.

信封里面,除了有一張信紙之外,竟然還有一疊的銀票.那些銀票加起來,看樣子得有一千兩左右了.顧承勇心中驚異不已,連忙將信展開.

原來,這竟然是楚大人親自寫給顧承勇的.信中言明,如今京中局勢不穩,讓顧承勇速速帶領宏韜離開京城.另外送給顧承勇一千兩的銀票,算是報答顧家對林宏韜的援手之意.同時,也拜托顧承勇,一定要照看好林宏韜.

顧承勇看完信,就拿著那些銀票和信進屋去找馮氏了.馮氏見了這信,便歎了口氣,"算了吧,舅老爺既然不肯露面,找了個孩子送來,就是不想給咱們拒絕的機會.你也不用再往回送了,恐怕就是去楚家,也見不到哪個的.這銀錢,暫時留下,留著給韜兒以後用把."

"韜兒讀書好,回去咱們還得讓他去念書,以後考科舉也好,還是做別的也罷,都是需要本錢的.這個,都留給韜兒,看他大了怎麼打算的吧."馮氏對楚大人還是有幾分了解的,但凡京城比較安穩,他定然會將宏韜接過去安頓下來.既然楚大人不肯,就是京城里還是危險重重呢.

"咱們還是趕緊走吧,這京城里咱們也住不起,再者離著家鄉不算遠了,還是趕緊回去的好."馮氏提議道.

"嗯,剛剛我已經把馬車都收拾了,咱們這就走.早點兒回去也好,外面終究不是家."顧承勇當然也想早點兒走了,于是夫妻意見達成一致,各自收拾東西,帶著孩子離開了.

從京城出來時,已經快到中午了,幸虧馮氏買了好多的吃食,眾人就在車上吃了一頓.等到解決掉手里的包子之後,顧承勇才說道,"如今咱們離著家鄉可就不遠了,大概再有十天半月的就能到.回家以後,你們一個個的都要勤快些.咱們可不是以前了,你們也不是少爺小姐,回家了可沒人伺候著,凡事都要自己動手."

文修幾個就笑了,"爹,你就放心吧,這些日子,我們不也是都自己動手麼?"

顧承勇點點頭,甩起鞭子,趕著馬車快速的向東北家鄉走去.回家的路上,氣氛明顯就比之前歡快了好多,畢竟得知了林大人夫妻的消息,文韜也不再像之前那麼懸著心了.他現在一心的只想快點兒長大,長大了,才能夠去西北邊疆找父母去.

正是三月好春光,沿路的各處,都能見到一些農人在地里勞作.看著那些人在地里忙忙碌碌的耕種,嬌顏倒是覺得,這樣的日子或許也很不錯.至少,這樣的日子,踏實而又充滿了希望的.

此時眾人心里也都沒了負擔,故而嬌顏在路上,便一個勁兒的纏著母親,非得打聽老家的情形不可.之前馮氏和古承勇都是憂心忡忡的,再加上他們一路上總是突發情況不斷,嬌顏也不敢煩母親,眼下不一樣了,她就開始刨根問底了.

經過嬌顏窮追不舍的打聽之後,對于老家,也算是有了一個大概的印象了.顧承勇的父親,就是個普通的農民,家里原本有十幾畝地,日子過得一般.

顧家老爺子當初娶了媳婦齊氏,齊氏過門之後,連著生了兩個兒子,顧承忠,顧承勇.兩口子的小日子過得甜甜美美的,很是溫馨和睦.可是等齊氏生老三承義是,卻難產死了.

後來,顧家老爺子又續娶了一個媳婦,就是現在的顧家老太太李氏.李氏進門之後,又生了兩男三女,所以,顧承勇總共有四個兄弟,三個姐妹,顧家,可是個很大的家庭呢.

李氏長得不錯,又比顧家老爺子小了十來歲,總覺得自己嫁給顧家老爺子當填房是受了委屈.顧家老爺子好不容易花了大價錢娶回來的小媳婦,自然是對李氏百依百順的,什麼事情都依著她.

李氏原本就是個刁鑽刻薄的,在家里就與兄嫂相處的不好,再加上李家日子艱難,拿不出什麼嫁妝來,才會熬到了十八歲沒嫁人,最後給顧家當了填房.李氏過來就成了後娘,她這心里哪里能好受?所以對顧家的三個兒子,百般的不待見.

那時顧承勇的爺爺奶奶還都在的,有老人壓制著李氏,又照管呵護著哥三個,好歹的算是哥幾個都長大了.可是等到老兩口相繼去世之後,哥三個的苦日子就來了.顧承勇就是因為受不了繼母的苛待,這才從家里偷偷跑出去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