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.第21章 路途閑話
紹遠小心翼翼的給嬌顏上了藥,然後找出乾淨的白布,將嬌顏的手仔細包紮起來."以後就不用管他,那麼大的人了,連好壞都分不清楚.你們對他多好啊,他就屬白眼狼的,根本喂不熟."紹遠心中還是氣憤難平,一邊包紮一邊說著.

嬌顏含笑的看著紹遠,這個男孩,他對自己是真正的關心,半點兒不摻假呢."紹遠哥哥,我知道了,以後再也不會了還不成麼?"嬌顏柔聲的安撫眼前這個還在生氣的男孩.

看見嬌顏的笑容,紹遠一肚子的火氣就煙消云散了,他伸手揉了揉嬌顏的頭,"你啊,拿你沒辦法."

而另外一邊,林宏韜被秦紹遠打了一頓,臉上又幾塊青紫.苗素問當然得去給林宏韜上藥啊,畢竟是自家兒子打人了嘛,大人自然是要有個態度的."紹遠那個臭小子,待會兒我就揍他給你出氣."苗素問說道.

林宏韜卻是面無表情,木木的神色,目光一直看向了剛剛欽差衛隊離去的方向.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,就連苗素問給他上藥,他都毫無反應.

一旁的顧承勇夫妻也很是無奈,見到林宏韜這個模樣,他們真的是十分擔心的."相公,前面要是有別的路可走,咱們就繞路吧.不能再讓宏韜見到林大人了,否則,還不知道要鬧出什麼亂子來呢."馮氏低聲的說道.

顧承勇思量了一陣子,然後才點頭,"好,這樣也行.倘若再走同一條路,弄不好晚上就會在同一個地方休息的,那樣恐怕宏韜真的會去找林大人.不行,那是要出大事情的."

兩夫妻商量了一下,就做出了決定,此時正好嬌顏和林宏韜也都上了藥.于是,大家再次上車,開始繼續前行.

此時已然是午時了,眾人往前走了沒多遠,正好就遇見了一大堆人都坐下休息.都是剛剛一同趕路的,顧承勇他們稍微耽誤了一陣子,這時正好又遇上呢.有那熱心的就喊,"老弟,快點兒過來歇歇吧.這大正月的,帶著家人孩子出遠門,多遭罪啊.來,這邊已經生了火,還燒了熱水呢,快來喝點兒熱水暖和一下吧."

走了一上午,眾人也的確是又渴又餓的.于是顧承勇就停下了馬車,眾人下車來,借著別人燒的熱水,吃了一些干糧.

"老弟,你們這是從哪里來?要去哪兒啊?這大過年的趕路,有啥急事兒?"都是趕路的,大家伙聚在一起,當然就互相攀談起來了.

"家里有急事,沒辦法."顧承勇搖頭苦笑道.

眾人都點點頭,這個很是顯而易見,要是沒急事,誰也不會在這個時候走遠路的."就是再著急,也得慢慢來,要不然累壞了,反而更耽誤事兒呢."一個歲數大些的說著.

這時,有人卻是看著顧家一行問道."瞧著你們好像也是從蘇州的方向來的吧?那你們知道剛剛過去的那些人是怎麼回事麼?我瞧著,那囚車里的,怎麼看都像是林知府啊?這到底是咋回事?"

顧家人一聽這個,卻是臉色都有些難看.顧承勇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那人的問題,只好不回答.

"那就是林知府."倒是另外一旁,有人說話了."我可是聽說了,朝廷派了欽差來抓林知府,說他貪贓枉法徇私舞弊,勾結江湖人士意圖不軌,與前朝惠帝余黨有勾連,反正好多罪狀呢.沒想到啊,平日里看著那麼勤勉廉潔的官兒,原來都是騙人的啊."

這話一出,顧家人的臉色就更是不好看了.林宏韜本來木木的沒什麼表情,在聽到這話之後,卻是滿心憤怒,就要站起來跟人家辯駁.好歹的被文修扯住了,這才沒有發作.

但是顧家人不反駁,不表示別人都沒聲音,當時就有人喊了出來,"我才不信呢,林大人才不是貪官.林大人來到蘇州這幾年,蘇州府的百姓過得多好啊.不說別的,就說前兩年的水災,要不是林大人,得有多少百姓背井離鄉啊?要說別人是貪官我信,林大人,絕對不可能."

"你在這喊有什麼用?你的眼睛看人准,還是朝廷看人准?朝廷都派了欽差來了,那就肯定是貪官.他之前定然就是在做戲,糊弄人的."最開始說話的那人,一臉我們大家伙被欺騙了的表情,有些憤怒的說著.

"這些年,還不知道他貪墨了多少呢,據說查抄的時候,抄出來了好多的財物呢.他要是不貪墨,上哪里有那些家產去?還有啊,你們沒聽說吧,除夕夜里,林知府家放煙花走了水,把林知府家的公子住的院子燒了.林家的公子,都被燒成焦炭了呢.要不是林知府做了太多的壞事,他那個獨生的兒子,怎麼會被燒死?這就是報應."

那人猶自憤憤,但是在場的眾人,卻是各自震驚不已了.顧家人自然是不必提的,關于什麼林家獨子被燒死之類的,那顯然就是林知府故意布的局,就是為了合理的解釋林宏韜的失蹤.林瑾瑜在蘇州五年,這點兒事情很容易辦到的,這樣的處理方法,倒是利索,以後林宏韜也就安全了.

其余的人並不知道其中內情,當然是為林家獨子歎息不已,"唉,聽說那林知府家的公子,小小年紀就學識出眾.曾經有當世大儒誇贊他,將來必定是大才之人.想不到啊,天妒英才,竟然小小年紀就這麼沒了,可惜,可惜啊."

"有什麼可惜不可惜的?那就是貪官的報應,活該."那人說話有些惡毒."誰叫他爹貪贓枉法來著?那就是老天爺的懲罰,該."那人還是不依不饒的.

顧家人聽到此處,也都有些忍不住了,尤其是顧承勇,他哪里肯容忍別人這麼說林知府?可是還沒等顧承勇說話呢,林宏韜卻是騰的一下子站起來,朝著說話那人便喊了起來,"你胡說,林大人才不像你說的呢,你就是胡說八道的,你這是汙蔑林大人."

林宏韜這時已經氣得眼睛都紅了,他瞪著那人,胸口劇烈的起伏著.身為人子,他哪里肯讓人這樣的汙蔑自己的父親?此時哪里還能顧得上別的,直接就朝著那人一通喊."你懂什麼?你知道什麼?那是有人誣告林大人,林大人才不會做那些事情呢.你再這樣說,當心我跟你拼命."

對面那人見林宏韜如此憤怒,不由得有些驚訝,"瞧你小小年紀,氣性倒是夠大的,不過就是閑聊,說什麼還不行?再說了,這又不是我一個人說,林大人被抓了,整個蘇州府都是這麼說的啊.真是,閑著沒事聊天,也能遇上你這樣的.真無聊,走了,不跟你說."那人站起身來,拿著自己的東西就走了.

另外一些人,也都各自收拾了東西站起來,"唉,這朝廷里的事情,咱們上哪里能曉得去?也說不定是林大人得罪了什麼人,人家報複也說不定呢.算了,咱們還是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吧,這些朝廷大事,咱們少議論.一個弄不好,被人告到了官府可就壞了."說著,這些人也都紛紛離開.

眾人都走了,只剩下顧家一行.林宏韜依舊憤怒不已,紅著臉在那喘粗氣.文修上前來,拍了拍林宏韜的肩膀,"走吧,別想這些了.你要是有能耐,就好好念書考功名,將來有一日,想辦法給林大人翻案.你現在就是在生氣能有什麼用?根本就幫不到什麼的."

顧承勇喊了眾人上車,林宏韜雖然上車了,可是那神情依舊有些呆呆木木的,也不知道他心里到底琢磨什麼呢.嬌顏和紹遠還是坐在平板馬車的上頭,就這麼一路向北行去.

顧承勇帶路,在前面不遠處正好有一條岔路,顧承勇便拐向了另一邊.今日中午,大家伙不過是議論了一下林大人的事情,林宏韜都那麼憤怒,要是晚上真的跟欽差衛隊歇在一個鎮子上,那豈不是真的要出大事了麼?

馬車這麼一拐,就朝著西北的方向而去了.最開始大家伙都有沒有反應過來,可是走了一段路,卻是再也沒見到剛剛一同趕路的那些人,也沒再聽說欽差衛隊的消息,嬌顏的心里多少就有點兒明白了.

馬車走的不慢,等到黃昏時分,正好路過了一座縣城.顧承勇趕著馬車,眾人進了縣城里,縣城里的客棧很多,隨便找了一個還算便宜的住下.

馮氏帶著人趕忙的去想辦法做飯,顧承勇則是去采買後面幾日要用的米糧菜肉等物.好不容易路過一個縣城,總要多預備一些才好,錯過了這里,想要再路過縣城,可就不一定得再過多少天了.

嬌顏等人也幫著忙前忙後的,大家伙就忘記了那個一直愣愣無表情的林宏韜.林宏韜悄悄的出了客棧,來到街上打聽起有關欽差衛隊的事情,可是卻並沒有人見到過欽差衛隊.後來仔細一問,才知道他們走的路線,根本就不是北上進京最快的路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