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.第32章 宏韜被揍
子時末,馮氏就聽到嬌顏的呼吸有些粗重,伸手一摸,果然額頭熱的很.馮氏趕忙去叫苗素問,"妹子,嬌兒發熱了."

苗素問根本就沒有睡實,就是擔心有事.一聽到馮氏的呼喊,便趕緊起來查看."果然是發熱了."苗素問歎了口氣,然後拿過來自己的藥箱,從里面找出兩粒藥丸來,喂到嬌顏的嘴里.

"去打一些涼水來,把布巾沾濕了,放到嬌兒的頭上."苗素問一邊吩咐著,一邊從藥箱里拿出來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,然後將嬌顏的衣裳解開,在嬌顏的前心後背胳膊彎腿彎等處,開始刮痧.

過了能有兩刻鍾,嬌顏的呼吸就沒那麼粗,也沒那麼熱了.苗素問松了一口氣,"沒事了,都去睡覺吧,今晚上熬過去就行.明天嬌顏應該能夠醒過來的,之後,慢慢調養也就是了."

大家伙都跟著松了口氣,然後各自去睡覺了.

連著兩天沒能休息好,眾人都是乏累的很,這一覺,睡得都有些沉.馮氏睡得迷迷糊糊的,就聽到有誰說話的聲音,"水,我要喝水."

馮氏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,然後才發現,宏韜已經清醒,坐在那里還有點搞不懂情況呢."韜兒,你醒了?"馮氏驚喜不已,連忙下地去給宏韜倒了一些水,"來,慢慢喝,別著急."

宏韜接過水,幾口就喝了下去,然後重新打量著屋子."我不是跳到懸崖下了麼?怎麼回來了?嬌兒和紹遠呢,他們不是跟我一起跳下去了麼?"

此時屋子里的中人也都醒了,文修一聽宏韜這麼問,心里的火氣騰的一下子就冒出來了.文修也不管那些,來到紹遠的面前,啪的一下就給了宏韜一巴掌."紹遠和嬌兒呢?你還有臉問他們兩個在哪?要不是你偷著跑了,紹遠和嬌兒哪里會被人家給抓走了?"

"文修,你怎麼能打宏韜呢?"顧承勇兩步來到了兒子的面前,訓斥兒子道.

"我打他一巴掌算是輕的了,這樣的人,就不應該救回來,直接讓他埋在土里死了完事兒.救回來有用麼?咱們今天救回來,明天他還要走,到時候還不是連累著大家伙?他有爹有娘,他腦子里只想著跟他爹他娘同生共死去了,他自己都不想好好活了,別人對他再好,有用麼?"

文修才不理他爹呢,原本他們兄弟心中就有些不滿,倒是也都能忍住了.可是這一次,要不是父親及時趕到,這三個人就真的被埋在土里憋死了.文修瞪著宏韜,"你不是有能耐麼?你不是厲害麼?你有本事偷著跑,就得有本事別被人抓住了啊?要不是我爹及時趕到,你這條命早就交代了."

"出了門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,就你這樣的,還想去找你爹娘?哼,有本事你現在就走,你走啊."文修指著宏韜一頓喊.

文齊兄弟幾個,也都來到了文修的身邊,面色不善的盯著宏韜.

林宏韜這時才明白過來,他們跳下懸崖之後,應該還是沒能逃脫,最終依舊是被埋了.只是顧承勇及時趕到,才又將他們救回來.林宏韜從床上下來,直接跪倒了顧承勇的面前,"顧叔叔,是我的錯,都是我錯了.是我不好,我不該偷偷跑掉的."

前天他趁亂從客棧里偷偷跑出去,按照之前打聽的方向,就要出城去尋找父母.正好遇見了一輛馬車,上面兩個男人,說是要捎他一段路.宏韜從來沒出過門,不懂得這里面的險惡,于是就上車了,結果他一上去,就問道了一股味道,接下來就什麼都不知道了.

如今回頭想想,他一個小孩子,獨自一人上路,實在是太危險了.不說路途有多麼遙遠,就是這路上,也是危險重重的,他真的是太天真了.

顧承勇見宏韜如此,不由得歎氣,"唉,你這孩子啊,你讓顧叔說你什麼好?從這里去京城,還有上千里路呢.你一個小孩子,身無分文的,就是路上沒危險,難道你就能走到了?你能不吃不喝?不說三五日,只怕是一兩天你都熬不住的."

"更何況,這一路上還有各種野獸,還有那些拍花子的,還有強盜匪徒等人,你真的以為自己有能耐去京城?恐怕還沒等到京城呢,你就成了白骨一堆了."顧承勇也是難過的,為了林宏韜,自家的閨女也差一點兒沒了命,說實話,他不可能心里一點兒怨恨都沒有.

"你父親對我有恩,當日親手把你托付給我,無論如何,我不能對不起你父親的囑托.可是你若是始終這樣胡鬧,那你還是走吧,.這里還有你父親留給你的一些財物,你帶著那些東西走吧,想去哪里就去哪里."顧承勇歎了口氣,然後把林瑾瑜留下的東西找出來,遞給了林宏韜.

"顧叔,我知道是我錯了,顧叔,你就原諒我這一回吧.我這次是真的知道錯了,我不跑了,我以後乖乖的跟著大家伙回家.顧叔,我不走."林宏韜抱住了顧承勇的腿,痛哭了起來.

"哼,你說你知道錯了,誰信啊?你今天說你錯了,保不准明天又偷偷跑了呢.到時候,我們還得費勁的去找你.還不如你干脆直接走了,也省得我們跟著操心受累的."文齊這時在一旁嘟囔道.

宏韜抬起頭,看向眾人,"我不會再跑了,真的不會了."

顧承勇歎了口氣,將林宏韜扶起來,"顧叔就信你這一回,你身上還帶著傷呢,趕緊上去好好躺著."

這邊的喧鬧聲,也吵醒了紹遠,紹遠睜開眼睛,正好看見了母親焦急的面容."娘."見到了母親,紹遠禁不住哭了起來.

苗素問伸手抱起來兒子,母子兩個抱頭痛哭起來,"遠兒,你總算醒了.你要是有個好歹,你讓娘可怎麼活啊?"

母子兩個痛哭了一陣,這才停了下來,苗素問伸手摸著兒子的臉頰,然後問道,"跟娘說說,你們到底都經曆了什麼?為什麼別的孩子都中了蒙汗藥,你們三個卻沒有?還有,宏韜說什麼跳崖,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"

紹遠這時也情緒平複了下來,然後就把他們被抓之後的事情說了一遍."我跳下山崖就昏過去了,之後的事情不知道.醒了就在這里了."最後紹遠說道.

眾人此時才明白了事情的經過,"你們也算是命大了,掉下山崖沒死,被人帶回去埋了,又被救出來.好了,躺下好好歇著吧,休養一陣子,就能好起來了."苗素問拍了拍兒子,讓兒子重新躺下.

"顏兒呢,怎麼沒見到顏兒?"紹遠剛剛只顧著跟母親哭去了,並沒有留意嬌顏在哪里,這時才想起來問道.

苗素問指指紹遠的背後,"在那兒呢,嬌娘歲數小,受傷重一些,加上可能是被埋的時候是清醒的,所以驚嚇到了."

紹遠轉過身來,就見到了躺在床上,面色蒼白的嬌顏."顏兒."紹遠伸手握住了嬌顏的小手,"娘,她真的沒事麼?為什麼看起來那麼糟糕啊?"紹遠著急道.

"沒事,真的沒事,有娘在,再重的傷,娘也治得好的,放心吧.就是嬌娘年紀太小了,不如你身子好,所以要多養幾天."苗素問趕忙的安慰兒子.

紹遠對母親的醫術還是很清楚的,有母親這話,他就放心了.心里一安定,肚子就覺得空的慌,"娘,我餓了."

聽到兒子這麼說,苗素問不由得就笑了,"好,好,娘這就做飯去,這就做飯去."說話間,便下地要去做飯了.

馮氏這時也才回過神來,可不是該做飯了怎麼?"我去,我去,妹子你歇著吧.你在這照看孩子,我去做飯."說話間,便領著如云和如月出去做飯了.

等到早飯做好,紹遠和宏韜都喝了一碗米粥,然後又躺下休息了.顧承勇則是出去檢查自家的馬車馬匹等.昨日那樣的奔波,馬兒也是受不了的,需要給它們添一些好草料才行.另外馬車也得看一看了,哪里有破損,正好就找地方修一修.

辰時末,客棧外來了好多人,這些人有的抱著孩子,有的拿著各樣的禮物,直接過來找顧承勇和苗素問.

顧承勇有些驚訝,"孩子醒了?真好,我看著倒是沒啥事兒呢,沒事就好,沒事就好."清醒的孩子,目光清澈靈活,不見絲毫呆板,看來真的是沒有留下什麼後遺症.

"多謝壯士了,要不是你救了孩子們,只怕他們這時早就沒命了.也得謝謝那位夫人呢,沒有她妙手回春,孩子們就是醒過來,怕是也會成了傻子."孩子的父母們見到顧承勇,都十分的感激.他們沒有顧承勇這樣的能耐,孩子丟了只能干著急,卻沒有任何辦法.幸虧遇上了顧承勇,自家的孩子,這才能撿回一條命來.

"壯士,我們也沒啥能謝謝你的,這點兒東西,就是個心意,你可千萬別嫌棄啊."有人將手里的東西遞了過來.

"使不得使不得,我自家的孩子也被人拐走了的,我是就自家的孩子,沒想到竟然這麼多孩子都受害.好了,各位鄉親們,你們各家的孩子也才清醒過來呢,還需要好好養病,這些東西,還是拿回去給孩子們補補吧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