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第11章 女郎中
"我娘是個郎中,剛剛肯定是看出來你身上不太妥當,所以故意給你泡了她特制的茶葉了."男孩對嬌顏笑笑,低聲說道.

嬌顏很是訝異的看著眼前這個女人,沒想到她竟然是個郎中,而且說不定還是個醫術高明的郎中呢.這個年月里,女人學醫的原本就少,能夠有一身好醫術的,那就更是鳳毛麟角了.沒想到啊,今日竟然就這麼巧,讓自己遇見了呢.

原本封存的心底的那個願望,在此刻就有些蠢蠢欲動的趨勢.嬌顏來到這邊之後最大的願望,就是能夠找到一個醫術不錯的醫者,跟人家學習醫術的.如今遇到了眼前的女人,嬌顏差一點兒就忍不住,想要問人家,收不收徒弟了.

可是,嬌顏一想到如今他們家的情形,不由得神情一黯.他們家現在,不說是朝不保夕,但肯定是東奔西走,居無定所呢,這樣的時候,根本就不用想什麼拜師學醫的事情了.唉,難得遇見的緣分,太可惜了啊.嬌顏歎了口氣.

嬌顏對面的那個男孩,一直在關注著嬌顏.或許是眼前這個女孩的笑容燦爛,讓人驚豔.或許是這個女孩臉上的表情十分豐富,精彩的讓人吸引了他的全部心神.總之,從見到她的那一刻起,自己的目光就離不開她了.

眼前的女孩看樣子也就是五六歲的年紀,雪白的肌膚柔柔嫩嫩,一雙大眼水汪汪的,猶如上好的黑色寶石一般,光華璀璨.嫣紅的小嘴,挺翹的鼻子,配上兩頰深深的酒窩,怎麼看都覺得這女孩長得俊俏喜氣.更不用說,那女娃眉間,猶若花瓣形狀的嫣紅朱砂痣,讓這個女孩看起來,又多了幾分嬌豔.

而此刻,小女孩臉上變換的表情,更是讓人覺得她可愛極了.剛剛在聽到母親是郎中時,她眼中閃爍著一種驚喜的光芒,就像是期盼已久的一個願望終于得以實現的那種喜悅.可是下一刻,她又像是想起了什麼,眸子里的光芒一下就暗了下去,臉上,也沒了那種喜悅與開心.

不知道為什麼,男孩忽然覺得,好想知道眼前人因為什麼而忽然變得哀傷.然後盡自己最大的能力,去為她做一些什麼,讓她能夠再開心起來."你怎麼了?可是有什麼為難的事情?要是我能幫到你,你就盡管說."男孩不自覺得便問了出來.

嬌顏愣了一下,然後搖搖頭,"沒事,就是冷不丁的想起來了一點不開心的事情."嬌顏勉強笑了笑,然後扭頭問那女子,"嬸子,能不能把你的那種茶葉給我一點兒啊?昨晚我們住在破廟里,家里人怕是也都著涼了呢."

嬌顏怕家人也都跟自己一樣,所以就想多要一點兒茶葉回去,泡了大家伙都喝一些,也省得有人病倒了.本來他們這一路趕路就夠辛苦,若是有人再病倒,那可就更難辦了呢.

"好啊,這還有啥?你等著啊,我去給你拿."女子站起身來,就去找茶葉了.

男孩這時卻有點兒忍不住了,板著臉道,"丫頭,你這樣出門,難道就半點兒防備的心思都沒有麼?我娘讓你進來你就進來,給你茶水你就喝,萬一我娘是壞人怎麼辦?萬一那茶水里有毒怎麼辦?"

不知道為什麼,只要一想到眼前這個天真可愛的女孩,萬一遇見了壞人,被壞人給帶走了什麼的,男孩的心里就有一股子火氣."你這麼容易相信別人,以後准會出事而的.記住了,以後遇到人,千萬不要隨意的就跟別人走."

嬌顏被男孩突然變臉給弄愣了,等到聽完他說的話之後,不由得便笑了起來,"不會的,你和嬸子都是好人呢,我知道啊.再說,這外面院子里,還有我的幾個哥哥,對面屋子里,我爹娘等人也都在啊.你瞧我爹,人高馬大那麼壯實,你們這邊就母子兩個,就算真的有事,你們母子倆,還能是我爹的對手不成?"

男孩被嬌顏的笑容晃花了眼,可是依舊板著臉道,"那你就不怕我娘在茶葉里放什麼蒙汗藥之類的?那樣的話,你爹就是再人高馬大,也是白搭的."男孩的語氣有點兒不太好,他也不曉得,自己為啥會這麼擔心眼前這個女孩.

"那茶水我不是喝了麼?這都有一陣子了,啥反應也沒有啊?"嬌顏心中一暖,眼前這個別扭的男孩,是在關心自己呢.他們說起來還算是陌生人呢,他肯這樣關心自己,這種情意十分難得了.

"謝謝你的提醒,我會記住的,以後遇事多留心."嬌顏展顏而笑,很是誠心的道謝."對了,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呢?能告訴我麼?"這個男孩,很對她的脾氣,讓她有一種想要結交的念頭.

"我姓秦,秦紹遠."男孩很痛快的就說出了自己的名字.

"我姓顧,顧嬌顏,你可以叫我嬌娘,或者嬌兒."嬌顏也報出了自己的名字.

結果男孩卻是眉頭又皺起來了,"女孩兒家的名字是能隨處就跟別人說的麼?你瞧你,還是沒有戒心."

嬌顏這時也意識到剛剛的舉動確實不妥當了,在這個年月里,女孩的名字,除了家人之外,只有夫婿家才能知曉的.自己還是當前世呢,自報家門.唉,看來盡管是來到這五年了,她還是沒能完全融入到這個時空里啊.

"我就是覺得你都說了名字,我要是不說的話,太沒禮貌了."嬌顏偷偷的做了個鬼臉兒,自己難道真的像他說的,太沒有戒心了?

秦紹遠被嬌顏那嬌俏的模樣給逗的想笑,猛地一想自己還板著臉訓人呢,不能笑,就這麼硬生生的把笑意忍住了."你啊,一看就是從來沒出過遠門的,不知道世情的險惡.幸虧我們母子真的不是什麼壞人,否則啊,你今晚真的是很危險呢."紹遠歎氣.

這時紹遠的母親拿了一個小紙包遞給嬌顏,然後笑著安慰嬌顏道,"別聽我家那個臭小子的,他才剛剛九歲呢,就跟個小老頭差不多了.每日都是這麼念叨我的,我都被他念的煩了."

"哪里就有那麼多壞人了?淨是杞人憂天呢.好了,你別說教了,再說把人家小姑娘都給說煩了.丫頭,這茶葉你拿著,回去用開水泡了,大家伙都喝一點兒.天氣太冷了,總得預防些,否則生病了,這大過年的,可是難找郎中呢."女人把手里的紙包塞給了嬌顏.

嬌顏接過紙包,謝過了那女人還有秦紹遠,同他們告別後,就從屋子里出來了.

外面的雪越來越大了,碩大的雪片紛紛落下來,文修他們也不玩兒了,正要過來找嬌顏呢,就見到嬌顏從屋子里出來了.剛剛他們雖然是在玩鬧,可是也一直都注意著妹妹呢,這時見妹妹出來了,文修就領著嬌顏趕快的回自家這邊了.

嬌顏一進屋,就讓母親燒一些熱水泡茶,"娘,對面住著的嬸子,給了我一些驅寒的茶葉,泡上大家伙都喝點兒吧,省得再病了."

馮氏一聽,趕忙的叫過來女兒,仔細的問清楚了嬌顏在那邊跟人家都說了些什麼.之後,又將那茶葉拿去仔細看了,沒什麼問題之後,這才拿了熱水,就用剛剛他們吃飯的粗瓷玩,每人泡了一碗熱茶.

大家伙都捧著碗,將熱茶喝下去,不多時就覺得渾身都很舒坦."這茶不錯,真好,喝了暖洋洋的."顧承勇贊道."還是咱們嬌兒厲害,竟然能夠要來這好東西.對面的那位夫人,想來醫術不錯啊."

"不光是醫術不錯,心地更好,這萍水相逢的,人家不光幫著咱們說話,還送了茶葉過來.可惜,咱們也沒什麼好東西能回報給人家的."馮氏歎了口氣.

眾人喝下去熱茶,感覺渾身都舒服,于是就趕忙的都鑽進了被窩里.正好天色也晚了,趕緊睡覺,昨晚大家伙都沒能睡好,尤其是顧承勇幾個,白天還趕車,都累的不輕了.

這屋子里,對面的兩張床,說是床,其實也就是用木板搭起來的大通鋪而已.馮氏帶著嬌顏如月如云,還有文治文平睡在一張床上,顧承勇帶著文修文齊宏韜還有阿喜阿祿睡在了另外一張床上,都擠在一間屋子里,好歹人多了也能暖和些.

眾人都累的不輕,躺下以後,很快就睡著了.倒是嬌顏,可能是白天睡得多了些,這會兒竟然睡不著,便躺在那里,閉著眼睛數羊,好不容易,才算是有了困意,慢慢的睡著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