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第1章 歡慶新年
大齊永和十年臘月三十

蘇州城內,處處張燈結彩,一片歡慶祥和的氣氛.盡管此刻才不過未時末,卻已經能夠聽到零星的爆竹之聲了,想來是哪家的孩子淘氣,這個時候就在外面放鞭炮呢.

蘇州城東,一處典型的江南風格住宅,前後幾進的大院子里,處處都張燈結彩.門上的福字,窗上紅紅的窗花,襯托出濃濃的年味兒來.

此刻,院子里四個男孩,手里拿著今年蘇州城最新樣式的炮仗,正在燃放呢.這新式的炮仗,聲音非常大,若是在夜晚的話,還會伴隨著明亮的火光呢.可惜,此刻天還沒黑,只能聽到聲音,卻見不到那炫目的光芒.

顧嬌顏一身桃紅的衣裙,外面罩著一件玫紅緞面白狐狸毛的斗篷,頭上戴著風帽,手里捧著手爐,豔羨的看向了院子里那四個調皮搗蛋的哥哥.男孩子就是火力旺,人家只穿了薄棉襖,就能滿院子的跑了.再看看自己,穿的跟個包子似的,怎麼還是覺得不暖和啊?

不是說江南很暖和的麼?以往幾年,也沒有這麼冷的時候啊.今年這是怎麼回事?竟然這麼冷,都趕上前世的東北了,簡直凍死人.

沒錯,是前世.眼前這個五六歲的小女孩,身子里可是有一個二十八歲的成熟靈魂呢.顧嬌顏的前世,叫顧云心.顧云心是一個從小生長在東北的女孩子,家里爺爺是個老中醫.

云心小時候受爺爺的影響,對行醫救人十分感興趣,長大以後,就報考了醫學院.不過,云心學的卻不是中醫,而是西醫,並且主攻外科.當時家里人全都反對,覺得女孩子,哪怕是真的喜歡學醫,也該學中醫,或者是內科,而不應該是外科.畢竟外科大夫,成日的需要給病人動手術,尤其是要經常面對那些可怕的傷口.

可是云心卻對自己的選擇很喜歡,並且十分用心的去學習.云心是個十分聰明的女孩,再加上她的用心鑽研,故而醫術越來越純熟,名聲越來越大.出事的時候,云心受邀去國外參加醫學研討會,卻是沒想到,竟然因為飛機出事而喪命.

等到云心再次醒來時,就已經變成了一個只會咿咿呀呀剛出生的小女娃.來到這個時空已經五年,五年里,云心用盡一切辦法,也沒能回到原來的世界.最終,她只能死心,安心的留在這里,努力的去做顧家最小的女娃.

好在,她的命不錯,投生在了一個好人家.顧家的男主人顧承勇,五年前來到了蘇州城,在府衙里做了捕頭.蘇州是什麼地方?上有天堂下有蘇杭的蘇州呢,富貴之鄉,人間天堂,繁華富庶,自然非別處可比.這樣的地方,即便顧承勇只是個捕頭,也同樣不耽誤他攢下了一份不錯的家業.

顧家現在住的這棟宅院,當初可是花了五六百兩才買下來的呢,後來又添置各樣的家居擺設,布置庭院等,真是花了不少的銀子.

顧承勇很能干,在衙門里混的不錯,回到家里,對待家人,更是沒話可說.同妻子馮氏兩個,一共生了四兒一女,夫妻情深,十幾年來從未紅過臉.

顧嬌顏是顧氏夫妻盼來的掌上明珠,自從嬌顏生出來,就被父母捧在了手心里疼著的.更不用說,還有那四個愛妹成癡的哥哥了,他們一個個的,生怕妹妹受到一點兒委屈.

生在這樣的家庭里,顧嬌顏無疑是幸福滿足的.所以在熄滅了回前世的念頭之後,嬌顏就安心的在這異世生活了下來,同時也喜歡上了這一世的骨肉親人.

過了今晚,自己可就六歲了呢,六歲了啊,離著長大也就不遠了.嬌顏沒有別的想法,只希望再長大一些,然後找一個醫術不錯的郎中拜師,跟人家好好學些醫術,也算是一項生存的本領了.

誰叫自己前世非得堅持學外科呢?來到了這里,她才發現,自己前世學的東西,基本上沒用了.因為這里沒有各類的手術器械,沒有各種抗生素,沒有麻醉劑,她原本引以為傲的那些技術,根本就派不上用場的.

倒是前世小時候跟爺爺學的那些零零碎碎的東西,多少還算是有用.可是,自己並沒有系統的學過中醫,很多東西,只是皮毛.這也是,她為什麼著急想要拜師的緣故了.前世二十八年,她的骨子里都跟醫學息息相關,這一世,她真的不想就這麼把自己最鍾愛的事業給拋下了.

"姑娘,快進屋子吧,今日外面太冷了,當心凍壞了姑娘."身後,一個十四五歲的丫頭過來,開口勸著嬌顏."夫人說,團圓飯要開始了,讓奴婢出來喊姑娘和少爺們進屋預備吃飯呢."

嬌顏的胡思亂想被這丫頭給打斷了,她扭頭,看向院子里還在放鞭炮的哥哥們,"大哥,娘叫咱們回屋准備吃飯了."小女孩的聲音,清脆甜美.

嬌顏一喊,那邊四個玩的正高興的男孩,便收起了手里的鞭炮,一溜煙的跑到了妹妹的身邊,"小妹,你怎麼穿了這麼多啊?像個笨熊似的."老三文治一見嬌顏的樣子,不由得就取笑她.

老大文修伸手就在弟弟的腦袋上敲了一下,"不許胡說,咱們家妹妹這麼好看,怎麼可能是笨熊?小妹,別聽你三哥胡說,妹妹穿了這一身,簡直好看極了.今日天氣的確冷得很,妹妹多穿些是應該的."

文治捂著頭,一邊揉一邊道,"大哥,我就跟嬌兒開個玩笑罷了,你至于打我麼?"其實大哥打的並不狠,不過他們兄弟鬧慣了,不抱怨一句,總覺得不舒服.

老二文齊伸手,作勢也要去敲弟弟,"還說?趕緊進屋去吧,要是讓爹知道你笑話小妹,看爹爹不罰你蹲馬步才怪呢."

老三一聽這個,伸了伸舌頭,不敢再說別的了."得,我啥都沒說,進屋,進屋吃飯去.我真是餓了."

于是,哥四個擁簇在妹妹周圍,跟在前面那俏丫頭的身後,一起來到了正廳之中.南方一般屋子里時沒有火牆火炕的,但此刻氣溫實在是低,故而就在大廳的四周,都放了炭盆,屋子里倒是也不算冷.

廳中擺了一張大桌子,此刻桌子上滿滿的都是些吃食.旁邊一個年紀在三十二三歲的女子,長相端莊秀美,溫婉雅致.此人正是顧家的女主人,顧承勇的妻子,馮氏紫玉.

見到兒女們從外面進來,馮氏連忙笑問道,"冷不冷?出去玩也不多穿上些衣服,瞧你們一個個的,穿的這麼單薄,就敢往外跑.今年這天氣也不知道是怎麼了,竟然冷的厲害,你們可得當心,別著涼.大過年的,千萬注意些."

"娘,我們曉得呢,沒事的,你看我們手都是熱乎的.男子漢,不怕冷的."老三幾下子就跳到了母親的面前,顯擺的伸出熱乎乎的小手,握住了母親略微有些溫涼的手."娘,你看,我們在外頭,你在家里,結果還沒我的手熱乎呢."老三得意道.

馮氏伸手摸了摸兒子的額頭和臉頰,果然並沒有什麼異常,這才放心了."臭小子,火力就是旺.好了,都去洗手,預備吃團圓飯了.吃過這頓,就等著晚上守夜,到時候你們隨便去放煙花,娘就不管了."

于是,幾個男孩子呼啦一下子就跑去旁邊的屋子洗手洗臉了.馮氏看著那邊穿的跟個包子似的閨女,忍不住就笑了,"嬌兒,你快把斗篷解了,瞧你,捂得倒是嚴實.屋子里沒那麼冷,趕緊換下來衣裳,然後預備吃飯."

嬌顏伸手,把斗篷的帶子解開,身後的俏丫頭如月趕緊接了過去,掛到一邊的架子上."娘,今年怎麼這麼冷啊?出門就覺得冷氣直接凍進骨頭里.這樣的天氣,會不會有很多人挨凍啊?"嬌顏有些擔心的問道.

"不知道,你爹剛剛不放心,已經去城中幾處民眾聚集的地點查看去了.應該沒事的,知府大人前幾日不是才派發下去一批棉被還有柴炭等物麼?想來,一般的人家,應該能夠安然度過這個寒冬了."馮氏也有些憂心,與其是說給女兒聽,不如說是說給自己聽的.

正說話間,院子里有動靜,然後就聽見腳步聲傳來,接著一人從外面進屋."這個天氣,簡直快要趕上咱們老家了.紫玉,晚上多燒些炭火,看樣子,今晚弄不好要下雪的."從外面進來的,正是顧家的男主人,顧承勇.

-------------------

實在抱歉,耽擱了好幾天才能繼續更新.新書的開篇做了修改,從周一開始,重新上傳.各位親們的意見,雪兒會認真聽取的,呵呵呵,感謝各位提出寶貴意見的親們.這本書是雪兒的第四本書了,說實話真的是越寫越沒有信心.希望大家會喜歡這樣的一個故事吧,感謝大家的一路支持,謝謝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