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3.第23章 弟 嬌顏被擄走
顧承勇這麼些年在外,多少還是攢下些家底兒的.他們從蘇州城出來時,把家里的銀錢就分成了好多份兒,馮氏,顧承勇,還有文修兄弟連同嬌顏的身上都帶著一些.就怕是萬一有什麼事情,不至于所有的銀錢全都丟了.

顧承勇和馮氏身上的銀錢最多,馮氏的荷包里,除了幾兩散碎銀子之外,還有一百兩的銀票呢.這時一摸荷包不見了,馮氏如何會不著急?連忙就去追那前面跑了的偷兒.

苗素問一見這樣,便扭頭囑咐了紹遠一句,"看好嬌娘,娘去幫忙."說著,就跟著去追趕.

卻是不想,剛剛跑出去沒多遠,原本追趕那偷兒的兩個女人,其中一人突然在苗素問身側倒下了,口吐白沫,渾身抽搐著.

苗素問是個醫者,而且是個心地善良的女醫者,見到這樣的情形,不由得便停下來了."嬸子,你這是怎麼了啊?"她連忙就伸手去給那人診脈.

地上那婦人也不說話,渾身依舊抽搐不止,苗素問抬頭看了看前面,馮氏已然追出去很遠了.但是前面那偷兒十分的熟悉地形,幾下子就拐到了一個胡同里去,馮氏急忙的就跟了進去.

"大嫂,別去追了,太危險."苗素問趕忙喊道.

嬌顏和紹遠兩人沒敢亂動,就站在原地等著呢.他們兩人離著苗素問大概能有一百五十步左右,自然能看到那邊的情形.二人正想著到前面去看看情況呢,忽然從他們兩人身後,有人一下子捂住了他們的口鼻.

嬌顏只覺得一種不知道什麼味道,一下子就鑽進了腦子里,然後就覺得眼前一片昏暗,接著什麼都不知道了.

那邊的紹遠也是一樣的遭遇,幾乎是一瞬間,就陷入了昏迷.

接著,就見到幾個人很是迅速的扛著嬌顏和紹遠,直接扔到了一輛馬車上,然後迅速的趕著馬車出城去了.

這邊馮氏跟著那偷兒七拐八拐的,沒幾下就跟丟了.馮氏著急的不行,可是又找不到那偷兒了,于是只好垂頭喪氣的往回走.等到馮氏回到剛剛的地方,卻見到苗素問就像無頭蒼蠅一般,在四處呼喊著.

"這是怎麼了?嬌娘和紹遠呢?"馮氏沒見到自家閨女還有苗家的兒子,心里咯噔一下子,趕忙就問道.

苗素問寄得直掉眼淚,"大嫂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剛剛我一回頭,就沒見到兩個孩子了."

苗素問正在給地上那人診脈的時候,偶然一抬頭,卻不見了兩個孩子的蹤影.她哪里還顧得上地上的人?趕忙站起來就去尋找兒子還有嬌顏了,可是這四周都找了,卻也沒有見到兩個孩子的蹤跡.

"剛才有人在我身邊倒下了,抽羊癲瘋呢,我就……"苗素問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,扭頭朝著剛剛地上躺著人的那個方向看去,卻發現地上根本就沒人了.

直到這時,苗素問才反應過來,剛剛自己是中了別人的圈套了."嫂子,壞了,咱們兩個是中了別人的圈套了啊.這些人,都是一伙兒的."苗素問忍不住放聲哭了起來.

到此時,馮氏哪里還能不明白?准是她們帶著孩子在這地方四處找林宏韜,被人盯上了,使了計策,引開她們二人,然後把嬌顏和紹遠給抓走了.

"走,咱們去找大勇,趕緊報官吧."馮氏也是哭的不行,但是她也明白,這時候不能光顧著哭,還是找到丈夫要緊.

兩個女人一邊哭著,一邊趕回了客棧.正好顧承勇他們也從別處都回來了,馮氏一見丈夫,便嚎啕大哭起來,"大勇,嬌兒丟了,嬌兒丟了啊."

顧承勇一聽說閨女丟了,腦子里嗡的一下子,身子也晃了好幾下."紫玉,你說清楚,到底是怎麼回事啊?"他抓住了妻子的肩膀問道.

馮氏一邊哭著,一邊就把剛剛的事情說了出來."都怪我,要是我不去追那偷兒,嬌兒就不會丟了."馮氏心痛難忍,淚水一個勁兒的往下流.

"是我的錯啊,我根本就不該去管那個人的死活,她死活跟我有什麼關系啊?"苗素問這時也狀若瘋狂的哭喊著.紹遠是她的兒子,是她的命根子,此時就在自己眼前不見了,苗素問哪里能夠承受的住?

文修等人一聽說妹妹不見了,也是焦急萬分,"爹爹,咱們快去找吧,晚了還不知道妹妹會到哪里去呢."

顧承勇點點頭,"阿喜阿祿,你們帶人去找.紫玉,苗家妹子,你們兩個帶著文治文平在客棧等著,已經丟了三個了,千萬不能再丟了這兩個.文修文齊,你倆跟著我,咱們去縣衙報官去.這件事,必須得通過衙門了."

顧承勇在蘇州做了五年的捕頭,這附近的州縣衙門里,都是有些熟人的.此刻,也顧不得什麼了,找到孩子要緊.

于是,阿喜阿祿陪同著如月如云去出事的地方打聽尋找,顧承勇帶著兒子去了衙門報案.

還沒到正月十六呢,衙門並沒有開印辦事,不過是有幾個衙役什麼的輪流值守而已.今天倒是也巧了,正巧是縣衙的捕頭在當差.這人與顧承勇也算是私交不錯了,一聽說是顧承勇來了,便趕忙過來相見.

兩下見面,也顧不得敘舊了,顧承勇便直接把來意說明了."兄弟,實在是麻煩你了,還請幫忙找一找我家那三個孩子."

這邊的捕頭姓劉,聽完顧承勇的話,就立即讓人去把還在縣城里的衙役捕快們,全都找到一起來."顧大哥,這件事我能做的就是帶人盡快尋找.不過我也得跟你說說,最近縣城里已經丟了四五個孩子了,都是沒什麼線索.你心里要有底,恐怕,孩子不太好找的."

顧承勇聽了這話,不由得眼中酸澀,"劉老弟,還請你盡力幫忙吧."

劉捕頭點點頭,等到人來了之後,就分出一部分四處去尋找.另外的人則是去找了馮氏和苗素問,聽她們兩個描述當時的情形,還有那個偷兒和抽瘋的婦人都是什麼樣貌.

當時那種情形,馮氏和苗素問又哪里注意到人家的相貌?能說出個大概來,就已經很不錯了.劉捕頭又去了事發的地點,仔細詢問了附近的人.

好在當時還真得有人看見了,說是見到有幾個人抱著兩個孩子上了馬車,然後從南城門出去了.而且,那兩個偷兒還有追趕的婦人,也都被人描述出大概的相貌,然後有人畫出了畫像來,全城的搜捕.

顧承勇帶著阿喜阿祿從南城門追趕,馮氏等人留在客棧里,等待劉捕頭的消息.馮氏和苗素問兩人,在客棧里來回的走,一邊走還一邊哭著,二人偶然的互相看了一眼,不由得就抱頭痛哭.

如云如月兩個也難受的不行,本來想要出去尋找的,可是又怕馮氏再萬一想不開,所以她們兩個也不敢離開,只能寸步不離的守著馮氏還有幾個孩子.

眾人從早晨起來就沒吃東西,可是誰也能感覺不到肚子餓,就連文治文平,也根本就沒什麼感覺.他們各自焦急的等待著,只等著父親帶回來好消息.

客棧里的掌櫃也知道了這個情形,不由得也是歎氣,他這客棧開了幾十年,頭一次遇到這樣的情形."老婆子,你去做點兒吃的送過去,大人能不吃東西,孩子還能跟著挨餓麼?他們家孩子不少,可不能丟了三個,再餓壞四個吧?"掌櫃的心眼不錯,便跟妻子商議道.

掌櫃的妻子也是很同情馮氏,于是聚親自下廚房,做了不少的飯菜,送到了馮氏等人的面前."兩位娘子,還是吃上一點兒東西吧.孩子也不知道哪時才能找回來呢,你們不吃東西怎麼行?多少吃點兒,你們這還有四個小子呢,不能丟了三個,再餓壞了四個吧?"

馮氏看了看那邊的幾個兒子,不由得心中愧疚,"文修,你帶著弟弟們吃些東西吧,別餓壞了."馮氏說話間,眼淚又掉下來了.

文修等人也都是哭的稀里嘩啦,"娘,我們吃不下,嬌兒不見了呢,我們沒心思吃."文修哭道.

"都怨林宏韜,要不是他跑了,咱們怎麼會各處的去尋找?要不是去找他,嬌兒就不會被人給抓走了."文治一邊哭,一邊喊道.

馮氏一聽這話,眼淚聚掉的更凶了.林宏韜是林家托付來的,她對待林宏韜,那算是盡心盡力,雖然對他很好,也不過是盡了本分.所以林宏韜失蹤,她十分著急卻是並不像此刻這樣心如刀割一般.畢竟,嬌顏可是她十月懷胎生下,捧在手心里五六年的閨女,這樣的情感,和林宏韜絕對是不同的.

文修想要反駁弟弟的話,可是卻又不知道該如何反駁.自從這個林宏韜進了他們家門,顧家就再也沒順當過了.如今,他們最疼愛的妹妹不見了,文修就是再懂事,此時對林宏韜,也難免心生怨恨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