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.第14章 救治傷者
屋外的哀嚎叫喊聲,一下子就讓眾人都靜了下來,然後苗素問便穿鞋下地,拎了自己的藥箱便出去了.很明顯外面是有人受傷了,她這個醫者,這個時候必須要出去的.

秦紹遠一見這樣就道,"娘,你等等我啊."說著,也穿鞋往外跑.

顧承勇等人也有些好奇,尤其是嬌顏,更是想要知道苗素問的醫術如何,所以急急忙忙的穿了鞋就跑出去.

來到了外面的大街上,只見一個男人躺在了牛車上,身邊好幾個人圍著.男人頭上身上都有血跡,此刻正在痛苦的哀嚎著.

旁邊有人見到這樣的情形,就說讓趕快去找郎中.牛車上的一個女子哭著斷斷續續的說道,"去找了,那郎中說是要十兩銀子才肯給治,我們哪里有十兩銀子啊?就被趕出來了."

周圍的人聽了,各自歎氣.這鎮子上是有一個郎中不假,可是那郎中看病要錢非常多,一般的人家根本就看不起的."唉,作孽啊,這麼眼見著大活人受罪,他卻是不肯救,簡直就是作孽啊."有人搖頭歎氣道.

此時,苗素問拎著箱子便來到了近前,低頭看了看馬車上的男人,然後說道,"這人的腿斷了,還不趕緊接骨,在這等著做什麼?快點兒,把人抬到里面去,我先幫他把骨頭接上."

苗素問的話,讓周圍的人都愣住了.半天,牛車上的女人才問道,"你是郎中?"郎中還有女人不成?"你能救我家相公麼?"不管女人能不能當郎中,有一線的希望,她也不能錯過.

"我是郎中,你先別廢話了,趕緊找人把他抬下來,我給他接骨.好像還有別的傷呢,再晚一陣子,當心他就沒命了."苗素問對于女人的質疑,絲毫不在意,扭頭吩咐旁邊看熱鬧的人道,"各位大哥幫幫忙,把這個人抬下來,我要幫他診治了."

正好顧承勇等人這時也跟了出來,見到這樣,便趕忙上前,連同旁邊看熱鬧的人一起,將那人抬了下來.

大車店的掌櫃也出來了,這人倒是個不錯的,一見這樣,就說先抬到大堂里去醫治吧,待會兒再說.于是,眾人就把受傷的那個男人抬到了大車店的正堂去了.男人身下墊著門板呢,正好也不用挪動,就這麼直接放在了地上.

苗素問蹲下來,仔細的給地上那男人檢查,"小腿骨折,肋骨輕微斷裂,內髒也有損傷.怎麼會傷的如此嚴重?"苗素問一邊檢查一邊問道.

旁邊的女人哭哭啼啼的回答,"凌晨的時候,就聽著房子咔哧咔哧的響.然後我家相公起來,說是房子要塌,我家公婆歲數大,相公就先把他們給帶出去.我抱著小兒子也出去了,就剩下兩個大一些的孩子,差點兒被砸在里面.相公一下子撲了上去,把孩子護住了,自己就成了這個樣子."女人一邊說一邊哭.

苗素問皺眉,"別哭了,去找些布還有木棍來,我得先幫他把腿骨接上.小腿兩根骨頭都斷了,弄不好就成了跛子了."

周圍有人趕緊按照苗素問要求的,去找來了幾根筆直的木棍來.那女子則是回到了牛車上,向老太太要了一個被單,拿回來撕開,當做繃帶用了.

嬌顏這時已經來到了正堂,她人小,擠一擠就到了前面,然後全神貫注的盯著苗素問的動作.只見苗素問先是從藥箱里拿出來了兩粒藥丸,給那男子服下去.過了能有一刻多鍾之後,就抬起男子的腿,動作十分利落的就把腿骨找准了位置重新對接上.

盡管吃了鎮痛的藥物,接骨的那一瞬間,男人還是疼的不行,大喊一聲,便暈厥了過去.苗素問很麻利的就把腿接上,然後拿了木棍比在腿的兩側,用布條緊緊地纏了起來.

等到腿部處理好,苗素問又動手將斷裂的肋骨恢複過來.但是肋骨沒法用東西固定,只能囑咐旁邊的女人,一定得看住了,不能讓男人動彈.接著,苗素問又拿出來了一瓶藥丸,遞給那個還在哭的女人,"這個拿著,每隔兩個時辰喂他吃一粒,省得他疼的受不了.我再寫了方子,你照方抓藥,吃上一段日子也就沒啥大事了.記住,一個月之內,千萬不能亂動,只能躺著靜養."

那女子連忙就給苗素問跪下了,"多謝您了,您真是救苦救難的活菩薩,這藥還有診費是多少,小婦人這就給您."

苗素問擺擺手,"算了,你趕緊先找地方安頓下來吧.如今你家男人不能挪動,還要養好長時間呢,我要你銀錢做什麼?有那個錢,多買些好吃的給你家男人補身子吧."說完,苗素問就到一旁去寫藥方了.

那婦人這時便跟大車店商議著,租了一間屋子,留作丈夫養傷還有一家老小的住處.接下來有那好心的人,便抬著男子,一路送到了房間里去.男人一直都昏迷著,想來是剛剛吃的藥起了作用了.

苗素問寫完藥方,遞給那女子,並且交代道,"這個方子吃十日,十日之後換第二張方子,第二張吃半月之後,就不用再吃藥了,弄些好東西盡量補養便是.好好養著,沒事的,將來不耽誤走路干活."

女子拿著藥方,普通便跪在了苗素問的面前,後面還有幾個孩子,連同兩位老人,全都跪了下來,"恩人啊,我該怎麼感謝你的大恩大德啊.救命大恩,無以為報,就給恩人磕頭吧."說話間,那女子便要磕頭.

苗素問連忙扶起那女子,"大嫂可使不得,我是郎中,郎中就是治病救人的,不過是舉手之勞,不算大事.大嫂趕緊去抓藥要緊,千萬別耽誤了."苗素問將那女子扶起來,又把後面的兩位老人全都扶了起來.

"好了,啥都別說,趕緊去進屋歇息吧.好好照看著傷者,一月之內,千萬不能隨意挪動."苗素問叮囑了一些事情之後,便掉頭領著還在看熱鬧的嬌顏等人回屋去了.

嬌顏滿臉崇拜的看著苗素問,"苗嬸子,你剛剛接骨的手法好利落啊."嬌顏是真心佩服,別看她前世也學醫,可是這西醫中醫,根本就不是一條道上的.

要是放在前世,遇到這種情形,必然得先去拍片,然後動手術將骨頭複位矯正,然後打上鋼板固定才可以.雖說這樣比較精准,但是程序太過繁瑣,病人其實也要受很多的苦楚,折騰多少回.

"苗嬸子,你確定這樣能夠把斷掉的骨頭複原麼?會不會有接錯的地方啊?"嬌顏其實心里是有點兒懷疑的,沒有那些精密的儀器,真的就能精確的接骨麼?

"當然可以的,有經驗的醫者,是完全可以將斷骨完美接合的.這個就是需要經驗,當然了,手法也非常重要."苗素問低頭,看了看那個一臉好奇的小女娃,不由得就笑了,"怎麼?嬌娘對這個有興趣?"

嬌顏用力點頭,"恩,是挺有興趣的,我也想學醫呢,可是我歲數太小,再者也遇不到好師父."嬌顏心里有些遺憾的說道.

苗素問眼睛一亮,隨即又暗了下去,"你的確是歲數小了點兒,不過,現在開始學醫經倒是正好.小娃娃的腦子好用,小時候記住的東西,一輩子都忘不掉的."

嬌顏聽了這話,連忙就問,"嬸子能教我麼?"她真的很想學,尤其是眼前這位,絕對是個高手,有這樣的人當師父,她定然能夠學到很多東西的.

"這件事以後再說吧,我也得看看你是不是學醫的材料呢.這樣,以後我每天教給你一篇醫經,如果你能夠背的下來,我說不定就會收你為徒了."苗素問伸手,摸了摸嬌顏的小腦袋,笑著說道.

嬌顏卻是滿不在乎,"好啊,這個難不倒我的."她記憶里一向都很好,這個應該是沒問題的.

說話間,正好回到了他們住的屋子.馮氏剛剛並沒有出去,這時見了苗素問,便詢問起外面的情形來.不等苗素問說話,文修幾個就七嘴八舌的,把剛剛的事情講了一遍.

"娘,苗嬸子真的好厲害呢.娘,我也想學醫,行麼?"嬌顏這時一臉熱切的看向了母親.

馮氏卻是略微有些遲疑,這個年月里,醫者的地位並不高,尤其是在上流社會,對于醫者,那是瞧不起的.更不用說是女子學醫了,人們只會稱呼其為醫婆,跟三姑六婆劃在一類里.不過,民間百姓,倒是對醫者十分的尊重,畢竟能治病救人即可,誰也不會在意什麼身份不身份的.

"你想學醫,娘倒是不反對.可是你苗嬸子是要去京城的,咱們頂多同路一個來月而已,之後呢?難道你就學這一個來月不成?"

"那就讓苗嬸子也去咱們老家唄,苗嬸子本來也就沒有個家啊,不如跟咱們一起回去,到時候還能有個照應呢."嬌顏忽閃著大眼睛,一派天真的模樣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