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.第22章 宏韜失蹤
林宏韜不是笨蛋,他只是從來沒有出過門,對外面的事情不太清楚而已.如今這麼打聽之下,自然就明白了,這是顧家人怕自己惹禍,故意繞路走了的.林宏韜跟人家打聽了正經往北走進京的道路,暗暗記在了心里.

正好此時顧承勇回來,肩上扛著東西呢.還沒等進了客棧,就見到了林宏韜,"韜兒,你在這做什麼呢?"這一路上,為了掩人耳目,顧承勇都是這麼稱呼林宏韜的.

林宏韜一見顧承勇,神色便有幾分慌亂,"沒啥,嬸子見顧叔還沒回來,就讓我出來瞧瞧."林宏韜說著,便上前來接過了顧承勇手里拎著的兩條臘肉.

顧承勇有點兒納悶兒林宏韜的態度,這幾日他不一直都是呆呆愣愣的麼?怎麼今日反而有精神了?難道是想開了不成?要是真的想開了,那倒是不錯,也省得自己再為他擔心了."走吧,咱們進去.今天買了臘肉和菜蔬,讓你嬸子做點兒好吃的,咱們晚上好好的吃一頓."

顧承勇扯著林宏韜,二人一路來到了他們住的地方.林宏韜規規矩矩的回屋子里坐著,顧承勇則是把糧食等東西放好,又把臘肉送到了馮氏她們暫時借來的廚房去.

馮氏見了這些肉和菜,也是很高興的.當下便收拾著,炒了兩個帶肉的菜,也算是讓大家伙解解饞了.

晚上這頓飯,眾人都吃的十分高興.難得吃一回菜,里面還有肉呢,孩子們一個個都恨不得再多吃一些.晚飯過後,眾人各自閑坐說話.過了大半個時辰之後,眾人都全都躺下睡覺了.

這些日子,眾人大多數的時間都在趕路.趕路很是辛苦,所以眾人很容易的就全都睡著了.等到再次醒來時,外面已然隱隱放亮了呢.

馮氏起床穿了衣服,下地梳洗一下,就要去做飯.偶然間往大通鋪的另一頭一看,卻發現原本應該睡在阿喜旁邊的林宏韜卻不見了蹤影."大勇,你快起來看看,韜兒是不是去解手了?我起來也有一會兒了,怎麼沒見到韜兒啊?"馮氏連忙叫起來丈夫.

顧承勇這些日子累的太乏了,睡得很是香甜.馮氏連著叫了兩遍這才醒過來.一聽說沒見到林宏韜,顧承勇就立即從床上爬起來,"是不是去解手了啊?我這就去看看."顧承勇披了衣服,穿鞋下地就出去尋找.

過了一會兒,顧承勇就急急忙忙的回來了,"不對啊,整個客棧里都沒有,我挨個地方都找了呢."

"快去找伙計問問吧,這孩子一直都老老實實的,別再是出去解手的時候,讓人給帶走了什麼的."馮氏這時更加著急了.他們受人之托照看孩子,這要是林宏韜除了什麼事情,如何向林瑾瑜夫妻交代?

顧承勇一聽這個,趕忙就往前面走,馮氏和阿喜阿祿也跟著,一同來到了客棧的前院,找到了掌櫃的."掌櫃的,我們家的一個男孩不見了.你給問一下,店里的伙計有沒有見到的."顧承勇有點兒著急的說道.

那客棧的掌櫃一聽說是男孩不見了,也是有些擔心,"哎呀,昨晚我不是跟你都說了麼?讓你看好了家里的孩子,你們家那麼多的小娃娃呢,一個不小心丟了可就不好.年前年後的,縣城里可是丟了好幾個孩子了呢,到現在都沒能找到的.唉,你們怎麼就這麼不小心啊."

掌櫃的一邊嘮叨,一邊就把店里的伙計叫來盤問."六子,你今早晨有沒有看到一個十歲左右的男娃娃出去啊?"

那伙計搖頭,"沒有,沒見到.掌櫃的,咱們店里住了那麼多的人,一大早晨的,就出去了十幾輛車.我一個人,哪里能注意到還有沒有孩子出去啊?"這客棧說的好聽點兒叫客棧,說的不好聽,其實就是個大車店.一般都是來往拉腳的車夫等人才住著的,這些人都是很早就起來趕路.

伙計晚上要守夜,到了早晨,實在是困得難受.頂多能注意到那些大車,至于孩子,趁著慌亂的時候出去,他真的是看不到的.

顧承勇一聽這個,氣的就上前來抓住了那伙計的領子,"我們住在你這客棧里,好好的孩子就不見了,你竟然還敢說沒看見?"

那伙計一見這樣,嚇得不行,"您這話說的,那是人啊,大活人,長著腿的.咱們客棧從卯時中,就有人開始往外走,那麼多人和貨物呢,我上哪里能注意到一個孩子啊."

那掌櫃的一見這樣,連忙上前來,"客官,客官,我們這小店本來就小,人手也不夠用的,實在是看不過來.您還是趕快的出去找找吧."

顧承勇也明白,這掌櫃和伙計說的是實話,他松開了伙計的衣領.回頭對阿喜和阿祿說道,"走,咱們去街上打聽打聽,看看有沒有人見到過."

阿喜和阿祿兩個,連同剛剛趕過來的文修和文齊兩人一起,幾個人分成兩下,到外面四處打聽.馮氏回屋去,卻見到嬌顏等人也都爬起來穿戴整齊了.剛剛那麼大的動靜兒,眾人哪里還能再睡覺?早就起來了.

"娘,宏韜哥哥還沒找到麼?"嬌顏有些擔心的問道.關鍵是這個林宏韜,從來就沒出過門啊,他能去哪里?

馮氏搖搖頭,"沒有,客棧的人說,根本就沒看見."

"咱們也出去問問吧,反正都睡不著起來了,在屋里等著還著急,不如出去問一問."這時紹遠提議道.

馮氏也沒有別的主意了,這麼等在客棧里,實在是心急,倒是不如出去找找,說不定就能找到呢.于是,眾人就從客棧里出去,四處尋找著.

辰時初,出去尋找的人都回來了,各自搖頭歎氣的."沒有,城里都找了,哪里都沒有啊.著孩子,能去哪里?"顧承勇急的不行,"你說他沒事亂跑什麼啊?昨天我看他精神了不少,還在客棧外跟人說話來著.我只當是他想明白了,心里還高興呢,這怎麼就忽然不見了?"

"爹爹,宏韜哥哥會不會去找林大人他們了?"嬌顏聽了父親的話,突然想起這個來.這林宏韜之前都很老實啊,只有昨天反常,會不會是知道父親故意岔開路走的,所以掉頭去追趕欽差衛隊了啊?

嬌顏的話,一下子驚醒了眾人,"對啊,昨日他見到了林大人夫婦,定然是想要去追趕爹娘的.那孩子性子犟得很,弄不好真的是出城去了.你說他這麼小的歲數,出了門連東南西北都分不清楚,這不是胡鬧麼?快,咱們快去著幾個城門問問,看看有沒有人見過他."

馮氏這時根本就顧不上什麼飯菜了,連忙的就要出城去尋找.顧承勇更是心急如焚的,于是就把眾人都分散開來,到四個城門去尋找.顧承勇帶了文治文平去東城門,阿喜帶著文修去北城門,阿祿帶著文齊去西城門.剩下馮氏苗素問等人,帶著幾個孩子去了南城門.

就這樣,眾人各自出去尋找.嬌顏和秦紹遠兩個手扯著手,跟在馮氏和苗素問的身後,一路朝著南城門走去,一邊走,一邊跟路邊的人打聽著林宏韜的下落.

馮氏等人一邊走,一邊就向路上的人打聽著,馮氏還比著林宏韜的個子,描述著他穿的衣服等.可惜,路上的人聽了,都各自搖頭,都說沒人見到這樣的男孩.

眼看著就來到了南城門,馮氏就跟那守城門的士兵打聽,詢問那士兵有沒有見過一個男孩出城.守城的士兵見馮氏一個女人,這樣焦急的尋找孩子,只當是馮氏的孩子不見了,所以態度也都還不錯,就仔細回憶了,"大嫂,這城門從卯時初開門,到現在也有一陣子了,但是我們真的沒有見到你說的那樣的男孩啊."

聽到這話,眾人都有點兒泄氣了.嬌顏嘟著嘴,"你說他能跑到哪里去啊?這人真是的,昨天咱們可是岔出來三四十里呢,這麼遠的路,他要怎麼走過去啊?再說了,人家那頭都是騎馬的,他真的以為自己能追上麼?笨蛋."嬌顏氣的都不知道罵什麼好了.

"別急,說不定師父那邊已經找到了呢.走吧,咱們先回去,看看別的地方有沒有收獲."秦紹遠見嬌顏這麼著急,就開口勸說著.

苗素問也是這麼勸著馮氏的,馮氏心里自然也是存了這樣的期盼,于是就唉聲歎氣的帶著眾人往回走.她們回去時,走的跟來時不是一條路,如云和如月兩人一路,沿途打聽.苗素問和馮氏帶著嬌顏還有紹遠一路,也是沿路的打聽著.

走到一條巷子口處,忽然從里面就跑出來了好幾個人.前面兩個十幾歲的小子,在快速的奔跑著,後面兩個歲數大的女人,一邊跑一邊氣喘籲籲的哇喊著,"快幫幫忙啊,攔住那兩個小子,那兩個是偷兒."

兩個小子說話間就來到了馮氏和苗素問的面前,其中一個躲閃不及,一下子就撞到了馮氏,然後連忙爬起來就跑.

馮氏剛剛已然聽到人家喊那兩個小子是偷兒,所以第一時間就往自己腰上摸去.果然,腰間的荷包竟然不見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