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.第10章 偶遇
等到香噴噴的米飯還有熱氣騰騰的湯端到屋里時,孩子們可是什麼都顧不上了,一下子就圍在了桌邊.他們都一天沒吃東西了呢,此時又冷又餓的,簡直受不了."娘,快點兒給我米飯,我要餓死了."文治急急的喊著.

馮氏連連應聲,然後和如月她們趕緊的盛了米飯,遞給孩子們.大家伙端著米飯碗,直接拿勺子舀了些湯倒進碗里,此刻哪里還顧得別的?趕緊往肚子里劃拉才是最要緊的.

林宏韜端著手里的粗瓷碗,這還是之前在鎮子上的雜貨店里買的呢,這種碗很大,比起家里的碗簡直有兩個大了.這麼大的一碗飯,要是在家的時候,他根本就不敢想的.可是現在,他覺得就是再來一碗,說不定也能吃進去.

碗里的米飯還好,是白粳米,此時散發的濃郁的香氣.在此刻聞起來,這普普通通的白粳米飯,卻是比家里的香米還要誘人了.宏韜伸手那勺子,舀了一大勺湯倒進碗里,然後舉開始往嘴里扒飯.

熱乎乎的湯泡飯下肚,這才覺得肚子里和身上都舒服多了.眾人這時哪里還顧得什麼吃相不吃相的?趕緊吃飽才是正事兒.于是,一陣狼吞虎咽之後,滿滿一大盆的米飯便見底兒了.

馮氏看了看那盆里,不由得歎氣,幸虧剛剛特意多做的米飯,不然的話,恐怕是還不夠吃呢.也是,餓了一天多了,冷不丁熱湯熱飯的,哪個能不多吃些?"吃飽了飯都別躺著,當心積食,起來溜達溜達吧."馮氏不放心的叮囑.

吃飽喝足的孩子們,也的確是不想憋在屋子里面.再者,外面還有江南百年難得一遇的大雪呢,他們這些孩子那里能夠忍得住?于是,男孩子們都穿上了厚實的衣服,然後舉跑到院子當中去玩兒了.

嬌顏對于雪並不算很感興趣,畢竟前世早就見慣了的.,不過剛剛吃的很飽,這會兒覺得肚子里撐得難受,還是出去走一走吧.于是,嬌顏也披上了斗篷,帶了風帽,腳下穿了一雙紅色的鹿皮靴子,全副武裝之後,才從屋子里往外走.

出門的那一刻,嬌顏回頭看了看林宏韜,只見他傻愣愣的坐在木板床邊,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?嬌顏搖頭,經曆這樣的事情,估計他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適應呢.算了,這個時候,還是別去打擾他了,讓他靜一靜也好.

甩甩頭,嬌顏從屋子里邁步出去,推開房門,來到了院子當中.天色已然暗下來了,可是這雪卻並沒有停下來的趨勢,反而是更大了.飄飄灑灑的雪花看起來雖然美,嬌顏卻是沒心思欣賞這些的.

照眼前的情勢看,今天晚上肯定還有有大雪的,那麼明日他們能繼續啟程麼?若是不能繼續走,路上這麼耽誤著,萬一被人察覺了林宏韜的存在,他們家恐怕就要跟著遭殃了.

他們這一路向北走,按正理來說,應該是能夠跟京城來的欽差遇上的,可是今日並沒與遇見.是錯過了?還是這樣的天氣,欽差大人們沒有著急趕路?想來,後面的一種可能比較大些.但願如此吧,若是朝廷的欽差來的晚一些,林大人那邊,也能多做一些准備.

嬌顏抬起頭,想要看看天空,卻不想看到了一雙漆黑的眸子.就在她對面五步遠,站了一個男孩,身上穿著藏青色的細布棉襖,腳下一雙牛皮的靴子,此刻正好奇的打量著嬌顏.

這男孩大概不到十歲的樣子,膚色白皙,眉目清俊.雖然身上穿的只是布衣,但是站在那里的氣度,卻讓人覺得竟是比那些綾羅綢緞加身的人,還多了一種雍容大氣.

嬌顏微微發愣,然後才反應過來,便揚起笑臉問道,"你是主人家的孩子麼?我的哥哥們在院子里嬉鬧,可是吵到你了?"嬌顏一笑起來,臉頰邊就會顯出深深的酒窩,讓她看起來非常可愛.

對面的男孩被嬌顏的笑容震撼到了,不由得有些失神,等他反應過來時,臉上便微微有些發紅."我也是借住在這里的,剛剛聽見外面有聲音,就出來看看."男孩低聲的解釋道.

嬌顏恍然,這個男孩,應該跟方才幫父親說話的那個女人是一家的吧?"謝謝你們家人了,要不是剛剛那位嬸子開口幫忙,我們一家今晚就要在荒郊野外挨餓受凍了呢."嬌顏趕忙向男孩福了一禮.

男孩擺手,"別,用不著這樣的,都是出門在外,本來就該互相照應著."

"遠兒,你不是想要跟人家一起玩兒的麼?難得見到這麼多孩子,快一起玩會兒吧."東廂房這時出來了一個女人,正是方才那個,看著正在跟嬌顏說話的那個男孩道.

嬌顏一見那女子,便趕忙跑到了她的身前,向那女子行了一禮,"多謝嬸子剛剛幫忙."那女人是做婦人的打扮,年紀大概也就是二十六七歲,叫嬸子應該是錯不了的.

女人愣了一下,然後才低頭看著眼前這個小不點兒,"呦,哪里來的小仙女兒啊?長得這麼好看,你是剛剛來投宿那家的?小丫頭長得可真好看呢.來,來,咱們可別跟那些臭小子似的,跑外頭玩雪挨凍,跟嬸子進來.嬸子著屋里有炭爐,有茶水點心瓜子,過來吃點兒."

說話間,這女人就伸手要去扯嬌顏,領她進屋.

嬌顏被這女人突如其來的熱情嚇到了,有點兒不知所措,這到底是個什麼情況?

"娘,您別一見到好看的女娃就這麼熱情行麼?不知道的,還不得以為您是拐子啊?哪有您這樣兒的,見了漂亮女娃就挪不動步.瞧你把這妹妹給嚇的,臉都白了呢."身後那男孩趕忙出聲說道.

嬌顏被那男孩的話給逗笑了,其實她倒是並不怕這女子是壞人.畢竟自家哥哥們都在院子里,爹娘就在對面屋子里呢,剛剛只是被這突如其來的熱情給弄蒙了而已.那男孩的話一下子解開了心中的疑惑,嬌顏倒是也就不驚訝了.

"既然是嬸子開口相邀,那我可就厚臉皮的來叨擾了啊."嬌顏一邊笑著,就跟著那女子一起進屋了.嬌顏對這個熱心腸的女人印象不錯,萍水相逢的,人家又不會害自己,進屋坐一坐又能如何?

女子很顯然是非常高興的,"我就喜歡女孩兒,尤其是好看的女孩兒,我家那個臭小子,就成天說我這是毛病."女人扯著嬌顏進了屋,"快,到床上坐著吧,里面有湯婆子呢,暖和."

嬌顏看了看,這屋子里也十分的簡單,一張木板搭成的床,上面鋪了些被褥.地上有幾個小凳兒,地中間有個炭爐,炭爐上正燒著水,已經開了,正冒著熱氣呢.

"還是坐在凳子上吧,守著炭爐,也能暖和點兒."嬌顏直接坐到了小凳子上,伸出手,在炭爐邊烤火取暖.

女子這時卻是忙活了起來,翻找出一個藤編的笸籮,里面裝了瓜子花生桂圓紅棗等物,一看就是過年預備的年貨.另外又端了一盤子的紅豆糕,還有兩只茶碗,給嬌顏倒了杯茶水."來,喝杯熱茶,這里有的是吃的,你隨意吃就是."

嬌顏趕忙擺手,"嬸子,你別忙了,我喝點兒水就成.剛剛吃多了,正好喝點兒茶水消食."

女子聽嬌顏這樣說,也就不再往外拿別的了,自己也坐到了凳子上,打量著嬌顏.那個男孩剛剛也跟著進屋了,這時同樣也坐在凳子上,有些好奇的打量著嬌顏.

"你不是說要去玩兒的麼?還不趕緊去?你娘又不是老虎,也不會吃人,就是喜歡小女娃而已,不用你在這盯著的."那女子故意板著臉說道.

嬌顏噗嗤一下笑了出來,這個女人真有意思,聽她和兒子的對話,就覺得特別好玩.嬌顏趕忙捂住嘴,抬眼打量了一下對面的男孩,只見他一臉無奈還有羞窘的模樣,很是有趣.

屋子里,很顯然只有這母子兩個.嬌顏有點兒奇怪怎麼沒有男人,不過這種事,她是絕對不能亂打聽的.于是,嬌顏也不說話,只是低頭喝著手里熱乎乎的茶水.

別說,大冷的天兒,靠在火爐前面喝著熱茶的感覺,還真是不錯.而且,這茶水里帶著些許姜的味道,可能是放了干姜,喝下去胃里很舒服.不多時,嬌顏覺得自己全身都暖和的很,原本因為白日睡覺而略微有些不透氣的鼻子,這時也通透多了.

"小丫頭,感覺好點兒了沒有?你這是著涼了呢,要是不早點兒預防,當心生病的."對面那女子這時卻面帶笑意的說著.

嬌顏心下一驚,難道這女子是看出來自己不太舒服,才故意邀請自己過來的麼?"嬸子,你怎麼知道我不舒服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