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武現世〖4〗
就在兩人心里已經快要不抱希望的時候,玄武忽然又一次浮出了水面,這一次它整個身體都顯現了出來.

靳無心和冷流月兩個人不做半刻遲疑,迅速出手,將玄氣凝聚為一道玄氣層,然後立刻發出玄氣層將玄武套出,再憑著兩人合力,將玄武不住的往外拉.

而此刻玄武好像已經筋疲力盡,連翻動一下本尊的力氣都使不上.魔君似乎也耗盡了精力,只是幾個回合,便已經吸附不住玄武.

兩人奮力將玄武從深海里拉起來,然後一路朝著岸邊飛去.

到達岸邊,將玄武放在一塊較平坦的大石頭上.

靳無心和冷流月兩人收回玄氣,在旁邊坐下等待著玄武恢複一些體力.

本來開始玄武一直都虛浮著眼睛,盯著旁邊的靳無心和冷流月,可是,突然間像是發狂了一般的朝著兩人猛攻起來.

還以為玄武會休息一會兒才會恢複力氣,待差不多的時候再出手制服玄武,誰知,不待他們出手,玄武已經主動發起攻擊.

從它的爆吼聲中,可以感受到它心里極大的怒意.

"呵!好一個不知好歹的畜生!"冷流月腳下輕點,飛身躲過玄武的一記猛攻,拔出青峰,翻轉身體直直的朝著玄武張開的嘴巴刺去.

原本眼看著玄武救要吃冷流月一劍,但是卻被靳無心阻止了下來.

只見靳無心用玉簫打翻了冷流月的青峰,說道:"不可傷它元氣."

冷流月掃了一眼玄武,微皺了皺眉心,這才收回手中的青峰,和靳無心一起站在玄武無法攻擊到的地方.

由于現在玄武的體力還未恢複,本尊之身無法移動,只能看著靳無心和冷流月嗷叫,吼聲震天!

"這畜生大概是被魔君刺激了腦子,現在誰都攻擊."冷流月站在一邊,單手托著下巴,危眯著眼看著玄武.

靳無心則雙手背在身後,微皺著眉心,似是在看玄武,又似是在看更遠的地方.

忽然,靳無心轉過身面對著冷流月說道:"流月,現在憑你一人之力定可制服的了玄武,但是切記不可傷它元氣."

"你要我赤手空拳和它打?!"冷流月驚訝的看著靳無心.

雖然現在玄武的體力沒有恢複,但是只要走進它的攻擊圈,攻擊力仍然不可小覷!拿著長劍都不一定可以全身而退,何況赤手空拳!

只見靳無心只是深深的看了冷流月一眼,點了點頭,接下來再沒別的表情.

冷流月看著靳無心的樣子,不禁挑了挑眉,現在是怎樣?不去是不行了!

靳無心決定的事情,很難有改變,冷流月熟知這點,只能硬著頭皮將長劍收起,手無一物的朝著玄武走去.

剛走進玄武的攻擊范圍內,便看見它猛烈的昂起頭,張開血盆大口朝著冷流月攻來.

冷流月迅速腳下輕點,飛身躍起.

可是,剛躍到半空中便被玄武吸附到了嘴邊,還來不及反抗就已經進入到了玄武的肚子里.

站在遠處的靳無心看著冷流月被玄武吸附進腹,不禁眉心深深的蹙起,握成拳的手緊了又緊,額際無形中滲出一層薄汗.