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.第5章 匆忙出城
馮氏帶著孩子們收拾東西,顧承勇則是和阿喜去預備了馬車.他們這一次出去,暫時還沒定下來要去哪里.顧承勇的意思,既然說了是家里母親生病,不如干脆就回老家去算了.

算一算,也有五年沒能回去了.上一次回去,還是趁著林瑾瑜回京述職的機會,回家去看了看的.這幾年都是過年過節的派人回去送了些年禮,並沒有帶妻兒回家看望.倒是不如,正好回鄉算了.離家在外這二十多年,他也的確是累了.干脆回鄉種地去,安安穩穩的,什麼也不用怕.

顧承勇心里打定主意,便跟阿喜兩人,趕忙的將馬車什麼的都預備好,然後開始往車上搬東西了.這些年攢下了這一份家業,即便是眼下只搬輕便能用的,也裝了好幾個大箱子呢.

好在家里養著好幾輛馬車,如今倒是派上用場了.眾人齊動手,不多時就把家當什麼的都搬到了車上去.馮氏帶著兒女們,也從屋子里出來了,"公子呢?怎麼沒見到公子?"馮氏左右看,卻並沒有見到林家公子.

顧承勇從書房里,抱出來一個昏睡的男孩,"剛剛他一直又哭又鬧的,我沒辦法,只好弄暈了他.走吧,都上車,今天天氣冷,告訴孩子們穿的多一些,千萬別凍著了."顧承勇叮囑了一句,然後就把林家公子抱上了馬車.

"文修,文齊,你們帶著弟弟坐到這個車上來.路上多照顧著林公子,要是他醒了哭鬧,趕緊告訴我."顧承勇把兒子們安排到他們平日去學堂用的那輛車里了.

"娘子,你帶著嬌兒還有如月如云兩個,坐到這輛車里來.路上一切當心,我就在外面趕車,有事喊我就行."顧承勇扭頭又吩咐道,"如月,千萬照顧好嬌娘."

就這樣,顧承勇趕了一輛車,阿喜趕著文修他們坐的車,阿祿趕著一輛平板的馬車,眾人迅速的離開了顧家.

馮氏坐在馬車里,輕輕地挑開了簾子,回頭去看身後的顧家.他們在這住了五年了,那里面的一切,都是她一點一點置辦起來的.如今就這麼突然的離開,馮氏的心里,難過的不行.

"娘,咱們這是要去哪里啊?"嬌顏心里也不好受,她可是出生在這里的呢,這棟宅子里,有著她無數的歡笑和回憶.冷不丁的就要離開,而且再也不能回來,這種感覺,讓嬌顏的眼睛有點兒發酸.

"娘,這到底是咋回事啊?不是原本還好好的麼?怎麼就突然出事了呢?"嬌顏不解,這究竟是發生了什麼?

"娘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啊,既然你爹要走,咱們跟著就是了.那林大人對咱們天高地厚的恩德,林夫人更是不用說了,娘從小就伺候林夫人了呢.如今林家有難,咱們幫不上別的,也只能盡心盡力的護住林家公子了."馮氏歎了口氣,然後才說道.

"就是不知道,你爹打算帶咱們去哪里?"這大過年的,他們一家,要去哪里安頓呢?

馮氏掀開了簾子,想要看一看方向,卻是冷不丁的灌進來了一股子冷風.外面已然有些暗了,冷冽的風中,夾雜著一些雪花,無疑讓這個除夕,又增添了幾分冷意.

"相公,咱們這是要去哪里啊?"馮氏終究是忍不住,問了出來.

前面正在趕車的顧承勇聽了,低聲的回答妻子的問題,"回東北吧,回家去,咱們這一回,就回去種地吧."

馮氏放下了簾子,默然無語.那個東北的家麼?她曾經跟著丈夫回去過幾次的,村子不錯,山清水秀,景色很美.可是,家里的人,唉,馮氏皺了皺眉,歎了口氣.他們現在也沒有別的地方可去了,那就回家鄉吧.

嬌顏當然也聽到了父親的話,聽到是要回東北,心下倒是有些好奇的.自從她出生之後,顧承勇就忙的很,再加上江南離著東北太遠,一個來回弄不好就得四五個月了.所以這幾年顧承勇就沒有時間帶家人回去,嬌顏當然也就沒有機會跟著回東北去看看.

不過,根據每年回去送年禮的阿喜和阿壽他們的說法,嬌顏倒是對父親的老家有了一點印象.感覺,那里不像是自己前世住的東北,好像還要往南一點兒的.據說那個村子,叫青山村,是一個大山里的村落.

家里好像有爺爺奶奶,有叔叔嬸子姑姑等人,這些,都是從每年母親預備的年禮里面知道的.剩下的,像是每個人都是什麼樣啊?脾氣性情如何啊?這些東西,真的是一概不知了.

如今母親心情低落,也不好向母親打聽的,算了,等著有機會,找大哥問問算了.嬌顏心里這麼想著,也就不再一直追問下去了.

而這時,顧承勇也趕著馬車,一路來到了北城門.顧承勇在蘇州府住了五年,好歹是個捕頭,這些守門的人,全都認識他的.此刻見顧承勇這麼個時候趕著馬車要出城,守門的軍士難免覺得奇怪,就上前來寒暄了幾句."呦,顧捕頭,這大年下的,您這是要干啥去啊?"

顧承勇朝著那幾個人抱拳,"幾位兄弟辛苦了,今日剛剛得到的消息,說是家中老母病重.承勇要回鄉去看望母親,故而匆匆忙忙的就要往回走."這個借口,看來得一直用著了.

此刻城門還沒有關閉,但是已經沒有來往的行人了.大除夕呢,哪里還有閑人來回的走?剛剛守城門的幾個軍士就在商議,干脆關了城門,各自回家過年算了.還沒等他們關城門呢,正好顧承勇就來了.

"家里老人重要,顧捕頭,那就快點兒帶家人離開吧."老人重病,卻是是夠著急的,難怪顧捕頭的臉色不好呢.軍士們連忙避讓,然後就看著顧承勇帶頭趕著馬車離開了.

"幾位兄弟,謝了."顧承勇朝著這幾個人拱拱手,然後趕著馬車就從城門出去了.

出了城,眾人一路向北走,這時風刮的越來越厲害了,吹到臉上,有點兒像刀子割的一般.可是顧承勇也沒辦法,只好硬著頭皮趕車前行.

已經是酉時中了,冬日里本來就天黑的晚,這時外面已然是昏暗一片.顧承勇仗著自己熟悉地形,就這麼趕著車一路走著.

越走,天就越暗,越走,風漸漸小了些,可是雪卻越來越大了.顧承勇看著這漫天的雪,一時有些出神.來到江南五年了,很少見過這麼大的雪,今年這是怎麼了?天氣冷,又下了這麼大的雪?

顧承勇趕著車,後面阿喜和啊祿也是盡力的跟著一起,沒有落下.就這樣,從酉時中,一直走到了亥時初.此時,鵝毛般的大雪鋪天蓋地的下來了,眼前皆是白茫茫的一片,道路已然看不清了.

"老爺,還是找個地方避避雪吧.這樣的天氣,實在是不能再繼續走了."阿喜高聲的喊道.

今日是除夕,本來就一絲月光都沒有,再加上這漫天的大雪,哪里還能看到路了?一個弄不好,萬一走到溝里河里,豈不是壞事?顧承勇也明白這個道理,心想就是著急,也不在這一會兒上了.于是,便仔細想著這一片地方的地形,好像前面有個破舊的土地廟的,說不定可以停留一下,躲避風雪.

"走吧,咱們往前走走,我記得有個土地廟來著."顧承勇高聲喊著,然後就趕著車往前走了.

果然,就在前面的不遠處,路邊上真的有一處破爛的建築,正是一個破敗的土地廟.顧承勇趕快把馬車停了下來,然後扶著妻子女兒從車上下來."娘子,咱們只能暫時在這破廟里躲避著了,等著風雪過去,咱們再繼續走吧."

馮氏扯著嬌顏,進入了那土地廟里,顧承勇則是去另外一輛車上,將還在昏迷的林家公子抱了下來.文修幾個,也都跟著下了馬車.

阿喜和阿祿兩人將馬車停下來,後面的平板馬車用油布苫好,省得落上雪.之後,又把馬兒拴了起來.這冬日里,沒有青草,不過地上倒是還有些干枯的草葉,馬兒也不挑,直接就低頭吃起來了.

嬌顏在母親的帶領下進了破廟,四周都黑洞洞的,什麼都看不清楚.冷不丁腳下有什麼東西絆了嬌顏一下,嬌顏差點就摔倒了.

好在這時,文修拿出火折子來,點燃了一塊也不知道是什麼東西,總算是有了一點光亮了."這里,好久沒有來人了吧?你瞧著蜘蛛網,還有這些灰,多厚啊."文修見了這廟里的情形,不由得嘟囔道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