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2.第12章 房子塌了
嬌顏睡得迷迷糊糊的,就聽到好像有什麼聲音.一瞬間,嬌顏就清醒了過來,凝神傾聽.

聲音是從房頂發出來的,咔哧咔哧的聲音,有點兒像是木頭要斷掉的那種動靜兒.嬌顏猛地想起,他們現在可不是住在蘇州城的房子里,這可是臨時找的農戶家.一般的農戶家里,大多都是茅草房,房頂用幾根木頭架起來,然後苫上茅草就可以了.

今晚的雪非常大,南方的雪可是跟北方不一樣呢,特別的濕重.記得前世曾經看過新聞,就有南方因為大雪而壓塌了一些房屋或是什麼建築的,有的連高壓線什麼的都能壓斷了.

嬌顏想到這個,再聽著那原來越明顯都得咔哧聲,便再也躺不住了,連忙給坐起來."爹,娘,快起來,這房子怕是要被雪壓塌了."嬌顏忙高聲道.

嬌顏的話一下子就驚醒了屋子里的人,顧承勇一下子坐起來,然後聽到了那種聲音後,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."快,都趕緊起來,穿了衣服出去."說話間,顧承勇便抓起衣服穿上.

屋子里眾人都趕忙起身穿衣,也幸虧天冷,他們都只是脫了棉襖棉褲,這時三兩下便穿上了.

還沒等大家往外走呢,就聽見好大的一個聲響,房頂塌下來了."快點兒往外跑."顧承勇高聲喊話的一瞬間,一手拎著林宏韜,一手拎著嬌顏就從屋子里出去了.阿喜阿祿等人,也都跟著幾步躥了出去.可是馮氏還有如月如云,卻是被困到了屋子里.

顧承勇回頭一看房頂落下,眼見著就要砸到妻子,不由得心膽俱裂,連忙扔下了宏韜和嬌顏,幾步又躥了回去,一把拽出來了妻子.如月和如云兩個,也是險險避過上面砸下來的木頭和茅草,好歹的從屋子里出來了.

"紫玉,你沒事吧?"顧承勇驚魂未定的問妻子.

"沒事,大勇,你快點兒去叫開主人家的門,讓他們也小心點兒.文修,快去通知對面的人家"馮氏也顧不得查看自己有沒有事了,趕忙就讓丈夫和兒子去通知院子里的其他人.

馮氏的話音剛落,就見到正房的房頂,也開始漸漸地往下塌了.那邊東廂房也是有那個趨勢,此時哪里還來得及去叫門,顧承勇便在院子當中高喊起來,"快起來,房子要塌了."說話間,便沖向了正房.

幾乎是一瞬間,正房和東廂房的人都聽到了,接著,聽見正房有動靜兒了.房主家里只有老兩口,歲數也都不小了,行動並不算很迅速.眼見著那房頂一點一點的塌下來,老兩口嚇得手腳都發軟,更是跑不快了.

顧承勇幾步來到門前,推開門,伸手扯著老兩口就往外跑,就在他們離開房子才兩步的功夫,房頂便全部的塌了下來.老爺子連驚帶嚇的,一屁股就坐到了雪地上,老太太愣了一下,然後開始哭,"哎呀,我的房子啊."

而這個時候,東廂房里住的那母子兩個,也從屋子里沖出來了.而東廂房,也在他們沖出來之後,房頂便塌下來,發出了好大的聲響.

這個時候,阿喜和阿祿已然將孤家的三匹馬從馬棚里牽了出來,誰知道那馬棚會不會也被大雪壓塌了?還是牽出來比較妥當.果然,沒過多久,那馬棚也被雪的漸漸傾斜了.

一群人站在雪地當中,瑟瑟寒風,凍得他們面色發青.剛剛只顧著往外跑了,身上都穿的不是很多,這樣的夜晚,簡直就能把人凍透了.

"別看著了,咱們趕快動手,把里面的東西搬出來,然後再想辦法吧."顧承勇見此情形,也是很無奈,沒辦法,他們眼下只能先把東西搬出來再說了.好在昨晚只是搬進去了臨時能用的東西,別的都在馬車上,留在了院子當中,倒是沒什麼事情.

于是,眾人開始動手,顧承勇跟阿喜阿祿他們,想辦法搬開了已然斷裂的房梁等,然後從里面一點一點的找尋著屬于他們的東西.

那邊,劉老伯也要去找尋自家的東西,可是他歲數大了,哪里弄得動那些房梁什麼的?老太太就在那急的直哭.

"大伯,您別急,待會兒我們幫您,放心吧,我們是不會放著不管的."顧承勇見了,趕忙說道.

顧家人手多,不多時便把能找到的,沒有破碎還能用的東西都拿了出來.接著,又幫劉家老伯開始往外倒騰東西,劉家是主人,他們是生活在這的,所以正房里的東西最多.文修等人也都過來幫忙,費了好長時間,才算是把能用的東西全都劃拉出來了.

對面秦紹遠和他的母親兩人,站在雪地里,看著已然倒塌的屋子,愣愣的出神.嬌顏來到這母子的身邊道,"嬸子別急,待會兒讓我爹幫忙,幫著嬸子把東西弄出來就是了.不過,眼下這樣,房子是肯定不能住了,嬸子有什麼別的打算麼?"

那女子回頭看了看嬌顏,搖搖頭,"不知道,眼下恐怕是得另外找住處了.這大冬日的,劉老伯家要修繕房子是根本不可能的,這里是住不了了啊."

秦紹遠看著眼前的一切,也是心情不太好,"怎麼會這樣呢?"他很是不解.

"雪太大了,這個雪特別沉,劉爺爺家的房子怕是年頭也不短了,梁柁受不住那分量,就斷掉了."嬌顏在一旁低聲歎道.這樣的茅草房,夏天的時候,難免會有漏雨,梁柁可能是受潮腐爛了,所以承受不住太大的重量.

嬌顏同秦紹遠母子說話的工夫,顧承勇等人已經幫著劉老伯把極愛的東西搬出來的大半.剩下的,有的已經被砸碎了,根本拿不出來.

顧承勇等人又轉身幫著秦紹遠這邊把能用的東西搬出來.秦紹遠母子本來就是借住此處的,東西不算很多,一個樟木箱子,兩床被褥,一個像是郎中用的那種箱子,也就這些了.

此刻,東方已然隱隱發亮,天空中的雪,依舊沒有停止.劉家老夫妻兩個,愣愣的看著自家的房子,已然沒有了眼淚.

"老伯,這房子已然不成了,老伯不如想一想,哪里能夠過去投奔的.不如過去住上十天半月,等天氣暖和了,再找人重新把房子收拾起來."顧承勇上前勸那老伯.

劉老伯聽了,也只能點頭,"我家就兩個閨女,都嫁到了鎮上,就在村子往北三十里有個鎮子.眼下這樣,也只能去閨女家住一陣子了."老伯歎氣道.

"老伯要是不嫌棄,那就跟我們一起吧.我們正好要去北方,應該能順路幫老伯把東西送過去的."顧承勇看了看地上的那些東西,並不多,他們的馬車,應該能夠裝得下.

"那就謝謝你們了.說起來,還真是多虧了你們呢,要不是你喊了那一嗓子,恐怕我們老兩口就被壓在底下了呢."劉老伯現在回想一下,就覺得後怕不已.假如自己沒有留下這一家人,恐怕今晚,他們老兩口就算不死,也得受傷了.

"那是老伯心腸好,好人有好報呢.好了,不說這些,老伯趕快把東西歸攏一下,笨重的東西要是有地方暫時藏起來就藏起來,過一陣子再回來收拾吧.咱們趕緊離開,這大冷天的,也不能總在外面凍著啊."顧承勇連忙提醒著.

老兩口這時便連忙將東西歸攏起來,一些笨重的帶不走的,就找地方藏了起來,輕便值錢的,全都帶著.

這邊,顧承勇又問秦紹遠母子,"不知道夫人作何打算?若是顧某能夠幫得上,定然不推脫."

那女子想了想,然後才道,"原本我們是打算天暖和一些去京城的,如今看來,就只能現在便走了.這位大哥,能不能順道捎我們一段路,到了鎮子上,我們再另外雇車子離開."

顧承勇和馮氏互相看了一眼,然後說道,"當然行了,我看你們也不必要另外雇車,我們是要回東北的,不如就跟我們一起走吧.三輛馬車呢,地方多得很."顧承勇徑直道.

"那就麻煩大哥了,雇車的錢,我會付給你們的."那女子連忙道謝.

顧承勇擺擺手,"不用客氣,還是趕快把東西搬上來,咱們盡快離開吧.早點兒找到個安身的地方,也省得挨凍."

于是,眾人齊動手,把這兩家的東西也都搬到了馬車上,然後阿喜和阿祿將馬車套好,眾人坐上馬車,從老伯家里離開.

這一夜的大雪,下的很厚,竟然能到成人的膝蓋了.馬車在這樣的路上行走,十分緩慢,顧承勇沒辦法,只好從馬車上下來,牽著馬,一點一點的往前走.

從村子里出來時,卻是發現好多人家也都像劉老伯家差不多,房頂都塌下來了.有的人逃出來了,也有的被木頭什麼的砸到,受了傷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