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.第18章 擊潰匪徒
顧承勇雖然是在跟人家纏斗,但一直都在留意著身後的馬車,眼見著妻女就要有危險,顧承勇也是心急如焚.可惜,他雖然功夫不錯,但是對方人太多了,五六個人糾纏住著,他根本就脫不開身去救妻女.

"紫玉,當心啊."顧承勇喊道.

"你就不用惦記旁人了,還是顧著你自己吧.我就不信,我們這麼多人,還收拾不了你了?"對方的首領很是得意的笑道.

那邊,馮氏摟緊了懷里的嬌顏,如云和如月也是緊張不已,閃身就要躲避對方伸過來的爪子.而正在這時,對面還在獰笑著的幾個人,卻突然停了下來,臉上還帶著獰笑呢,身體就朝後仰倒了.

馮氏等人都愣住了,這是怎麼回事?發生了什麼?是誰出手,救了她們?

"嫂子,沒事了,咱們下車,往旁邊的林子里跑.離得遠些,也省得成了大哥的拖累."這時苗素問卻是神情淡然的扯著兒子,跳下了馬車,然後伸手接過嬌顏,領著他們就往身後的林子里跑.

此時文治文平兩人,也扯著林宏韜從馬車上下來,眾人一起朝著林子跑去.

這邊變故突生,那頭的人都還沒反應過來呢.他們也沒弄清,怎麼一瞬間,自己這邊就倒下去了五六個人呢?那老大氣急敗壞的喊道,"快去追,趕緊去追啊."

他們總共來了二十多個人,其中被弩箭重傷的有四個,剛剛莫名其妙倒下了六個.還有五六個拼力的圍困住顧承勇,剩下的則是在跟阿喜文修等人打斗著.這時,只有兩三人還算能抽得出來,但是剛剛那六個人倒下去的太奇怪了,這幾個人心里都有點兒打怵.

"快點兒啊,再不去抓人,待會兒我們支持不住,大家伙就全都完蛋了."首領氣的高聲喊.

于是,那三人急忙的去追趕馮氏等人.他們是大男人,身強力壯的,馮氏他們不是女人就是孩子,當然跑不過了.于是,沒多久,那三個人就攆上了馮氏一行.

苗素問讓兒子扯著嬌顏快跑,自己則是回身過來,也不見她有什麼動作,對面就有一人一下子倒下了.剩下的兩人,就像是遇見鬼一般的看著苗素問."你是什麼人,在搞什麼鬼?"兩個人有點兒膽顫的問道.

苗素問也不說話,一抬手的功夫,幾根細如牛毛的針就朝著這二人飛了過去.二人連忙躲避,避開了大部分的針,但是手臂上還是被紮到了.幾乎是針紮到身上的一瞬間,著二人就覺得半邊身子開始麻木,然後眼前就開始發黑,接著,便咕咚一下子栽倒在地了.

顧承勇時刻關注著這邊呢,一見到妻兒無恙,這下子就來了精神,用盡全身的力氣,揮動著大刀,跟那些人打在了一起.對方一個不留神,就被顧承勇的刀砍斷了一條臂膀,痛的那人哇哇直叫.

此時阿喜和阿祿已然解決了對面的人,然後阿喜去幫文齊.文齊畢竟太小了,打不過人家,身上受了幾處傷,只是硬撐而已.有了阿喜的幫忙,文齊精神一振,倆人很快的就把對面那個人給砍成了重傷.

阿祿自然是去幫助文修,文修比文齊大兩歲,功夫也好很多,跟對面的人算是打了個平手.此時加上阿祿,更是如虎添翼了,三兩下,就把對方踹到在地.阿祿也不管那些,手里的刀,直接就砍在了那人的腰腹間.那人哀嚎一聲,就斷氣了.

這邊已然全部解決,還跟顧承勇糾纏的那六個人,這時也剩下四個了.首領一看,自己二十幾人竟然聚剩了四個,此時還不逃命,恐怕連他們四個也要夠嗆了.于是,那首領虛晃一招,掉頭就跑.他一跑,剩下那三個哪里還有心思再打,也都跟著跑,其中一個跑的慢了些,就被顧承勇的大刀砍在了後背上.

顧承勇稍微耽誤了一下,剩下的那三個人已然連滾帶爬的跑出去了很遠.顧承勇吐了口氣,扭頭去看自己這邊,好在妻兒都還算安好,已然算是萬幸了."快,趕緊上車,咱們快點兒離開這里."

馮氏等人這時也是驚魂不定,趕忙從林子里出來,然後來到了馬車跟前.馮氏身子還在發抖,"嬌兒,快上車."她說話的聲音都有些發抖了呢.

"顧伯伯,那些人怎麼辦?"秦紹遠看了看地上還在哀嚎的十來個人,問顧承勇.

"走吧,咱們還是盡快的離開這里要緊,那些人受了重傷,也未必能夠活得下去了.走吧."顧承勇沒有回頭去看那些人,那些人都是些山賊匪徒,就算是留著他們的活口,他們也不敢跑去報官.

更何況,他們都受了重傷,能不能離開此地還不一定呢.這附近沒有人家,夜晚准是會有野獸出沒的.今天晚上,他們能活下來就是萬幸,活不下來,也跟自己美關系.

于是,眾人急急忙忙的上了馬車,顧承勇等人趕著馬車就快速的離開了這里.文齊受了傷,苗素問特意讓文齊坐到她們這般的車上來,然後拿了藥箱,幫文齊包紮了傷口.

此時天色已然暗了下去,眾人急急忙忙的趕路,大概走了不到十里路,顧承勇就聽著自己趕著的馬車好像動靜兒不太對.他剛想著下來看一看,結果就聽到咔哧的聲響,然後馬車就散掉了.

馬兒被這一突然的變故嚇到了,不由得前蹄高高抬起,差一點兒就直接沖了出去.要不是顧承勇死死拽住了缰繩,馬兒真的就跑了.顧承勇死命的拉住了缰繩,半天才算是穩住了馬.

而他身後,馮氏等人則是都跌坐在了地上,四周是碎裂的木板.這馬車剛剛被那些人攻擊,可能是當時哪里有了破損,眾人也沒注意,急忙的坐上去趕路.結果破損處經不住,就這麼散架了.

馬車的車廂,在歹人攻擊的時候就已經損壞了,這時車轱轆已經滾到一旁,車軸斷了,眾人身下,只剩下車底板了.大家手忙腳亂的爬起來,互相攙扶著走了出來.

"紫玉,你沒事吧?"顧承勇連忙問妻子.

"沒事兒,就是剛剛嚇了一跳而已,不要緊的.這馬車,是不是不能用了啊?"馮氏回頭看著已經散架的馬車問道.

"恩,是夠嗆,車軸斷了,咱們又沒有工具,估計是沒法用了.不要緊,還有兩輛呢,擠一擠,應該也夠了的."顧承勇看了看那馬車,已然沒有收拾修理的可能了.

眾人只好把車上的一些東西都歸攏撿起來,然後將馬匹卸下,大家伙擠到了另外兩輛車上去.阿祿趕的那輛車是個平板的馬車,此刻上面堆了不少的東西,顧承勇等人連忙動手,將物品全都重新擺放好,幾個箱子平鋪在馬車上.打算文修幾個就坐在了平板馬車上,帶車廂的馬車,留給了馮氏和苗素問母子.

此刻,天已然完全暗了下來,前面看樣子好遠都沒有人家的.今日他們耽誤了太多的時間,根本就來不及趕到前面的村鎮去住宿了.

顧承勇歎了口氣,"算了,今晚就在這附近露宿吧."說話間,顧承勇就四處打量了一下,找了一個避風的山窩處,那里很平坦,于是就定下晚上在那邊休息."阿喜,阿祿,咱們把這馬車的車底板抬過去,正好鋪在地上還能隔涼.剩下那些碎了的板子,就留著燒火吧."顧承勇吩咐道.

于是,眾人合力,就把那木板想辦法弄了過去,其余破碎的木頭,也都收拾過去當柴禾.馮氏和苗素問,還有兩個丫頭趕忙的生了火.幸虧他們之前買了一個小號的鍋,這次倒是派上用場了.

隨意找了幾塊石頭,支起了簡易的鍋灶,文修哥幾個找地方打來了水,然後馮氏等人燜了米飯.

顧承勇帶著阿喜兩個進了林子,一個勁兒的撿柴禾.今天要露宿野外呢,柴禾少了可是不行.誰知道這荒郊野外的有沒有什麼大型的野獸,萬一有,火光就是他們的護身符了.

正自低頭撿柴時,卻見到前面撲棱棱的飛出了一只野雞來.那野雞夜間的視力並不好,只是貼著地面撲撲楞楞的飛出去了不遠的距離.

顧承勇是習武之人,眼力好的很,當下便甩出手里的匕首,一下子就紮到了野雞的頸子上.那只野雞,一下子便沒了氣息.顧承勇笑道,"這回好了,晚上能添一點兒肉吃了."顧承勇上前,撿起那只野雞,拴在了腰間,然後三人繼續撿柴.

沒用多長時間,三個人就每人背了好大的一捆柴禾從林子里出來了,正好這時米飯已然開鍋,飄出了香味兒來."紫玉,我剛剛遇上了一只野雞,你收拾收拾,燉個湯吧."顧承勇很是高興的說道.

孩子們聽了,也十分開心,這幾日,他們基本上就是吃米飯了,很少有菜蔬,更不用說是肉食了.如今一聽說有肉,大家伙都很是高興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