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.第7章 除夕夜
等到顧承勇抱著一大抱柴禾回來時,林家的男孩已經平靜了不少,跟嬌顏一起坐在火堆旁烤火了."呀,公子醒了?"顧承勇驚喜不已,把柴禾放到一旁,然後就來到了男孩的身邊."冷不冷?我再添些柴禾."顧承勇說著,就往火堆里添了幾根柴.

男孩低著頭,也不去看顧承勇,只是愣愣的看著火堆出神.顧承勇倒是不以為意,扭頭看著妻兒們,見到他們的臉色都好點兒了,這才放下心來."外面真冷啊,剛剛還有狼叫呢,咱們今晚必須得看著火,不能滅掉.要是火滅了,天氣冷凍著不說,那也野獸,也會過來的."

這時,文平卻是幽幽的說道,"爹爹,你只顧著他了,也不問問我們.我都餓了呢,好餓啊,下午還沒吃好呢,結果就去收拾東西離開家了."文平癟著嘴說道.

顧承勇愣了一下,然後才一拍腦門,可不是麼.這都眼看著子時了,大家伙可不都餓了怎麼?"娘子,咱們帶吃的出來了麼?"他扭頭問妻子.

"老爺,我們是帶了些米糧出來,可是並沒有帶鍋灶啊.眼下,只有從家里帶出來的一些點心,只能先將就一下了."如月這時趕忙找出來了帶著的吃食.過年了麼,家里預備了一些點心果子的,如月心細,帶了一些出來.

"那快給孩子們分一分吧,怕是都餓了呢."顧承勇趕忙說道.

如月拿出來點心,每個人分了兩塊兒.人太多了,如月帶出來的點心並不是很多,每人兩塊兒,也就剩下不點兒了.

好歹算是有吃的,總比沒有強,"吃吧,吃一點兒,墊墊肚子也好啊."顧承勇看著手里的點心,沒舍得往嘴里放,而是遞給了林家男孩,"公子吃吧,下午恐怕是你也沒能吃東西,早就餓壞了."

林家男孩看著手里的點心,有些嫌棄的撇撇嘴.點心雖然還可以,可是並沒有用匣子裝著,此刻已然都變形了.再加上這天氣太冷,點心都被凍的冰冰涼的,看起來,根本就是一點食欲都沒有了.

可是,不吃又不行,肚子真的是很餓了,咕嚕咕嚕的直叫喚.看著手里的點心,他十分的猶豫,好半天,這才下了決心放在嘴邊咬了一口.但是接著,他便忍不住了,一下子吐了出來,"呸,這是什麼東西啊,這麼難吃."說著,就要揚手把手里的點心扔了.

幸虧嬌顏眼疾手快的,一下子搶過來了點心,"好心好意的給你吃,你還嫌棄,真是不知好人心,白眼狼."嬌顏氣的瞪了他兩眼,"我爹都沒舍得吃呢,給你吃你還嫌棄.你知不知道,浪費糧食是可恥的?"

"這麼難吃的東西,在家里要是有人敢讓我吃,看我不收拾他.我家的點心,比這個好一百倍."男孩未經思考便脫口而出,話說出來之後,才覺得不太對勁兒了.

"哼,你家你家,你現在是在家里麼?你不就是命好,投生在知府大人家里麼?你怎麼不跟那些貧民比,他們別說是這樣的點心了,能吃上一口苞米餅子,那都是好東西了."嬌顏瞪了他幾眼.然後起身,從父親抱回來的柴禾里找出來一根枯枝,將幾塊點心小心翼翼的串起來,放到火上烘烤著.

不多時,那點心已經被烤的微微有些要糊掉,散發出一種帶著焦糊的香甜.嬌顏把點心遞到了男孩的面前,"笨蛋,冷了就不能吃?真是笨死了."

男孩接過了點心,那種焦糊的香氣在此刻聞起來,感覺是那樣的誘人.他有點兒不好意思,"對不起啊,我還不習慣."

"快吃吧,多少吃一點兒,肚子里能好受些."嬌顏扭頭不再理他,低頭把手里的一些點心碎渣吃掉.浪費糧食是可恥的,這個時候,一點點食物都是好的呢.

男孩見到嬌顏在吃那些點心渣兒,不由得臉上一紅,"我不是故意的,真不是故意的."

"知道你不是故意的,你是從小錦衣玉食習慣了,當然吃不慣這些東西呢.不過,你也該明白,咱們以後,怕是連這樣的點心也沒得吃呢.以後的日子,有口東西填飽肚子就不錯了,你最好心里能明白."嬌顏倒是也沒怪他.

其實不光是他不適應,就是顧家的孩子,也是一樣的.顧家雖然不想知府家那麼富貴,但是孩子們也從來沒吃過這樣的苦呢.剛剛點心分到手里,他們也是一小口一小口的硬往下咽而已,不吃不行啊,肚子餓呢.這會兒見到了嬌顏的辦法,孩子們眼前一亮,都想用嬌娘的法子.

好歹的,把點心烘的熱乎了,大家伙這才高興的吃了下去.可惜,都是一群半大小子,別說是每人兩塊兒了,就是十塊兒,也不夠吃的啊.兩塊兒點心下肚,不但沒有解決了饑餓,反而引得肚子里越發感覺餓了.

"爹,娘,我還是餓."文治撇撇嘴,他本身飯量就大,這點東西,根本就不管用啊.

如月看了看手里,只剩下三塊兒了,還是算她自己的那一份兒.算了,自己不吃沒什麼,不能餓到了少爺.于是,如月就把手里的點心,全都塞給了文治.

馮氏也沒吃,這時把手里的分給了文平.如云的給了文齊,阿喜也把自己手里的點心給了文修.文修搖搖頭,"我不餓,還是留著給嬌兒吧."說著,就把點心給了嬌顏.

嬌顏搖搖頭,"我飯量小呢,吃不下的.大哥,你飯量大,還是吃了吧."說著,又塞給了文修.

看著眼前的這些孩子們,馮氏忍不住聚掉下了眼淚,"文修,你和妹妹一起吃吧.都是娘沒用,沒能多帶些吃食出來."

嬌顏趕忙的來到了母親的身旁,伸手給母親擦了擦眼淚,"娘,這哪里能怨你啊,我不餓,真的不餓,沒事兒.等明日咱們找個農戶,借人家的鍋灶用一用,不是就能做飯了麼?"

嬌顏這話才剛剛說完,就聽到外面好像有些聲音,細細聽去,才發覺是炮竹的聲響.是了,子時到了,人家都在過除夕呢.這個時候,要是他們還在家的話,正好就是餃子出鍋,爹爹帶哥哥們放炮竹的時候呢.

"爹,娘,你們聽,外面是不是放炮竹的聲音啊?"嬌顏輕聲的問道.

眾人全都靜了下來,凝神傾聽外面的炮竹聲.這聲音離得很遠了,只是深夜里四下寂靜無聲,才會順著風,隱隱約約的傳到了這里呢.

"唉,沒想到,今年的除夕,咱們竟然是這麼過的."顧承勇忍不住歎氣道.原本,他們應該是一家人熱熱鬧鬧的聚在一起放鞭炮吃餃子的.可是如今,卻在這個四處透風的破廟里,什麼都沒有,饑腸轆轆的忍耐著.

顧承勇的話,讓眾人都沉默了,尤其是林家的男孩,此時也明白過來了一些事情,"都怨我,要不是因為我,你們應該都在家呢,不會在這挨餓受凍的."他很是沮喪.

"世事難料,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麼的,這事情誰也不怨,我們並沒有怪你的."嬌顏見他這樣,又有點兒不忍心了,便勸著.

不過,並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的,文治就想不明白,"嬌兒,你怎麼這麼說啊?誰說不怨他了?就是因為他,因為他咱們才大過年的不在家過年,頂風冒雪的往外跑,來到這麼個破地方呢.哼,就是他的緣故."

"老三,不許那麼說,林大人對咱們家天高地厚,咱們不能知恩不報.爹平日都是怎麼教你們的?你竟然還這麼說?"顧承勇連忙出生呵斥兒子.

"顧叔叔,他說得對,都是因為我,要不是因為我,你們的確是不會在這兒的."男孩低頭說著.

"顧家依附于林家生活的,若是林家真的出事了,只怕顧家在蘇州城也混不下去,早晚都得離開的.三哥,咱們只是提前了而已,早晚都要走這一步的.早點出來,說不定還能躲避開,要不然,說不定後面有什麼災禍呢."嬌顏此時幽幽歎道.

"皮之不存毛將焉附?老三,嬌兒說得對.咱們家,離開了林大人,在蘇州也是混不下去的.這些,你不懂."顧承勇歎口氣道.

一時間,氣氛有些壓抑.嬌顏見眾人都是心事重重的,覺得太多壓抑了,于是,就扭頭問林家的那個男孩,"你叫什麼名字啊?以後你就不是什麼公子了,我們總得知道怎麼稱呼你啊."

"我叫林宏韜,你們可以叫我宏韜的."男孩這時才想起來,自己沒跟人家說自己的名字.

顧承勇那邊也拍了一下頭,"你看我,這一路上都忘了這事兒了.從今往後,別叫林宏韜了,就叫文韜吧.跟著文修他們一起,就當做是顧家的孩子,也省得引人懷疑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