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.第30章 匆匆出城
苗素問此話一出,旁邊的那個老郎中卻是眼睛一亮,"夫人說的可是真的?您真的能治好這些孩子?"醫者父母心,尤其是面對這些花骨朵一般的孩子,老郎中真的是為這些孩子惋惜.聽說他們還有救,那老郎中也是很高興的.

"老先生,我有把握治好他們,不過需要老先生幫忙,畢竟我一個人忙不過來的."苗素問朝那老郎中點了點頭.

"這個好說,我這醫館里還有兩個郎中,七八個學徒呢.你說要什麼,怎麼治,我們都配合你."老郎中連忙表態.

苗素問點點頭,"那好,那就按我說的開始做吧."

于是,整個醫館的人手,都開始按照苗素問的方法,開始給那七個孩子醫治.

醫館外,李捕頭這時卻是無語敗退.廢話,他不過就是個小小的捕快,人家雖然是知縣,可是也比他大了多少級呢.李捕頭上哪里有膽子跟吳知縣叫板?還是帶人趕快弄回去稟報知州大人算了.

吳知縣並沒有去州衙,而是在李捕頭離開後,轉身進屋去看那些孩子.此時孩子們大多都經過治療,情況好轉了.嬌顏在施針之後,也平靜了下來,不再胡亂掙紮了.

"這位夫人,本官想問一問,此時這些孩子可以挪動麼?"吳知縣看著仍舊還在大木桶里泡著,身上還紮著不少銀針的孩子,問道.

"這七個孩子只是中的迷藥太深,剛剛我已經將藥力給逼出來了.再過半刻鍾,這幾個孩子的治療就差不多了,到時候回家慢慢養著就行,可以挪動的.另外三個有內傷,雖然麻煩些,倒也不算太難辦.不知道大人的意思是?"苗素問思索一下回道.

"既然如此,本官即刻安排,大家預備好往回走吧.此地畢竟不是本官所管轄,還是不要在此地停留太久了."吳知縣說完,便扭身出去安排了.

半刻鍾之後,醫館的人幫助苗素問,將木桶里的孩子撈出來,拔出身上的銀針.之後,各家的親人都抱著自家的孩子,迅速的離開了醫館,坐著他們來時的馬車,匆匆向城外走.因為有知縣大人的叮囑,所以眾人動作都十分迅速,並沒有哪個在這個時候哭鬧的.

阿喜和阿祿在嬌顏幾個救回來之後,就回頭去把馬車找回來了.這時顧承勇抱著嬌顏,苗素問抱著紹遠,阿祿抱著宏韜,大家都穩穩地坐在了馬車上.阿喜和文修兩人趕車,跟隨眾人一起,朝著永安縣城行去.

出了州城,吳知縣才算是松了一口氣,旁邊的劉捕頭見到此情形,心下不由得驚訝."大人,您這是?"

"你有所不知,這義州的知州,和那個于侍郎,都是王相爺一黨的人.此時王相爺與陳相爺在朝堂上斗的不可開交,任何一件小事都可能引起大禍來.于侍郎此次的事情倘若傳到京師,王相一黨,定然會受到攻訐.所以,于侍郎勢必要將這件事捂住了的."

"此地不是本官治下,萬一發生點兒什麼事情,本官生死還是小事,身後這些百姓怕是也跑不掉的."吳知縣不由得搖頭歎氣道.

"不能吧,義州知州,難道還敢做出殺害朝廷命官的事情不成麼?"劉捕頭訝然,這個有點兒聳人聽聞了吧?

"王相一黨,已然陷入瘋狂的境地了.前幾日的蘇州知府林大人,還不是被他們用了莫須有的罪名給誣陷了麼?陛下如今病重,朝政大多都是太子在處理,太子是王相的外甥,對王相分外的倚重,原本朝廷里的平衡被打亂.此時,誰也不敢說,王相一黨,能做出什麼事情來."

吳知縣說了幾句,接著又搖搖頭,"跟你說你也不懂,還是算了吧.咱們快點兒往回走,告訴咱們的人,時刻防備著,千萬要當心."

劉捕頭點點頭,趕忙回身去吩咐那些縣衙過來的捕快差役等人,之後眾人也顧不得休息了,徑直的朝著永安縣行去.

而另一邊,李捕頭回到州衙,將事情稟報給知州之後,知州大人卻是氣直接就把手里的茶碗扔到地上,摔了個粉碎."該死,這個吳建章真是狗拿耗子,要他在這逞什麼英雄?于大人,你看這件事該如何處置才好?"知州扭頭,問旁邊的一人,此人正是于家送葬時,那個于家的大爺,也就是回家奔喪的于侍郎.

于侍郎眼中閃著陰狠的神色,"大人,不知道你州衙里可有些功夫好些的?"

知州猛地抬頭,看向于侍郎,"于大人,你是要?"

"一不做二不休,此事若是被京中得知,後患無窮.不如此時下狠手,除了後患."于侍郎咬牙切齒的說道.

于家好不容易才找到這樣一個風水寶地,又得到高人指點,布置了風水陣,為的就是讓于氏後人富貴綿延,世代昌盛.可是,卻沒想到被那個突然冒出來的,像瘋子一般的男人就這麼給破壞掉了.于侍郎心中的憤怒,已經到了無法用言語形容的地步了.

本來想著,干脆找個借口,就把顧承勇等人抓起來,再想辦法彌補那風水陣今日未成的缺憾.可是這永安縣的知縣,竟然從中作梗,簡直氣死人了.于侍郎心中惡念已起,哪里還肯再放過吳知縣?

"大人,此事萬萬不可啊,殺害朝廷命官,那可是大罪啊."知州聽了這話,嚇的不行,連連擺手."這永安縣的知縣,可是出身京城名門世家呢,其叔父舅舅等人,可都是在朝為官的.此事一旦敗露,那後果可是不堪設想的,不行."

"就是因為他的叔父在朝為官,而且還是當朝禦史,就更要斬草除根了.今日之事,一旦被朝中禦史得知,豈不是成為攻擊王相爺的把柄?那樣,可就不是我一家受連累的事情了."于侍郎陰狠的說道.

知州沉吟半晌,這才抬頭道,"就依大人的意思吧.下官這就去安排人手."

"我這邊還有四五個功夫不錯的,你那邊最好多派幾人.那個瘋子,應該還在醫館里,他功夫太好,一般人不是對手.最好讓人想點別的辦法,不要硬碰硬."于侍郎從京城帶回來了幾個護衛,可是在墓地時,被顧承勇砍死兩人,還有幾人也都受了重傷,所以他手里的人手不太夠用的.若非如此,他也不會開口問知州的.

知州點頭,然後就出去安排人手了.可是派出去的人一打聽,才得知吳知縣已經帶著人離開了州城.知州大怒,"好狡猾的吳建章,去追,一路朝著永安縣追.追上了,一定要將吳建章殺了,不要留後患."

剛剛他還覺得于侍郎是有點兒草木皆兵了,可是如今,他也不得不承認,這個吳建章若是不除,恐怕真的會留下後患.

州衙的人聽了,便連忙出城去追趕.不過他們這麼一耽誤,吳知縣帶著人已然走出了很遠,再想要追趕,就費了很多工夫.

一行三十幾人,騎著快馬朝著永安縣的方向追趕,從下午一直追到天黑.在距離永安縣還有四十里的地方,遠遠地才見到前面有不少人在急匆匆趕路.

前面這些人,自然就是吳知縣帶著那些百姓了.他們都是乘坐的馬車,行走的速度,自然是比不上騎馬的.

顧承勇抱著嬌顏,看著已經安靜下來的女兒,心中略微安穩了一些.剛剛嬌顏就有點兒發熱,多虧苗素問給喂了藥丸,才算熱度退了下去.可是嬌顏畢竟還小,才六歲呢,根本就經受不住這樣的折騰.苗素問也說,必須得趕緊回去,然後抓藥吃才行.

"嬌兒,你一定要挺住了,爹爹這就帶你回去找你娘.你娘要是見到你這個樣子,還不得心疼死了?嬌兒是乖孩子呢,從來都不讓爹娘操心的,對不對?嬌兒一定會好起來的."

顧承勇對女兒的疼愛,比起那些兒子來更加的深切.嬌顏自從出生就非常懂事,顧承勇夫婦,對嬌顏傾注了無比的愛惜.此刻,嬌顏這樣面色蒼白,氣息微弱的躺在他這個父親的懷里,顧承勇心中的痛,已經是無以複加了.

"顧大哥,你別擔心,嬌兒沒事的.有我在呢,斷然不會讓嬌娘出事.只要咱們回去安頓下來,嬌顏慢慢休養一定會好的."苗素問懷里摟著兒子,也是心疼的不行.好歹紹遠傷勢輕一些,苗素問心里還算安穩.

"妹子,這件事都是我們連累了紹遠,若不是宏韜的事情,紹遠不會受這樣的苦.妹子,是我對不住你,對不住紹遠了."顧承勇很是愧疚的說著.

"算了,這些都別說了,都是湊巧."苗素問搖頭.

顧承勇本來還想再說點兒什麼的,話到嘴邊還未出口,卻是將嬌顏放在了馬車之上.然後說道,"劉捕頭,告訴大家伙注意,後面有人跟上來了.大概有三十來人,都騎著馬呢.來人恐怕是沖著咱們的,都當心一些."

顧承勇這話一出,眾人心中一凜,看來,今日這事情是難以善了的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