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.第29章 混淆是非
十個孩子已經盡數救出來了,可是個個卻都是昏迷不醒.老郎中診治之後,說是這些孩子一來是中了蒙汗藥之類的東西,藥效沒過.二來埋在地下的時間也不算短,多少的還是受了影響.

醫館之中,從永安縣而來的四五個捕快,個個都是憤憤難平,"劉大哥,這件事你說怎麼辦吧?這些孩子,難道就要白白的受這些折磨不成?你看看他們,一個個都不到十歲呢,以後說不定就要成了傻子呆子,這讓他們的父母可怎麼活啊?"一個捕快抱著其中一個小男孩哭喊著,那是他家鄰居的孩子.

"等一等,我已經派人去請大人了,知縣大人想來愛民如子,斷然不會讓這些孩子就這樣白白受苦的.咱們人微言輕的,人家知州根本不會把咱們放在眼里,去了也是白說."劉捕頭搖頭歎氣.

剛剛在得知孩子們的下落時,州衙的人,就明里暗里的拿話點劉捕頭.說是于家在京中有人做大官,又是王丞相家的姻親,這樣的人家,不是平常百姓能夠得罪得起的.這種事情,還是睜一只眼閉一只眼的算了吧,別去惹禍.

劉捕頭只要一想起當時那些人的話,就不由得心中發寒.那些都是人命啊,十個孩子,活生生的性命,在州衙差役的眼中,就那麼無足輕重麼?看州衙那些差役的表現,就知道這知州大人是個什麼德行了.劉捕頭不由得歎氣,世道艱難,連當官的,也沒幾個好官啊.

劉捕頭這邊正在胡思亂想中,醫館外面,卻忽然來了好多人,"就是這里,把這里全都圍起來.此處有歹人為惡,奉知州大人的命令,前來擒拿殺人搶掠的歹人.閑雜人等,速速退避."

劉捕頭一聽這個,立時就站了起來,邁步往外走去.只見到外面,由州衙的捕快等人,帶領了一些官兵,將這醫館團團圍住了."李捕頭,你這是要做什麼?"劉捕頭皺眉,為什麼他感覺這些人是沖著顧承勇來的呢?

"劉捕頭,今日的事情,與你無關.識相的,就請趕快離開.我等奉大人的命令,前來捉拿為惡的歹人的.今日有歹人攪亂于大人家老太爺的葬禮,並且殺害于家下人無數,此等惡徒,必須迅速緝拿,從重懲處."對面的那個李捕頭根本就沒有把劉捕頭放在了眼里,很是囂張的說道.

"劉捕頭,你我同為公門中人,很多事情,不用我說你也明白.還請劉捕頭速速避讓,不要妨礙我等辦差."李捕頭這話,隱隱含著威脅,言下之意,就是讓劉捕頭不要插手此事,省得惹禍上身.

劉捕頭能夠與顧承勇相交莫逆,脾氣秉性也是差不多了,此人最是急公好義,嫉惡如仇的,他哪里會在意這樣的威脅?再者剛剛那些孩子的情形,早就讓他心中憤怒不已了,這時再聽李捕頭如此說,更是怒火中燒.

"哈哈哈,我倒是沒想到,這義州衙門里的人,竟然都是些指鹿為馬,是非不辨善惡不分的混賬.于家既然有人身為朝廷命官,就該知道,朝廷明令禁止以人殉葬.于家為了什麼後代繁華富貴,竟然從別處買來十名童男童女,活生生的埋了作為殉葬之用."

"此等喪心病狂之舉,義州衙門得知,竟然不能加以阻攔,竟然還反咬一口,說什麼擒拿歹人?難道孩子的父母前來解救孩子還成了錯的?爾等置朝廷的律法于不顧,視百姓的生命為兒戲,實在是可恨."

"你們自己難道就沒有孩子?若是你們的孩子,被人抓去活埋了,看你們還能這樣無動于衷?"劉捕頭越說越是憤怒,他看向外面那些過路看熱鬧的百姓,高聲喊道.

"此刻,十個孩子全都昏迷不醒,大多數孩子都被灌了太多的蒙汗藥.剛剛郎中說了,即便是救活了,說不定將來也是癡傻.諸位,若是這里面躺著的,是你們的孩子,你們該怎麼做?難道你們就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女被人如此折磨,難道你們就不心疼麼?"

外面的百姓一聽這個,個個臉色都變得十分難看了."誰敢禍害我家孩子,我就跟他拼命."有一男子氣不過的喊道.

旁邊有人拽了拽那人的袖子,"別亂說,當心惹禍啊."

那人卻不在乎,"怎麼?這義州城,難道連話都不許別人說麼?"

李捕頭看著周圍那些面帶憤怒之色,卻是並不敢言喻的百姓,心中卻也有些害怕.他萬萬沒想到,這個劉捕頭是這麼個臭石頭,簡直就是軟硬不吃啊.這等事情,如何能在大庭廣眾之下說出來?此事這麼一喊出來,恐怕就是難以善罷甘休了啊.

"劉捕頭慎言,你這樣包庇那歹人,當心知州大人得知,治你一個包庇縱容之罪."李捕頭面色凝重,語氣中帶著威脅之意.

"我竟是不知道,堂堂義州知州,竟然是此等混淆是非之人.本官在此,你若有膽,便將本官治一個包庇縱容之罪吧."這時,人群後面,卻忽然有人朗聲說道.

眾人皆是驚訝,各自回頭,就見到人群之後,站了幾十人.為首一人,身穿知縣官服,不是旁人,正是永安縣的知縣大人.

原來,昨日晚間,縣城里丟失孩子的人家,就全都聽說了找到孩子下落的事情.這些百姓中,也不乏有一兩戶的富貴人家,眾人集合在一起,就去縣衙找知縣要個說法.

永安縣的知縣,還是個不錯的官員,對于這件事也十分的重視.當下便同眾人約定好,第二天一大早趕往州城.果然,今日寅時初,百姓們就自發的組織起來,一同從縣城出發,朝州城而來.

知縣也是不放心,此事事關重大,他干脆也跟著一起來了.快要到州城的時候,正好遇上了回去報信的捕快.知縣一聽這中間的過程,便急急忙忙進了城,找到了此地.剛剛聽了劉李二人的對話,知縣心中也是再難壓抑住怒火了,所以才開口.

李捕頭一見對面的人,就知道今日的事情怕是難辦了.眼前這個永安縣的知縣,可是出了名的耿直倔強之人,此人不懼權貴,鐵面無私,最是難纏的一個家伙了.

"小的見過吳知縣."李捕頭連忙上前見禮.

吳知縣哼了一聲,根本不搭理他,只是扭頭問劉捕頭,"孩子們都找到了?情況如何?"

劉捕頭把剛剛那郎中的話,向吳知縣說了一下.還沒等吳知縣說話呢,身後的眾人便開始放聲痛哭了起來.他們都是那些孩子的家人,在聽說孩子們有可能以後成了癡傻,這樣的結果,他們如何能夠接受?

"大人,可否讓民婦為孩子們診治,民婦自幼習醫,也算有些本事."這時,一女子從人群後方走出,來到了吳知縣的面前,不是旁人,正是苗素問.

百姓們商議著要來州城,馮氏和苗素問都想過來.可是顧家還有好幾個孩子呢,此時斷然不能再出事了,馮氏必須守著.最終,定下苗素問和文修兩人跟隨大家一起來州城.苗素問一聽說孩子們的情形,不由得心如刀割,無論如何,她也要把孩子們都治好才行.

吳知縣看了看苗素問,這女人身上,有一種與眾不同的氣度.讓人見了,便忍不住會聽她的安排."勞煩了."吳知縣點點頭,同意了苗素問的提議.

苗素問拿著自己一直不離身的箱子,邁步就往醫館里走,她回頭看了看身後的那些百姓,"諸位鄉親,請相信我的醫術.那里面,有我的兒子,我的徒弟.無論如何,我也會將他們都治好的,定然能還給諸位一個健健康康的孩子."說完,苗素問就邁步進去了.

來到醫館里面,就見到一間屋子里,大通鋪上並排躺了十來個孩子.顧承勇正抱著嬌顏,不停的安撫著還是手腳亂動的嬌顏呢.另外一位老郎中,則是在挨個的給孩子們施針,但是卻又不停的搖頭.

苗素問幾步上前,來到兒子的面前,看見兒子有些蒼白的臉色,不由得淚如雨下."遠兒,娘來了,都是娘不好,才會害了你."

顧承勇見到苗素問,驚嚇之余,卻也欣喜異常,"苗妹子,你快給孩子們都看看吧,這些孩子,到現在也都沒醒啊."苗素問的醫術,顧承勇還是十分相信的,見到苗素問,顧承勇的心就踏實了.

外面的情形,顧承勇也能聽到,可是嬌顏一直都驚叫亂動的,他根本就騰不出手來.于是,也就沒能出去."嬌兒這也不知道是怎麼了,一直就這樣子."

苗素問點點頭,伸手抹了抹眼淚,然後挨個的給孩子們診脈."嬌兒,遠兒,韜兒三個,並沒有中了蒙汗藥,但是這三人都有內傷,不知道是怎麼受傷了的,所以昏迷不醒.他們的好辦,倒是剩下那七個,都被灌了大量的藥物,藥性太強了.沒事,有我在,斷然不會讓他們都變成傻子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