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.第19章 暗夜狼群
幾個女人七手八腳的把飯菜弄好,那只野雞,最終自然是燉了一鍋湯.這一頓飯,當然是沒少吃,大家伙全都吃的很飽,然後圍在火堆邊烤火.

夜色漸深,白天又累又驚嚇的眾人,這時也都有些熬不住了,一個個的都開始打瞌睡.顧承勇見到這個樣子,就讓女人們都去車里睡覺,男人則是守在外面.

馬車里的空間並不算很大,再加上又放了些東西,里面就更擠了.馮氏一看這樣,就說干脆讓嬌顏睡在里面,大人都在外面算了.

反正這兩日氣溫已然回暖,已經不像前幾日那樣寒風刺骨了.嬌顏一聽說讓她自己誰在馬車里,她哪里肯干?于是就非得跟大家伙一起在外面.馮氏拗不過閨女,只好同意了.

眾人圍坐在火堆旁,三兩個人身上披著一床棉被.所幸這兩日天氣已然暖和好多,好歹的才算是能夠忍受.

嬌顏靠在母親的懷里,跟對面的秦紹遠還有苗素問說著話,"嬸子,之前是不是你用了什麼東西,那些人才倒下的啊?"嬌顏很是奇怪,並沒有見到苗素問動手啊,為什麼對面的人就倒下了呢?

嬌顏問的,其實也是顧承勇想要問的.他畢竟見多識廣,後來也注意到,那些倒下的人,都面色發黑,很顯然是中了毒.倒是沒想到,這個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女子,竟然也是身懷絕技呢.

"是,當時我用了暗器,女人家行走在外,總得有點兒保命的本領.當初我學醫的時候,我的師父說我不適合練武,但是為了防身,倒是教給我了幾樣用暗器的法子.這些年其實也沒用上幾回,沒想到今日倒是派上用場了."苗素問淡笑道.

眾人這才恍然,也是啊,苗素問這樣一個女人,想來也少不得遇見麻煩.若是沒有點兒防身的本事,如何能平平安安的帶著兒子在外行走?

"娘,要是我能學武,以後就能保護你了."秦紹遠趴在母親的懷里說道.

苗素問笑著拍了拍兒子的腦袋,"你小子的心思,當娘不曉得麼?你就是想跟顧伯伯學功夫吧?這個你不是得去跟你顧伯伯商量麼?跟娘說有什麼用啊?"

秦紹遠一聽母親這麼說,立時就瞪起眼睛來,"娘,你的意思就是同意了唄?那咱們就跟著顏兒他們一起,去東北了?"秦紹遠沒想到母親這麼容易就答應,感覺有點轉不過來.

"娘什麼時候不是都聽你的麼?你這是要上進,娘哪里會不同意?你還是去跟你顧伯伯商議吧,還不知道,你顧伯伯願不願意收你呢."苗素問摸著兒子的臉,很是慈愛的笑道.

顧承勇這邊抱著林宏韜呢,這孩子今天嚇壞了,這時身上還有些發抖.聽到苗素問母子的對話,顧承勇便開口說道,"若是妹子信得過我,那就跟我們去東北吧.紹遠這孩子,也的確是不錯,我還真是挺喜歡的.學一身本事,好歹以後不會吃了虧去."

他們相處這幾日來,顧承勇也看出來了,這個秦紹遠別卡年紀小,但處事穩重老成,有的時候根本就看不出是個才九歲的孩子.而且這孩子根骨不錯,的確是個學武的好苗子,若是肯下苦功夫,將來定然錯不了的.

"不過,學武可是很苦啊,像我們家的文修他們幾個,都是三歲就開始跟著紮馬步了呢.紹遠,你能堅持得住麼?"別以為功夫是好學的,不吃苦,根本就不可能學到真本事.

秦紹遠很是堅定的點點頭,"我能."

顧承勇笑了,"那好,以後你就跟著文修他們一起學功夫吧."

秦紹遠高興不已,剛要起來給顧承勇行禮呢,這時卻聽到有狼嚎之聲傳來.眾人一下子臉色就變了,因為那聲音聽起來,好像離著他們並不遠了.

三匹馬都拴在樹上的,這時聽見了狼嚎,全都不安的一直踏著地面,圍著樹轉悠.

"文修,你們預備好弓弩,恐怕是狼就在附近了.紫玉,你和苗家妹子,帶著嬌娘和宏韜去馬車里躲著,千萬別出來."顧承勇這時,將懷里的林宏韜直接就抱到了馬車里去,馮氏和苗素問,也帶著嬌娘和秦紹遠以及如月倆丫頭進了馬車.

"文治,文平,你倆上樹去."顧承勇喊道.

文治和文平別看歲數小,可身手卻十分靈活,這時便幾下子就爬上了最近的樹上.二人手里握著弓弩,聚精會神的看著下面.

顧承勇領著阿喜阿祿,還有文修和文齊則是站在火堆旁,時刻警戒著.此時已經聽不到狼的嚎叫聲了,可是顧承勇卻絲毫不敢松懈.狼這種狡猾的動物,如果它們真的發現了目標,是不會再叫的.

四周仿佛寂靜無聲,好像剛剛的狼嚎只是錯覺而已,但是大家伙卻並不敢大意了,每個人都瞪大了眼睛四處看著,依然全神貫注的盯著四周.

"顧叔,是狼.是狼群啊."阿喜這時指著遠處驚恐的喊道.

果然,漆黑的夜色里,竟有星星點點的瑩綠,看樣子,恐怕最少也有十來只狼了.顧承勇見到這樣,也是手心冒汗,他們只有這麼四五個人呢,面對這麼多的狼,如何是對手?"都注意點兒,手里的弓弩預備好了,千萬別讓它們來到近前了."

說話間,那狼群已然到了跟前.餓了不知道多久的狼群,在見到獵物之後,哪里還會管有沒有火?此時,它們只想撲上去,好好的飽餐一頓了.

顧承勇見到狼群來到了弓弩的攻擊范圍之內,便喊了一聲,"射箭."

這時,幾個人手里的弓弩同時射出,一下子,就有幾只領頭的狼被射中了.可是,這樣非但沒有讓狼退縮,反而激怒了狼群,剩下的狼,繼續前沖著.

第二波的弩箭,僅僅只射中了兩只狼,此時還剩下了六七只,已然來到了顧承勇等人的身前.顧承勇這時已經放下了弓弩,揮動手里的刀,劈向了對面的狼.

阿喜和阿祿還好一些,畢竟是成年人了,盡管這時也是害怕的不行,也只能硬著頭皮的揮動著手里的刀,砍向對面的狼.可是文修和文齊就不行了,這兩個還小呢,從來也沒有經曆過這樣凶險的時候啊,而且他們手里拿的是短劍,對付狼根本就不行,文齊嚇得就快要哭了.

"二哥,那柴禾,帶著火的柴禾,燒狼的鼻子,快啊."這時,藏在馬車里的嬌顏忽然喊道.

好歹的,文齊總算是聽見了嬌顏的呼喊.正好他就在火堆旁,這時伸手從火堆里拽出來了一根柴禾,大概還有二三尺長,前面正在燃燒呢.手里有了火把,文齊的心里就安穩了一些.

正好這時一只狼朝著自己撲過來,暗夜里,文齊依然能夠看見那狼張著嘴,露出了森白尖利的牙齒.文齊心中慌亂不已,勉力舉著柴禾,按照嬌顏說的,直接就朝著狼的鼻子捅了過去.

這一招果然有效,那狼滾落一旁,哀嚎不已,正好被顧承勇回身一刀給砍死了.

嬌顏等人膽戰心驚的躲在車里,馮氏已經嚇的渾身都在發抖了.這時,有馬兒的慘叫之聲傳來,原來竟是一只狼並沒有去攻擊人,而是趁亂去咬那拴在樹上的馬了.聽見馬兒那樣的慘叫聲,馬車上的眾人,都覺得頭皮發麻,脊背發涼.

而這一邊,文修見嬌顏的話果然有用,這時也彎腰抽出一根帶著火的木棍來,迎向了朝自己撲來的餓狼.

顧承勇這時,也跟瘋了一般,揮動著手里的刀,不停的砍向迎面而來的狼.萬幸,這群冷狼的數量並不是很多,十來只狼,在眾人的奮力拼殺之下,最終被殺死了.

等到最後一只狼被砍死的時候,顧承勇也有些脫力了.而阿喜阿祿文修幾個,身上全都是血,他們都受了傷的.阿喜最嚴重,肩膀被抓的血肉模糊.

眾人喘著粗氣,文修一下子就跌坐在了地上,驚魂未定的說道,"好險啊,天老爺,真是太危險了."

顧承勇也不例外,全身都是汗呢,他朝著樹上的兩個兒子喊了一聲,"你們兩個下來吧.沒事了."

文治和文平從樹上下來,然後也是渾身無力的坐在了地上,"嚇死人了."兩個孩子同樣的一身汗,剛剛他們在樹上拿著弓弩射狼,看見下面的情形,也真是嚇的不行了."爹,咱們家的馬被咬死了一匹,另外一匹也傷到了."文治很是心疼的說著,剛剛就是文治見到馬兒被咬,然後用弓弩將那只狼射殺的.

顧承勇扭頭看了看,此時已經有一匹馬被狼咬死了,另外那一匹,腿上受了點兒傷."唉,沒辦法啊,咱們顧不過來啊,好歹的人算是沒事,就已經很不錯了."

這時,馮氏,苗素問等人都從馬車上下來了,苗素問拎著藥箱,趕忙給眾人上藥包紮.嬌顏少不得也在一旁幫忙,"哥哥,疼不疼?"嬌顏看著文修被抓傷的胳膊,心疼的問道.

"沒事兒,能留下命就不錯."文修笑著安慰妹妹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