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.第17章 匪徒攔路
林宏韜在聽了這哥倆的話之後,卻是放聲痛哭起來,"是我沒用,我就是個廢物,救不了爹娘,還要連累旁人.你們干嘛還要護著我?干脆就讓我自生自滅算了."

林宏韜越想就越是傷心.欽差擺出來這麼大的架勢,父親這一次,恐怕真的難以保全了呢.只要一想到,從今往後,自己就是個沒爹沒娘的孩子,林宏韜就不由得悲從中來,哭的越發傷心.

這邊一哭鬧,旁邊馮氏她們當然就聽到了,馮氏和嬌顏等人從車上下來,來到了這邊的車上.

"好孩子,不哭了,咱們現在得趕快趕路呢.也不知道蘇州府那邊,林大人是否做好了准備.萬一欽差發現了你不在,說不得還會畫影圖形的滿哪抓人呢.咱們不能在這邊停留太久,得趕緊離開蘇州府的范圍才行啊."

馮氏上了馬車,將林宏韜摟在懷里,輕輕的拍撫著他的後背.漸漸地,林宏韜的情緒才算是平穩了下來.

"好了,不哭啊.從今往後,有顧叔和顧嬸在你身邊,還有這麼多的兄弟姐妹啊,你還有我們呢.再說,你爹你娘也未必就真的會有事,你可千萬不能再沖動了.萬一你爹娘沒事,你自己反而鬧出事情來,那豈不是要讓親人心疼死麼?"馮氏摟著宏韜,柔聲安撫著.

半天,林宏韜才算是好些了,他抬起頭,紅著眼道,"顧嬸嬸,我爹我娘會沒事的,對不對?"如今,他就是靠著這個念頭支撐著了.

"林大人為官清正,更是愛民如子,朝廷不會不知道的.或許,只是一時弄錯了,林大人的冤屈,會有洗刷乾淨的一天."馮氏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林宏韜,她只能這麼說了.

馮氏這邊安慰林宏韜,車下文修兄弟幾個,則是十分嫉妒的看著林宏韜.

"大哥,咱娘只是心疼他而已,他現在這樣子,也的確是可憐."嬌顏站在大哥和二哥的中間,輕聲的說道.

"知道他可憐,所以沒人跟他一樣的.要不然,就他那個臭脾氣,我們兄弟早就揍他了."文修看了看已然不哭的林宏韜,還是稍微的有點兒不舒服."但願著小子能夠長點兒記性,別再弄出什麼幺蛾子來了,否則的話,我真饒不了他."

林宏韜的一舉一動,關系著整個顧家人的生命呢,如今他們可是一條繩上的螞蚱.文修只希望,他們這一路能夠平平安安的回到老家,千萬別再出什麼事情就好了.

林宏韜不再哭鬧,眾人就重新上車,打算繼續往前走.剛剛這麼一耽誤,此時已然申時初了,他們必須得趕緊往前走,找到村莊住下才行的.這里荒郊野外的,好遠都不見人煙,萬一有野獸什麼的,那可就壞了.

這邊眾人剛剛上了馬車,就聽到不遠處一陣急促的馬蹄聲,顧承勇心下一驚,連忙趕著車就要往前走.

卻不想,後面的人高聲喊道,"前面那些人,都停下吧,老子跟了你們一路了,現在還走得掉麼?"說話間,後面竟然有二十幾匹馬追趕了上來,將顧承勇他們給截住了.

顧承勇看了看來人,這些人都是勁裝打扮,手中拿著明晃晃的刀劍.

"不知幾位好漢意欲何為啊?我等不過是尋常過路之人,似乎並未得罪過諸位吧?"顧承勇不想惹事,所以便含笑拱手問道.

"尋常過路之人?哈哈哈,你們昨日打傷了那麼多人,難道就能這麼輕而易舉的跑掉了?還有,那個女郎中既然有絕世的醫術,不留下來給人治病,豈不是可惜?廢話少說,留下那個女人,還有你們車上的財物,大爺就放過你們."

對面那些人中間,一個三十幾歲的男人冷笑道."別以為你們今天早早地走了就能跑掉,我們兄弟一早就跟在後面了.要不是剛才那個什麼欽差衛隊經過,剛剛我們弟兄就下手了呢.瞧你們這好幾輛車,想來也是帶了不少的好東西.到了嘴邊的肥肉,大爺怎麼可能吐出來?"

話說到這里,還有什麼不明白的?這些人,定然是鎮上的那個郎中找來的,他昨日被顧承勇打了,肯定是不死心,就找了人跟過來報仇了.

對面二十幾人,自己這邊,算上阿喜阿祿還有文修文齊,也不過五個人會功夫.五個人,要跟人家二十幾個對抗,很顯然局面十分不利啊.

外面的對話,苗素問當然是聽見了,這時她掀開簾子,從馬車里探出身子來,"顧大哥,既然他們要找的是我,那我就跟他們過去,千萬別連累了你們."

苗素問一出來,外頭那些人眼睛就直了,"哎呦,老大,你瞧瞧啊,這還是個大美人兒呢.沒想到啊,于郎中讓咱們抓的,竟然還是個這麼好看的女郎中呢.老大,我看不如咱們把這女人帶回山上去吧,留著給老大當壓寨夫人."

旁邊有人這麼說了,眾人便一起叫好,一群大男人仰天長笑,一個個得意不已.

顧承勇阻止了苗素問下車,"苗家妹子,你回車里坐著吧.這些人都是些畜生,你要是落到他們手里,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.今日有我顧承勇在,斷然不會讓你跟他們走的."

"顧承勇?蘇州府的那個捕頭顧承勇?老大,咱們的二當家三當家,可就是被這個顧承勇給殺了的.我說著怎麼看他眼熟麼,原來是他啊."顧承勇的話,被對面的人聽見了,一個人狀若瘋狂的指著顧承勇喊道.

中間的那個男子一聽,立時臉色就變了,"好啊,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,我正想要去找你呢,沒想到今日竟然在這里遇見了.顧捕頭,你殺了我山寨的二當家三當家,帶人攻破了我的寨子.害的我們只剩下了這麼幾個人,東奔西逃的,這筆賬,今日就跟你一起算算吧."

"弟兄們,動手,殺了這個姓顧的,給咱們那些死去的弟兄們報仇."那個老大一揮手,眾人全都從馬上跳下來,揮動著兵器,就朝著顧承勇砍了過來.

還沒等他們到近前呢,幾只弩箭就迎面飛來,破空之聲響起,有人躲避不及,被弩箭射中,倒地不起.

原來,是文修兄弟幾個,他們手里都拿著弓弩,正朝著這些人射過來.顧承勇功夫很高,家里這幾個孩子,從三歲起就跟著他學功夫,弓馬騎射的,一個個都是好手.

顧承勇覺得兒子們力氣小,強弓拉不開,故意給孩子們做了這種弓弩.別看這弓弩不算很大,但是里面裝了機簧,發射的力度很強的,木板都能穿透.剛剛顧承勇跟對方說話時,就對著兒子們打手勢,讓他們隨時准備弓弩迎敵.

果然,這第一波,就被射中了三四個人.弩箭的頭上帶著倒刺,殺傷力極大,對方中了弩箭的,傷口疼痛難忍,已然沒有了戰斗能力.

那些人的首領一見這樣,氣的哇哇大叫,"都當心點兒,過去幾個,將那幾個小崽子抓起來."

說話間,就有人朝著文修等人過去了,文修幾個再次射出弩箭,可惜這一次人家有了防備,已然不管用了.文修見到這樣,干脆就把手里的弩箭放到一旁,抽出隨身帶著的短劍,直接迎向了來人.

文齊也是一樣,手中拿著短劍,回頭朝兩個弟弟喊了一句,"護住了宏韜,千萬別讓他受傷了."說著,就跟對面的人打在了一起.

顧承勇這邊更是不用說了,他帶著阿喜阿祿一起,揮動著手里的大刀,直接攔在了對方的面前.顧承勇功夫卻是是好,一個人攔住了五六個人,對付起來,還游刃有余呢.

對方的那個首領,正好跟顧承勇打在了一起,兩人的大刀碰到一處,發出了不小的聲響.那首領被顧承勇的大刀震的虎口發麻,差點兒就沒能拿得住手里的兵器.首領心中暗道,"好大的力氣啊,功夫也好,難怪老二老三全都折在了他的手里,果然是本事不小.不能跟他糾纏時間長了,時間一長,恐怕自己手下這些人,還不夠他劃拉的呢."

想到此處,那首領便高聲喊道,"老六,老七,你們兩個去抓馬車上的人,只要抓住了他們,我就不信這小子還有什麼能耐."

那邊便有五六個人揮動著手里的大刀,朝著路旁苗素問坐著的馬車沖了過去.顧承勇這邊人太少了,根本就沒有人能夠再阻攔他們.幾個人來到了馬車近前,手里的大刀也不管那些,直接就砍向了馬車.

嘩啦一聲,馬車的車廂就被大刀砍壞了,露出里面的馮氏等人,"老大,原來這里面還藏了好幾個娘們兒呢,他娘的,還都長得挺水靈."其中一個人在見到了馮氏和如月幾人時,眼中便顯出一抹狂熱來.

像他們這些打家劫舍,無惡不作的人來說,遇見了女人,如何能夠放過?尤其是著幾個女人都長得不錯,那兩個十五六歲的,長得水靈靈的,看著就讓人心動.他們上前,伸手就要去抓如月和如云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