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.第3章 托付
顧承勇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,腦子里,卻是想起了他們兩個當初相識的場面來.那個時候,顧承勇才十六歲,從家鄉出來闖蕩已經有兩年了.沒出來之前,以為外面很容易混,隨便做點什麼都能掙到錢的.可是出來才知道,原來,掙錢真的是沒那麼容易.

顧承勇當時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,真是餓的眼睛都快要綠了呢,他想要進林子里,想辦法弄點兒野物填肚子.卻是沒想到,進林子之後,就見到了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,逼問錢財藏在哪里的林瑾瑜.

顧承勇一身的好功夫,盡管這時有點兒餓,但是對付眼前這些小毛賊,倒是不成問題的.于是,顧承勇便動作利落的從那些毛賊手中,救下了林瑾瑜來.顧承勇救下了林瑾瑜,本來是想轉身就走的,他還要去找吃的啊.可是不爭氣的肚子,這時卻咕嚕嚕的一頓震天響,直接泄露了主人已經餓了很長時間的消息.

林瑾瑜直接拿出來了自己的干糧,遞給了顧承勇,顧承勇見了干糧,也不客氣,直接拿過來就吃.他救了這人一命呢,換點兒吃的不算過分.顧承勇一邊吃,林瑾瑜一邊打聽,不多時,就把顧承勇的來曆都問清楚了.當然,林瑾瑜的事情,他自己也說了.

原來,這林瑾瑜是要進京去趕考的,帶了一個小子隨行,卻在剛剛遇見山賊時,那小子扔下林瑾瑜就掉頭跑了.林瑾瑜一介書生,哪里是那些山賊的對手?要是顧承勇不出現,只怕就要命喪于此了.

接著,林瑾瑜就邀請顧承勇,陪他一起進京算了,路上他可以供給顧承勇的吃喝.顧承勇是個憨直的漢子,對這個林瑾瑜的印象不錯.覺得反正也沒什麼事,走到哪兒都一樣,于是就跟著林瑾瑜,一路護送他進京去了.

林瑾瑜參加春闈,一路到殿試,最終被皇帝欽點為探花郎.那時,大齊才初立年頭不是很多,最是缺少人才的.太祖皇帝對林瑾瑜的才學十分喜愛,便留下林瑾瑜,在身邊做了個起居郎.

林瑾瑜做了官,並且十分受太祖皇帝的寵愛,一路升官,沒幾年就坐到了戶部的郎中.被戶部侍郎看中,將外甥女金陵曹家的五小姐嫁給了林瑾瑜.

那時顧承勇就留在林瑾瑜的府上,做了個護院,倒是衣食無憂.顧承勇與曹氏的陪嫁丫頭馮氏互相看對了眼,在曹氏和林瑾瑜的同意之下,便迎娶了馮氏.之後,更是在林瑾瑜的幫助下,在順天府衙門里,做了一個小小的捕快.

太祖在位最後幾年時,性情突變,隨意找了個借口,就把林瑾瑜貶到了西邊偏遠小縣城去做了知縣.林瑾瑜雖然心中不解,卻依舊老老實實的去赴任了.臨行之時,除了帶走不少幕僚清客之外,還帶走了顧承勇一家.

之後,林瑾瑜做了地方官,兢兢業業,克己奉公,沒兩年便又升官,之後更是一路升遷.五年前,林瑾瑜升遷至蘇州府,做了知州.而顧承勇,也一路跟到蘇州府,成了捕頭.

顧承勇和林瑾瑜相識二十幾年,但是兩家的關系卻始終不冷不熱.顧承勇忠厚老實,不願意總是提起當年的恩情.再者這些年也受了林瑾瑜不少恩惠,故而在外面,從來都不會提起自己跟林知府的關系,更不會做那些狐假虎威的事情.

而林瑾瑜則是公事繁忙,也沒有太多的時間與顧承勇敘舊,只是在能夠照顧到的時候關照一下就好了.所以在外人的面前,林家和顧家,就是上級和下屬的關系,沒有什麼特別的.

但是林瑾瑜十分了解顧承勇夫妻,這對夫妻都是十分實在忠厚的人,受人一點恩惠,會記住一輩子.這也是林瑾瑜在得知出事,想要安頓兒子時,第一個想到的人.于是,他就帶著兒子來到了顧家,求顧承勇幫忙了.

"我知道,這件事讓你為難了,只是我沒有別的選擇了.我的家里已然沒有什麼親人,再說,就是有親人,也不能送回去的.曹家這一次,恐怕也會被牽連其中,韜兒更是不能送過去.別的人家,我實在是不放心."林瑾瑜解釋了幾句.

顧承勇擺擺手,"大人無須再說了,公子交給我,斷然不會有危險的.只要有我顧承勇的命在,我一定會護住公子平平安安,大人無事最好,到時候我便將公子送回大人身邊.若是大人真的有事,我會把公子當做是自己兒子一樣的養大,將他養育成人,將來為大人報仇."

林瑾瑜看著眼前這個身材高大魁梧的漢子,這麼多年來,經曆了這麼多事情後,眼前人的性情,依舊如當年一般爽直干脆.

林瑾瑜眼中一熱,撩開衣擺,屈膝就要給顧承勇跪下,"大勇,韜兒就拜托你了."

顧承勇嚇得不行,連忙伸手攙扶住了林瑾瑜,"大人這是要干啥?折我的壽麼?我顧承勇能夠從一個吃不飽飯的農家窮小子,混到了如今的樣子,全都是大人的恩德.如今大人有難,我要是不幫忙,那還叫人麼?"

"大人,要我說,不如你帶著夫人,也一起逃走算了.有我在一定能護住大人安然無恙的,咱們隨便找個小村子落腳,以後大不了隱姓埋名種地去唄."顧承勇提議道.

林瑾瑜搖搖頭,"我林瑾瑜為官,雖不敢說兩袖清風清正廉明,卻也是憑著自己的良心,從來沒有做過對不起朝廷,對不起百姓的事情.這樣的誣告,我斷然不能承認,若是我潛逃而去,那豈不是聚坐實了我的罪名了麼?不,林瑾瑜哪怕就是掉腦袋,也要堂堂正正,光明正大,絕對不會畏畏縮縮,苟且偷生的."

此刻的林瑾瑜,神情堅定,傲骨錚錚,原本就出色的面容,更是添了幾分正氣凜然.

顧承勇搖搖頭,他認識林大人二十幾年,卻始終都弄不懂那種所謂讀書人的氣節."大人,公子在哪里?我立即收拾東西,帶公子離開."算了,這些事,不是他能操心的.目前最重要的,是林家公子的安危,他麼必須立即出城才行.

林瑾瑜推開書房的門,把兒子林宏韜喊了進來,"韜兒,這是你顧叔叔,以前也見過的.從今日起,你就跟著顧叔叔,顧叔叔帶著你,離開蘇州城,到一個別人找不到的地方去."

林家公子,是一個年紀在十歲左右的男孩,長相上隨了林瑾瑜,小小年紀,就已然是個俊俏出色的小帥哥了.不過,此刻他眼中盡是疑惑與鄙視,對于眼前這個什麼顧叔叔,他卻是半點兒也不認同的.

"爹爹,到底是怎麼了?剛剛你只說有重要的事情,帶我出來一趟.然後咱們就來到了這個什麼顧家,你竟然還要把我交給這個人帶走?爹,你不要韜兒了麼?為啥要把我扔到這麼個破地方來,還要讓我跟著他走啊?"林家只有這麼一個孩子,從小嬌生慣養,林知府家里,哪里是顧家可比的?所以這孩子才會如此說著.

林瑾瑜彎下腰,與兒子對視,有些悲傷的說道,"爹爹被人誣告,眼看著就要來人將爹爹抓走了.你是林家唯一的骨血,是爹爹唯一的希望,你不能跟爹爹在一起,必須離開.顧叔叔是爹爹的至交好友,爹爹把你托付給顧叔叔,你跟著顧叔叔離開吧."說著,林瑾瑜的眼中,便有水光閃爍.

林家公子十歲了,又從小就讀書識字,自然是能夠聽懂父親說的話的.此刻驚聞噩耗,他哪里肯相信?"不,不,我不要跟爹娘離開,我要跟著爹娘在一起.咱們一家人,生死都要在一起的,爹爹,我要回家,我要跟你還有娘在一起啊."男孩哭鬧了起來.

林瑾瑜趕忙捂住了兒子的嘴,"小點聲兒,讓人家聽見了,泄露了你的行蹤,不光是你的性命不保,就連顧家,都會被牽連的."

男孩卻是什麼都聽不進去,只抱著林瑾瑜的腰不松手,一個勁兒的哭啊哭的.

顧承勇一見這樣,心里急的不行.眼看著都申時中了,再有兩個時辰,城門就要關閉,他們必須在城門關閉前離開.否則萬一被人察覺,那可就走不掉了呢.顧承勇看了看還在哭鬧的林家公子,說了一句,"得罪了."說話間,就在男孩頸子後用力一捏,男孩一下子就暈了過去.

"大人,我即刻收拾東西帶公子出城去,大人也早做准備吧."顧承勇說完,便深深地朝著林瑾瑜行了一禮,"大人盡管放心,我一定會照顧好公子的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