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6.第36章 歡喜逛街
好在,年後四皇子找來了一位高人,竟然將皇帝的病治好了.正巧林瑾瑜進京之後,皇帝病逝痊愈,開始重新處理朝政.這樣一來,皇帝就發現了太子等人在他生病期間做的手腳了,皇帝惱火不已,便明里暗里的開始削弱太子和王相等人的勢力.

偏巧那時,吳禦史上朝參奏,刑部侍郎秘密尋找風水寶地安葬父親,同時竟然以童男童女殉葬一事.這件事給了陳相等人一個絕佳的機會,成為了攻擊王相一黨的利器.

偏偏這時有人風傳,說是于侍郎所選的,根本就是龍脈,于家意圖不軌.皇帝本來就是個十分多疑的人,在聽到了這樣的消息之後,如何能不震怒?當下,便下旨,將于侍郎抄家罷官,全家流放.

相對于于家,林瑾瑜的事情就略微的沒那麼顯眼了.皇帝再三琢磨之後,干脆也把林瑾瑜夫妻流放便是了.就這樣,林瑾瑜算是保全了性命.

只是,皇帝的疑心病很重.最近這些日子,京城中的官員們,都被皇帝派人暗中調查呢.這也是大管家為什麼不敢讓顧承勇進府的原因了.

"大人已經得知,林家公子被你帶走了.眼下雖然林姑爺和表小姐性命無憂,但是大人的意思,孩子還是暫時由你撫養著吧.皇帝如今歲數漸漸大了,再加上當年奪位時殺孽過重,所以時時便要犯病,朝中局勢十分不穩.那孩子,還是留在鄉野間比較好."

"倘若他日林姑爺能夠翻身,到時候再想辦法把孩子接回來也就是了.老奴在這里,替我家大人,謝謝壯士的仗義相助了."大管家說完,便站起來朝著顧承用深施一禮.

顧承勇連忙也站了起來,扶住了大管家,"瞧您,這不是折煞我麼?孩子在我那兒,大人盡管放心就是了."聽到了林瑾瑜的好消息,顧承勇心里也是高興萬分的.只要人還活著,剩下的事情,都好辦.

大管家和顧承勇在酒館里說了一陣子的話,打聽了一下林宏韜的事情,之後二人就從酒館里出來,分開各自回去了.顧承勇歡天喜地的回到了客棧,然後就把這個消息,告訴了還在等候的眾人.

"老天保佑,總算是有個好消息了.韜兒,這下你可以放心了吧?有楚大人還有林家的那些下人們暗地里護著,你爹娘不會有事的.暫時你先跟著我們一起過日子,等著過兩年事情平息了,說不定你爹就能回來了呢."馮氏高興的雙手合十,一個勁兒的直謝老天.

文韜也是歡喜的掉了眼淚,"嗯,這回我就放心了.我要快點兒長大,好好學本事,將來才能保護爹娘."到此時,文韜才明白,總得自己強大了,才能保護身邊的親人.

兩個多月以來,這算是個最好的消息了,大家伙這一晚都是笑著入夢的.

第二日正是清明,一大早的,苗素問就跟顧承勇說了,他們母子要出城去辦一些事情.顧承勇也沒有打聽是什麼事,只讓阿喜趕著車,拉著苗素問出城.

苗素問母子在城里買了好些個香燭紙馬等物,然後坐著馬車,一路去了西城門之外的一處荒郊野地.那里,是一大片的墳塋地,但是卻並沒有墓碑,只是一個個的墳頭.

苗素問領著兒子從車上下來,然後來到了這一片無碑的墳塋之前,然後每個墳前,都點了香,燒了一些紙錢.在其中一個略微大一些的墳堆前,苗素問痛哭失聲.

"爹,娘,不孝的女兒回來看你們了.十年了,女兒總算是能夠再回來看看你們.爹,娘,女兒沒用,不能給你們報仇雪恨,還請二老原諒女兒的無能."苗素問痛哭不已,跪在地上,一個勁兒的朝著墳堆磕頭.

紹遠也陪著母親跪著,雖然他不知道為什麼這些墳塋都沒有碑,但是看見母親如此,他也明白,這里面埋葬的,應該就是母親的家人了.

到底,當年發生了什麼事情,多少人死了,才會在此處留下這麼一大片的墳地啊?紹遠雖然心中疑惑,但是卻並沒有問出口,只是默默的跪在母親的身邊,看著母親痛哭著.母親這些年一定是有太多的委屈了,平日里沒法說出口,這時,讓她好好的發泄一下也好.

過了一陣子,苗素問終于哭夠了,然後才站了起來,領著紹遠往回走."這里,是娘的家人,娘這次回京,就是來祭拜他們的."

紹遠並沒有問這些人的死因,只是伸手抱住了母親的腰,"娘,你還有兒子呢,我是你最親的親人.別難過了,有我陪著你的."

苗素問摟過來兒子,不由得又掉了眼淚,"對,娘還有你,要不是有你,娘早就活不下去了.紹遠,這些事情娘不想再提起了,所以你就不用問.咱們母子,以後好好過日子也就是了."

就這樣,苗家母子從墳地里走出來,然後坐上馬車,返回了城里.

相對于苗家母子心情沉重,顧家人此時,則是歡天喜地的在逛街了.如今已然得知了林大人的消息,眾人心里都松快了好多,所以走在大街上,看著什麼都覺得新鮮好玩.

文修當初離開京城的時候,才一歲多點兒,對于京城,根本就沒印象的.其余的孩子們,更是從來沒到過京城,走在街上,看著哪里都十分的新鮮.

三月初的京城,已然很暖和了,顧家的孩子們,也都換上了春天的衣裳.雖然不是什麼綾羅綢緞,只是棉布的衣衫,但是干乾淨淨的,再加上孩子們都長得俊俏出眾,看上去讓人很舒坦.

嬌顏一身桃紅的衣裳,襯著她雪白粉嫩的小臉,還有臉上明媚燦爛的笑容,讓過路的人,也忍不住回頭多看了兩眼.

文治和文平,將嬌顏護在了中間,省得人多,再擠到她.眾人一路溜達著,想要看看,有什麼東西是能買了回去送人的.

馮氏左思右想之下,決定還是買一些東西帶回去.畢竟他們要在家鄉長住下去了,親戚朋友只見,總要互相走動的.假如真的什麼東西都不往回帶,顧家老太太那一張嘴,實在是不饒人的.

他們眼下確實是落魄了,但是也不在這些東西上頭,馮氏自有她的傲骨,她可不想回去看婆母的臉色過日子.所以盡管此時手頭沒那麼寬裕了,馮氏也是咬著牙,要帶一些東西回去給公婆妯娌的.

"娘,還是買些布匹吧,那東西啥時候都用得上.我看著這京城的布料,倒是花樣兒挺多的,這東西,估計鄉下見不到呢."嬌顏見父母都皺著眉不知道買什麼好,于是就建議道.

馮氏點點頭,女兒說的是,剛剛她看了,京城的布料,的確是還可以."行,那咱們就去買點兒吧."

于是,眾人進了一家布莊,馮氏直接朝著棉布那邊走了過去.鄉下過日子,綾羅綢緞的不實在,不能買太多,待會兒少挑上幾塊就成.還是棉布,多帶回去一些,不管是送人還是自家留著用,都是好東西.

馮氏出身曹家,曹家又是織造世家,對于這些東西,馮氏可是了解的非常多呢.她仔細的挑揀著眼前的布匹,不多時便選好了.

馮氏挑了些厚實的單色布,顏色深的像是藍色青色,這個留著給男人們穿,結實還耐髒.顏色鮮豔的,可以留著回去送給家里的女人們.鄉下日子,成日的勞作,一般都是穿厚布的,耐磨.

每一樣馮氏都挑了幾塊兒,顧家人多,顧承勇兄弟五個呢,還有三個姐妹.要是東西少了,給這個不給那個的,到時候也是麻煩.索性就多買一些,剩下了,平常過日子也能用得上.家里這些孩子也不少,男孩子穿衣服尤其費,給他們留一點兒也是可以的.

畢竟,京城里的布匹顏色正花色美,價錢其實也很是便宜的,多買一些,其實也挺劃算.

挑完了棉布,馮氏又去挑了幾塊錦緞.家里有幾位老人呢,歲數大的人,也不干多少活了.逢年過節的,穿上一件端子的衣裳,也顯得喜氣.

就這樣,馮氏挑了好多的布料,直把店里的伙計樂得不行.不但給算的便宜了些,還送了好幾塊零碎的尺頭等.

馮氏對布匹很是了解,知道這小伙計沒有多收自己銀子,于是也很痛快的就把銀錢付了.然後顧承勇和兒子們,各自抱了好多的布匹,從店里出去.

買了這些布匹,也就算是可以了,馮氏也沒打算再去買別的.畢竟手頭不算很寬裕,各家送一點兒東西就是個心意,再多了,那就是敗家不會過日子了.不過,難得的來一回京城,孩子們都那個興高采烈地,所以馮氏就由著孩子們各處去走走看看.

這次來京城,下一次,還不定是哪年哪月了呢.或許,以偶都不會有機會的,就讓孩子們好好樂呵一回去吧.馮氏看著孩子們蹦蹦跳跳的模樣,心里也是歡喜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