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.第9章 借宿
天依舊陰沉沉的,天空中飄舞著細碎的雪花.別看這細細都得雪看起來像是不大,但是這種雪,最是長遠的,有的時候,下一天都很正常.

氣溫的確很低,土地最上面已經凍了一層,下面的卻是還有些濕滑.這樣的路走起來,其實是很費勁兒的.顧承勇三人都十分小心的趕著車,慢慢地向前行走著.

孩子們都一晚上沒睡覺了,坐在車上晃悠著,很容易就覺得困倦.嬌顏依偎在母親的身邊,困的直打盹兒.

"嬌兒,睡一會兒吧,娘摟著你,沒事的."馮氏扯過來棉被,把女兒摟在了懷里,用棉被把母女兩個圍住了,然後哄著嬌顏睡覺.

盡管氣溫依舊很低,但是馬車里畢竟是空間小,相比破廟來說,還算是暖和一些的.嬌顏也實在是熬不住,于是就趴在母親的身上睡著了.

另外一輛馬車里,文修幾個,也是差不多的辦法,用棉被包裹住身子,然後兩三個人靠在一起睡覺.他們昨晚上就沒吃飽,今早晨又沒有此早飯,此時肚子里已然震天響了,好歹睡覺的話,還比較容易忘掉饑餓的.

等到嬌顏睡醒的時候,他們已然來到了一個小鎮子上.顧承勇想要找一家客棧,卻是發現這個小鎮上根本就沒有客棧.大年初一呢,鎮子上好多鋪子都是不開門的,轉了一圈兒,好不容易敲開了一家雜貨鋪的門.

顧承勇好說歹說的,從人家那里買了一個最小號的鐵鍋,另外還有一個砂鍋,另外也買了一些做飯做菜所需要的東西.家里的根本就沒來得及帶出來,出門之後,他們這才知道有很多東西是不能缺少的,沒辦法,也只能再花錢買了.

鎮上沒有客棧,也沒有飯館兒,這頓飯很顯然是沒法吃了.顧承勇幾個在鎮子上轉了幾圈,也沒能找到一個借住的地方.大年初一的,一般人家哪里肯收留外人啊?即便是有地方,人家也是不肯收留的.

顧承勇沒轍,只好繼續趕著馬車向前走,又走出去二十多里地之後,前面有一個小村子."咱們進村子里去看看吧."

于是,眾人趕著馬車進了村子.顧承勇挨個的去敲門,跟人家商議要借住,結果人家卻是都不肯.

本來,這種在大路沿途的村落,很多人家都會特意預備一些空閑的房子,租借給過路的客商等人,每年也都有不少的收入的.可是今天算是大年初一,很多人家都是不肯在這個時候收留外人,所以顧承勇他們問了十來家,人家都拒絕了.

顧承勇不死心,又來到了村子北頭的一家門前,上前去敲門.

不多時,里面出來了一位老者,"誰啊?"

"大伯,我們是過路的,家里有急事要趕回去.路過這里,想要找個地方住宿.大伯,您老幫幫忙,讓我們在您這住一晚行麼?"顧承勇趕忙說道.

那老伯歎了口氣,"唉,這大過年的,什麼事情這麼重要?讓你們連年都不顧了,也要趕路啊?"

"家里老人病了,我們得趕緊趕回去."顧承勇沒辦法,只好再次用這個借口了.他心里暗暗嘀咕,爹,娘,我可沒有咒你們的意思啊,實在是沒辦法了.

院子里那老伯還沒等說話呢,從東廂房里出來了一個女子說道,"劉大伯,讓他們住下吧,都是出門在外,挺不容易的.再說你看看著天,弄不好晚上還會有大雪呢,錯過了咱們村子,前面二三十里都沒有人家了."

"這都申時末,眼看著就到酉時了,天一黑外頭什麼野獸都有呢,也實在是太危險了.再說,天氣還這麼冷呢,他們露宿在野外,萬一凍出個好歹來,您老人家也于心不安的."

那老伯聽女子如此說,不由得就笑了,"還是苗家侄女心善,那行,就聽你的,留下他們吧."說著,老伯上前敞開了門,然後對顧承勇道,"今日算是給苗家侄女個面子,就留下你們吧."

顧承勇聞言連忙感謝,"謝謝老伯,謝謝老伯.要不是老伯好心,我們一大家子,恐怕就得住到野外去了."

同時,顧承勇也朝著東廂房那邊的那個女子拱了拱手,"多謝這位夫人,謝謝您了."

東廂房的那個女子一聽就笑了,"都是出門在外的人,這還有啥?我也是借住在劉大伯家里的,不過時間長,已經住了大半年了.好了,趕緊安頓你的家人吧,我這邊有熱水,需要的話,就過來拿."說完,那女子便轉身進屋去了.

顧承勇見那女子進屋了,便轉過身來,掏出來了一塊銀子,約莫著能有二兩多,塞到了那老伯的手里."大伯,大過年的麻煩您老實在是于心難安,這點兒銀子,您老留下買茶喝吧."

那老伯見了銀子,不由得愣了一下,雖然他們家也經常有人借住,頂多也就是給個一兩百文錢就是很好了.像眼前這位,一下子給二兩多銀子的,還真是沒見過呢."哎呦,哪里好收你這麼多的銀錢,不必不必,就給老漢幾個銅錢便好了."老伯有點兒不好意思了.

"大伯,這是您應該得的,村子里我們問了十來家,就只有您老肯留下我們了.要不是您老好心,我們這些人今晚就得住到荒郊野外去了呢.老伯,謝謝您的善心,這些銀錢,就是我的一點兒心意."

顧承勇如何不知,他給的銀子大大超出了正常的花用?可是眼下他真的顧不得別的了,不說此時已經申時末,眼看著酉時了.只說這天氣越來越冷,雪也隱隱有越來越大的趨勢,如果不能找到一家借住下來,今天晚上,他們一家,真的是不知道能成什麼樣子呢.

"那老頭子可就貪財了啊.這樣,你們住到西廂房去吧,那邊地方大.我瞧著你們人也不少,應該住的開的.柴禾有的是,要用就自己去拿了用,牲口的草料,我這里也有,待會兒給你送過來,好好的喂一喂馬匹."老伯覺得有點兒過意不去,所以很是干脆的讓顧承勇他們隨意取用東西便是.

顧承勇再次謝過了老伯,然後回身扶著馮氏等人從車上下來,眾人下車去了西廂房.

老伯一見顧家那麼多的孩子,不由得搖頭歎氣,"唉,你們也是沒趕上好時候,這個天氣出門,小娃娃們可是遭罪了啊.我這里有幾個火盆,你們待會兒把燒火用剩下的炭放盆里,烤一烤屋子,晚上也能暖和些."

馮氏等人進了屋,然後便開始動手做飯.孩子們已經一天沒吃東西了,好歹的有了地方,趕緊弄點兒東西填飽肚子才是要緊呢.馮氏領著如月和如云兩人,就用老伯家的鍋灶,開始做飯.

顧承勇和阿喜阿祿兩個,將馬車卸下來,馬匹栓到了馬棚里去.那邊老伯送過來了草料,三匹馬低頭猛勁兒的吃著草料.將外面全都安頓好了,顧承勇三人這才進屋去.

屋子里,馮氏和如云如月一頓忙活,已經燜上了米飯,然後又弄了肉干等物煮湯.他們出來時,幸虧如云想的周到,帶出來了不少的吃食.雖然沒有新鮮的菜蔬,好歹還有一些肉干豆腐干什麼的,這時弄到一起煮了湯,,好歹也能將就著喝了.

米飯鍋很快就開鍋了,聞到那誘人的米香味兒,,孩子們全都有些忍不住了,"娘,什麼時候飯才能好啊?"文治著急的問道.這都一天多沒吃東西了,肚子里實在是餓的受不了啊.

"還得過一會兒呢,總得做熟了啊.好孩子,進屋等著去,待會兒米飯好了,娘就給端進去,好不好?"馮氏眼中有些酸澀,孩子們跟著吃苦了.

文治雖然餓的難受,可是米飯沒熟,他也沒辦法的,只好點點頭,進屋去了.等到文治進屋了,馮氏就坐在廚房里掉眼淚.

如月見了,趕忙勸解馮氏,"夫人,是咱們沒想的那麼周到,誰也沒想到這大過年的出門在外面會這麼難.少爺們都是懂事的,不會埋怨夫人和老爺."

"紫玉,是我不好,想的不周全,才會讓大家伙都跟著吃苦受罪的."正好顧承勇從外面進來了,見到妻子這樣,也不禁自責起來.

馮氏一見丈夫如此,心下又是不忍起來,"算了,我也就是一時有點兒轉不過來,不要緊的.別讓宏韜看見了,要是他見到咱們兩個這樣,怕是會更難過了."

顧承勇點點頭,"是啊,別讓宏韜知道了.這孩子本來就心思重,要是再見到咱們如此,怕是心事更多了."

兩夫妻都沒有注意到,林宏韜此時就在門里,透著門縫兒,已經將二人的對話聽進去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