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.第25章 尋找機會
身邊傳來秦紹遠低低的聲音,讓嬌顏的心里稍微安穩了一些.不管他們這是在什麼地方,只要兩個人還都活著,暫時就可以安心的."紹遠哥哥,你沒事吧?有沒有受傷?"

"沒有,就是被捆著呢,我剛剛醒過來的,沒多久就聽到你喊我了."紹遠的聲音很小,如果不仔細聽,幾乎聽不到.

"顏兒,盡量別說話,這屋子里還有好幾個人呢,看樣子是都沒醒.外面肯定有人守著,咱們別出聲,如果有機會,咱們就想辦法逃出去."紹遠悄聲道.

兩個人本來就離得很近,紹遠剛剛又費勁的朝著嬌顏挪過來,所以這兩個人幾乎是靠在了一起.紹遠的聲音,就在嬌顏的耳邊,不知道為什麼,聽到紹遠含著關切的聲音時,嬌顏莫名的感覺到一種安心.

真是奇怪了,自己明明有著成熟的靈魂,說起來心理年齡應該比秦紹遠大好多的,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呢?嬌顏想不出,于是就放棄了,眼下不是想這個的時候.

兩個人費力的坐起來,背靠著背.此時他們哪里還敢再睡覺?都瞪著眼睛,時刻的警惕著.

外面傳來了更夫打更的聲音,隱隱約約的,嬌顏知道已經是四更過了.再過一陣子,隱隱的能夠聽到有公雞報曉的聲音.屋子四周沒有窗戶,只是那緊閉的木門,有幾處縫隙,隱隱的透過幾許光亮來.

借著著微弱的光亮,嬌顏扭頭四處的打量著.然而這一看之下,不由得心中吃驚.原來,這屋子里,竟然有好幾個人呢.嬌顏仔細數了一下,連同自己和紹遠在內,正好十個.看這些人的身形和衣裳,大概可以分辨出,都是年齡不大的孩子,有男有女.

而離著嬌顏和紹遠十分近的一個人,身上的衣衫特別的眼熟,好像就是林宏韜身上穿的.嬌顏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難道會是林宏韜不成麼?

冷靜下來一想,或許還真是有可能的,嬌顏和紹遠還有大人的看護呢,都能被抓來,更不用說林宏韜一個人偷偷的溜走.那些拐子,恐怕是輕而易舉的就能將他抓住了.

嬌顏歎了口氣,這也不知道是哪輩子的孽緣了,就連被綁架了,也能意外的遇上.只是,他們三個如今都被困在這里,即便是遇見了也沒用啊.如今,也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,說不定有機會,他們還能逃掉的.

嬌顏正在胡思亂想的工夫,地上的孩子們,已經有幾個也醒了.他們清醒過來,發現此時的情形,便忍不住哭了出來.一時間,哭喊聲震天,原本還在昏迷的,也被吵醒了.

林宏韜當然也醒了,剛剛清醒還有些茫然 ,之後才發現了自己現在的處境.之後又是滿腦子的哭喊聲,讓他忍不住皺眉,"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我不是遇上了兩個好心的伯伯,要帶我去京城的麼?"林宏韜不知不覺的念叨出聲了.

"笨蛋,你笨死了,還好心的伯伯,你遇上拐子了.你以為誰家都像我家似的,把你當祖宗供著啊?"忽然,耳邊一個清脆的女聲,伴著責罵的聲音傳到了林宏韜的耳朵里.

這個聲音十分熟悉,正是這些日子一起相處的顧家那個丫頭,顧嬌顏的聲音.林宏韜心中詫異,然後又搖頭,不可能的,嬌顏怎麼可能會在這里?但是,他還是不由自主的向著聲音的來處看去,"嬌娘?真的是你?你怎麼也在這?"

林宏韜驚訝不已,因為他看到了嬌顏也是被捆著的,此刻正滿面怒容的看向自己.

"怎麼是我?哼,要不是因為你這個笨蛋,我怎麼會在這里?你半夜偷著跑了,我們大家伙四處找你,結果我和紹遠哥哥,都被人給抓起來了.你這個倒黴蛋,遇見你,就沒有一件好事情."嬌顏氣呼呼的說道.

林宏韜聽到嬌顏的話,不由得眼中一黯,可不是怎麼?自從自己到了顧家,顧家每一樣事情就沒有順利的."我錯了,對不起啊."

嬌顏狠狠地瞪了林宏韜兩眼,然後才道,"現在才知道錯了,早干嘛去了?你以為你挺能耐是吧?你以為你很聰明是不是?還半夜偷著跑,你倒是跑啊,這回看你還能跑到哪里去?你出了門都不知道東南西北的,你想追著進京,這下怎麼樣?笨蛋,真蠢."

嬌顏平日里絕對不是毒舌的人,可是遇見了林宏韜,她就會忍不住想要毒舌.尤其是此刻,他們被人抓到了這里,渾身被捆著動彈不得.而且,也不知道即將要面對的究竟是什麼情形,這樣的時候,嬌顏內心的憤怒,必須得有一個出口來發泄.

"顏兒,別說了,宏韜也不知道會遇到這樣的情形的.別再發火了,保留點兒力氣,接下來還不知道要遇見什麼呢,咱們得想辦法逃開才行啊."那邊,紹遠趕忙的勸著嬌顏.

嬌顏氣呼呼的瞪著林宏韜,卻是不再開口了.紹遠說得對,他們不能這麼坐以待斃,必須想辦法逃走才行的.此刻多保留一分體力,將來逃跑的機會就大一些.

屋子里十來個孩子,哭鬧聲很大,早已經驚動了外面的人.這時,正好就有人過來,在門外沉聲道,"都閉嘴,不許哭,你們要是再哭鬧,就把你們全都扔出去喂狼."

那聲音中帶著幾分陰沉凶狠,孩子們聽見,都嚇得不敢出聲了.一個個的,都在低低地哭泣著.

外面的人聽見沒有聲音了,很是滿意,于是轉身就走了.好像沒走多遠,別處又來了幾個人,"于成,那邊已經定好了,老太爺辰時出殯.待會兒你就把這些孩子帶出去,千萬別讓他們鬧出動靜兒來.咱們老爺對這事情可是十分的重視,辦好了這回的差事,以後有你的好處."

"是,大管事放心吧,小的明白.出不了岔子的,小的待會兒就去處置,定然不會讓這些小崽子鬧騰起來."最開始那個陰沉的聲音,這時卻是變了一個樣子,帶著諂媚和巴結.

"嗯,你小子辦事,我還是放心的.這件事情,千萬不能泄露出去,要不然,就算是咱們大老爺在京城做官,也很難擺平的.記住了,這些孩子不能弄死,要活的,但是還不可以讓他們出聲,懂麼?"那個什麼大管事又叮囑了幾句,然後就走了.

接著,那個人掉頭又回到了關著孩子們的屋子,他上前打開了木門,邁步進去.屋子里,正好五男五女十個孩子,一個也沒差.那人點點頭,然後上前來,挨個的捏著孩子們的嘴,往孩子們的嘴里灌了不知道什麼東西.

孩子們奮力掙紮,都不肯喝,有的被那個男人一巴掌打倒了,然後硬是給灌進去了好大一口.

紹遠見到這樣的情形,就低聲囑咐嬌顏,"別反抗,喝了含在嘴里,等他走了咱們再吐出來."

嬌顏點點頭,這個她自然是清楚的.那人手里的東西,肯定還是蒙汗藥之類的.喝下去,他們就會繼續昏迷,然後還不知道被帶到哪里去呢.

等到那個人拿著葫蘆來到嬌顏面前時,嬌顏只是象征性的掙紮了兩下,然後就被喂進去了一大口的水.嬌顏想要含著那水不咽下去,可惜,卻被那男人給識破了.男人伸手就在嬌顏後背錘了一下子,嬌顏一吃痛,一大口水就這麼咽了下去.

紹遠和宏韜也不例外,全都被喂進去了一大口水,然後,那男人才心滿意足的從屋子里出去了.

被喂了一大口水的孩子們,這時已經開始頭暈目眩了.嬌顏這時,也隱約的覺得不對勁兒.

"顏兒,快,低頭咬地上的稻草,把稻草含到嘴里,盡量的刺激喉嚨."這時,紹遠的聲音傳了過來.

嬌顏用力的咬了一下自己的舌頭尖兒,疼痛讓她略微清醒一點兒,然後便低頭按照紹遠說的去做了.幸虧這地上鋪著稻草呢,嬌顏想辦法咬了幾根在嘴里,讓其中的一頭碰觸到喉嚨的深處.接著,一陣惡心感上來,嬌顏哇的一下就吐了出來.剛剛喝下去的水,大半就這樣吐掉了.

另外一邊的紹遠和宏韜,也都照著這個辦法,將胃里喝下去的水,盡數的嘔吐了上來.盡管這樣,他們還是多少的吸收進去了一些藥,這時也是都有些頭暈.

"不能睡,聽見沒有?咱們要保持清醒.待會兒找機會,咱們就要想辦法逃跑,或者是求救."紹遠這時也是用力的咬了自己的舌頭一下,借著那疼痛,讓自己保持清醒.

嬌顏也是如此,盡管這時腦子有些迷糊,眼皮開始打架了.嬌顏狠狠的咬著自己的舌尖,感覺好像已經咬破了,嘴里都是血腥的氣味兒.

借由著疼痛,勉強的算是保持了清醒.再加上他們已經將大半的藥物嘔吐了出來,只有少部分殘留在身體里,所以過了大概半個多時辰之後,那種暈眩的感覺,就變得輕多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