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.第31章 趕回縣城
劉捕頭等人暗自警戒,各自嚴陣以待.而後面的追兵,這時已經來到了眾人的面前.三十幾人分散開來,直接攔住了吳知縣一行的去路.

吳知縣大怒,"范云江這個奸賊,果然夠狠毒.本官便是死了,也會化作厲鬼,絕對不會放過他的."

對面的人並沒有說話,雙方都心知肚明的,還不如直接動手比較快當.領頭的人一揮手,三十幾人揮刀便朝著吳知縣等人砍了過來.

吳知縣去州城時,帶了七八個衙役捕快.加上顧承勇和阿喜阿祿,以及文修四人,還有劉捕頭等四五個人,總共也不過十七八個人會功夫的而已.其余的都是百姓,見到這種場面,已經嚇得渾身發抖了,根本就幫不上什麼.

人數相差的有點兒懸殊,再加上顧承勇等人兩天一夜不眠不休的,體力上也差了不少.所以雙方一交手,顧承勇這邊,就被人給壓制住了.顧承勇揮動大刀,與對方四人打在了一起,雖然他招數精妙,但實在是體力不行,也只是勉強的支撐著不敗而已.

其余的人,也基本上都差不到哪里去,對方都是兩個人對付這邊一個人呢.劉捕頭等人拼盡全力,終究不敵.沒有多長時間,劉捕頭等人,便受傷難支.

對方領頭的那人,一刀砍倒了一個衙役,之後便揮刀朝著吳知縣而來.今日最主要的,就是這個人,只要他死了,事情就好辦.大刀帶著破風之聲,朝著吳知縣便砍了下來.

吳知縣好歹也是個大男人,此時生死攸關,人的潛能便全數激發了出來.他見到事情不好,也顧不得什麼體面不體面了,直接向旁邊滾了出去.好歹的,算是堪堪躲過這一刀.

領頭那人一見這樣,也不說話,揮刀再次砍向吳知縣.然而就在他舉起大刀的那一刻,卻忽然感覺到,身子發麻,有些動彈不得了.這人心中一驚,情知自己是中了旁人的暗算,"快,趕緊動手殺了姓吳的."這句話說完,他便倒在了地上.

那邊本來就有幾個要過來幫忙的,此時一見那人倒在了低上,心中吃驚之余,都以為是吳知縣暗中動了手腳.這些人不由得大怒,當下便有四五個人,揮動著刀就朝著吳知縣過來了.

顧承勇那邊被四個人團團圍住,根本就騰不出手來,劉捕頭等人,此時也都受了傷,根本就援救不及.劉捕頭見到這樣的情形,也是能高聲喊著,"大人小心啊."

四個人沖到吳知縣的身前,正要舉刀砍下去呢,卻也突然感覺到身上發麻,接著就身形一晃,各自歪倒了.

眾人都有點兒發愣,不知道這是什麼情形.就在眾人發愣的時候,遠處永安縣的方向,忽然有陣陣馬蹄聲傳來.劉捕頭等人一聽,不由得精神大振,這說不定是縣城里的人呢.不管是不是援兵,只要有人來,說不定就能將這些歹人給驚走.

"弟兄們,是咱們的援兵到了,跟他們拼了啊."劉捕頭也不管是不是援兵,這種時候,就是虛張聲勢,也要把對面的人嚇跑呢.

果然,對方這些人就有點兒心思浮動了.關鍵倒不是別的,而是那五個要去殺吳知縣的人,都莫名其妙的倒下了,這個太讓他們驚詫了.這吳知縣難道是有神仙保佑不成?這個念頭一旦產生,便紮根在腦子里,無法消除了.他們的心中,都有了一種恐懼感.

再加上遠處本來的援兵,此刻這些人可是真的覺得大事不好了.有人受不住這種氣氛,掉頭便要跑.有一個人帶頭,另外的人難免也要跟隨,于是,這些人轉頭就跑.

此時遠處的人已經飛馬趕到,有人高聲喊著,"可是知縣大人回來了?"果真是援兵.

聽到這一聲,劉捕頭等人一下子就來了本事,"快來,大人被人刺殺,危在旦夕."說話間,眾人便挺身糾纏住那些要跑的人.

援兵頃刻而至,雙方一彙合,那些知州派來的人,便無處可逃了.跑的慢的,直接被抓了六七個,其余的則是落荒而逃.

"不必再去追了,趕快護送我們回縣城要緊."吳知縣從地上爬起來,有些膽戰心驚的說道.

援兵聽到了,便趕忙上千,扶著吳知縣等人,迅速上馬車離開了.劉捕頭等人,將抓到的那幾個全數困了起來,一起帶走.這些人,可是那知州意圖殺害朝廷命官的證據,他們當然是不能放過了.

吳知縣看了看這些人,其中有幾人是府里的護衛,另外的,卻並不是縣衙的人,"吳安,這些人是?"

"夫人擔心老爺,故而讓小的找了城中的武館,帶了一些人前往州城接應老爺.沒想到才剛剛到此處,便遇上老爺了."那個吳安忙解釋道.

吳知縣長出了一口氣,家有賢妻,真是幸運之至啊.忽的,吳知縣又轉頭,看向後面那些馬車上的百姓,朗聲問道,"不知剛剛是哪位高人出手,救了在下,在下感激不盡."

後面的百姓全都面面相覷,各自搖頭,他們都弄不清吳知縣在說什麼.

而顧承勇,卻是看向了苗素問.顧承勇下男直勾勾很是清楚,這定然是苗素問出手,才會傷了五個人的.這個女人真的是不一般,隨手之間,就可以制住好幾個大男人.

吳知縣問了兩遍,都沒人回答,不由得搖頭歎氣,"多謝恩人出手相救,既然恩人不遠露面,吳某人也不強求,吳謀謝過了."

四十里的路不算很遠,但此時天色已晚,趕路並不方便,所以一個時辰之後,眾人才算是回到了永安縣城.

吳知縣將眾人先聚集在縣衙,然後親筆寫了一封聯名狀,狀告于侍郎府上戕害人命,以活人生殉的事情,然後讓在場的這些百姓都簽名畫押.

"好了,各家都趕緊回去吧,孩子們也得好好休養.此事本官必然會追究到底的,不管是那些拐走孩子的,還是于家,都要為此事付出代價."吳知縣安慰一眾百姓道.

眾人都謝過了吳知縣,然後又問清了苗素問的住處,這才離開了.顧承勇和苗素問等人,也離開縣衙,趕回了客棧.

雖然夜色已深,可是馮氏等人卻一個也沒有睡覺的,眾人都在焦急的等待著.等顧承勇等人抱著孩子們進來,馮氏一下子就撲了上去,"嬌兒,我的嬌兒,你這是怎麼了?"說著,馮氏便又哭了起來.

"馮姐姐,你先別哭,孩子們都受了傷,還在昏迷著呢.先把他們安頓下來,我還得趕緊給他們醫治,待會兒再讓顧大哥給你講事情的經過.對了,先弄點兒吃的吧,顧大哥他們,恐怕早就餓壞了."苗素問一邊說,一邊抱著兒子進屋去了.

馮氏聽了苗素問這話,便趕忙的去張羅吃食.盡管已經很晚,但是客棧的掌櫃真的不錯,把灶房借給了馮氏,告訴馮氏隨便用.馮氏與如月如云一起,七手八腳的弄了不少吃食,然後送到了屋里.

孩子們已經救回來,眾人總算是松了一口氣.馮氏等人也是兩天沒正經吃東西了,此時心情一放松,各自都覺得餓得不行.大家伙一起吃了些飯食,伙計也按照苗素問的要求,把需要的藥材都抓來了.

苗素問和馮氏趕忙去熬藥,等藥熬好了,分別給三個孩子喂了下去."紹遠和宏韜兩人,傷勢不重,就是被埋在地下時候稍微長了點兒.不要緊的,明天這倆應該能醒過來.用不上三五日,就能活蹦亂跳了."

"只是嬌兒,這孩子恐怕是親眼見到了自己被活埋的情形,所以被嚇壞了.孩子太小,本來就受了內傷,再被這麼驚嚇,病情有些嚴重."苗素問看了看嬌顏,心情有些沉重.嬌顏的內傷容易治,但是這驚嚇卻並不容易治.這麼小的孩子,受到了那樣的驚嚇,恐怕一時半刻的,她是忘不掉那種恐懼了.

馮氏一聽,眼淚便止不住的掉了下來,"嬌兒,娘的心肝兒,你可一定要好起來啊."

文齊等人,也都跟著掉眼淚,"妹妹,你一定要醒過來."

時候不早了,顧承勇和阿喜他們都累得不輕,這時真的是顧不上別的,躺下就睡著了.苗素問也是有些困倦,卻是強打精神,坐在了兒子和嬌顏的中間,默默地看著孩子們.

"妹子,你去睡吧,我來看著他們."馮氏見此情形,便勸苗素問去睡覺."你今天早晨起得太早了,別熬壞了身體,孩子們的病,還得依靠你呢."

苗素問也的確是有些堅持不住,于是便點點頭,"那我先睡一覺,有事姐姐就叫我吧.主要是嬌顏,姐姐一定要照看好了,我怕嬌顏半夜還會發熱.姐姐隨時看著,一旦發熱,趕快叫醒我.孩子太小,發熱燒壞了腦子,那可是一輩子的大事呢."

馮氏連忙應下,然後苗素問這才睡覺去了.馮氏和如云如月三人,就這麼守著孩子們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