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.第4章 准備離開
林瑾瑜將兒子放在了書房的木塌之上,伸手摸了摸兒子的臉蛋,"韜兒,你要記住了,好好的活下去.不一定非得要給爹爹報仇,只要你能平平安安的,爹就已經很開心了."說話間,眼淚便掉了下來.

這時,林安從外面進來,讓身後的兩人放下了兩個不算太大的木頭箱子,"顧捕頭,這里是大人和夫人預備的一些東西.公子才十歲,長大成人還要好多年,這里面的東西,應該足夠養活公子到成人了."

"大人,您這是做什麼?承勇就是要飯吃,也會把公子養大的.這些東西,承勇不能要."顧承勇連連擺手,讓林安將東西帶走.

"大勇,這些東西我即便是留著也沒用,到時候一樣會被抄家充公的.這些並非我貪汙所得,都是韜兒母親的嫁妝,留給韜兒,也算是我們夫妻最後能給韜兒的一點兒愛護吧."林瑾瑜抬頭,很是誠懇的說道.

既然林瑾瑜如此說了,顧承勇自然不好再說別的,"那好,這些我就留下.大人,承勇家中老母病重,必須返鄉伺候親人,故而請辭捕頭之職,懇請大人允准."顧承勇這麼說,是提醒林瑾瑜,把他離開的緣由合理化.顧承勇是衙門的捕頭,也算是有公職的人,私自離開不歸,將來都是後患.

"本官知曉了,大勇,本官走了."林瑾瑜點點頭,帶著人離開了書房."大勇,一切拜托給你.林瑾瑜今生今世難以報答你的恩情,若是來生相遇,林瑾瑜做牛做馬,也要報答你的恩情了."來到顧家大門口時,林瑾瑜不舍的回頭看了看顧家書房,向顧承勇行了一禮之後,戴上了風帽,領著人迅速離開了.

顧承勇將大門關閉,然後疾步回到正廳之中,"紫玉,快點兒帶孩子們收拾東西,咱們即刻離開蘇州城."

屋子里眾人還都在說笑呢,忽然顧承勇來了這麼一句,眾人都有點兒發懵."相公,到底是怎麼回事?"馮氏不解的問道.

"林大人出事了,公子托付到了咱們家,咱們必須得再城門關閉之前離開.否則的話,就危險了."顧承勇三言兩語解釋了一下,然後便道,"快啊,眼下不是磨蹭的時候,咱們先走,路上我在詳細跟你說."

馮氏對于丈夫是無條件的信任,再者她本身就是出自林家的,一聽說是林家所托,那還能耽誤了?于是,就帶著兒女們,趕快回去收拾東西了.

"只帶了輕便容易拿的就好,笨重的東西,暫時只能留下了."顧承勇怕妻子不曉得厲害,連忙囑咐道.

馮氏點點頭,"曉得了."說話間,就帶著孩子離開.文修幾個十分不解,想要留下詢問,卻被馮氏給帶走了."修兒,嬌兒,你們什麼都不許問,以後再說,現在咱們趕緊收拾東西去."不管怎麼樣,丈夫的話,都是必須遵守的.

這邊,顧承勇叫來了家里的兩個丫頭,兩個小子,"如今府里出了變故,我們一家怕是要趕緊離開,以後,也不會再回來了.這里,是你們四個的賣身契,現在都還給你們.每個人再給三十兩銀子,你們想辦法另外過日子去吧."

既然他們要走了,不管以後到哪里,恐怕都要躲躲藏藏的過日子.以後,他再也不是什麼捕頭,只是可平常的百姓,家里是不可能再養奴婢的.這樣,倒是不如做個順水人情,放了他們的自由,各自去另外找出路吧.

聞聽顧承勇這話,四個人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,"老爺,我們都是老爺救回來的,沒有老爺,我們早就死了.我們生是顧家的奴婢,死也是顧家的鬼,我們不走.求老爺把我們帶走吧,不管走到哪里,我們都心甘情願的跟著老爺夫人啊."四個人齊聲說著.

"我是為你們好,以後,顧家怕是要落魄了,家里哪還有能力養著你們啊?"顧承勇很是無奈,他這也是不得已啊.

"我們不用老爺養著,我們可以做工,可以去種地,只要能跟著老爺和夫人就好.再苦再累,我們也願意."他們幾個,都是小時候被顧承勇救回來的,這些年早就把顧家當成自己的家了.如今讓他們離開,他們怎麼會舍得?

顧承勇見他們如此,心下也實在不忍,"罷了罷了,你們就全都留下吧.那,這是賣身契,都自己拿著.以後,你們不再是顧家的奴婢,都是顧家的子侄.阿喜,你快去找阿福和阿壽回來,我有事情要囑咐他們.阿祿,你跟如月如云兩個,去給夫人幫忙,咱們要盡快的收拾好東西離開了."

剛剛並沒有問清楚朝廷派的欽差什麼時候到來,不過顧承勇心里明白,林瑾瑜在京中也有不少關系,這消息定然是趕在欽差前面送來的.再加上今日是除夕,那欽差前來,還不知道被哪里的官員留下過年了呢.時間上,應該還容空,只是動作要快些.

四個人一聽說可以留下來,便連忙按照顧承勇吩咐的去做事了,至于賣身契,誰也沒去拿那個東西.

阿喜動作很快,一溜煙就跑的沒了影子.大概也就是三刻鍾左右,阿喜就帶著四個人從外面進來了."老爺,阿福和阿壽都來了."

顧承勇看了看來的這四個人,正是從家里出去的幾個孩子.他們都大了,阿福和阿壽留在外面,幫他管理兩個鋪子.另外兩個,當然就是他們兩個新娶的媳婦,也是家里出去的兩個丫頭.

"阿福,我這邊出事情了,要立即離開.我把房契留給你,年後你幫我把這房子,還有家里所有的東西,全數變賣掉.那兩處鋪子,倘若年後生意受到損失,就干脆也都盤出去吧.以後,我會想辦法讓阿喜來找你們的."顧承勇吧事情吩咐了下去.

這些年,他也攢下了不少的家底兒,如今要離開,總不能就這麼把所有的東西全都扔了.留下阿福和阿壽在,他們定然能夠妥善處置的.

阿福和阿壽雖然不清楚到底出了什麼事情,不過他們都是顧家出去的,一切都以顧承勇的意見為先."是,老爺放心,小的定然會把事情安排妥當的."阿福應道.

"好了,回去吧,大過年的,還讓你們過來這一趟."顧承勇找出了房子還有鋪子的文契,交給了阿福,然後就催促他們離開."快走吧,我這邊收拾好了就走,別讓人知道,你們曾經來過家里."

"老爺,能不能讓我們去給夫人磕個頭?"如花這時開口問道.

"不必了,你們只要過得好就行了."事情緊急,實在是沒時間.

四個人便在顧承勇的面前跪下,"老爺,您一切保重."說著,便朝著顧承勇磕了頭,然後迅速離開了.

而此時,後院里,顧家人正在忙活著收拾東西呢."嬌兒,只帶著咱們的行李衣物就行,別的都不用帶了."馮氏見嬌顏什麼都想劃拉,連忙說道.

"娘,窮家富路,咱們也不知道這是要去哪里,路上到底能遇上什麼事情.光是帶著銀子有什麼用?能帶著的,還是帶著吧."嬌顏卻是不管,把一切能用得上的東西,全都劃拉到了箱子里.

馮氏無奈搖頭,然後也不管嬌顏了,反正嬌顏那點兒東西並不多,沒必要跟她爭執.

而另外一頭,正在收拾東西的文治,卻是突然扔下了手里的衣服,撅著嘴就坐在了椅子上."大哥,為什麼咱們要走?咱們好好地住在這里,沒招誰沒惹誰的?干嘛就要像喪家之犬似的,大除夕的匆匆忙忙離開?"

"我不走,我要去問問咱爹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爹難道為了林大人,就可以不顧咱們這些人的死活了麼?"文治實在是不明白,他們剛剛不還是好好的,歡聲笑語的吃團圓飯,怎麼一轉眼,他們就要離開,倉皇逃難一般了呢?

"老三,現在不是耍性子的時候,爹娘既然做了這個決定,自然就是有原因的.林大人對咱們家多好,你也不是不知道,爹娘都說過多少回了.難道人家現在有事,咱們家就要退縮不前了麼?那還是咱們顧家的為人麼?"文齊這時卻喝止了弟弟,不許他去搗亂.

"什麼都別說,趕緊收拾東西,待會兒就要走了.要是你自己的東西沒有收拾完,可別說後悔啊."

文治氣呼呼的又站起來,繼續去收拾東西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