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.第15章 上門找碴
馮氏見閨女如此心切,看樣子是真的喜歡學醫,于是便滿心期盼的看著苗素問,"妹子,你看?"

"嫂子,這事暫時先不用說,我也得瞧瞧嬌娘到底是不是個學醫的材料.要是真的不錯,我定然傾盡全力去教她,要是資質不好,那就沒辦法了."苗素問這時笑著搖頭道.

"好,我一定不會讓嬸子失望的."嬌顏這時卻是十分歡喜的喊道.總算有一線希望了,她是絕對不會放手的.

苗素問摸了摸嬌顏的小腦袋,"那你可是要有准備,學醫很苦的,不是那麼簡單哦."

嬌顏連連點頭,"沒關系,我能行."無論如何,她也要堅持住,就不信了,還能比前世苦到哪里去?前世念書的時候,他們都得大半夜的背著尸體進解剖室呢.

瞧著嬌顏那個樣子,苗素問也忍俊不禁,"那好,以後每天都要跟著我一起背醫經,不許偷懶."

眾人這邊說話,那邊林宏韜卻始終坐在了角落里,一言不發,兩眼發直,就像屋子里沒有他這個人一般.

天色漸晚,眾人昨晚又是沒能休息好,于是就商議著早點兒睡覺算了.反正下午吃飯也挺晚的,晚上不能再吃了,干脆睡覺.

這間屋子里,對面的兩張大通鋪,正好也夠用了.于是眾人便鋪開行李,躺在被窩里睡覺了.

連著兩天沒能睡好,嬌顏這時是真的困了,這一覺,睡得十分香甜,一直到第二天天亮,這才醒過來.

馮氏幾個早就醒了,出去借用了廚房,做出來了不少吃食.等到孩子們醒來的時候,早飯已經全都好了,大家伙趕忙洗了手臉,然後聚到一起吃東西.

顧承勇從外面回來,一邊拍打著身上的雪,一邊歎氣道,"昨晚上雪沒停,如今這雪已然又厚了好多呢.剛剛我去鎮子外面看了看,路上的雪太厚了,暫時咱們怕是不能繼續走,得等一兩日,雪停了之後再說."

顧承勇有些著急,可是也沒有辦法,大雪封路根本就難以行走啊.眼下,也只能是住在這里等待了."唉,這兩日的雪,恐怕是有不少地方都要受災了呢."顧承勇想說的,是不知道蘇州知府林大人那邊怎麼樣了,可是看了看那神色木然的林宏韜,他就沒敢說出來.

大雪的阻隔,讓顧家人停留在這個鎮子上三天.三天之內,附近好多的村民都紛紛湧到了鎮上來.同時,也有不少的傷者送來.因為苗素問之前給人治傷,被一些百姓給傳揚出去了,所以這三日之內,倒是有不少的人前來找苗素問治傷.

這樣一來,鎮上唯一的那位郎中就不干了.苗素問不收診費,免費給人治傷,這不是明擺著來找碴兒的麼?于是,第三日的傍晚,那位姓于的郎中,便跑到客棧來找麻煩了.

他帶著四五個壯漢,手里拿著些棍棒的,來到大車店前叫囂."那個臭娘們兒呢,叫她出來,就說有人找她來治傷了."

大車店里,聚集了不少附近的百姓,一見到這樣,眾人各自閃開,有人便跑進去報信了.

顧家人正在吃飯呢,苗素問一聽這個,就放下了碗筷要往外走.馮氏一把攔住了苗素問,"妹子,不能一個人出去,他們明顯這是來找事兒.你一個女人,出去不是等著挨欺負呢?大勇,你陪著苗家妹子出門看看吧,千萬別讓妹子傷到了."

顧承勇點點頭,"好,我出去看看."說著,就站起身來,同苗素問母子一起出去了.

文修等幾個孩子這時也吃飽了,小孩子都是好奇的,這種情形哪里會錯過?于是文修就領著弟妹們,也來到了店門外.

對面一個干瘦的男子,帶著四五個手持棍棒的壯漢,正在惡狠狠地盯著苗素問呢.其中一個壯漢朝著苗素問惡狠狠的說道,"你就是那個能給人治傷,還不要錢的女郎中?識相的,你就趕緊給我滾出鎮子,要不然的話,今日我就把你打傷,我看你還在麼給別人治傷?"

那個身材干瘦,年紀大概在四十五六歲的男子,應該就是于姓的郎中了.這郎中瞧著苗素問,一雙小眼里,藏著陰狠,嫉妒與幾許的猥瑣.

這幾日苗素問雖然幫人看病,卻都是寫了藥方讓人去藥鋪抓藥的.鎮上只有于家一家藥鋪,那些藥方,這郎中都看過了.那藥方用藥精准,效力奇佳,寫方子的人,明顯醫術極高.

同行相忌,尤其是于郎中這樣一個貪財重利的人,見到了如此精奇的藥方,如何能不心動?今日來找碴是一方面,另一方面也是想要見識見識這位醫術高超的女子.一見面,卻發現,對面的女子不但年紀輕輕,而且貌美如花,看上去跟個大家閨秀差不多,哪里像是個行醫看病的郎中啊?

于郎中見了苗素問,心中便動了念頭,這女子絕對不可能有如此的醫術,說不定是身懷奇方的.如果自己可以將她手里的藥方得到,那自己的醫術,也能精進不少了.

或許,也可以有別的法子,這女子長的如此貌美,卻又拋頭露面的在外面行醫,想來也不是什麼有根底有背景的.若是自己想點兒辦法,將這女子弄到家里,也算是一個好辦法呢.

心里存了這樣的念頭,于郎中一雙綠豆眼便含了幾分猥瑣與淫邪.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苗素問的面容和身材,越看,這心里邪火就越盛.

"小娘們兒,大爺看你一個女人家拋頭露面的也不容易,這樣吧,給你兩條路,你自己選.一呢,就是把你的藥方交出來,這樣我就可以放過你.二呢,那就更好了,你這娘子長得也不錯,大爺喜歡,干脆就給我做個小妾,以後便不用在東奔西走的受苦了."

那姓于的郎中說完,旁邊幾個壯漢就全都跟著笑了,"能夠跟了于爺,那是你的福氣呢,哈哈哈,小娘子,這是我們于爺憐惜你,你可不要不識好歹啊."

苗素問皺眉,沒想到,在這小鎮上竟然還有這麼無恥的人呢.身為醫者,竟然為病人診治時索要高價,已然是違背醫德了.如今又對旁人的醫術起了覬覦之心,見到自己美貌,竟然還動歪念頭.這樣的人,哪里是仁心仁術的醫者,分明就是杏林敗類.

苗素問還沒等開口說話呢,秦紹遠就從母親身邊站了出來,氣憤道,"你這是哪里來的敗類?白披了一身人皮.你是郎中,學了一身的醫術,本來就該治病救人,行醫濟世.可你倒好,竟然跟病人收取那麼高的診費,害的不少人看不起病,只能回家受苦."

"我娘不過是路過此地,看不得傷者痛苦哀嚎,才出手幫忙救治的.這跟你有何關系?你竟然還跑過來,說這些狗屁不如的話,你就是個杏林敗類,庸醫."

秦紹遠的話,讓于郎中惱羞成怒,"好啊,你個不知死活的臭小子,竟然還教訓起我來了?小樣兒的,今日大爺就先把你打死了,我看你那個娘,還敢不敢不聽我的?"

說話間,于郎中身旁的那幾個壯漢,便拎著棍棒上前,就要朝著紹遠打來了.紹遠一閃身躲開了第一下,還沒等那些壯漢再繼續呢,紹遠身後便伸出來了一只手,一把抓住了對面的棍棒,然後手上用力,就把棍棒奪了過來.

出手的,自然是顧承勇了.他身為捕快多年,最是嫉惡如仇,卻是沒想到,在這里竟然遇見了這樣欺行霸市,為非作歹的惡人.氣的顧承勇二話不說,抬腳便將對面一人給踢飛了出去.

"一群敗類,只知道欺負婦孺幼童,你們這樣的,就該得到教訓."說話間,顧承勇便朝著對面的幾個人動起手來.顧承勇的功夫很好,要不然也不能混到了捕頭,對付這些小混混,那是綽綽有余的.

只見顧承勇動作干脆利落,沒幾下,那四五個壯漢便全部被打的趴在地上不能動彈了.顧承勇上前,一把抓住了那個于郎中,盯著他,面無表情的說道,"你這樣的敗類,就不該留著你.要不是看在這鎮上只有你一個郎中的份上,今日便要了你的狗命."顧承勇說著,便隨手將那郎中給扔了出去.

郎中一下子摔倒了地上,這一下子可是摔得不輕,半天都沒能起來.顧承勇幾步走到他的面前,抬腳踩著郎中的右手道,"你這手不用來救人,留著也無用,干脆就給你廢掉算了."說著,便作勢要用力踩斷郎中的右手.

嚇得那郎中連忙哀求道,"好漢饒命啊,好漢饒命,我錯了,我錯了,我以後不敢了,絕對不敢了啊.求好漢饒命,饒命啊."郎中嚇得,身子就跟篩糠一般了.

"不想沒了右手,以後就給我規矩點兒.再敢管病家要那麼多的銀錢,當心我得知了,就把你的手給你廢掉."顧承勇盯著那郎中,慢慢地說道.

"不敢了,不敢了,以後再也不敢了."郎中忙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