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.第24章 線索追蹤
時間,就在眾人的焦急等待中一點點過去.而隨著時間的流逝,眾人的心里也就越發的沒底了.馮氏和苗素問兩個,已經從最開始的坐立難安,到最後有些呆傻了.二人坐在凳子上,目光呆滯的看向客棧大門處,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.

未時初,顧承勇從外面進來了.馮氏一見到是丈夫回來,神情很是激動,趕忙就站起來問道,"大勇,嬌兒呢,找到了沒有?"她幾步就來到了丈夫的面前,抓住丈夫的手問道.

顧承勇搖頭,"我們追出去了將近三十多里,並沒有見到什麼馬車,我們不敢再往前追了,生怕走錯.看看劉捕頭這邊,又沒有什麼消息."顧承勇此刻,嘴角已經起了好幾個大燎泡了,短短半日的時間里,他的眼睛也眍了進去,嘴唇干裂帶著血跡.

跟妻子說了一句之後呢,顧承勇就轉身去縣衙了.縣衙這邊,劉捕頭也通知了知縣大人,幸好知縣並沒有回鄉去,眾人就在一起商議著.關鍵是年前年後的,丟了好幾個孩子,前面幾個都是家里人太忙了,一時沒注意就不見了的,沒什麼線索.這一次,總算是有一些線索了,知縣也是很在意的.

顧承勇趕到縣衙,正好有捕快按照馮氏等人提供的線索,將那兩個偷兒給抓到了.兩個偷兒別的並不知情,只說是有人指使他們,故意引開馮氏和苗素問.詢問之下,指使的人,就是當時躺在地上裝抽瘋的女人.

那個偷兒同時還交代了,說是見過那女人曾經在縣城的某一處出現過.劉捕頭一聽,立即就帶人前去找尋.顧承勇當然也跟著的,一行人便來到了城東的一處小院外.

有人上前去敲門,一部分人在前門守著,還有人在小院的別處守著.敲了一陣子門,里面才出來一個快五十歲的男人,"誰啊?"

"衙門捕快辦差,趕緊開門."劉捕頭一邊說著,一邊就帶人闖了進去.進院之後,眾人分頭尋找,卻是並沒有找到什麼.

顧承勇並沒有跟著進院子,而是守在了小院的後面.他也不確定這里是不是那些人的老巢,但是有備無患,盡量多留一些比較好.顧承勇躲在暗處,盯著那家的後院,沒想到還真得有人從里面出來了.

顧承勇仔細打量那人,果然跟苗素問等人描述的很像.顧承勇二話不說,幾下子就來到了那婦人的面前,伸手就扭住了她的胳膊."說,你們把那兩個孩子弄到哪里去了?"

那婦人沒成想會有人守在後面,有些驚恐,但著婦人很是油滑,竟然開口便喊,"哎呀,快來人啊,殺人了,有強盜搶劫啊."

婦人這一叫喊,前院的那些衙役捕快們聞聲而來,便一下子將那婦人抓了.當下有人去客棧叫來苗素問和馮氏,又找來當時看到情形的人,還有那兩個偷兒.眾人當堂對質,全部都指認,就是這婦人,伙同旁人一同做戲,引開了馮氏和苗素問,然後帶走了嬌顏和紹遠的.

那婦人還矢口否認呢,拒絕承認這些指證,最終知縣大人動怒,讓人動刑.幾十棍子打下去,那婦人才老實交代,說是孩子被人送到城西南五十里的一處村落去了.

得知孩子的下落,顧承勇哪里還忍得住,連忙就回了客棧,帶著文修還有阿喜阿祿幾個,連同衙門里的捕快等人,直直奔著那村子而去.

此時天色已然不早了,五十里路,也不算很近,等眾人來到那村子外,天早就黑了.顧承勇按照那婦人交代的地址,帶著阿喜等人便朝著村子沖了過去.

這是一個不大的村落,總共才不過十來戶人家.顧承勇他們要去的,就是中間的那一戶.來到這家的門前,顧承勇也不管那些了,飛身便從院牆之外跳了進去.

院子里靜悄悄的,並沒有什麼聲響.顧承勇慢慢靠近了屋子,來到房簷之下,就聽到屋子里有人在說話."娘,我爹呢?去哪里了?為啥還不會來啊?"聽聲音,是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.

"你爹有事,去州城辦事了,過幾日就能回來的."里面一個婦人的動靜.

"娘,你就別騙我了,我爹是不是又去賣孩子了啊?娘,你勸勸我爹吧,那是傷天害理的事情啊,以後別讓他再做了.娘啊,那些孩子也是有爹有娘的,你們怎麼就能忍心,讓人家骨肉分離啊?要是我被人家帶走了,娘難道就不傷心麼?"那女子卻是忽然哀切的懇求道.

"傻孩子,你在說啥呢?來,別胡思亂想了,快點兒把藥喝了吧.喝了這藥,你就能好起來了,只要你好了,讓爹娘干啥都行."婦人好聲的勸說著.

"娘,你要是不答應,那我就不再吃藥了.我吃藥有什麼用?你們做了那麼多喪天良的事情,我就是吃了藥,也好不了的.我的病,就是老天爺給的報應."那女孩很是堅定的說道.

"胡說什麼呢?你以為你爹你娘天生就是壞人麼?要不是你得了著怪病,成日的需要珍貴藥材吊命,咱們家賣了牲口賣了地,還是不夠你用的.你爹能跟人家去做這些麼?我們掙來的錢,還不是全都給你買藥了.你現在大了,懂事了,就來指責我們?我告訴你,誰都能說,只有你說不得."

"藥給你放著了,愛喝不喝.這些年,我們兩口子被你拖累的也夠嗆了,咱們家以前是什麼日子,如今又是什麼日子?要不是為了你,誰願意去干那些?"里面的婦人生氣了,很是憤怒的說著.

站在門外的顧承勇已經聽明白了這一切,于是這是便一腳踢開了門,"快說,那孩子被送到哪里去了?"

屋子里的婦人和女孩都愣住了,婦人一見顧承勇殺氣騰騰的模樣,當時腿就軟了,一下子跌坐到地上."你是什麼人?怎麼就跑到我家來了?深更半夜的,你要干啥?"

顧承勇兩步來到了婦人的面前,伸手掐住了那婦人的頸子,"說,你丈夫把孩子送到哪里去了?快說,要不然的話,我就掐死你."

那婦人也就是個尋常百姓,雖然平時也會幫丈夫做一些拐賣人口的事情,但其實並沒有見過多少大場面.再說了,此時顧承勇紅著雙眼,一臉凶狠的樣子,換成哪個見了,也都會害怕不已的.所以,那婦人便一股腦的把自己知道的事情都說了.

"義州城東桃花巷有一戶姓霍的,我家男人都是把孩子送到那去的.最近那邊不知道怎麼回事,要孩子要的特別急,說是要十個童男童女,價錢還特別的高.我家男人今日說是抓到了兩男一女的,正好湊夠了五男五女十個娃娃,就一起送去了."

顧承勇一聽,就覺得好像有點兒不對勁兒,"那邊說沒說要十個童男童女做什麼?"

"沒有,只是要的急,給的銀子多,所以這邊幾個人趕忙的就給送去了."那婦人搖頭.

顧承勇抓了那婦人的衣領子,直接將她帶了出去.來到外頭,一把就把那婦人扔到了車上,然後對阿喜說道,"走,去義州,嬌兒他們被送去那邊了."

阿喜聞言,立即聚趕了馬車要走,另外一頭的劉捕頭等人見了,趕忙也跟了上來."顧大哥,還是我們陪你去吧,好歹的我們算是公門中人,正經的辦差."顧承勇如今已經不是蘇州府衙的捕頭了,很多事情,處理起來就不算很方便.

顧承勇點點頭,"謝謝諸位兄弟了."

一行人就這樣離開了這個村子,朝著那婦人說的義州行去.這個義州,在此地西南,離著此地還有一百六十里呢,已經算是很遠了.眾人也不管這是白天黑夜了,就這麼匆匆趕路,一路向著西南而去.

而另外一邊,嬌顏在一片昏暗中清醒了過來.頭很疼,就像被人拿東西敲過差不多了,"這是怎麼了,誰偷偷打我了?"剛剛清醒的嬌顏,還弄不清這是怎麼回事呢,她動了動,想要伸手摸摸自己的頭,是不是撞傷了.可是她這時才發現,自己根本就動彈不得,手好像是被捆起來了.

這是怎麼回事?怎麼還被捆起來了?驀地,昏迷前的那一幕閃現在腦海里.是了,她這是被人綁架了吧?那些人用東西將自己弄暈了,然後帶走,也不知道這是扔在了什麼地方,竟然連手都捆起來了呢.

對了,紹遠呢?當時他可是跟自己在一起的啊,紹遠會不會也被抓來了?嬌顏忽然想起來這個,就扭頭往旁邊看去.

嬌顏身處的地方沒有窗子,四周都是昏暗的一片,根本就看不到旁邊還有誰.但是嬌顏可以感受得到,身旁有細微的呼吸之聲,肯定是有人的."紹遠哥哥?紹遠哥哥,你在麼?"嬌顏低聲的問道.

"顏兒,我在這呢."身旁,傳來了紹遠的聲音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