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.第6章 清醒
事到如今,哪里還能管這些了?有個遮擋風雪的地方就已經很不錯了.顧承勇找到了一塊門板,將上面的灰吹掉之後,阿喜又給鋪上了一床舊的被褥,然後才把林家的那個孩子放了下來.

"你們先等一等,我去弄點兒柴禾來,點著了咱們也能取暖."顧承勇安頓好林家孩子之後,便趕忙出去找柴禾了.幸虧這個年月里,人口並不是十分的密集,外面走一段路,就有樹林.顧承勇練過功夫,夜里倒是也能看得見東西,不多時便抱了好大一捆柴禾回來.

柴禾放到地中間,然後顧承勇接過了文修手里燃燒著的火把,將柴禾點燃.好在這雪才下沒多久,柴禾還算沒太濕,不多時就著的非常旺了.

有了這堆火,破廟里明顯的能暖和一些了.紅紅的火焰,照在眾人的臉上,映出了眼下狼狽的情形.他們倉皇離開,身上的衣裳穿的並不很多,更是沒帶什麼手爐暖爐的東西.加上又在寒夜里走了這麼遠的路,即便是坐在馬車里,也都凍得臉色發青了.

"離著火堆近便一點兒,我再去弄一些柴禾回來,今晚上差不多就能夠用了."顧承勇看見妻兒們這樣,不由得心中難受,趕忙又出去找柴禾了.

阿喜和阿祿也要跟著,被顧承勇拒絕了,"你們在里面呆著吧,幫我照看著.這荒郊野外的,萬一有狼就壞了."說著,顧承勇就走了.

顧承勇剛走沒一會兒,木板上的林家男孩就醒了過來.他睜開眼睛,有些茫然的看著昏暗的四周,一時有些弄不清這是哪里.

馮氏聽到了一些響動,扭頭看時,發現竟是林大人家的兒子醒了,"公子,你醒了啊.我是馮氏,當年在你母親身邊做事的,之前曾經去過府上,你見過我的."馮氏含笑的看著那孩子,一臉關切的模樣,"怎麼樣?冷不冷?"

那孩子卻是不理馮氏,扭頭看了看四周之後,就皺眉問道,"這是哪里?本公子為什麼會在這兒?我爹呢,我娘呢?我要去找他們."

這時他已經想起來之前的事情,父親出事了,就把自己托付分給了那個什麼顧家,然後他在顧家哭鬧著不肯離開父親,後來就不知道了.如今看來,准是有人把他弄暈了,然後帶到了這里.

"我要去找我爹,我要去找我娘,我不要離開他們.我爹是好官,他不會被抓的."男孩一下子站起來,直接就要往外跑.可是他卻並沒有注意地上,沒兩下,就被地上的磚頭絆了一下,一個踉蹌,差點兒摔倒了.

還是文修眼疾手快,上千扶了他一把.可惜,男孩並不領情,一巴掌拍開了文修的手,"滾開,別碰我.討厭鬼,我討厭你們."說著,就繼續往外走.

"你站住,沒禮貌的家伙.別人幫了你,你不知道感謝,竟然還嫌棄."嬌顏氣不過這人如此惡劣的態度,于是站起來,盯著男孩氣呼呼的說道.

"誰用你們幫了?我可沒求著你們幫忙.要不是你們,我也不用隔壁我爹娘分開呢.我不要跟你們走,我要去找我爹我娘,他們不會有事的.我們一起去找舅姥爺,舅姥爺一定能幫忙的."

男孩扭頭,看向了身後那個子小小的女娃."三寸釘,我的事情用不著你來管,少在那裝腔作勢了."說完,扭頭又往外走.可惜他還是沒長記性,根本不注意腳下,再次被絆倒了.這一下,文修沒來得及扶,男孩一下子趴在了地上.

文修只來得及去拽起來他,可是男孩再次拍開了文修的手,"誰要你假好心來扶?我就是摔死了,也不用你們.討厭,看見你們就煩.我要去找我爹娘了,你們別跟著."

馮氏一見這樣,趕忙站起來,攔在了男孩的面前,"林公子,你不能走,林大人現在有危險.你是大人唯一的骨血,大人把你托付給我們,我們就得照顧好你.這外面風雪大得很,當心凍壞了."

"聽話,乖乖的跟我們走,等你長大了,再回來給你爹報仇.你現在就算是能回去,也會被人抓走的.那樣,林大人的心血,不就白費了麼?"馮氏哪里能讓男孩走,這可是小姐唯一的骨血,他要是有個三長兩短,自己可怎麼跟小姐交代?怎麼跟曹家交代啊?

男孩根本不想聽馮氏說這些,他伸手用力的推開了馮氏,把馮氏推的一踉蹌,差點兒就摔倒了.好在旁邊還有文修,文修扶住了母親."公子,你不能走啊,不能."馮氏著急的直喊.

"娘,讓他走,誰稀罕他留下啊?為了他,咱們家好好的年不過,愣是大半夜的跑到這荒郊野外來.就讓他走吧,看他能走多遠?外面不說風雪,還有狼呢.哼,就他那個細皮嫩肉的樣子,餓狼最稀罕了.用不了幾口,就能撕碎了吃進肚去."嬌顏氣呼呼的打斷了母親的話,小女孩特有的清脆嗓音,回蕩在這破舊的土地廟里.

"我告訴你,這個季節,外面沒有什麼食物了,狼都餓的很.一個個眼睛都是綠的,夜晚里,就像是一盞一盞綠色的燈一樣.它們好不容易見到你這樣美味的食物,幾下子就能把你給分著吃了.哎呀,好慘呢,胳膊啊,腿啊,腦袋啊,肚子啊,全都分家了,然後就被好幾個狼,一點一點的吃下去."

陰森森的語氣,配合著眼前昏暗的環境,已經讓人很害怕了.偏巧此時,外面真的響起了幾聲狼嚎來,狼那種特殊的嚎叫聲,叫的讓人毛骨悚然,頭皮都有些發麻.別說是男孩了,就連屋子里的其他人,都有點兒受不了了.

男孩當然也受不了,他一下子抱住了自己的頭,蹲在了地上,"不要,我不要被狼吃啊,我不要被狼吃."說著,就哭了起來,哭的那叫一個傷心,"嗚嗚嗚,我想我娘,我也想我爹,我舍不得離開爹娘,嗚嗚."

嬌顏走到男孩的身邊,蹲下來,伸出手握住了男孩的手,"我知道你想你的爹娘,可是你也得想一想,你爹為什麼把你托付給我們.不就是希望你能夠活下去,不被他們牽連麼?你要是冒冒失失的跑回去,頂多就是跟父母一起被抓走,還能有什麼作用?"

"眼下還不知道你爹到底是犯了什麼錯,說不定,朝廷弄錯了呢?說不准有人救了你爹呢?那時候,豈不是什麼事情都沒有?咱們一路走著,一路打聽你爹的消息.要是你爹沒事兒,那我們就把你送回去,這樣總成吧?"

"要是你爹真的出事了,那你就更不能回去了.你得好好的活著,長大了,幫你爹報仇雪恨才行呢.你現在還小,根本什麼都做不了呢."嬌顏放軟了聲音,輕聲的哄著他.

"你說的是真的麼?我爹,或許會沒事?"男孩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,握著嬌顏的手,眼睛緊緊的盯著嬌顏,很是迫切的問道.

嬌顏搖搖頭,"我也不曉得,所以才說咱們一路慢慢打聽啊.你別亂跑,要是打聽到你爹沒事,那就讓我爹送你回去.要是你亂跑,不說是被狼吃了,就是被拍花子的拍走了,你這輩子就別想再見到你的爹娘了呢."

嬌顏瞧著這個滿臉淚痕的男孩,心下也是有些不忍.如果換成是自己,恐怕會比他哭鬧的更厲害吧?"首先,你要保重自己,不論你爹有事沒事,你都要好好的.要是你沒有了,你爹你娘,會傷心難過的,你難道忍心讓爹娘傷心麼?"

男孩搖搖頭,"不想."

"那就是了,跟我們一起走吧.好好保重你自己,就是你爹娘最想看到的."嬌顏松了口氣,她真怕這熊孩子上來熊勁兒,誰的話也不停,就是個哭鬧呢.

"可是,我想我的爹娘."男孩再次哇哇大哭起來.

嬌顏伸手,輕輕的拍著他的後背,"哭吧,哭吧,哭出來就好了.等你哭夠了,腦子也就清醒了.你是知府大人的公子,我們都聽說過,你讀書特別好呢.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的道理,你比我更清楚.好好想一想吧,你是要現在就回去,陪著你爹娘一起死呢?還是好好活下去,將來長大了,變得強壯無比時,再想辦法給你爹娘報仇呢?"

男孩抬起頭,臉上全都是淚水,他看向嬌顏,咬牙切齒的說道,"我要給我爹娘報仇,不管是誰害了他們,將來我都要讓那些人得到報應,血債血償."還閃著水光的大眼睛里面,盛滿了憤怒和不甘.

"那你就得跟我們一起走,就你這個樣子的,單獨自己生活,幾天不到,不是餓死,就是凍死."嬌顏毫不客氣的毒舌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